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访张丽娟
李升祥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4177
精华 73
积分 4158
帖子 1562
威望 258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9-12-3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8-29 17:0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访张丽娟

2004年3月17日上午。在州府大院四处打听张丽鹃的住处,终于住在院内农业局大楼对面的宿舍楼敲开她的家门。上楼前楼下场院一老同志指着说:“就是二楼有空调的屋!”“阳台上摆茶花的就是她家。”
开门的是位清癯的老者,北方口音。说明来意便热情地把我带入客厅,室内很宽敞,只住两个老人。其四个后人在本地工作都另立门户。老人姓王78岁,张的丈夫。
过了两三分钟张丽娟从里面出来,声音响亮,一口地道的京腔。她头发花白已是72岁的老人,岁月磋磨,端正的五官仿佛仍有当年在舞台上扮演花旦的痕迹。我简单说明来意,她便一边沏茶一面坐下来滔滔不绝地说开了。
张丽娟出身京戏世家,从小随父学戏,演青衣刀马旦,代表剧目有《孔雀东南飞》《生死恨》《董家山》《拾玉镯》。1951年随父从沙市京戏团调到恩施专区京戏团。其父张少华,北京人,从小在梅兰芳创办的富连城京戏科班学戏专攻文武小丑,与中国京戏院当家武生李少春有同窗之宜。张少华来恩施后曾任京戏团团长,演技精湛,在继承京戏丑角的唱腔念白武功的传统演技外有自己独到的表演风格。在诸如短打武生传统代表剧目《三岔口》中,张少华登台献艺身手不凡,表演艺术几达炉火纯青的程度。此外他在编剧和导演方面也表现出超群的艺术才能,对剧团网罗人才培养新生发展壮大对传统剧目推陈出新迎合政治需要排演现代戏诸方面作了大量的工作,在团里享有极高的声望和口碑。张少华1962年病逝,地区文艺界召开了隆重的追悼会。
“花开蝶满枝,树倒猢狲散。”1964年9月恩施专区京剧团被勒令撤消,刹那间剧团上下上百名演职人员走投无路朝不保夕。不少团员深有感慨地说,若张团长健在,剧团不至于一蹶不振。
谈及剧团被勒令撤消这段不堪回首的话题,张丽娟痛彻心腑地说,“惨啊!不少老艺人流离失所,家破人亡。他们吃尽了旧社会没有吃过的苦,受尽旧了社会没有受过的罪……”说着,她老泪纵横。
李岭华,河北仓州人,从小在天津富连城京剧科班学艺。学成后在杭州、嘉兴、湖州一带剧团演唱武生谋生。舞台上他武功娴熟,特别是翻斤斗、耍棍花等功夫,所到之处超人一等。他演猴王舞金箍棒时有个绝活,当一只手握住棒中央手腕扭转使金箍棒飞快旋转时,这只手突然松开缩到胸前,金箍棒凭惯性仍在空中旋转。正当观众眼花缭乱为他捏把汗时,说时迟,那时快,他那只手猛地伸进去接住金箍棒继续舞动,总是博得全场久经不息的掌声。
俗话说艺高胆大。李岭华在南京一次表演中从层层重叠的五张桌上翻斤斗落地,不幸舞台楼板断裂致使右脚骨折酿成终身跗骨残疾。之后他以坚忍不拔的毅力刻苦磨练终于恢复舞台表演青春。在台下,他走路一跷一拐,上了舞台那只跛脚踮着用虚步配合竟然表演自如看不出丝毫破绽。
1951年李岭华应邀来恩施专区京剧团,从此在山城落脚生根。他在恩施近20年的岁月中上演了后半生轰轰烈烈的艺术生涯同时用血和泪书写了难与置信的悲惨遭遇。
李岭华来恩施专区京剧团后,施展了他的非凡艺术才华,他的精湛演技使恩施专区京剧团在省内及湖南四川贵州等地赢得较高的声誉。他编导主演的连续剧《美猴王》《济公传》成为剧团经久不衰的精彩剧目。他的拿手好戏脱手棍花、抛接铜锤、宝剑入鞘、翻斤斗钻火圈是令同行叹为观止叫观众齐声喝彩的绝招。
抛接铜锤:一阵密集的锣鼓声中他手舞足蹈把一对多面大锤舞得天昏地暗,突然他将一把大锤抛向空中锣鼓嘎然而止,在这千钧一发之时只见他伸出另一把大锤不偏不倚将下落的锤牢牢接住。不等人们喘过气来,他趁势把落下的锤旋转抛出,反手用锤柄接住翻身下落的锤的柄。这就是他的上抛铜锤,首尾对接。宝剑入鞘更是扣人心弦。他将宝剑抛向空中,反手握鞘在身后去接自由下落的剑,只听得嘎啦一声剑落入鞘中。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他在京戏舞台上所表现的罕见功夫是他几十年超凡的磨砺造就的。
恩施专区京剧团人为撤消前夕,为京戏艺术奋斗几十年的艺人们强忍何去何从的精神痛楚在恩施人民剧院那个他们日夜厮守的舞台上演了该剧团诞生以来第五千场戏—《收关胜》。这是该剧团上演的最后一场关门戏,也是不少艺人在衣食舞台上最后一次亮相。京剧卓越表演艺术家李岭华在这场戏中粉墨登场披挂大靠从戏台上重叠的三张桌子上面翻了一个斤斗,这是他踏入京剧艺术殿堂以来翻的最后一个斤斗。卜嗵一声落地,楼板未曾断裂,骨骼肌肉不曾损伤,他却从此趴了下去再没站起来,可怜他这条名响铮铮的五尺汉子在人们遗忘中默默从五彩缤纷的人间天堂悄然消失。
孙悟空翻一个斤斗纵有十万八千里也翻不过如来佛的手板心。演戏的没有舞台好比鱼儿没有水。李岭华与刀马旦周梅艳老生孙少楼同为恩施专区政协委员享受高级文艺工作者待遇,剧团撤消时每人得了三个月的生活费180元。由于年龄限制加上那个年头各地演帝王将相的老艺人人人自危好比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投亲靠友对他们来说如同虚设。
在失业掉饭碗这个无情打击的笼罩下,李岭华走投无路四处碰壁,他拿着这笔钱带着妻儿老小寄寓山城熬过了第一个漫长的冬天。到第二年当他们多年来微薄的积蓄竭尽耗竭时,他面临的仍然是青黄不接和颗粒无收。在这个危难关头一个本能的求生****把他从绝望的迷津中呼唤出来,他决定放下名角的臭架子走自食其力之路。想到这里,新生的一丝曙光在他创伤未愈的心灵中,缕缕地升起来。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李岭华除了戏台上的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干其它的都得从头学。下力最简单无奈力不从心,此路不可取。经集思广益终于物色到一条养家糊口的万全之策—爆米花。他掂量这个行道,介于手艺和下力之间,技术含量低全是手上功夫掌握容易,加上投资小见效快。于是他破釜沉舟变卖家中钟表等贵重物品添了台爆米花机。望着地上这个与棍棒刀枪道具大相径庭的玩意儿,他腾地变得楞柯柯的,一幅用崭新的谋生手段换来的没有饥饿没有寒冷的幸福生活在他脑海里油然而生,脸上绽出《收关胜》以来从未有过的笑容。
万事俱备只欠开张的第二天早晨,骄阳不可一世地高挂空中慷慨地给万物贴上一层金黄色,地上冒着冉冉上升的蒸气有如花枪在聚光灯下挥舞。李岭华戴顶旧草帽像头一回坐花轿的大姑娘,腼腆地拖着一辆破烂的板车踏上爆米花的历程。他来到解放路十字路口街头装好这个摇钱的怪物,从提篮里抓了些柴火,擦燃根火柴捧着火苗放入炉子。转眼火焰从炉膛柴堆里窜起,急忙添加了些木炭,轻轻拉动风箱。过了一会儿,伴随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火星飞溅,火焰喷薄,仿佛重新回到舞台上《哪吒闹海》剧中看惯的火圈。
他用杯子量了一斤米放入流线形的钢铁滚筒中,压盖密封拧紧倒置炉口上。此时他端坐在小板凳上双手同时操作起来,一边摇滚筒一边拉风箱。凭着他原来娴熟的手上功底,两种截然不同的运动方式—定轴转动和往返平动—有机协调地连动着。他不时地盯着汽压表,掌握火候。
突然一声震耳的轰响,香喷喷白生生的体积膨胀的米花喷洒在长长的口袋中。这一声爆震不同凡响,“美猴王改行爆米花”的新闻不翼而飞,很快山城家喻户晓。
李岭华的妻子龚玉春摇着病病殃殃的身子拖儿带崽,给他送来馒头和油水稀薄的菜汤。他一面狼吞虎咽地吃着,一面拿出干瘪焦黄的米花哄孩子。龚玉春曾经也是京剧团演员,唱里子老生。本来身体不好,失业后更是雪上加霜。一家五口混个肚皮饱即最大的满足,吃药打针岂不痴心妄想。
爆米花使他重新获得成功,眼看生活渐渐有了希望。妻子病歪歪的,养家糊糊口的担子全加在他一人肩上,不得不起早摸黑地干。全家五张嘴每天最低的伙食开销需要一块钱,按这个标准只图嘴巴每天至少要爆33斤米。加上其余的必要开支,每天要爆翻番的米。为了生存寻求活干,第二天不得不换一个地方。他拖着板车跑遍大街小巷,郊区农村都留下他的足迹,震耳的响声。
米花不能当饭吃,老百姓普遍过着精打细算的日子,经过反复忖量才从计划口粮里拿一二斤来爆米花给孩子们解馋。尽管李岭华不辞劳苦到处奔波,每天活路总是不饱满,一家人仍吃了上顿愁下顿。寒冬腊月才是他忙碌的日子,老婆也不得不出来帮忙。爆米花的人排着长队等候,从早到晚机器一直没停。他们再苦再累,心里是乐的。
第二年春夏之交“十年浩劫”爆炸性地拉开了序幕,它像洪水猛兽一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各地,它百倍于广岛原子弹的杀伤力把人们的身心炸得千疮百孔,它搅乱了人民的正常生活秩序,它破坏了社会的传统民风习俗。
一夜之间“红海洋”“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大字报”批斗、抄家、游街、“畏罪自杀”瘟疫般曼延到山城,人人自危诚惶诚恐成为时代的主旋律。李岭华这类无组织无单位的社会个体更是惶惶不可终日。一天,厄运不可避免地降到他头上。运动中城镇个体劳动同农村自留地一样视作“资本主尾巴”被彻底切割清除,从此山城再无摆放李岭华的爆米花机的一席之地。他被无情地第二次端掉饭碗,可怜他失去养家糊口的经济来源,一家人只能向隅而泣。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那年冬天,饥寒交迫笼罩着李岭华一家。一天,挣扎在生死边缘的龚玉春选择了生不如死的归宿,倒在解放路往体育场的大路上,从此她再没爬起来,匆匆走完了她那短暂的人生。这真是晴天霹雳落到李岭华的家,白发苍苍的老母失去女儿,嗷嗷待哺的儿女痛失母爱,年近半百的他丧失良妻,一家人抱头大哭。李岭华更是呼天抢地,嚎啕大哭,痛恨穷得连买一口薄棺材都无能为力。哭声涛涛,凄凄惨惨。路人有的为之凄然泪下解囊相助,有的嗤之以鼻上纲上线说是给社会主义抹黑。多亏制度优越,街道办事处出面才草草办了后事。
农村是个广阔的天地,城市里再多的碍事的人,在那里可以化整为零,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化为乌有。在不可抗拒的力量迫使下,李岭华一家连同原京剧团孙少楼一家、王菊英一家、温四妹一家列入旧社会的残渣余孽下放到距城百里之外的鸦鹊乡。
下放不是什么新发明新创造。不过它同遥远的充军、流放相比,显得事倍功半,立竿见影,一劳永逸。李岭华们下放到鸦鹊后分别安插到离乡镇几十里的穷乡僻壤,那些地方除了阶级斗争这根弦绷得同城市一样紧之外,当地人还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衣不遮体食不裹腹刀耕火种的贫困生活。这些曾经在舞台上扮演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艺人在他们扎根的生产队接受劳动改造拜贫下中农为师同他们打成一片,出工记工分,分红称粮食,穿草鞋背火粪,歇气用打杵,下雨披蓑衣,夜行擎火把,推大磨吃扬尘苞谷,用苞谷叶擦屁股,烧树蔸取暖采皂荚洗衣,开山毁林学大寨,翻山越岭找水源,批林批孔批宋江,反修防修批资本主义……经过3000多个日日夜夜的磨练终于脱胎换骨出落成乡气十足的农村人民公社社员。
当拨乱反正的曙光即将在黎明时升起的时候,可怜李岭华再也支撑不住了。他像一盏油干芯竭的孤灯,在风雨中微微飘遥。一个北风呼啸的夜晚,这盏灯突然熄灭了。他终于没有等到曙光来临,在他那坎坷不平的人生舞台上,大结局的帷幕刷的落下来。风仍在啸,窗纸哗啦啦响,仿佛板鼓在呼号拍板在嚎啕。“天上布满星,月芽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诉苦把冤伸……”的凄惨曲调隐隐约约从大队保管室传来,宛如一曲送终的挽歌在黢黑的山谷中回荡。
同李岭华相比,张丽娟要幸运多了。京剧团撤消后她安插到东方红电影院,即或检票扫地总算有单位有组织有饭碗。当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来了时,她同样成天惊惶失措提心吊胆。可怕的事终于发生了,她的家先后8次被抄。家中珍藏的所有剧照剧本和大批戏剧书刊杂志以及她学戏以来随身的道具—跷、枪、彩鞋、头面—统统被抄走。
张丽娟绘声绘色地说,“当时家中箱子底下压的几张底片幸亏没被他们发现。是1957年我们京剧团赴重庆巡回演出时的剧照,还有当时我们演员的形象照。运动结束后,我请人扩印出来,你看…”说着拿出珍贵的留影给我看。
顶部
超风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6261
精华 4
积分 14166
帖子 6890
威望 718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11-2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8-29 20:2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周末愉快!

您是记者???




凡世的喧嚣和明亮,世俗的快乐和幸福,如同清亮的溪涧,在风里,在我眼前,汨汨而过,温暖如同,泉水一样涌出来,我没有奢望,我只要你快乐,不要哀伤。

顶部
李升祥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4177
精华 73
积分 4158
帖子 1562
威望 258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9-12-3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8-31 11:1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2 超风 的帖子

我不是记者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8-10 01:3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70196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