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关于“政治革命”问题的论战(上)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29
帖子 7229
威望 983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7-15 18:0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关于“政治革命”问题的论战(上)

辛亥革命前夕


革命派同立宪派展开思想大论战(3



于“政治革命”问题的论战(上)



前面说过,革命派与立宪派争论的第二个大问题,是民权问题,也就是所谓“政治革命”问题。

立宪派跟革命派一样,认为满清政府腐败无能,非加以改革不可;可是,对于如何实现这项政治改革,双方却坚持两种完全不同的主张。革命派主张以武力推翻满清政府,建立以汉族为主体的民主共和国;立宪派则加以反对,而主张依循社会进化的程序,先施行“开明专制”政治,再建立“君主立宪”制度。

立宪派反对武力革命的理由很多,其中之一是:革命将引起内乱,而且造成生命、财产的严重损失,所以应该尽力避免。如康有为说:“革命之惨,流血成河,死人如麻,而其事卒不可就。”因为“中国今日之人心,公理未明,旧俗俱在,革命之后,必将日寻干戈,偷生不暇,何能变法救民,整顿内治?”(见《与南北美洲华商辩革命书》)

       康有为非难革命之言论一发表,马上遭到革命党人的驳斥。章太炎在《驳康有为论革命书》中强调“知流血成河,死人如麻,为立宪所无可幸免者”;“公理之未明,即以革命明之;旧俗之俱在,即以革命去之”。他这样写道:

……然则立宪可以兵刃得之邪?既知英、奥、德诸国,数经民变,始得自由议政之权,……近观日本,立宪之始,虽待以口成之,而攘夷复幕之师在其前矣。使前日无此血战,则后之立宪亦不能成。故知流血成河,死人如麻,为立宪所无可幸免者。

夫公理未明,旧俗俱在之民,不可革命而独可立宪,此又何也?岂有立宪之世,一人独经於上而天下皆生番野蛮者哉?……今日之民智,不必恃他事以开之,而但恃革命以开之……。……然则公理之未明,即以革命明之;旧俗之俱在,即以革命去之。

梁启超对於民权问题的论调,同康有为完全一致,而且比后者更加具体。他在《暴动与外国干涉》一文中指出,革命足以使中国灭亡,因为在暴动破坏之后必不能建设。他所根据的理由如下:

共和政体为历史之产物,必其人民具若干种之资格,乃能实行;而不然者,徒增扰乱,此征诸法国及中美南美诸共和国,……皆历历可为殷鉴者。而吾中国今日之国民程度,决无以远优于彼等,加以我幅员之辽阔,各省之利害不相一致,故实行共和,视彼等尤为困难。……我国若于暴动后贸易然欲建设此政体,则由攘夺政权所生之惨剧,必至不可思议。若军人与人民之争也,劳动者与上流社会之争也,党与党之争也,省与省之争也,纠纷错杂,随时可以生问题。而以未习惯法治之国民当之,则讧争之结果,必诉于武力以求解决。(见《暴动与外国干涉》)

革命派为贯彻其武力革命的主张,坚决从两方面加以辩驳。首先,他们认为“革命事业有所破坏”,但以建设为最终目的,破坏只不过达到目的之手段。而且,破坏又有好与坏之分,凡是建设之目的良好,而破坏之手段,又能与之配合,则破坏之现象也必良好;反之则不然。因此,进行革命时,如果具有良好的建设目的,选择良好的破坏手段,则革命不至於产生内乱。如今,革命者所要破坏的是“异族的势力”,“专制的淫威”,以及“不健全的社会经济组织”;所要建设的则是“民族的国家”,“民主立宪政体”,以及“国家社会主义”。易言之,所要破坏的是“不适合社会”的旧事物,所要建设的是“适合社会”的新事物,故绝不会产生不良后果。至於中国历史上的革命,往往造成内乱,是因为其“建设之目的为帝制”,与革命手段无关。(参见汪兆铭《驳革命可以如内乱说》)

其次,革命党人又进一步指出,革命固然不免杀人流血,但不革命也不能避免杀人流血之祸。“革命之时,杀人流血,於双方之争斗见之。若夫不革命之杀人流血,则一方鼓刀而屠,一方觳觫而就死耳。……何死之不择也?顺治时杨州、嘉定之屠杀,乾隆时之宰肥鸭,已成陈述,故不深论。吾今只约现在每年人民横死之数,则有死于刑者,死于兵者,死於弃民不顾者。”(同前文)

立宪派反对武力革命,还有一项论据,那就是:革命会引起列强之干预与瓜分中国。因为革命既然必定引起内乱,而内乱又难免导致外患。一旦内乱外患同时发生,则中国必将被列强所瓜分而且亡国灭种。他们认为暴力革命之所以会招致外国干涉与瓜分,主要是由于内部的冲突。关於这点,梁启超在《暴动与外国干涉》一文中指出:中国地广人众,革命一旦爆发,各地民众纷纷响应,谁都无法控制,就像法国大革命一样。而且最危险的是,旧政府垮了,新政府一时不能成立,或者暂成立但不久又内乱,於是地方上民众暴动此仆彼起,中央军队无法镇压,以致天下大乱。社会秩序一经破坏,无法恢复,外国便乘机干涉,把新政府推翻。“新旧政府既皆灭绝,而举国无一人有历史上之根底,可以承袭王统者,其间必有旧王统之亲友或远派,遁逃于外以求庇护,于是联军乃戴之以作傀儡,……而中国遂永成埃及矣。”(《暴动与外国干涉》)。

此外,立宪派还指出:革命足以妨害列强在华的利益,故必将遭受外人的干涉。因为若革命成功,“则各国前此由满洲政府所得之权利,将尽失之,故各国必维持现政府,而与革命军势不两立”。其次,假使革命成功,则中国将逐渐强盛,摆脱外国势力的束缚,而各国决不愿坐视中国复兴,故必定扶助满清政府,以铲除革命军。第三,革命军虽然不以排外为其目的,但经年战争,各国在华的商务必受影响。最后,革命军如果依靠一国为后援,则此国在华之势力便随之兴盛。其他国家恐怕均势局面被打破,就不得不出面干涉,甚至把中国瓜分。(见前文)

对于立宪派的“革命足以召瓜分”说,革命党人如何答辩?他们一致认为,中国当时所以面临瓜分的危机,乃是因为满清政府腐败无能,中国本身不能“自立”。比如孙中山在《驳保皇派》一文里说:

盖今日国际,惟有势力强权不讲道德仁义也。满清政府今日已矣,要害之区尽矣,发祥之地已亡,浸而日弱百里,月失数城,终归於尽。而尚有一线生机之可望者,惟人民之发愤耳。若人心日醒,发愤为雄,大举革命,一起而倒此残腐将死之满清政府,则列国欲敬我之不暇,尚何有窥何瓜分之事哉?……今有满清政府为之(列国)鹰犬,则被外国者欲取我土地,有予取予携之便矣。故欲免瓜分,非先倒满清政府,则无挽救之法也。(见《国父全书》第371页)

汪兆铭在《驳革命可以召瓜分说》中,提出较具体的理由,以论证“革命不致召瓜分之祸”。

首先,他指出在18941900年间,中国未被列强瓜分,乃是因为列强在华势力均衡,而且“由于知我国民之实情,处瓜分之难行也”。

第二,他认为当时各国对华政府,是主张“开放门户,保全领土”,所以革命并不妨害这个政策。

第三,他认为如果列强要瓜分中国,则八国联军入北京时,是最好的时机;它们不这样做,并非没有藉口,而是有所顾忌。

第四,他认为依照国际公法,旧政府倒台了,但它与外国订立之条约,继续有效。因此,只要将来之革命政府承认各国与中国订立的条约,则列强就不会干预中国革命。

第五,他认为中国之革命与独立,可以避免各国间的明争暗斗,对世界和平有利。

第六,他认为革命一旦发生,各国必将派兵来保护它们的商人,但不至於联合起来,进行干涉或瓜分,因为“战争非儿戏”。

第七,他认为革命军固然希望获得各国的同情,但并不需要它们积极的援助,所以不会被它们利用。

第八,他认为欧洲各国出兵干涉法国大革命,乃是为了“拥护君主政权,抵抗民主思潮”;但时至今日,“黜专制申民权,为万国之通则”,故不会再干涉民主革命之事发生。

最后,他认为如果各国为保护其商业,悍然出兵干涉中国革命,那么,中国四万万人民必然反抗到底,结果“练兵不能征服国民军,历史所明示矣”。

(待续)
顶部
池桢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21
精华 35
积分 5011
帖子 2236
威望 267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7-16 12:0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严肃的原创作品是一份好午餐。
顶部
池桢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21
精华 35
积分 5011
帖子 2236
威望 267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7-16 13:2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符先生的文章的下篇呢?
顶部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29
帖子 7229
威望 983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7-16 17:3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池桢 于 2011-7-16 13:20 发表
符先生的文章的下篇呢?

抱歉!本文下篇一时还没法贴上,请再等三几天。
顶部
阿汉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87908
精华 9
积分 1994
帖子 931
威望 105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1-3-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7-17 19:3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看了符先生文章,以前也看过一些关于立宪与共和的争论的历史。不过我觉得学者们似乎陷入了一个迷局:去讨论谁是谁非,而不是历史本身。

如果从立论上看,康梁两位似乎更平滑,更有说服力一些,他们对局面的分析,后来也的确精准验证了的。

“而吾中国今日之国民程度,决无以远优于彼等,加以我幅员之辽阔,各省之利害不相一致,故实行共和,视彼等尤为困难。……我国若于暴动后贸易然欲建设此政体,则由攘夺政权所生之惨剧,必至不可思议。若军人与人民之争也,劳动者与上流社会之争也,党与党之争也,省与省之争也,纠纷错杂,随时可以生问题。而以未习惯法治之国民当之,则讧争之结果,必诉于武力以求解决。”

这其实就已经准确描述了民国未来之图景。

但我之所以不以为然,就因为:康梁二人说理很充分,但是光杆司令,手上并没实施君主立宪的任何资源,所以他们只能是空谈,说得再有理,也是妄然。如果他们的想法能够实施,以他帝师的身份,早已经到朝廷去实施他的政治报负了,还用得着与革命派在这儿幻想未来的政治格局?

而革命党却是从我起的,他们的设想有着全部的根据,所以他们的思想看起来不那么美好,但他们就是践行者,他们就准备着牺牲了,所以就是真正的革命纲领而不是空谈。康有为的想法再好,因为没有可操作性,就只是一篇好文章而已,或者是精准的预言家,但却没有什么用。

其实无论有没有这次辩论,革命仍然会暴发,没有别的路。清朝朝廷已经没有精英了,都是些无能之辈,做不成事了。
顶部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29
帖子 7229
威望 983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7-17 22:0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阿汉 于 2011-7-17 19:30 发表
看了符先生文章,以前也看过一些关于立宪与共和的争论的历史。不过我觉得学者们似乎陷入了一个迷局:去讨论谁是谁非,而不是历史本身。

如果从立论上看,康梁两位似乎更平滑,更有说服力一些,他们对局面的分 ...

谢谢回应。所作补充也有意义。

至今为止,拙文仅“讨论谁是谁非,而不是历史本身“,但在最后两节将论及历史本身。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14 09:32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9964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