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散文] 好文推荐:沉醉普洱
虫儿1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4663
精华 86
积分 11619
帖子 5096
威望 648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2-5 05:3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好文推荐:沉醉普洱

沉醉普洱 作者:赤脚看天下

初识普洱,正是普洱茶被神化被诋毁的时候。真假莫辨,甚嚣尘下,让我平添了几分犹疑。所幸的是,机缘巧合认识了一位茶友,是普洱茶的忠实拥趸。忙碌之中,常常各自拿了心仪的茶一起细细品味。于是,就有了接近普洱了解普洱的过程。

  初喝普洱时,多数喝的是熟茶。汤色呈柔和的枣红色,汤油与茶的气息相依相伴,味道平和醇厚而又绵长。没有绿茶的娇媚清香,和绿茶在一起她像是风尘扑扑的行路者;没有铁观音的齿颊存香,和铁观音相比较她像是被淡忘在红尘之外的佳人;没有岩茶的那一声棒喝,和岩茶相向而对她似乎像是禅院钟声一般寂寞悠长。普洱,就在无声息中锁住你的点点思恋。

  认知普洱有三字要诀,喝熟茶,品老茶,藏生茶。如此一来,喝过熟茶自然也就对品老茶有了些许向往。一日,茶友致电,说是有好茶,约我去喝。电话中并不肯告知是什么茶,颇有神秘。等我来到,茶刚刚斟上。茶汤略红,却不像平日里喝的普洱那般枣红,她的红里透着一点点黄亮色,茶汤面上漾着雾气。为了品这款茶,朋友还特地取出养了多年的老壶。虔诚之意,让我也平添了几分敬畏之心。细细喝去,是普洱吗?熟普?不对,第一次有这样的体验,第一次被唤醒这样的味道。双唇,舌尖,似乎所有的味蕾都被唤醒了,回味集中在喉底,温、厚且重。都说:“一道水二道茶三道四道是精华。”而这杯茶,却在一瞬间让我有了心惊的迷惑。“是普洱,但不是熟普,应该是生茶,有多少年,我拿不准。这款茶厚底,回味中透出茶青的甘醇。我没喝过这种茶,恕我无知了。”我茫茫然回答。茶过三巡,友人才说了这茶的来历,茶是朋友在香港泡茶庄时淘来的,是60年左右的小叶种老生茶,由于储存得当,茶没有碳化。第一次品老生茶,就有如此的岁月,恍惚中真不知是有幸还是不幸了。只记得接过茶友分享的半饼老茶,心里真的泛怯。

  这半饼茶被我小心的用纸包着,放进紫砂罐了。时隔数年之后,直至昨日深夜,我恍惚中不能入眠,纠结心底的依旧是那种仿佛是缘于前因的气息,却是如何也看不懂的今生来世。静坐无思,才再次打开这茶,一人就着夜晚的那一牙月光——沉醉!一杯下去,如听到张火丁的《一霎时》,凝重幽远的那一句“哪怕我不信前尘”款款唱来,直叩心扉;都说那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茫茫人海中的生旦净末丑演绎了多少繁华多少沉浮?再下去便有了老生的苍凉春秋了唱念做打出将入相,直唱到那苍茫茫黄沙寂寥寥孤灯。随了那依依呀呀的胡琴点点碎碎的木鼓走进远去的旧日子了,这茶,便在瞬间静止,宠辱不惊!立于漠漠的岁月长河中。

  耳畔忽响起那一句赵州禅师的“吃茶去,吃茶去”,这一声平和的召唤传递着来无来、去无去、心无心的禅思。都说茶禅一味,和敬清寂正是这夜里的心境。茶,遇水舍己。那么,多年之后当你老去而我也不再年轻,再唤一声吃茶去,是不是就有了“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的怅然!而今夜与这茶同时走进的是时光流逝,沉淀,沉醉,被遗忘,被唤醒!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7-12 07:43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1828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