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德洽和厚章
李升祥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4177
精华 73
积分 4158
帖子 1562
威望 258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9-12-3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8-19 12:0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德洽和厚章

德洽,厚章,两人年龄相差甚大。德洽正当风华正茂年富力强,厚章已老态龙钟渐近日薄西山。两人同在七高共事,都担任该校校长头衔。历届学生毕业证上盖有厚章的大印,学校主要的教学却由德洽挑着。
七高是山城最高学府,多少年来隶属地区七八个县的优秀学子云集这里,每届学生经过三年拼搏出类拔萃的从这里走出山沟步入继续深造的梯队。七高座落在城郊黄家峁山顶上,龙洞河穿过三孔桥从拦河坝扑跌下来,河水环绕黄家峁山脚哗哗啦啦流淌而去。过一道石桥沿一条肘弯形的坡路上到山顶就是校门。门外院墙一侧是壁立的山崖,约莫三四十米高。
厚章戴一副黑框高度近视眼镜,两片镜片如靶环大圈套小圈,透过厚实的玻璃露出一对小眼睛。他枯瘦如柴,风吹得倒似的,从侧面看稍微有些佝偻,年轻时一定是颀长身材。他身为七高老校长,德高望重,桃李满天下,还是县政协委员。他因年已蹉跎,名誉上只分管校内总务之类的后勤工作,实际操作则由两个主任具体抓。学校举行个运动会什么的要致个开幕辞则非他莫属,这时他总是迈着拖泥带水的步子跌跌撞撞走上主席台,用浓厚的地方话简单发表一通贴切时势的演说。
他几乎没有讲课任务,偶尔带一个班的历史。他上课点名不是挨个点,而是抽查。他点名时总是从中山服的一个大荷包里掏出一个有柄的放大镜,罩着花名册随意喊一个名字,然后抬头朝他瞥一眼,没有答应的他至少用笔作个记号,因此上他的课都不敢无故缺席。就这样胡乱点几个名字了事。他虽对班里学生不能一一对号,但是也无人敢冒名顶替懵他。
自解放以来七高开的外语一直是俄语,六十年代初有两个班级新开了英语。厚章早先学的英语于是也排上用场,他偶尔也走进课堂讲上一两节英文。他在这两个班上的第一节英语课上总是津津乐道地讲述买“pen”拿“盆”的笑话。
德洽生得魁梧高大,浓眉大眼,脸色白皙,头发经常三七开露出个光光的额头,多的那部分朝后顺着梳得光溜溜的。他非常健谈,作报告开会演讲从不拿稿子念,说一口稍许带河南尾音的普通话。学校屏书记外,他是负责全校全盘的领导,除宏观上把关外有时也走进课堂讲点语文或政治之类,课时一般很稀少。
他爱好运动,课外活动时篮球场上经常见到他的身影,无论是三步投篮还是争夺篮板球都留下他优美的动态,他还是教工球队的主力队员。一次听说省篮球队到了山城,德洽硬是生缠死磨把球队接到学校表演,省队精湛的球艺让全校师生大饱眼福,特别是重量级12号队员和身材小巧的7号在师生心目中留下深刻的印象。最后他拉出校队还同省队赛了一场,结果输得一塌糊涂。
正为是德洽的外甥,读高一时从老家河南来七高插班。德洽对他约法三章,不因舅舅是校长就搞特殊。正为与其他同学一样住集体宿舍,一日三餐吃学生大食堂伙食。六十年代初全民刚从三年自然灾害中捱过来,生活水平都很低。德洽在学校倡导艰苦朴素,他带头穿草鞋上街,一时间艰苦朴素时尚在七高学生中蔚然成风。德洽还要求校内做好人好事的活动走出校门面向社会,星期天他带领学生去旅馆饭店做清洁揣盘子,社会上多有口碑。还有不少班组织学生利用星期天下力筹集班费,暂时缓解了部分学生的生活困难。
七高有不少来自外地的老师,大概是职业的缘故还有不少大龄老师的婚姻是老大难。德洽将此问题列入他的考虑范围,由他牵线搭桥解个人终身大事的不乏其人。振德,北京人,教俄语。来校多年仍孑然一身,德洽认为邻居皮匠的大姑娘与振德般配,于是穿针引线终于使他喜结良缘,成为皮匠的女婿。
德洽在文艺方面也表现出演员的才能。学校当时排演大型话剧《年青的一代》,决策和导演都与他分不开。这是当时全国风靡一时的具有时代感和突出政治的一出戏。剧中他还扮演了重要角色,头发涂抹白粉,嘴上贴着胡须,实际生活中年轻有为的中青年干部在台上俨然变成了一个道貌岸然的革命老干部。这出戏演得非常成功,不仅在校内演还在山城两家大剧院公演,在山城震动很大。
1966年的春天是一个不平凡的春天,意想不到的决定粉碎了正常的生活秩序。正当七高三百多名应届高中毕业生扎扎实实埋头书本准备应付七月高考最后冲刺紧要关头,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学校的高音喇叭打破常规在它不该响的时刻突然像乌鸦呱呱地喊叫起来,全校18个教室里上千名师生像躲空袭似的蹬蹬涌出教室跑到空阔的场地竖耳倾听,广播轮换播送中央关于全国所有院校(除幼儿园之外)停课闹革命的通知。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师生们顿时都被震得懵头转向,刹那间全国上下不计其数的家庭两三代人养儿读书望子成龙的美梦被砸得粉碎。一时间,校长不管教学、老师不上讲台、学生不读书的格局占据了校园。德洽和厚章们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幻一筹莫展,这好比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人们只能眼巴巴地听天由命,哪能有回天之力?
那年夏天来得较早,5月的太阳就火辣辣的,热得让人喘不过气。最热的莫过于是“5.16通知”,它拉开了文化大革命序幕。从此,十年浩劫幽灵似的蹒跚走来,粉墨登场。“5.16通知”下达后,七高闻风而动,中旬的一天学校礼堂召开全体师生大会。会场充满着浓厚的火药味,上千双目光聚集在主席台。会上书记瑛作了贯彻“5.16通知”的动员讲话:“……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点燃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触及人们灵魂的革命,我们要发动广大革命群众把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文化领域等各界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统统揪出来,踏上一只脚,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我们要破四旧,立四新,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当天下午学校水塔贴了第一批含沙射影的大字报,矛头所指笼统不清隐隐绰绰,群众斗群众之火如爎原之势唿唿啦啦烧起来。德洽自从读书识字以来不知见过多少白纸黑字,这几张稀稀啦啦的大字报却使他乱了阵脚。他在这个“极其有用的新式武器”面前偷偷颤抖,红一阵白一阵的神色掩盖着内心的恐慌,他感到原来人之间那种彬彬有礼的关系突然变成戒备森严的屏障。这天不是星期六故放学后他没回家,天黑后他拖着沉重的步子踽踽凉凉回到那熟悉的寝室。
寝室里烟雾弥漫,他坐在藤椅上吞云吐雾,烟灰缸里的烟蒂渐渐堆起来仍旧不住地抽。大概是夜深人静时,一阵阴风从窗口扑跌进来,不觉汗毛竖起,他感到头昏脑胀疲敝不堪,于是没有洗浴就上了床。熄灯好一阵了,他躺在床上仍翻来覆去辗转反侧,往事走马灯似的在脑际徘徊,从上学读书到参加工作,从三反五反到五七年反右,从“社教”到“通知”,真是层出不穷欲止不休。使他最为恐惧和惑乱的是“5.16通知”中号召各级党委夺取文化领域中的领导权,批判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文化领域等各界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的运动纲领。
第二天,朝阳即将喷薄欲出时,德洽在精神恍惚中起床穿戴完毕鬼迷心窍地拉开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寝室。他慌慌张张从寝室出来鬼使神差地径直朝学校大门奔去。
早晨八点多钟校园传来德洽自杀的噩耗。师生们几乎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少人风风火火跑到触目惊心的现场证实了这个消息。就是在一两小时前,德洽从校门外悬崖纵身一跳,跌落在山脚水渠石坎上,摔得肝脑涂地粉身碎骨,惨不忍睹。这个消息不而飞,很快传遍山城。
德洽平白无故一死,虽一走了之却背上畏罪自杀死有余辜的罪名。校内马上刷了德洽罪该万死的大标语。他的妻子失去丈夫,儿女失去父亲,还要背上巨大的政治压力。正为的冲击也不小,为了站稳革命立场不得不与死去的舅父划清界线,悄悄把悲痛隐藏在心里。
运动愈来愈猛烈如火上加油。学生以破四旧为名抄了许多老教师的家,厚章首当其冲,抄家没收列为四旧的书籍和字画古董都集中在办公大楼。运动如暴风骤雨来势凶猛,厚章们摸头不知脑就成了批判对象。在全校批斗会上,厚章作为十七年的资产阶级反动教育路线代表被揪出来,斗得头头昏眼花摇摇欲坠。有些老师的日记被抄出来,其中不少文字成为批判的罪证。有的竟将日记用大字报抄出来公布于众,桂凡老师的一些日记牵连到德洽。这些日记说德洽帮桂凡撮合了一门亲事,婚后大半年未能怀孕。桂凡找德洽咨询,原来夫妻二人同床时都穿着卫生裤根本没有拢堆。经德洽指点,他们才真正过上夫妻生活。之后才怀上孩子。诸如此类的隐私都被作为“四旧”捅了出来。
在瑛为首的校文革小组的领导下,学校的批斗大会安排得很紧凑,几乎每隔一天都有一场。出身小商的钱冠连老师,只因他这个名字“带有封资修的色彩”被批斗了一下午。乔老师日记里引用了“潜伏爪牙忍受”这句话,连续批斗了几天。学生中起来含泪控诉的独有高三的一个男生,揭露了男校医骗得这个男生同室睡觉之际盗吸其精液的丑闻。这个学生身心摧残极深,故批斗的感情最逼真。
在这段日子里,厚章如履薄冰,从来没有像这样灰溜溜,惶惶不可终日。后来运动杀向社会和“8.18”毛泽东第一次接见卫兵拉开大串联序幕后,校内的批斗告于段落,厚章们才喘了一口气。厚章靠边站后不是享清福,每天上班与扫帚为伍,扫办公楼、厕所、校内大道。第一次拿扫帚扫地,无地自容。久而久之,变得坦然自若,也能量力而行了。昔日学生们在路上碰到他都要驻足称呼鞠躬敬礼的现象一去不复返了。校园大路上一个头戴草帽,手握竹扫帚扫地的老者就是厚章。
正当铺天盖地的大大串连席卷全国时,封闭的山城还在选送代表分期分批地出去。第七次接见红卫兵后,七高的师生几乎倾巢出动赶上串联最后一班车奔赴北京等地。当然厚章们不敢轻举妄动,只好呆呆的留校。这无疑给他们造就了一个自由的活动空间。
串联结束后,校内自发的红卫兵组织蜂起,“一月风暴”后形成造反保守两大派。之后的复课闹革命、武斗、军管、成立校革委会、上山下乡、批林批孔、批判“四人邦”、进驻工宣队、斗批改等一系列运动幸好与厚章无关,他一直以心安理得的心态熬到十年动乱结束,拨乱反正时他才重见天日。
顶部
超风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6261
精华 4
积分 14166
帖子 6890
威望 718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11-2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8-22 19:3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辛苦了,先生!

先坐沙发,再慢慢细看。。。。




凡世的喧嚣和明亮,世俗的快乐和幸福,如同清亮的溪涧,在风里,在我眼前,汨汨而过,温暖如同,泉水一样涌出来,我没有奢望,我只要你快乐,不要哀伤。

顶部
李升祥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4177
精华 73
积分 4158
帖子 1562
威望 258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9-12-3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8-23 12:3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2 超风 的帖子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8-10 00:0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7713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