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诗歌] 七绝 杂读闲嗑两首
楼兰来也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54569
精华 30
积分 1575
帖子 582
威望 989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11 01:0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七绝 杂读闲嗑两首

(一)坛乱时读吴冠中自传《我负丹青》(7、1)

坛噪声中近大师,烟霞满纸渐心痴。
丹青与尔谁相负?莫问狂生哪个知!


(吴冠中有言:我负丹青、丹青负我。)



(二)读《四手联弹》章诒和谈张岱(7、3)

曾云往事不如烟,玉手今弹隔世缘。
应识陶庵丰富美,悲箫独听亦堪怜。


(章诒和,《往事并不如烟》作者,在与人合作新著《四手联弹》中云:“一个多么丰富、美好的男人。所以,我说:若生在明清,就只嫁张岱。”)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11 08:2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张岱(1597年~1679年)又名维城,字宗子,又字石公,号陶庵、天孙,别号蝶庵居士,晚号六休居士,汉族,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寓居杭州。出生仕宦世家,少为富贵公子,精于茶艺鉴赏,明亡后不仕,入山著书以终。张岱为明末清初文学家、史学家,其最擅长散文,著有《琅嬛文集》《陶庵梦忆》《西湖梦寻》《三不朽图赞》《夜航船》《白洋潮》等绝代文学名著。南朝宋有同名人物。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11 08:3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陶庵梦忆序(原文·题解·注释·译文)

〔明〕张岱

陶庵国破家亡,无所归止。披发入山,駴駴为野人。故旧见之,如毒药猛兽,愕望不敢与接。作《自挽诗》,每欲引决,因《石匮书》未成,尚视息人世。然瓶粟屡罄,不能举火。始知首阳二老,直头饿死,不食周粟,还是后人粧点语也。

因思昔人生长王谢,颇事豪华,今日罹此果报:以笠报顱,以蒉报踵,仇簪履也;以衲报裘,以苎报絺,仇轻暖也;以藿报肉,以粝报粻,仇甘旨也;以荐报牀,以石报枕,仇温柔也;以绳报枢,以瓮报牖,仇爽垲也;以烟报目,以粪报鼻,仇香艳也;以途报足,以囊报肩,仇舆从也。种种罪案,从种种果报中见之。

鸡鸣枕上,夜气方回。因想余生平,繁华靡丽,过眼皆空,五十年来,总成一梦。今当黍熟黄粱,车旋蚁穴,当作如何消受?遥思往事,忆即书之,持问佛前,一一忏悔。不次岁月,异年谱也;不分门类,别《志林》也。偶拈一则,如游旧径,如见故人,城郭人民,翻用自喜。真所谓痴人前不得说梦矣。

昔有西陵脚夫,为人担酒,失足破其瓮。念无以偿,痴坐伫想曰:“得是梦便好!”一寒士乡试中式,方赴鹿鸣宴,恍然犹意未真,自啮其臂曰:“莫是梦否?”一梦耳,惟恐其非梦,又惟恐其是梦,其为痴人则一也。余今大梦将寤,犹事雕虫,又是一番梦呓。因叹慧业文人,名心难化,政如邯郸梦断,漏尽钟鸣,卢生遗表,犹思摹榻二王,以流传后世。则其名根一点,坚固如佛家舍利,劫火猛烈,犹烧之不失也。

——选自光绪刊本《琅嬛文集》

陶庵国破家亡,无可归宿之处。披头散发进入山中,形状可怕地变成了野人。亲戚朋友一看到我,就象看到了毒药猛兽,愕然地望着,不敢与我接触。我写了《自挽诗》,屡次想自杀,但因《石匮书》未写完,所以还在人间生活。然而瓮中经常无米,不能煮饭疗饥。我这才懂得首阳山的伯夷、叔齐二老实在是饿死的,说他们不愿吃周粟,还是后人夸张、粉饰的话。

由此而想到以前生长于王、谢之家,很享用过豪华的生活,今日遭到这样的果报:以竹笠作为头的报应,以草鞋作为足跟的报应,用来跟以前享用过的华美冠履相对;以衲衣作为穿皮裘的报应,以麻布作为服用细葛布的报应,用来跟以前又轻又暖的衣服相对;以豆叶作为食肉的报应,以粗粮作为精米的报应,用来跟以前的美好食品相对;以草荐作为温暖床褥的报应,以石块作为柔软枕头的报应,用来跟温柔之物相对;以绳枢作为优良的户枢的报应,以瓮牖作为明亮的窗的报应,用来跟干燥高爽的居室相对;以烟熏作为眼睛的报应,以粪臭作为鼻子的报应,用来跟以前的享受香艳相对;以跋涉路途作为脚的报应,以背负行囊作为肩膀的报应,用来跟以前的轿马仆役相对。以前的各种罪案,都可以从今天的各种果报中看到。

在枕上听到鸡的啼声,纯洁清静的心境刚刚恢复。因而回想我的一生,繁华靡丽于转眼之间,已化为乌有,五十年来,总只不过是一场梦幻。现在黄粱都已煮熟,车子已从蚁穴回来,这种日子应该怎样来打发?只能追想遥远的往事,一想到就写下来,拿到佛前一桩桩地来忏悔。所写的事,不按年月先后为次序,以与年谱相异;也不按门类排比,以与《志林》相差别。偶而拿出一则来看看,好象是在游览以前到过的地方,遇见了以前的朋友,虽说城郭依旧,人民已非,但我却反而自己高兴。我真可说是不能对之说梦的痴人了。

以前西陵地方有一个脚夫,为人挑酒,不慎跌了一交,把酒坛子打破了。估计无从赔偿,就长时间呆坐着想道:“能是梦便好!”又有一个贫穷的书生考取了举人,正在参加鹿鸣宴,恍恍忽忽地还以为这不是真的,咬着自己的手臂说:“别是做梦吧!”同样是对于梦,一个唯恐其不是梦,一个又唯恐其是梦,但他们作为痴人则是一样的。我现在大梦将要醒了,但还在弄雕虫小技,这又是在说梦话了。因而叹息具有慧业的文人,其好名之心真是难改,正如卢生在邯郸梦已要结束、天就要亮的时候,在其遗表中还想把其摹榻二王的书法流传后世一样。因此,其一点名根,实在是象佛家舍利子那样坚固,虽然用猛烈的劫火来烧它,还是烧不掉的。(章培恒)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11 08:3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西湖七月半(原文·题解·注释·译文)

〔明〕张岱

西湖七月半,一无可看,只可看看七月半之人。

看七月半之人,以五类看之。其一,楼船箫鼓,峨冠盛装,灯火优傒,声光相乱,名为看月而实不见月者,看之;其一,亦船亦楼,名娃闺秀,携及童娈,笑啼杂之,还坐露台,左右盼望,身在月下而实不看月者,看之;其一,亦船亦声歌,名妓闲僧,浅斟低唱,弱管轻丝,竹肉相发,亦在月下,亦看月,而欲人看其看月者,看之;其一,不舟不车,不衫不帻,酒醉饭饱,呼群三五,跻入人丛,昭庆、断桥,嘄呼嘈杂,装假醉,唱无腔曲,月亦看,看月者亦看,不看月者亦看,而实无一看者,看之;其一,小船轻幌,净几煖炉,茶铛旋煮,素瓷静递,好友佳人,邀月同坐,或匿影树下,或逃嚣里湖,看月而人不见其看月之态,亦不作意看月者,看之。

杭人游湖,巳出酉归,避月如仇。是夕好名,逐队争出,多犒门军酒钱,轿夫擎燎,列俟岸上。一入舟,速舟子急放断桥,赶入胜会。以故二鼓以前,人声鼓吹,如沸如撼,如魇如呓,如聋如哑;大船小船一齐凑岸,一无所见,止见篙击篙,舟触舟,肩摩肩,面看面而已。

少刻兴尽,官府席散,皂隶喝道去。轿夫叫船上人,怖以关门。灯笼火把如列星,一一簇拥而去。岸上人亦逐队赶门,渐稀渐薄,顷刻散尽矣。吾辈始舣舟近岸。断桥石磴始凉,席其上,呼客纵饮。

此时月如镜新磨,山复整妆,湖复颒面。向之浅斟低唱者出,匿影树下者亦出,吾辈往通声气,拉与同坐。韵友来,名妓至,杯箸安,竹肉发……

月色苍凉,东方将白,客方散去。吾辈纵舟,酣睡于十里荷花之中,香气拘人,清梦甚惬。

——选自《说库》本《陶庵梦忆》

西湖的七月半,没有什么可看的,只可以看看七月半的人。

看七月半的人,可以分五类来看。其中一类,坐在有楼饰的游船上,吹箫击鼓,带着高冠,穿着漂亮整齐的衣服,灯火明亮,优伶、仆从相随,乐声与灯光相错杂,名为看月而事实上并未看见月亮的人,我就看看他们。一类,也坐在游船上,船上也有楼饰,带着有名的美人和贤淑有才的女子,还带着娈童,嘻笑中夹着打趣的啼哭,在船台上团团而坐,左盼右顾,置身月下而事实上并不看月的人,我就看看他们。一类,也坐着船,也有音乐和歌声,跟著名妓女、清闲僧人一起,慢慢喝酒,曼声歌唱,箫笛、琴瑟之乐轻柔细缓,丝竹声与歌声相互生发,也置身月下,也看月,而又希望别人看他们看月,这样的人,我就看看他们。又一类,不坐船不乘车,不穿上衣不带头巾,喝足了酒吃饱了饭,叫上三五个人,成群结队地挤入人丛,在昭庆寺、断桥一带高声乱嚷喧闹,假装发酒疯,唱不成腔调的歌曲,月也看,看月的人也看,不看月的人也看,而实际上什么也没有看见的人,我就看看他们。还有一类,乘着小船,船上挂着细而薄的帏幔,茶几洁净,茶炉温热,茶铛很快地把水烧开,白色瓷碗轻轻地传递,约了好友美女,请月亮和他们同坐,有的隐藏在树荫之下,有的去里湖逃避喧闹,尽管在看月,而人们看不到他们看月的样子,他们自己也不刻意看月,这样的人,我就看看他们。

杭州人游西湖,上午十点左右出门,下午六点左右回来,如怨仇似地躲避月亮。这天晚上爱虚名,一群群人争相出城,多赏把守城门的士卒一些小费,轿夫高举火把,在岸上列队等候。一上船,就催促船家迅速把船划到断桥,赶去参加盛会。因此二鼓以前人声和鼓乐声恰似水波涌腾、大地震荡,又犹如梦魇和呓语,周围的人们既听不到别人的说话声,又无法让别人听到自己说话的声音;大船小舟一起靠岸,什么也看不见,只看到船篙与船篙相撞,船与船相碰,肩膀与肩膀相摩擦,脸和脸相对而已。

一会儿兴致尽了,官府宴席已散,由衙役吆喝开道而去。轿夫招呼船上的人,以关城门来恐吓游人,使他们早归,灯笼和火把象一行行星星,一一簇拥着回去。岸上的人也一批批急赴城门,人群慢慢稀少,不久就全部散去了。这时,我们才把船靠近湖岸。断桥边的石磴也才凉下来,大家坐在上面,招呼客人开怀畅饮。

此时月亮仿佛刚刚磨过的铜镜,光洁明亮,山峦重新整理了容妆,湖水重新整洗面目。原来慢慢喝酒、曼声歌唱的人出来了,隐藏树荫下的人也出来了,我

们这批人去和他们打招呼,拉来同席而坐。风雅的朋友来了,出名的妓女也来了,杯筷安置,歌乐齐发……

直到月色灰白清凉,东方即将破晓,客人刚刚散去。我们这些人放船在十里荷花之间,畅快地安睡,花香飘绕于身边,清梦非常舒适。(章培恒)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11 08:3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柳麻子说书(原文·题解·注释·译文)

〔明〕张岱

南京柳麻子,黧黑,满面<bzgwgz_017/bz>癗,悠悠忽忽,土木形骸。善说书。一日说书一回,定价一两。十日前先送书帕下定,常不得空。南京一时有两行情人,王月生、柳麻子是也。

余听其说景阳岗武松打虎,白文与本传大异。其描写刻画,微入毫发;然又找截干净,并不唠叨<bzgwgz_018/bz>夬。声如巨钟,说至筋节处,叱咤叫喊,洶洶崩屋。武松到店沽酒,店内无人,謈地一吼,店中空缸空甓皆瓮瓮有声。闲中著色,细微至此。

主人必屏息静坐,倾耳听之,彼方掉舌;稍见下人呫哔耳语,听者欠伸有倦色,辄不言,故不得强。每至丙夜,拭桌剪灯,素甆静处,款款言之。其疾徐轻重,吞吐抑扬,入情入理,入筋入骨,摘世上说书之耳,而使之谛听,不怕其齰舌死也。

柳麻子貌奇丑,然其口角波俏,眼目流利,衣服恬静,直与王月生同其婉娈,故其行情正等。

——选自《说库》本《陶庵梦忆》

居住南京的柳麻子,肤色黧黑,满脸瘢疤疙瘩,而倜傥放诞,轻视外物;内心丰富,不重形貌。擅长说书,每天说书一回,定价一两银子。十天前就送上礼金下定,他还常常没有空。在南京,同时有两个非常行时的人,那就是名妓王月生,说书柳麻子。

我听他说景阳岗武松打虎,其基本内容也和《水浒传》大不相同。描写刻划,细致入微,纤悉毕备;但在该补叙之处,便加以补充,该停止之处,又截然停止,并不唠唠叨叨,重复矛盾。他的声音响如宏钟,说到关键紧要之处,叱咤叫喊,如同波涛汹涌,有震屋欲崩之势。讲武松到酒店沽酒那一节,武松入店,其中无人,忽然大声一吼,店中的空缸空甏之类,都瓮瓮地有回声。他在并非紧要之处加以渲染,竟也细微到这样的地步。

请他说书,主人必须屏住声息,静静坐着,倾耳而听,他才开始讲说;稍微见到底下有人低声耳语,或听者打呵欠有疲倦之色,立刻不再往下说,因而不能强迫他。他常常是到了午夜时分,拭抹桌子,挑亮灯花,磁盅沏茶,静心而处,然后从容说来,其节奏的快慢,吐字的轻重,声音的收放,音调的抑扬,不但入情入理,而且入筋入骨,如果让世界上说书之人,都来倾耳谛听,不怕他们不杜门齚舌,羞愧而死!

柳麻子的相貌极其丑陋,但他的言辞极有风致,目光流利,衣服素净,简直与王月生同样美好,所以他们的行情也正相等。(章培恒)
顶部
楼兰来也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54569
精华 30
积分 1575
帖子 582
威望 989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11 17:0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校长加的好注释,辛苦了~~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11 20:2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李盈枝
榜眼


注册时间: 2009-11-29
帖子: 4912
来自 Location: 中国山东
李盈枝文集 发表于: 2010-05-01 16:45    发表主题:      

--------------------------------------------------------------------------------

中国美术家协会第三届理事会 (1979年11月)
主  席:江丰  吴作人(1983年2月三届三次常务理事会推选任代主席)
副 主 席:(按姓氏笔画为序)王朝闻  叶浅予  华君武  刘开渠  关山月  李少言  李可染 吴作人  黄新波  蔡若虹
书记处常务书记:  华君武  刘迅  张仃书  记:王朝闻  江有生  邵宇  吴冠中  郁风  彦涵  高虹     阚凤岗
常务理事(按姓氏笔画为序):     力群  王朝闻  文浩(蒙) 石鲁  古元  叶浅予  亚明  吕蒙 朱丹  华君武  刘迅  刘开渠  关山月  江丰  李桦  李少言 李可染  杨角  吴作人  吴冠中  沈扶  沈柔坚  沈福文  张仃 张乐平  林风眠  罗工柳  周思聪(女) 庞薰琹  阿不都克里木(维)  陈沛  邵宇  胡一川  郁风(女) 彦涵 秦征 夏湘平  莫朴 钱松喦  高虹  黄胄  黄永玉(土家) 黄新波 常书鸿(满)  赖少其  雷圭元  蔡若虹理 事(按姓氏笔画为序):  丁 聪  丁井文(回) 力群  于希宁  王琦  王个簃  王庆淮 王叔晖(女)  王树艺  王冠安  王流秋  王雪涛  王盛烈  王绪阳  王朝闻  王德威  牛 文  牛乃文  文浩(蒙) 方 成  方之南  方济众  方增先  尹瘦石  石 鲁  石熙满(鲜) 古元  艾中信  叶浅予  田辛甫  邓 白  亚 明  米 谷  师 群  吕蒙  吕学勤  朱丹  朱乃正  朱鸣冈  伍必端(回)  华 夏  华君武  庄 言  刘 迅  刘开渠  刘文西  刘海粟  刘继卣  刘蒙天  关 良  关万里  关山月  关夫生  江 丰  江有生  池 星  汤小铭  许幸之  孙其峰  杜 键  李 桦  李少言  李可染  李苦禅  李焕民  李梓盛  李硕卿  李槐之  杨 角  杨之光  杨讷维  苏 光  吴 凡  吴 劳  吴作人  吴冠中  余 本  宋文治  宋吟可  宋彦圣  沈 扶  沈柔坚  沈福文  张 仃  张 望  张 谔  张文元  张乐平  张松鹤  张法根  张映雪  张德育  阳太阳  英 韬  林 墉  林风眠  罗工柳  周令钊  周昌谷  周思聪(女) 周韶华  金维诺 庞薰琹 官布(蒙)  阿不都克里木(维)  陆俨少  陈 因  陈 沛  陈天然  陈白一  陈伯希  陈叔亮  陈秋草  邵 宇  赵宗藻  赵延年  胡一川  胡献雅 郁风(女)  哈孜·艾买提(维)  侯一民(蒙)  贺友直  彦涵 施 展  郑 可  涂 克  秦 征  秦宣天  袁晓岑  夏湘平  莫 朴  顾炳鑫  晁 楣  特 伟  钱松喦  高 虹  唐 云  唐大禧  诸有韬  黄 茅  黄 胄  黄丕显  黄永玉(土家)  黄苗子  黄新波  常书鸿(满)  常沙娜( 女,满 )  康 庄  韩美林  蒋兆和  董辰生  萨空了(蒙)  赖少其 傅天仇  曾杏绯(女,回)  谢投八  谢海燕  谢瑞阶  谢稚柳  强 巴(藏)  雷圭元  詹建俊(满)  滑田友  蔡若虹  蔡振华  廖冰兄  黎冰鸿  黎雄才  颜文樑  潘 鹤  潘絜兹  魏紫熙
顶部
柳无歌者无聊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7108
精华 7
积分 3604
帖子 1690
威望 189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3-8
来自 山东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11 22:3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回复 #1 楼兰来也 的帖子

拜读  欣赏
资料以后再赏
问好楼兰前辈
顶部
红楼梦影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40518
精华 102
积分 3191
帖子 797
威望 2393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9-3-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13 10:4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坛噪声中近大师,烟霞满纸渐心痴。
丹青与尔谁相负?莫问狂生哪个知!
--
吴先生是我心仪的大师,林风眠之后,他是对国画改革贡献最大的画家。与丹青两不相负.
顶部
红楼梦影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40518
精华 102
积分 3191
帖子 797
威望 2393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9-3-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13 10:54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曾云往事不如烟,玉手今弹隔世缘。
应识陶庵丰富美,悲箫独听亦堪怜。
-----------------------------
这本书在书店翻了翻.......不乏新鲜的话题与观点。比如对汪精卫的赞扬。当时汪统治的地区,老百姓生活相对安定---------是他争取的。

回想清均南征,史可法率领扬州死守,死了无数军民,他留下千古美名。而钱谦益在清军兵临南京城下,捧着南京户籍册到城外跪迎清军,保全南京没有死亡一兵一民----却留下千古骂名,连他的爱妾柳如是都不能宽恕他.----谁是谁非:??站在黎民的立场上,与站在统治者当权者的立场上,答案是不同的------------我也不知道该站在谁的立场上,说不清楚。..........


诗写的好。.
顶部
小龙标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52400
精华 18
积分 591
帖子 190
威望 40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11-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13 18:2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问候瓜姐!




万般思绪凭收放,我道吟诗不靠才。

顶部
楼兰来也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54569
精华 30
积分 1575
帖子 582
威望 989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14 11:3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校长这里就是好,可以尽情偷懒~~
多谢丑兄顶帖,很有意思,已转别的论坛~~
问候小龙标~~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2-27 03:2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1151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