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9 08:4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电梯口

电梯口
角色:
1,大耳窿跑腿 男 二十岁左右;
2,阿狗嫂 四十岁;
3,阿明 男 十二岁;
4,阿清嫂 五十五岁
5,阿清哥 六十岁
6,新加坡先生 四十多岁
7,阿发嫂
8,陈太
9,小花 五岁

一)
电梯门打开,一个年轻人鼠头鼠脑地钻了出来。四下没人,他拿出速水笔,在墙上涂写:欠 $ 还 $;O $ P $;#12-08 Tan ah kow O $ P $......突然,他转身把手中的油漆,泼向舞台右侧,然后匆匆离去。
阿狗嫂从舞台右侧探头出来,看了看,缩回去。
再出来,手里提了一罐油漆,一把漆刷子。
她恨恨地涂盖墙上的涂鸦,她沿着梯级向左侧走下去。
“哎哟!”(后台传来哀叫声。)
阿明:妈!
(阿明从左侧上。)
阿明:妈,你在哪里?
狗嫂:我在这里。(一拐一拐上。)
阿明:妈,你怎样了?
狗嫂:我的脚扭伤了。
(阿明上前扶母亲,母亲把手中油漆递给阿明。)
狗嫂:你到楼下去,把那些讨债的字都涂掉。
阿明:妈,这个月已经第三次了。
狗嫂:快去,在天亮之前涂掉它。
阿明:妈,把屋子卖了,我们搬家吧。
狗嫂:你爸会再把钱输光,到时我们住哪里?
阿明:为什么要给他钱?
狗嫂:阿明,去吧,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阿明从左侧下,狗嫂从右侧下。)
二)
电梯门打开,提着菜篮妇甲走出来,遇见从前台上来,提着几袋东西的乙妇。
阿发嫂:你这么早啊!
陈太: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阿发嫂:哈哈,原来你是吃虫的。
(陈太有点气,径自走向电梯,按电钮。)
陈太:唉哟,这是什么?(嗅手指头,)怎么有油漆?
(叮咚,阿明穿着校服从电梯里出来。)阿清嫂挤眉弄眼,努努嘴。
陈太:他?
阿发嫂:ah kow 的孩子。
陈太:哪个ah kow?
阿发嫂:那个赌鬼啰,借钱没法还,大耳窿三天两头来追债,涂写大字。他和他妈常常三更半夜起来把那些字涂掉。
陈太:阴功。
阿发嫂:那女人才可怜,要照顾两个孩子,还要做水货维持家用,一下子老了十几岁,四十多岁的人看起来有五六十岁。
陈太:女人最怕嫁错郎。
阿发嫂:是啊是啊,嫁猪嫁狗也不要嫁给赌鬼。
(叮咚,电梯门打开,一位衣着光鲜的男士走出来。)
阿发嫂:嗨!早安,新加坡先生。
新:早安。
(摆一摆手,微笑着从左侧下去。)
陈太:他是新加坡先生?
阿发嫂:听说是健美冠军。肌肉一块块,穿着三角裤在台上扭来扭去的那种。
陈太:噢,帅。
阿发嫂:他现在是金融公司的财务经理,炒股票炒得风生水起,还买了洋楼。
陈太:噢,嫁给这种人就好命啰。
阿发嫂:你是不是想改嫁?
陈太:去你的。
(阿清嫂从左侧上。)
阿发嫂:阿清嫂,今天刮什么风?把你吹过来。
清嫂:我要去银行办点事,就顺便来看看你们。
阿发嫂:你有心了。
陈太:阿清嫂,你就好啦,孩子孝顺,荷包又满满。
清嫂:哪里哪里,现在是给孩子当佣人,煮饭,抹地,洗衣服,看孩子。。。。。。
阿发嫂:最近还上赌船吗?
清嫂:好久没去了。
阿发嫂:新赌场开张了,你去了吗?
清嫂:开幕那天就去了。
阿发嫂:赢了多少?
清嫂:扣掉100块门票,够吃一碗面。
阿发嫂:那是赢啰。(转头对陈太说)阿清嫂是打虎女英雄,她去到哪只赌船哪个俱乐部,那里的老 虎机,都要乖乖的吐出钱来孝敬她。
陈太:这么厉害!
清嫂:你听她车大炮。哪有这么厉害?
阿发嫂:骗你有得赚嘛?她是怕你学了她的功夫,把新加坡的老虎都杀光了,她就找不到吃了。
陈太:阿清嫂,你可要带我去见识见识。
清嫂:玩玩可以。有空打电话给我啦。(对阿发嫂)你菜篮子空空的,还不上巴杀?
阿发嫂:哎哟!一说话,我就什么都忘了。再不去,巴杀要收档了。
清嫂:走吧,我也去看看老朋友。(回头对陈太)打电话给我。
(二人匆匆下。)
(待续)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9 08:4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三)
阿清嫂从左侧上,神情凝重。
叮咚,电梯门打开,阿狗嫂手牵小花,与阿明一起走出电梯。
小花:妈,我要爸爸,我要爸爸。。。。。。
狗嫂:(抱起小花)别哭,是你爸不要我们了。
小花:我要爸爸。
清嫂:小花不哭,安娣请你吃糖。
小花:不要。
狗嫂:谢谢你,阿清嫂,她爸刚刚走了。
清嫂:走了?去哪里?
狗嫂:死了。
清嫂:啊,阿狗叔那么年轻,身体又强壮,怎么说走就走?
狗嫂: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清嫂:哦?
狗嫂:今天早上,警察局打电话来,说他躺在组屋楼下。
清嫂:啊,可怜啊。
阿明:妈,走吧。
狗嫂:对不起,我们赶着去医院认尸。
清嫂:哦,慢走,不,快些去,快些去。
(狗嫂三人从左侧下。阿清嫂从皮包里挖出二十块钱,追上去。)
清嫂:阿狗嫂。(把钱塞进狗嫂手里,想想又加几块钱。)要保重。
狗嫂:谢谢你。
清嫂:(抚摸阿明的头)阿明要听妈的话。
目送狗嫂三人下,清嫂缓缓在石阶上坐下。
阿发嫂从前台上。
阿发嫂:阿清嫂,又来看我们了?
清嫂:哦,阿发嫂,(答非所问)你知道吗?12楼的阿狗死了。
阿发嫂:是吗?是怎么死的?
清嫂:很惨啊,是从楼上跳下来的。
阿发嫂:乱讲,这里有人跳楼,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清嫂:刚才我遇见阿狗嫂,是她跟我说的。
阿发嫂:刚才?
清嫂:是啊,她带着孩子,到医院去认尸。可怜啊,孩子们还那么小。
(叮咚,电梯门打开,standup standup for Singapore,新加坡先生衣衫不整唱着歌走出来。)
新:发啊!
(二人吓了一跳。)
(新加坡先生唱着歌,从左侧下。)发啊!(自后台传出。)
阿发嫂:唉,这么好一个人,这样就发疯了。
清嫂:上个月看到他,还好好的,怎么说疯就疯了?
阿发嫂:Bankrup啰。
清嫂:(以闽南语)变够力?
阿发嫂:Bankrup就是破产,他炒股票炒到破产,把屋子输掉,把钱都输光了。
清嫂:嗯,破产是“变够力”。只是,疯了不如死了。
阿发嫂:什么?
清嫂:把钱输光了,对不起丈夫,对不起孩子,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阿发嫂:你short 了?是对不起老婆孩子。
清嫂:哦,是啊,赌啊这种东西,真是害死人。(有悲从中来的感觉。)
阿发嫂:阿清嫂,你没事吧?
清嫂:哦没事。我能有什么事?,
阿发嫂:不要告诉我,你也把钱输光了。
清嫂:呸,怎么会?我不过拉拉老虎机,能输多少?
阿发嫂:那就好。才叔给我留了一条鱼,我要过去拿,你要不要去?
清嫂:不,我约了人,你自己去吧。
阿发嫂:好,有空打电话给我。
(阿发嫂从前台下,偷偷回头,看到清嫂坐立不安的样子,拿起电话。)
(清嫂徘徊一阵,毅然按了电梯电钮。)
阿发嫂:阿清嫂!
清嫂:(吓一跳)阿发嫂,你还没走?
阿发嫂: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想要问你。
清嫂:什么事?
阿发嫂:哎哟,怎么一转头就忘记了。
清嫂:我没欠你钱吧?
阿发嫂:没有,你怎么会欠我钱呢?哦,我想起来了。你想上去楼上找谁?
清嫂:我只是想看看以前的房子。
阿发嫂:啧,旧房子有什么好看的?还是,我请你喝咖啡吧。
清嫂:你不是想借钱吧?
阿发嫂:嘿嘿,不好意思,是真的想,跟你借点钱。
清嫂:(翻一翻皮包,拿出五十块钱。)刚才把零钱都给了狗嫂,就剩下这张了。
阿发嫂:你把钱都给了我,你身上没钱可以吗?
清嫂:我没关系。去吧,再不去鱼要游走了。
(叮咚,电梯门打开,阿清嫂走了进去。)
(电梯门关一半,阿发嫂按一下电钮,电梯门又再打开。)
清嫂:(见又是阿发嫂)还有什么事吗?
阿发嫂:我几时还你钱?
清嫂:不用还了。
阿发嫂:那怎么可以?下星期好吗?
清嫂:随你吧。
(阿发嫂看见阿清叔远远走来,大力招手。)
(阿清哥从左侧上。)
阿发嫂:快点,怎么这样慢?她上楼了。
(阿清按电钮,电梯门没开。)
清嫂:走楼梯!快!
(二人从左侧后部急下。)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9 08:4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四)
电梯门在18楼打开,阿清嫂缓缓走出来。她看看旧房子,摸一摸大门。
她沉思,徘徊,倚着矮墙张望,抽泣,她把手提袋放在地上。。。。。。
阿清哥气喘喘从左侧上,一把把攀上矮墙的老婆抱住。
清哥:老太婆你要做什么?
清嫂:我,我想死。
清哥:死能解决问题吗?
清嫂: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孩子,我把钱输光了。
清哥:傻瓜,输了,就算了。
清嫂:算了?那是我们一辈子,磨生磨死赚回来的血汗钱啊。
清哥:你死了,钱就会回来吗?
清嫂:但是,120千啊,120千就这样让我全输掉了。
清哥:其实你并没有全输掉。一个星期前我把户口里剩余的三十千全提出来了。
清嫂:真的?
清哥:真的。
清嫂:你怎么知道我输了钱?
清哥:你媳妇告诉我的。
清嫂:她又怎么知道?
清哥:女人的心比较细,你丢三忘四的样子,她就觉得你不对办,特地带我去银行查问我们的联名户口。
清嫂:唉,我还是输掉了一间屋子啊。
(叮咚,电梯门打开,standup standup for Singapore,新加坡先生唱着歌走出来。)
新:发啊!(看见两人相拥,兴奋的说:)carryon carryon.
新加坡先生唱着歌,喊着,爬上左侧矮墙。
清哥:新加坡先生!
清嫂:新加坡先生!
新:bye bye!(新加坡先生翻身跳了下去。)
(阿发嫂气咻咻从梯间上来,刚好看见这一幕,哎哟一声,双脚一软,坐在地上。)
楼下传来“碰”的一声。
阿清嫂倒在清哥怀里。
(乐起,幕下)




顶部
林子 (热带雨林)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林中自悠然


UID 555
精华 38
积分 11124
帖子 5009
威望 6079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2-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12 21:04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一群赌徒的生活故事,诠释得很好, 情节凝练,有戏剧效果!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23 08:5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4 林子 的帖子



就如你写相声一样,这也是我第一次写剧本,

还有很多地方要学习的。

谢谢鼓励。




顶部
林子 (热带雨林)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林中自悠然


UID 555
精华 38
积分 11124
帖子 5009
威望 6079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2-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24 16:46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5 日落冬 的帖子

互相学习! 文学道上不寂寞!




顶部
超风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6261
精华 4
积分 14166
帖子 6890
威望 718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11-2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31 21:3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羡慕都是大文人,大作家

问好!




凡世的喧嚣和明亮,世俗的快乐和幸福,如同清亮的溪涧,在风里,在我眼前,汨汨而过,温暖如同,泉水一样涌出来,我没有奢望,我只要你快乐,不要哀伤。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8-4 08:4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7 超风 的帖子



您好!

谢谢来访。

文人与作家的称谓离我甚远。

很喜欢您图文并茂的帖子。

有空多交流。




顶部
丁云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992
精华 77
积分 7300
帖子 2398
威望 474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8-6 09:3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连新加坡先生也要往下跳!够力!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8-18 09:0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5622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