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转贴] (转帖何华与杜平访谈录)曾惊秋肃临天下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邹璐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50
精华 50
积分 7938
帖子 3151
威望 476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0-3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2-4 01:3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转帖何华与杜平访谈录)曾惊秋肃临天下



三年前,我们出版社打算出一本《新移民访谈录》,杜平是被访的一员。后来因为某些原因,此书搁浅了,很可惜。杜平兄即将离开新加坡,赴港服务于凤凰卫视。此时翻出这篇旧稿,麻烦邹璐贴在随笔南洋上,为他“饯行”——祝杜平平安顺利。

何华201021日补记

曾惊秋肃临天下


——《联合早报》评论员杜平访谈录





采访时间:2007122

地点:报业中心

采访者手记:

  杜平和我是安徽同乡,比我长一岁,我们又都在同一个城市——上海读大学的。由于这些因素,聊起来当然就格外投缘。实际上,杜平十八岁离开安徽进入上海外语学院(现名为上海外国语大学)之后,和安徽的关系在形式上可以说是一天天疏远。然而,对故乡,他是一天也没有忘怀。举个例子:每天他都离不开安徽绿茶。从上海到北京、从欧洲到新加坡一路走来,杜平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咖啡、红茶、美酒都喜欢,但这些都可以放得下,唯独他每天的生活与家乡的绿茶不可分割。

我可以想象,多年后的今天,当杜平炮制出一篇又一篇精彩评论的时候,那种来自家乡的茶香氛围,其实就是其人生观和世界观的最早源头。

  杜平精彩的地方有很多。作为中国国际广播电台首席外交记者,他曾自由进出于中南海、钓鱼台国宾馆和人民大会堂等禁区;他曾经常跟随江泽民、李鹏、乔石等领导人出访;他曾常驻布鲁塞尔四年,亲身感受和目睹了波澜壮阔的国际风云;他还是红极一时但争议不断的电影演员刘晓庆的英语老师。且听他一一道来。

  杜平最近出版了一本评论文集《现代中国的面孔》,40多万字,500多页,其中大部分文章都出自他在《联合早报》的专栏《纸上风云》,在圈内得到极高评价。我们的访谈就是从这本书开始的。

附件:




邹璐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50

顶部
邹璐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50
精华 50
积分 7938
帖子 3151
威望 476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0-3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2-4 01:4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何华:这本书真厚实,可见你是个实在人,40多万字,分开来出个两三本没问题。
杜平:也没考虑这些,只是想给自己一个阶段性的总结。当时出版社给我打电话,说有500多页,我自己也吓一跳,没想到。
何华:装帧也很朴实、简单、大气。对了,怎么会在香港出版?
杜平:香港靠近大陆,容易“潜入”内地,我是希望把书送到关心这类课题、并且有一定影响的人手里,为他们提供一些参考,不是为了上书架去卖。我也想过在中国大陆出,但出版周期太长,需要送审,很烦琐,而且不能保证文章的原汁原味。我的愿望就是想写一些国内看不到的观点,若把这些内容删掉,那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何华:评论写了很多年,会不会厌倦?
杜平:钟情于此,乐在其中。越写就越觉得自己知道的东西太少,然后就努力去了解更多的东西,包括很多事情的前因后果。用历史的视角去追溯,虽然有时候越追越黑暗,但有时候也能看到一点令人欣喜的亮光。
何华:这种感觉很好,你一周要写二三篇言论文章,包括署名和不署名的,有那么多东西可写吗?
杜平:只要感兴趣,只要用心、用脑,只要不断地汲取新知识和新信息,思维就不会枯竭。写评论是一个求知的过程,新的疑问会一个接一个地出现,而写评论的过程就是试图解释这些疑问的思考过程。
何华:小时候就立志干新闻这行?
杜平:没有。初中、高中阶段想写小说,当作家。上大学时想当翻译家,那时读了很多英文小说,并在老师的指导下用西方流行的各种分析方法,去理解小说的结构和情节。后来又特别想翻译电影剧本,因为你知道那时上海电影译制厂特别有吸引力,我觉得要是能去那儿工作就太好了。
  想当记者是后来的事,那是因为经常看上海《文汇报》,常常读到驻巴黎两位记者写的通讯和软性报道,我到现在还能想起他们的名字。他们的文字很好,文章里又有异国风情,我也很希望有机会写那样的文章。
何华:知道你是安徽安庆人,愿意说说离开家乡之前的生活吗?
杜平:安庆是文化和历史名城,家乡人尚文不尚武,所以历朝历代都是将军少而文人多。我的小学和中学老师,他们的文化素养和功底之厚,我现在都还觉得难以企及。去年11月,我去北京和一些老师、同学聚会,把我的那本评论文集送给他们看。几个星期之后,有两位老师先后写信给我,谈了对这本书的感想。我把信给我妻子看,她是北京人,看完之后,她直说突然觉得自己“没文化”。
何华:对安徽人更肃然起敬?(笑)
杜平:是加深了对我老师的崇敬。老师都是以激励居多,总是说“后生可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我知道,我的知识和文化的基因都是老师给的。少年时代的教育对我的影响非常大,老师不仅仅传授知识,而且还帮我们开阔眼界。那时候的社会风气相对纯朴,我所感受的事,所接触的人,至今都在大脑的记忆库里。上了大学,再也没有多少人愿意直截了当地教我们怎么做人,所以很多做人的规矩都是在中学形成的。生长在安徽比生长在北京、上海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看到中国社会各阶层的生活。北京人、上海人对自己城市以外的东西不太关心,即使感兴趣也是间接的,不是感同身受。




邹璐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50

顶部
邹璐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50
精华 50
积分 7938
帖子 3151
威望 476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0-3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2-4 01:4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何华:你在上海外国语大学为什么拿的是双学士?
杜平:先修英语语言文学,然后中央政府部门安排我们再修国际新闻。从这里可以看出当时中国政府的眼光很广阔,目的是要培养懂英语的新闻人才。虽然所学很多东西后来派不上用场,但有些知识还是间接地起到了作用。譬如美国新闻史和世界新闻史,都是外籍老师授课,为我们扩大了视野,也间接启发了我们从不同的视角看问题。
何华:大学时代,写作就是你的强项?
杜平:不敢,强手很多。有几次限时交稿的作文比赛,中英文都有,我都拿了第一名或者其他名次。记得有一篇的题目是《对我影响最大的一本书》,是用英文写的,我说海明威《丧钟为谁而鸣》对我影响最大,虽然实际影响并非有那么大,但我在文章里说了一些让老师很欣赏的原因,所以获得了青睐。
何华:海明威的语言非常简练,对你的新闻语言有影响吗?
杜平:他做过记者,语言简洁洗炼。简洁的语言不是大白话,而是有丰富内涵、有张力的表达方式。我觉得最难写的文章不是弄一堆华丽的词藻,借用古人和别人说过的漂亮语言来强调自己的观点。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用自己的说话方式,尽量用既节省又有效的表述方式,准确表达自己的思想。用华丽的语言来弥补和遮掩自己思想内涵的不足,读者是很容易看出来的,因为欲盖弥彰。
  由于过去在电台训练的原因,我非常在意语言的质量,觉得必须语言是干净利落的,不拖泥带水,不一唱三叹,不要搞一些“弯弯绕”的句子,或者搞一些很奇怪的文字组合,自己以为很新奇很高明,但却给别人在阅读和理解时制造了障碍。我也不赞成用一些华而不实的形容词,不赞成使用不恰当的典故来加强自己的观点。只要你的观点有说服力,用自己的话来表述最好。
  我获得首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那条新闻,也就是《欧共体决定立即恢复同中国的关系》,其实只有200多字,没有一句一字是多余的,也不缺少任何要素,完全具备广播新闻的所有必备条件。听众想知道的信息,全部都放在里面了。
何华:好像成了大学新闻系的范文。
杜平:嬿青说她在复旦新闻系读书时,读过这篇。海洁也说她在北京广播学院也读过。这个我自己后来才知道,都是听她们说的。
何华:说到得奖,我查了你的老底,你曾获首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首届“中国广播奖”特等奖、首届“全国百佳新闻工作者”称号、国家广播电影电视部首届“十大杰出青年”称号。我也做过新闻,知道这些奖项的价值,只要拿到其中一个,职称呀,住房呀,什么都有了。老实说,有没有人嫉妒你?
杜平:有人开玩笑说:“全被你包了,是否考虑别再拿了?”
何华:就是就是,要是我也会这么说,还会加一句:“杜平,你要再拿奖,非把你扔到昆明湖里。”好了,说正经的,广播电台的锤炼,对你后来写时事评论帮助很大?
杜平:确实很大。就像刚才说的,你想要说的事情,自己必须首先想透彻;想要表达的观点,必须至少能够说服自己;想要说的话,必须都是人话。这些和电台的训练多少有点关系。
何华:大学毕业就分配到国际广播电台。你一开始想进电视台而不是广播电台?
杜平:是这样的。我毕业前最后半年在中央电视台实习,他们对我的印象很好,所以要让我毕业之后去那里工作。做电视比较风光,所以我本身也不想去电台,后来为这事还和人事部的那位主管吵了一架,因为我拒绝到电台报到。家里人安慰说,只要有能力,到哪里都一样。
  后来我自己又想了一个星期,并没有想通,但还是去电台报道了。和我吵架的那位仁兄,后来成了我很好的朋友,他介绍我做了刘晓庆的英语老师。这个话题,我们一会儿再聊。




邹璐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50

顶部
邹璐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50
精华 50
积分 7938
帖子 3151
威望 476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0-3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2-4 01:5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何华:是吗?我们一会儿再聊刘晓庆。先说说你哪年被派驻欧盟和北约总部的?对你新闻生涯有哪些影响?
杜平:1988—1992年。这几年的经历对我非常宝贵。我想也是赶上了好时候,我驻布鲁塞尔的时候,正好是冷战处于最高峰状态。这四年欧洲发生了急剧的变化,重大的事件一个接着一个发生,而且都是改变世界历史的大事件!苏联解体,柏林墙倒塌,南斯拉夫开始分裂,罗马尼亚总统齐奥塞斯库被枪决等等,当然“事件”也是在这期间发生的。
何华:是的,北京发生“事件”,你当时在国外有什么感受?
杜平:欧盟总部每天中午都有记者会,那几天我已经没有心思发稿,但还是要去,心里很不安,很害怕,因为那些天的记者会天天都在谈这件事。在那种环境里,自己作为中国人很不是滋味。当然,认识我的欧洲记者也会关心你,同情你,问在中国的家人是否安全,但毕竟不是光彩的事,有抬不起头来的感觉。
  当地有些朋友说,他们再也不去中国旅游了,因为那里太危险。有些小孩子看到我是中国人,就做出开枪的姿势,嘴里就“嗒嗒嗒嗒”乱喊。我那幢楼只有我一个中国人住,有一天早晨下楼去拿报纸,突然发现电梯里贴了中文标语:“任何人都不得加以无理逮捕!”中文不是很标准,因为是从法语翻译过来的,意思我懂,因为那时北京颁布通缉令抓人。
  开车出去办事,看到前面几乎每辆车的后窗上都贴着这样的抗议标语,是《自由比利时报》夹送的宣传单。你马上会感到,不只是政治人物,而且所有普通老百姓都在无声而愤怒地谴责和抗议“事件”。你去参加某个活动,硬着头皮去,因为总觉得所有外国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们中国人,心理非常不舒服。
何华:回头看看,当时西方媒体的报道有没有夸张?
杜平:我不知道,但愿都是夸张的,但我的经历和感受丝毫没有夸张。
何华:你是92年回国的。回到电台担任时政、外交记者,经常出入中南海、钓鱼台国宾馆、人民大会堂,也随江泽民、李鹏、钱其琛等出国采访。在接触中,你觉得这些领袖的行事讲话风格有哪些不同?能否透露一下?
杜平:第一次进入这些地方当然觉得很神秘,很兴奋,尤其是中南海。小时候看报纸听广播说毛主席或周总理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某某人,哦,现在身临其境,终于知道紫光阁就是这样的。但是时间久了,也就不再那么好奇了。
  那些年接触到很多领导人,发现他们的个性和风格当然都不同。江泽民确实有表演才能,在短时间内可以把会谈的气氛调节得很好。朱镕基严守分寸,行事低调,不出位,他的外事活动很少报道,每次他的秘书都告诉我们不要报道或者简单报道就好,因为他不愿抢风头,避免“功高震主”。李鹏比较刻板,会见外宾时平平淡淡。
  但我记得有一次他很出色,那是美国国务卿克里斯托弗到北京谈人权问题。那天在紫光阁,记得是植树节,李鹏刚从郊区种树回来,故意让克里斯托弗坐在那儿等了很久。会见的时候,李鹏不仅态度非常强硬,而且还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大部分时间都在教训克里斯托弗。后来西方媒体形容克里斯托弗“铩羽而归”,丢尽脸面。他后来好像再也没有访问过中国。
  接触最多的是钱其琛外长,他是个非常了不起的外交家。他在1988年升任外长,但不巧在第二年就碰到天安门事件,本来想大展鸿图,但没有料到中国外交,特别是与西方国家的关系陷入建国以来最艰难的时期。但这样的困难也是机遇。钱其琛忍辱负重,频频出访欧美国家,为解决外交困局立下了汗马功劳。我佩服他有修养,温文尔雅,极其稳健,凡事不露声色,而且具有高超的智慧和外交技巧。
  温家宝当时是政治局候补委员,很多场合都不是主角,为人亲切而低调。我们谁也没想到若干年后他会当上总理。后来再回想,他真的不简单,内刚外柔,容易被人低估,而这样的人往往是最后的胜利者,体现了中国传统处事哲学的智慧,这也是崛起中国所需要的软功夫。
何华:听说你给江泽民写过新年讲话稿?
杜平:最早给杨尚昆写过一次,1993年之后给江泽民写过两次,最初的名义是发表“广播电视新年讲话”,后来演变成每年元旦前夕辞旧迎新的惯例,名义就是“新年讲话”。当时我是时政采访部主任,写稿的任务落在我的肩上,所以也是个机遇。除了草拟讲话稿之外,最主要的工作是与中南海有关部门进行联络。这是一个非常严谨的工作,需要投入很多精力。
何华:你是1995年来新加坡的,怎么会来这里?
杜平:1994年,江泽民访问新加坡,我是随团记者。当时在一个新闻场合结识了早报总编辑林任君,所以就有了与《联合早报》结缘的机会。对新加坡的第一印象非常好,觉得很像欧洲,井井有条,除了面孔多是华人,其他方面的感觉就是欧洲。因为我很喜欢欧洲,所以对新加坡有一种亲切感。




邹璐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50

顶部
邹璐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50
精华 50
积分 7938
帖子 3151
威望 476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0-3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2-4 01:5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何华:你1995年到《联合早报》,从外电翻译做起,持续四年。可是,你过去做的事情已经远远超过这个层次,会不会觉得不满足?
杜平:有很多事情,当时的感受和后来的想法会不一样。我现在回顾过去所走的路,都会觉得,人生中的任何一段经历都不是多余的。
何华:你之前写过言论?
杜平:在中国媒体当然写过。不过,过去是要反映政府的立场,不是表达自己的观点;现在是表达自己的观点,没有权利代表任何一个政府。我的体会是,最好的评论应该是出自思想的本能,instinctive sense,或者是直觉。
  为什么这么说?我的看法是,有时候你会对某件事情作出一个下意识的判断,但你不一定能够拿出证据来,可是这个判断就是合乎逻辑的,就是正确的。所以,我总是认为,时事评论的最高境界就是能够凭感觉作出合理的推断,无需罗列事实,无需苦思冥想。这里面就有一个见识和阅历的问题,你见识多了,阅历很丰富,不需要搜罗太多数据和资讯,本能上就能作出一个基本的判断。
何华:我们常常说,评论要客观、要冷静,可也不能失去个人特点,你是如何做到的?
杜平:一个好的评论员首先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不轻易否定任何一种观点,下结论之前一定要深思熟虑。我的体会是,写评论有两大忌讳,一是在没有理论基础的情况下就对某些事实和资讯进行分析和下结论;二是在不掌握任何事实和信息的情况下就去玩弄某一种理论。坦白地说,我们有时候会看到这样的文章。
何华:现在中港台的报纸,你认为哪家的评论比较好?
杜平:相对而言,比较欣赏几年前的《明报》社论,还有香港《信报》。不是说我相信他们的观点,赞同他们的立场,而是说议论风格我比较喜欢,讲道理比较中肯。中国大陆的评论比过去好看了,但有一个很大缺点,就是比较浮躁,写评论的人好像容易生气。本来是很好的观点,说着说着就露出情绪了。我是觉得,只要你有理,只有真理在你手上,就不必担心别人不接受你的观点,也不必用过分强烈的字眼和口气来加强自己的观点。
何华:现在媒体有一种不太好的现象,不仅仅是言论版,其他版也是,要出格,要夸张,要追求轰动效应,要引起争论,似乎这样也容易出名。
杜平:大家都争着出位,结果都出不了位。我喜欢没有浮躁之气的言论,在安静的气氛里平静地讲道理。
何华:喜欢鲁迅吗?
杜平:过去很喜欢,但没有学他的辛辣。我佩服他的洞察力,你看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对事物和人性的剖析至今还是那么精准。
何华:龙应台呢?
杜平:龙应台在变。过去喜欢,现在不喜欢。
何华:你觉得新加坡电视报纸杂志办得如何?
杜平:在下身在江湖,岂敢胡言乱语。




邹璐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50

顶部
邹璐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50
精华 50
积分 7938
帖子 3151
威望 476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0-3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2-4 01:5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何华:好,我们来说点轻松的、大家也会感兴趣的话题。聊聊你的学生刘晓庆。
杜平:哈哈哈哈,“学生”二字需要加引号。
何华:你们怎么结识的?
杜平:刚才说的,我大学毕业之后和人事部的仁兄吵了一架,脸红脖子粗,后来两人反而成了朋友,不打不成交。有一天他找到我说,刘晓庆让他物色一个英语老师,问我愿不愿意教她,我当然很乐意啊。那时候她的名气之大,你是知道的。
何华:哪年?
杜平:1987年。教了一年多,直到1988年我去欧洲。
何华:刘晓庆的英语听说不怎么样,你咋教的?
杜平:我要替她辟谣,以此保住我的清名。你不知道,英语好不好也不能怪我。那时候,她的生活中发生了很多不愉快的事情,一星期两次课,但她事情很多,经常是心不在焉。她有很多难处,需要有人倾听,我是最好的听众,因为不是演艺圈里的人,又如此诚实忠厚(笑),所以她对我毫无防范,所以上课的时候难免会开小差,谈点英语之外的烦恼事。
何华:所以她对你很信任就是了。
杜平:毕竟这是个人之间的交往吧。我1988年被派出国之前,她全家为我饯行。寒冷的冬天,而且是晚上,冷风刺骨,她邀我去东来顺饭庄吃涮羊肉。除了她母亲出席之外,她还把北京电影制片厂的老厂长汪洋、《人民文学》杂志社的主编周明都请来,我简直是受宠若惊。你要知道我那时候才26岁,初出茅庐,而那些人都是大名鼎鼎的大人物,所以你会觉得很感动。
  记得刘晓庆半开玩笑地对我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但又补充一句:将来如果谁说我的英语不好,我就会说都是杜平教的。
何华:现在你们还有联系吗?她去年来新加坡演出《金大班的最后一夜》。
杜平:她来新加坡时我们通了电话,本来约好演出结束之后见面的,但演出之后,她身体突感不适,第二天一大早就回国。她后来从北京发手机短信给我,开玩笑说,她的英语还是不行,不过别人夸她发音很准,她就说是杜平教的。
(何华注:对于自己和刘晓庆的交往,杜平一向低调,不愿多说。我知道他藏有很多秘密,为了不为难他,就让他保留在心里吧!)
何华:你能够看到大明星不为人知的一面,算是一种因缘吧。我接下来的问题是,你在中国、欧洲、新加坡三地做新闻有什么不同?
杜平:新加坡没有什么大事发生,所以做新闻的人感受不到他们所期待的紧张、刺激和兴奋。不像在中国和欧洲,不只是观察和目睹历史,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就是直接参与历史的演变。今天看到和参与的事情,明天就会载入史册。也就是说,当回首往事,当翻开某本书,看到那几页所记录的事件时,你感觉到,原来自己竟然是历史的一部分,而历史也是自己生命的一部分。这种个人与时代之间的相互融合,曾经给我以很大的满足感。
  而在新加坡,却看不到这样改变世界历史的重大事件。但话要说回来,新加坡因为不是事件的发生地,所以作为评论员,我可以用比较客观的、比较超脱的眼光看待外面的世界,在没有太多干扰的环境里心平气和地进行思考。




邹璐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50

顶部
邹璐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50
精华 50
积分 7938
帖子 3151
威望 476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0-3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2-4 01:5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何华:我看了你的博客,意外地发现你写了一些谈音乐的文章,譬如:西城男孩、Demis Roussos、恩雅、新西兰美声少女Hayley Westenra(海莉•威斯特纳),维也纳少年合唱团,还有You Raise Me Up这首歌几个版本的比较,等等。我说“意外地发现”,已经包含了对你的偏见,似乎一个写时事评论的人不该写这些玩意儿。实际情况是,你不但写了,而且写得好!也让我们窥视到一个时事评论员的另一面。
杜平:哈哈哈哈,老实告诉你,这些东西最贴近我的本性和爱好,过去我就很擅长写这类文章。把内心最真切的感受用文字表达出来,这是每个人天生就有的冲动和需要。只要肯写,只要用心写,就能写得很感人。
何华:例如《寻找Demis Roussos》这篇文章,就是那个大胡子,你就写得很感人。一个用心去感受音乐的人,才写得出这样的文章。除了你提到的《Forever and Ever》,Demis Roussos还有一首叫《Rain and Tears》也好,侯孝贤的电影《最好的时光》用它做插曲。你寻找Demis Roussos的过程就如寻找失散多年的老情人。
杜平:这就是音乐的魅力,那种美妙的旋律会伴随我们的一生。我听维也纳少年合唱团也非常感动。
何华:现在也有华人男孩加入了。
杜平:对。上次来新加坡演出,就有两个华人小孩。在亚洲国家演出,特别对华人观众来说,这非常讨好。每次谢幕的时候,只要那个华人小男孩跨前一步向观众鞠躬,掌声就越发热烈和持久,甚至还有尖叫声。我也喜欢杨鸿年的少年女子合唱团,同样是天籁之声。
何华:所以说,很多人都只知道冷静、理性的你,而看不到率性、感性的杜平。谢谢你,就聊到这里吧,我回去整理应该很丰富了。




邹璐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50

顶部
韩山元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436
精华 361
积分 33674
帖子 14491
威望 1902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5-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2-5 10:2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小池与大鱼

杜平兄与我在联合早报当了多年同事,我在副刊组,他在言论组,但并非“隔组如隔山”,而是频频有交往,因为我们有许多共同关注的课题,观点也相当接近。总觉得新加坡这个小池,很难长久留着杜平这条大鱼。现在,大鱼终于到一个更大的池去展其才华,我祝福他!
顶部
yongyuan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7078
精华 2
积分 1209
帖子 576
威望 632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1-15
来自 xiamen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2-5 12:0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会继续关注杜平,可能会因此更喜欢看凤凰卫视了
顶部
lubingchuan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35672
精华 5
积分 109
帖子 26
威望 83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8-11-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4-5 20:0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喜欢他的文章风格,低调,不张扬,又客观。一如他的为人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1-16 20:14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5364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