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辛羽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9393
精华 15
积分 2698
帖子 1094
威望 1602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4-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4-22 12:0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哀桑

哀桑

         一早出门,到楼下门口就觉得异样:光亮特别耀眼。立刻发现左侧靠柱边空荡荡的——那棵长得67米高的桑树不见啦!走近一看,贴着地面只剩一圈碗口般粗大,不规则的树桩,电锯铲过的平板面上,沾着木屑土粒,隐隐渗着混浊的液体,仿佛昨夜的泪痕……抬头只见满眼的阳光,是个大晴天呢。但心里却无由地漫上来一团阴翳,这桑树碍着谁了,怎么就砍了?
         吃晚饭时,从小学校回来的九岁的女儿一劈头就问:爸爸,爸爸,楼下桑树不见了,被砍掉了,为什么要砍呢?
        为什么要砍呢?我也寻思着——也许它长得高大了,遮住二楼落地玻璃窗外的景致;也许担心人或什么的会缘树丫进房里;也许……但,这犯得着整株铲掉吗?我沉默着。
       “爸爸,为什么砍呢?”孩子还在追问。
       “人们不认识它,不知道它的珍贵吧!”
       “太可惜了,以后没有桑葚吃了。”
         桑树在本地还真罕见,又不养蚕,说不上有用吧。记得一年中秋,在裕华园里有个展览,大概为介绍中国丝绸,大老远从北方运来一批蚕宝宝,让城里人开眼界,见识这不起眼的小虫,怎么给老祖宗带来最初的温暖。展览结束后,一位有心的朋友向主办单位要了一些蚕宝宝,带回家让孩子养着玩儿。几天下来,却得为蚕宝宝的口粮犯愁了,去哪里找源源供应的桑叶呢?岛国哪一处公园、哪一个农场、抑或哪一片荒郊长有桑树?几乎没有!当时我也帮忙张罗了一阵,终于,还是到了长堤彼岸才有个着落。
        住进这里以后,竟然发现在房子脚下,在墙边一隅就长着株桑树。那时它不过3, 4米高,紧挨着柱子旁的排水沟生长,周围都是修剪整齐,高矮划一的,如龙船花一类的小灌木。它显得特别孤单,突兀,看来是规划外的“野种”。也许是鸟粪里的一颗种子的造化,它就这么成长了。从来不见园丁给它浇水,培土,施肥,倒有一两回来把长高的枝条删伐,散落一地翠玉般的桑叶。
       还好,随后长出的新叶却更见葱茏。偶见同楼邻居的一位老妇人在采摘嫩叶,有一股冲动想探问是采来煲汤,还是泡当凉茶?但终究只是彼此颔首微笑,话没有说出口,似乎心照不宣,没有必要问清了。
        女儿倒是享受了几年的桑葚。从碧绿色还带着葺毛的米粒般大小,转黄,带红,直至酱紫。每天进出,我们都不经意的瞅上一两眼,盼望与喜悦天天递增。也有小孩看着我们采桑葚吃着玩,但没有羡慕,只有惊诧,他们不信这个毫不起眼的果实好吃。因此,与我们分享的只有晨起的一大群吱吱喳喳的鸟儿。
        我不知道若干年后,女儿还记不记起今日采桑葚的情景。而我采桑葚,却唤醒尘封多年的记忆:小时就读的一所乡村公立小学,除大门牌坊两旁是十几棵高大的木麻 黄树外,课室外的隙地,就疏疏落落栽种着许多桑树。我们一群野孩子,下课后尽在桑树丛里奔窜,攀爬,寻觅着采摘鲜红酱紫的桑葚,吃着尝鲜。那是稚嫩的生命,浅尝了人生的第一抹酸甜,让人久久回味!
        而要懂得叫出名称,辨识桑的真正滋味,却待来到中学,读了丰子恺先生写的童年老家养蚕的旧事时;然后背诵陶潜《桃花源记》里“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以及汉乐府《陌上桑》里“罗敷喜蚕桑,采桑城南隅”。桑的形象,随着文化的浸濡,日渐清晰起来。有一回读书,读到湖南的岳麓书院,遍植桑树,用意就在勉励学子们要像“春蚕至死丝方尽”,终身学习不倦,吐丝回馈社稷。不期然怀念起小学岁月里那无数棵桑树,咀嚼出另一番文化的芬芳。
        农业是古老中国立国之本,在绵延几千年的历史画卷中,桑树一直是中华民族的老祖宗们身边熟悉而亲切的生活伙伴。出土的一件战国器皿“宴乐渔猎攻战纹”壶,细致镌刻先民各种生活图景,其中就有妇女欢快采桑的情形。而在先民日常的歌咏中,“桑梓”地位崇高。《诗经/小雅》中,“维桑与梓,必恭敬止”(家乡的桑树梓树啊,是父母亲手种的,一定要表示恭敬。)我们的老祖先,是怀着一份怎么深挚的情感,在乎,珍惜父母祖辈遗留下来的东西——即便是一株桑树!
        今日的报章,在颂扬人们为国家社会做出贡献的贺词里,还有见到“造福桑梓”,“桑梓之光”的。但这片土地上曾经茂盛过的桑树呢?在哪儿?在哪儿?那棵墙角的野桑,终归还是躲不了刀斧之灾!《诗经/郑风》里“无折我树桑”的呐喊声,难道就湮没在了茫茫的历史风尘里吗?
        蓦然想起——女儿孩提时曾教过她的一首歌谣:
          蚕姑娘,白又胖。
              小桑叶,做花床。
              吐银丝,做衣裳。
              穿起来,真漂亮。”
       得找个机会再让她复诵一下,莫让给忘了。

附件:

P1040103  [时间:2010-4-22 11:59]

P1040102  [时间:2010-4-22 11:59]

P1040087  [时间:2010-4-22 12:00]

P1040089  [时间:2010-4-22 12:01]

P1040079  [时间:2010-4-22 12:02]
顶部
张挥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0675
精华 34
积分 3845
帖子 1586
威望 2248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9-10-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4-22 15:0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这是一篇不可多得的散文,字里行间透露了作者的学养和文化感情!问得好,我们的桑梓呢?如今安在?方言是我们华族的文化摇篮,如今安在?我们的华文,从强势的语文,被人硬生生的锯断了,连根拔起!桑梓啊桑梓!可悲复可哀!作者驾驭文字的能力极强,写来看似轻描淡写,但伤痛却在字里行间漫开!读者用心阅读必有所得!辛羽继续努力!




张挥的赶马调http://www.sgwritings.com/50675

顶部
森林歌者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2881
精华 1
积分 211
帖子 91
威望 119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8-1-1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4-22 18:0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从一棵毫不起眼的桑树引申到对先民文化的赞叹、哀伤,起笔恢宏,落笔沉重,收笔令人沉思,好文章!




在森林,自由放歌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4-23 00:11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历史已出现了断层,这是无法扭转的,我们只能尽自己的能力,做一点是一点,将来上去也有个交代,毕竟我们没有白活。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佟暖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2023
精华 4
积分 1277
帖子 564
威望 71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4-5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4-23 17:0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无折我树桑
顶部
林子 (热带雨林)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林中自悠然


UID 555
精华 38
积分 11127
帖子 5010
威望 6081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2-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4-23 21:38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桑树、桑叶、蚕宝宝.....

富于中华文化底蕴的散文, 赞赏!




顶部
丛卉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556
精华 16
积分 4330
帖子 2012
威望 230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8-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4-25 00:5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楼主笔调平实,却难掩锋芒。

说着故事聊着天,一棵桑树就活了起来,从远古生长到现在。

诗情画意,却是语重心长。

收尾简洁明快,意味深长。

虽那棵桑树未逃厄运,而总算有人相惜相忆。童谣喃喃,桑树不死。

拜读,欣赏。
顶部
辛羽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9393
精华 15
积分 2698
帖子 1094
威望 1602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4-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4-30 23:1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谢谢诸位的造访。
哀桑
    哀伤
      哀丧
           ……
会走到那一天吗?

但愿如上图——曲折,前进!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4-8 17:02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8458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