随笔南洋网



 
毛朝晖
特邀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90671
精华 0
积分 93
帖子 31
威望 62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11-4-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5-31 11:5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書《經學歷史》後

皮氏學問,長於排比杷梳,考訂精賅,言語簡要,議論非其所長。今按其《經學歷史》,常於正文下加注小字,引他人如杜預、王應麟等之說,鮮於識斷。此書有周予同注,其《序》曰:“最近,日本人本田成之撰《支那經學史論》,已由東京宏文堂出版。以具有兩千年經學研究的國度,而整理經學史料的責任竟讓給別國的學者,這在我們研究學術史的人,不能不刺骨地感到慚愧了。”讀此,當明白以下兩點:第一,周先生對自己的定位是學術史研究,而不是經學研究。第二,他之所以要研究中國經學史,乃是受了日本學者的刺激,立志要承擔起整理兩千年中國經學史料的責任。我輩今日評價周先生在近代中國學術史上的貢獻,應該充分考慮到這一點。雖然我認爲從學術史的角度研究經學,只是一種外圍的研究,不足以彰顯經學之精義,但皮氏的這種對於民族學術的責任感,在“漢學”大行其道的今天,仍然值得我們後輩學者借鑒。化蓭。




六經責我開生面。——恭錄船山夫子聯句自箴。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2-2 18:0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7713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