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12-30 08:5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我们住在山仑顶

我们住在沙仑顶       
                                                      
我们住在沙仑顶。
沙仑顶就在芽笼二十七巷尾,其地质与加东和芽笼一样,是黑沙沉积地带。大概地势比较高,所以称为“顶” 。

(一)
骑着脚车,吹着口哨,凹凸不平的乡间小路颠簸着阿土。
“阿土,你去哪里?”是阿水妈在喊。
“买面粉。”
“来,你顺便帮我买两罐牛奶。”
阿水妈拿了五毛钱给阿土,接着掏出一个五分钱硬币,说:“给你买糖吃。”
“不了,我有。”
“最乖的就是你。”阿水妈说着把钱塞进腰兜里。“看见阿水,你喊他回来,说我要打断他的狗腿。”
阿土走远了,还听到阿水妈在骂:“这夭寿,吃了饭就跑得鬼影都不见了。”
小店旁,树荫下,阿水正和小朋友打乒乓,
“阿水,你妈叫你回去,她说要打断你的狗腿。”
“静!不要鸡婆。”阿水回头说话就输了一球。
“不算,我回头说话你就开球,玩臭,不算。”
“输球就输球,不要赖。”
对方不肯让步,阿水把气出在阿土身上。
”都是你,哭父哭母,害我输球。“
阿土楞在那里,不知怎么回答。阿水手一挥,乒乓拍当头拍下。“啪”地一声,木制乒乓拍应声破裂,阿土抱住头蹲在地上,手边的脚车轰然倒下。
”你看,你弄坏了我的乒乓拍,你要赔给我。“
阿水泪水汪汪望着阿水。                                                                                      
“你赔还是不赔?”
阿土搓着头想站起来,阿水一把推过去,“赔给我。”
一个踉跄后退,阿土跌坐在地上,一个五毛钱硬币从裤袋里滚了出来。
阿水眼明手快,拣起硬币。“这就算是赔给我的。”
”不行。“阿土叫喊着要把钱抢回来,阿水却一溜烟地跑开了。
“那是买牛奶的钱。”
”回去喝你妈的奶吧。“阿水得意洋洋的回应。

”阿土,牛奶买了吗?“
阿土默不作声,停下脚车,从篮子里拿出两罐练奶给阿水妈。
”怎么啦?跌倒了?你看手肘都擦破了。进来,我给你涂点蓝药水。“阿土心中委屈。未开口眼泪已流了出来。
“阿水,拿罐蓝药水过来。”
”不用了。“阿土推着脚车,回头说:”阿水抢走了那五毛钱,牛奶是我向九叔赊的。“
”你慢点走。“阿水妈一面拉住脚车,一面喊:“阿水,你这夭寿,还不快点出来。”
阿水拿着蓝药水,就站在他妈背后。
”他弄坏了我的乒乓拍,钱是他赔给我的。“
”不是,他乱讲……”
“是他用头撞破我的乒乓拍,很多人都看到。”
“不是……”拙于言辞的阿土,越急越说不出话,而眼泪却一径儿往下掉。
阿水妈心里明白,柔声对阿土说:”别哭,待会阿婶打断他的狗腿。“
“你就会这么说。”
阿水妈没想到阿土回来上这么一句,涨红了脸,转身厉声叫道:“你这夭寿!”
阿水却早已拔腿逃走了。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12-30 08:5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二)
阿森大阿土三岁,却与阿土同班。除了小一他每一年级都念两年,他不想读书,他妈却硬要他上学。校长要开除他,他妈给校长下跪,要求校长可怜孤儿寡妇,让孩子留在学校,以免孩子学坏。
阿森人在学校,心不在学校。作业从来不交,测验应付了事。老师们也对他死心,偶尔有些重活,如搬桌椅,拿作业簿,都会叫他,而阿森也乐意接受。
阿森家的地面没铺设石敏土,乌黑的泥地,经长久践踏,光溜结实,虽有些凹凸不平,却也不粘脚。
阿森说:“泥地才好,杯子跌在地上才不会摔破。”其实他家用的都是南搪铁杯子。
不管怎样,阿土还是喜欢上阿森家,因为他家没有大人管,他们可以大叫大喊乱蹦乱跳,甚至可以用脚跟在地上旋出一个凹洞,玩起石弹子来。
可惜阿森不是常在家,他还要敲“壳壳”面,赚一点零用钱。
阿森除了给阿土一种大哥哥的安全感之外,阿森敲“壳壳”面的故事,也是他爱听的。有些片段还要阿森讲了再讲。

臭土灯吱吱叫,竹片子的的响,入夜的街头,我穿着木屐在前头走,三轮车改装的卖面车在后头慢慢跟。
“喂,果条一碗。”
三楼垂下一个篮子,篮子里有个碗,碗里有两毛钱。
“阿弟,辣椒多一点。”
“好。”
“猪油渣多一点。”
“好。”
“豆芽多一点。”
“好,果条两毛,统统放多一点。”
                                                                                                                                
应声停车的老板已经在煮果条了。
果条车沿街叫卖,从芽笼,加东,经直落古楼,再回到芽笼,一个晚上能卖上三几十碗,老板已笑歪了嘴。
我的工钱是三毛钱和一碗面。
加东海边是情侣拍拖的地方,女孩子说:“我想吃面。”男孩子都不会拒绝的。
壳的的壳……手敲竹片子,我的眼睛却在暗处穿梭,黑暗中有一对对热情拥抱,亲嘴的男女。
(对于一个发育中的男孩,这些景观有很大的诱惑和想象。)
加东警署的”沙仁“(注1)每一回都提醒我:“猪肉不要,那种一粒粒脆脆的放多一些。”
”一粒粒脆脆的是什么?“
起初我也不懂。老板说:那是猪油渣。
”嘻,不吃猪肉却要多一点猪油渣。“
到了直落古楼,这里有更好看的。
这里的生意也比较好,所以我的竹片子要敲得更大声。
壳,壳,的的壳……
又红又白的脸,黑黑长长的眉毛,嘴唇涂上鲜红的胭脂,第一次看到画上了浓妆的女人,我真地看傻了眼。
“她们是做什么的?”
“歹查某。”老板说的。
“什么是歹查某?”
“你看到门前挂着的红色电灯泡吗?那是告诉人家她们是赚钱的。”
“我们这盏臭土灯也是赚钱的嘛。“
”呸!“我后脑挨了一下。”我卖果条,她们是卖果。”
“卖什么果?”                                                                                                            
“你自己去问她们,快把果条奉过去。”
屋子里昏昏暗暗的,不见刚才要面的女人,我正在发呆,一扇房门打开,那女人挽着一个男人走了出来。
“老板,有空要常来。”
“你在对我好一点,我会常来。”说着用力抓了那女人的臀部一把。
“死相。”女人娇笑着,把身体扭的像一条蛇。
“阿姐,你的面。”
“放在桌上。”
她飘到客厅的一角,轻笑着说:“老板,对不起,让您久等了。”
这时我才看见客厅的角落头,有张小台,台边摆了两张椅子,一个看不清面貌的男人坐在那里喝酒。
“为什么不点灯?”
“她们有电灯,只是都用红色的灯泡。大概是不好意思,怕人家看的太过清楚吧。”
我把面放下,走了出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
“为什么?”
“屋子里的味道怪怪的。”
红灯屋里有两三个女人的,也有只有一个的。都涂得像戏子一般,浓浓的香水味,比九里香的花香还浓还烈。但是,还盖不过屋子里那一股发霉的味道。男人都是来了一阵就走,有年轻的,有年老的。年轻的都是结伴而来,年老的都是“打孤鸟”。
“碗都收了吗?”
“三号还没收。”
“那还不快去?”
三号门牌的女人,真叫人心跳。刚才她弯腰捡发夹的时候,我看到两粒大木瓜在松宽的睡袍里晃来晃去。
“什么木瓜?”                                                                                                        
“是两粒大奶,小弟弟。”
走进屋子里,那女人正在抽烟。
“阿姐,我来收碗。”
“过来。”那女人一手给了两毛钱,另一手却拉住了我。
“你偷吃了我的鱼丸?”
“没有啊。”
“那么鱼丸怎么只剩下一粒?”
“可能老板少放了,我明天补给你。”
“我看你是藏了起来。”
“没有。”
“我要搜身。”
那女人搂住了我,从上到下摸了一遍。
“跟你说没有就没有。”
“一定藏在衣服里。”
不由分说,那女人就把手伸进我汗衫里。那女人的手好软好滑,我有些怕,有些羞,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忽然,那女人的手滑进我裤裆里,轻笑着说:“找到了。”
我连忙挣脱她的怀抱,抄起碗,飞快的跑出去。
“为什么跑得那么急?”
“狗追我。”
阿土笑得在地上打滚,“那女人真不要脸,竟然摸男孩子的小鸡鸡。”
这片段是阿土最感兴趣的,阿森也重复过几次,不过每一回都会加盐加酱,让阿土更想听。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12-30 09:0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三)                                                                                                                           
阿水恶作剧的念头又起,当他看到阿土和几个小朋友在玩玻璃弹子,他走了过去,从小圈子里抓起一把弹子,说:“你们赌博,我要报告校长。”
在学校里阿水经常没收同学们的弹子,”安公纸“,树胶圈,理由就是有输赢的游戏就是赌博。但是,现在是在校外啊。
“放下。”阿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对阿水大声怒吼。
“有本事就过来拿呀,爱哭伯。”
阿土是出名的爱哭,打架哭相骂哭受点委屈也哭,但是,今天好像有点不同,只见他涨红了脸,从裤袋里掏出一把折合式小刀。
“你不放下,令父就用刀子刺你。”
“你敢?”
“我不敢?”
“你都说不敢了。”
“你别跑。”阿土喊着持刀冲向前。
阿水见势不妙,扔下玻璃弹珠跑了。
阿水向阿土妈告状,但是阿土并没有挨打,因为证人都说阿水撒谎。
看见的人不说,没看见的人不信。一向懦弱爱哭的阿土怎么会拿刀追人?
连阿水妈都不信。
阿土享受着胜利的美好滋味,他告诉自己:今后再也不让人欺负。  突破懦弱的心理障碍,阿土好像立即长大了许多。




顶部
友赏来了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550
精华 152
积分 37002
帖子 16268
威望 2054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8-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2-30 11:2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感谢大哥和我们分享您的童年英勇史迹。加油!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12-30 18:3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Limyewsung 于 2009-12-30 11:23 发表
感谢大哥和我们分享您的童年英勇史迹。加油!



在小说里头,你我他,常常分不清。

人物、故事一般都有作者生活的影子,不是传记,就不是某一个人的专属故事。:lo

谢谢您的鼓励。 l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12-30 18: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四)

阿水平时是顽皮一些,然而他很有表演才华,举凡歌曲,戏曲,他听了几遍,就能唱得有板有眼的。教音乐的白老师对他青眼有加,除了学校的歌咏队选他当队长,当领唱,还带他参加校外的文娱活动。
村子里的恳亲会上,经常能听到阿水清亮的歌声。
                                                                                                                           
上了中学,阿水是学校合唱团与戏剧小组的活跃成员。每次观看文艺表演,阿水妈总要说:“阿土,你也和阿水去唱歌吧,上台表演多好。”阿土是又羡慕又妒嫉。

“婶,阿水回来了吗?”阿土问得有点急。
奇怪,自从阿水上中学,阿土已好久不找阿水了,这回是为了什么?
“他在吃饭。”
阿土径自奔向厨房。
”阿水,白老师今天早上在学校给政府人抓走了。“
”是怎么一回事?“
”不知道。“
阿水默默扒着饭。

几个月前,在回家的路上,两名大汉拦住阿水,一人一边,像老鹰抓小鸡,把他拖进一辆汽车里。
”别叫,我们是政府人。“说着还亮出一块双狮戴皇帽的徽章。阿水浑身发抖,吓得差点尿就要流出来。
”我们要问你话。你要老实说。“
阿水眼睛被蒙上,车子拐来绕去驶进一间洋房,阿水被带进房子里。
那两个人,问了许多白老师的事,提到了歌咏队,戏剧会,乡村会和学习小组,还拿了一些照片让阿水指认。
当车子把阿水送回回家的路上,其中一个人给了阿水一块钱,说:今天的事对谁也不能说,即使是父母也不能说,否则就把他关进监牢里。
过后,每一个星期一,同样两个人,同样那辆车,同样的洋房,盘问的是一个星期的活动。之后,同样给一块钱。

                                                                                                                              有一次,白老师托他转交给亚梅姐的一封信,在书包里让他们发现了,他们大吼大叫的,警告阿水,今后有这样的信,一定要给他们看。阿水以为他们会把信拿走,过后却还给了他,。不过,阿水知道他们一定偷看了信的内容,因为信已换了新封套。一块钱的酬劳是很大的诱惑。三毛钱可以吃一碗大大的鱼丸面,七毛钱可以买票进中华游泳池游泳,有同学共用一张入门费的话,还可省下三毛半。可是,他又觉得很对不起白老师。他尝试避开他们,绕道回家,但是,还是让他们逮着。这样的事不能说,憋在心里有多难受?对于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这有多残酷?
当他把信交给梅姐时,还担心梅姐会看出信封被换过了,还好,她没注意到。只是梅姐那一贯的和蔼可亲,使他越感到不安。
”阿水!“阿水妈大声呼喝。
“啊。”阿水如梦初醒。
”阿水,你告诉我,白老师有叫你做什么事吗?“
”没有啦,我好久没见过他了。“
”你昨晚不是去乡会歌咏队?“
”他都没来。“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12-30 18:3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五

阿土也上中学了。
啊!那么多的教室,那么大的操场,那么多的学生,那么大的食堂,那么多的篮球场,那么大的图书馆……小学生和中学生是不同的,就好像蛇脱皮,一下子就长大了许多。
布告栏上有合唱团招生的告示。
阿水已是中三的学生了,他深深地看了阿土一眼,生怕别人看见似的,用手臂环着阿土肩膀,拉着阿土离开布告栏。
”不要参加。“
”为什么?“
”打生打死我们都是好兄弟,这回你就听我的,不要参加。“
                                                                                                                     
莫名其妙,他自己不也是合唱团的团员吗?                                                              
”阿土,你参加学习小组了?“
”没有啊。“
”上周末,我看见你和一群同学在课室里。“
”哦,我们上补习班。“
”谁给你们补习?“
”一位高中同学。“
”叫什么名字?“
”好像是叫汉强的。“
”以后别再上了。“
”为什么?“
阿土以奇怪的眼光看着阿水,阿水也奇怪的眼光看着阿土。
”他们是有目的的。“
”什么目的?“
”要利用你们。“
”不会吧,我们有什么好利用的?汉强的人也很好。“
”算了,当我没说过好了。“
阿水虽然变得有点莫名其妙,说话吞吞吐吐的,阿土却能感觉到他那份关切之情,而不像以前尽欺负他。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12-30 18:4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六)

阿水爸有哮喘病,这两天天气不太好,他老毛病又发作了,呼吸急促全身乏力,连脚车也踩不动了。他急忙停下车,走进咖啡店,坐在椅子上大力喘气。
“老毛病又发作了?”咖啡店老板端上一杯温开水。
“谢……谢。”                                                                                                            
喝了一口水,呼吸较舒缓,他强笑着说:“不知几时,一口气喘不过就走了。”
”说死就死?没那么容易。孩子们还小,还有你拖磨的。“
“唉,老牛拖破车,越拖心越惊。”
突然,喊声大作:”婊子!别跑。“
一群流氓手持巴冷刀,铁棒,冲进咖啡店。店内几个喝咖啡的年轻人跳了起来,随手把玻璃瓶,茶杯扔出去。喊打喊杀声,玻璃瓶砸碎声,巴冷刀拍击云石桌面的巨响,椅子断裂声……
阿水爸坐在椅子上直喘气,一个小流氓竟不分青红皂白,持刀猛扑而来,“啊!”阿水爸抓紧喉头叫不出声。
“不要!”一个人从后面飞将上来,扯住那小流氓的后颈,小流氓转身挥刀,嚓……
阿森用力把那小流氓扯跌在地上,却用手捂住手臂,血从指缝间渗出。
“散水。”是谁这么一喊,那群小魔头始作鸟兽散。
“你没事吧?”老板顾不上收拾残局,先关怀这位受惊吓得邻居。
“吓一吓那条气竟然通了。”
“哈哈,大概连鬼都吓跑了。”

(七)

“阿森!”
“进来。”
阿土推门进去,不见阿森。
“阿森。”
“我在房里。”
阿森裸着上身,斜躺在床上,左臂扎上纱布。
阿土把一个装了白糖,四粒橙子的纸袋交给阿森,“阿水妈叫我拿来的。昨天她来过,你没在家。这里还有个红包,说是谢谢你救了阿水他爸。”
阿森接过红包放进纸袋,随手放在床上。                                            
”过来。“
阿森坐起身,伸手一揽,把阿土抱在胸前,用鼻子嗅阿土的颈项,用嘴唇轻吻阿土的脸,泪水滴落在阿土手臂上。
“你哭了?”
阿森没回答,只将阿土抱得更紧,身子不断抽搐。
阿土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从来没有看过阿森哭过,而且哭得这么厉害。
好一会儿,阿森松开手,拉起床上一条脏衣服揩去泪水,擤去鼻涕。“阿土,你走吧。别再来找我,记住要好好读书,你是读书的人。”
阿土有很多话要问,但是,阿森不让他开口,一把把他推出门外,说:“以后别再来了。“




顶部
林子 (热带雨林)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林中自悠然


UID 555
精华 38
积分 11124
帖子 5009
威望 6079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2-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2-30 23:01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沙仑顶的故事, 可以写长篇了!

以阿水、阿土、阿森的三条线索拓展开去,故事有很大的容量, 写得很逼真!

若在三个主角的故事情节中设置多一些交叉点,将更好!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12-31 08:3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林子 于 2009-12-30 23:01 发表
沙仑顶的故事, 可以写长篇了!

以阿水、阿土、阿森的三条线索拓展开去,故事有很大的容量, 写得很逼真!

若在三个主角的故事情节中设置多一些交叉点,将更好!



谢谢斑竹鼓励。

您这么一说,我立即有野心。

您说的是。

若在三个主角的故事情节中设置多一些交叉点,将更好

故事要平行发展,又能交叉推进,的确不容易处理。

还在学习中,请监督,请继续批评。

谢谢。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12-31 08:4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八)

”看什么?不认得令父?“一个小流氓问阿森。
“你没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
“*令老*,铁齿,摔!”那小流氓使个眼色,另一个也一同扑了过来。阿森脸上挨了一拳,连忙用手招架,三人打成一团。
”住手。“一个青年往里插,双臂一震,硬硬把三人分开。
”辉哥。“
辉哥从裤袋里拿出一条手帕,递给阿森:”把鼻血抹掉。“
转头对两个小流氓说:”两个打一个算得了什么好汉?有胆量就一对一。“
阿森顿觉有人撑腰,于是一拳,把站在前面的小流氓打得捂住肚子蹲在地上。
”好了。“辉哥手一抄,钢一般的手指扣住阿森的手腕。”给我一点面子,我请吃面。“
辉哥是二龙海的大哥,那两个小子,一个叫沙皮狗,一个叫豆沙包,都是跟辉哥的。
跟着辉哥真不错,有的吃,有的喝,有的玩,找钱也容易。
                                                                                                                          
“二龙海的辉哥叫我们来的。”每个月头,只要这样往小店,小挡口前一站,小生意人都会交出保护费。辉哥规定一个月只能收一次,就像收租一样。
阿森觉得:他现在走在路上,比以前威风多了。
“嘿,不做事也能收钱。”
“不能这么说,钱我们收了,有人要找这些小商的麻烦,我们就要拿命去拼的。”辉哥这么说。
几天前,沙皮狗和豆沙包逮住一个来沙仑顶泡妞的小子,把他揍了一顿,并警告他:如果再踏进沙仑顶一步,就打断他的腿。
那小子当时不敢报上号码,却原来是“一点红”的。
隔天他们在二十四巷口抓到了沙皮狗,把沙皮狗的一条腿生生打断了。
“戒严。”辉哥愤怒的作出宣战。“命可以不要,脸不可以丢。”
那天血洗“一点红”的“虎口”(注2)只是一个开始。
“砍人的时候不可以手软,不是你砍死他,死的人可能就是你。你们只有十六七岁,砍死人也不会判死刑,被抓被判入RTC(注3),蹲他三年,出来又是一条好汉。”
阿森这才知道,做“歹子”是喋血生涯,并不那么好玩,然而他已无路可退。

夜幕低垂,阿森和豆沙包在”六间“(注4)吃云吞面,只听到买面的阿婆低喝:“阿森快跑。”
阿森转头看,只见两个一点红的“扇仙”(注5)手持“马铃”(三角锉)和童军刀掩杀过来。
“跑!”阿森翻过桌子往前跑,豆沙包一时慌张,踢翻椅子,跌倒在地上,冲过来的那两个人,扑上来压住豆沙包,刀子三角锉猛戳。
“不要!”血往脑袋冲,阿森抄起一条木凳冲回去,那两个人见状转身逃跑。
“不要跑!”阿森奋力抛出凳子,跑在后边那个被击中后脑应声而倒。
“杀了他。”豆沙包浑身浴血,兀自嘶喊。
                                                                                                                           阿森大步向前,拣起童军刀,狠狠地插下去。   
                                                  
豆沙包死了,听说那小子后来也死了。

[ 本帖最后由 日落冬 于 2009-12-31 08:44 编辑 ]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09-12-31 08:4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九)

阿土在阿森家门外徘徊。
阿森叫他别再来,他妈也嘱咐他,不要和阿森在一起,但是,不知不觉中他又来到阿森门前。
阿森在家吗?
突然他听到有呻吟声,心里一惊。“阿森。”回应的还是呻吟。
阿土推门而入,呻吟的是阿森妈。
“森婶,你怎么啦?”
“谁呀?”
“阿土。”
“噢,阿土,阿婶病了。你帮我到药材店买两包’金鱼标’好吗?”
“好。”
“再买一块钱羚羊。”
“好。”
从复生堂(注6)出来,阿土看见阿森的兄弟人阿发。“阿发,阿森妈病了,看见阿森叫他回去。”
“阿土,你可以回去了,你妈会找你的。”
“我在给你烧水。”
“不用了,阿婶会自己烧,你出来太久了,回去吧。”
“婶,我回去了,水已经在炉子上,火也已经生了。”
“阿森有你的一半就好了。”
                                                                                                                          放学了,阿土特地绕去阿森家。                                                                             
阿森妈正在井边洗衣服。
“婶,你好了点吗?”
“阿土,谢谢你,阿婶好了。”
一阵沉默,阿土小心翼翼的问:“阿森没回来?”
”那个讨债鬼,几天都不见人影,不读书,也不做工,终日和那帮流氓在一起。骂他他嫌我啰嗦,这么大的人了,要打他也不是,不知道我哪世做的孽,前他们两父子的债。一个早早就藏泥土,一个就不听话,让我整天提心吊胆。那个讨债子,有一天会让人打死。“
森妈说开了,就象河水决堤。”那老鬼死的时候他才三岁,就只留下这间破屋,我把手磨薄了,辛苦带大他,希望他好好读书,他偏不要;不读书就去学一门手艺也好,叫他去跟他姑丈学机器,他也不去。这讨债子,是想气死我。那天,不知道给什么人砍了一刀,我骂了他,他竟然几天都不会来。还说他给人砍死了也不关我的事,这是什么话?呜……呜,不知道我哪一世欠他家的债,要这样折磨我。如果不是阿土你来了,我死在家里,发臭了,那讨债子还在外头快活。呜……人养孩子我也养孩子,为什么我的孩子会这样不听话?这么不懂事?孩子学走路,做妈妈的心里高兴;孩子会叫妈,做妈的甜到心里去了;孩子可以上学了,做妈的心里充满希望,睡觉也会笑出声。我做牛做马,就希望他好好做人,没想到他这么不长进,我看他是想把我气死……“阿森妈索性把衣服一扔,稀里哗啦得哭起来。
阿土不知所措,正想悄悄溜走,却瞥见阿森就站在屋角,泪流满脸。

(十)

晨雾里,阿土与同学们在黄梨园聆听工人诉说:他们怎样清理芭场,怎样把一片原始森林变成一望无际的梨园;为老板在这里收获洋房,汽车,大厂房,而住在宿舍的工人最终还得喝泥浆水。
大灯光下,阿土与朋友们去慰问罢工的石场工人,聆听工人要求改善待遇的心声,听他们述说如何采石,碎石,如何把钱装进老板的口袋,如何把石粉装进自己肺里。
从林明地下锡矿地走出来,阿土浑身湿透,地下矿场的热,哪里是水谁能冷却的?马来亚以锡闻名于世,而挖掘这财富的工人,却以生命的安全向矿山讨取微薄的生活。
参与社会改革的热情,冲击着许许多多像阿土这样的年轻人。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0-1-2 08:3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十一)   
                                                                                                               
“陈玉水。”阿水听到有人呼唤,停下脚步,哦,是白老师。                                    
“白老师,您的腿怎么啦?”
“让他们给打跛的。”
他们?!阿水倒抽一口冷气。白老师原本俊美的脸庞没有一丝肉,高高的灌骨凹陷的眼眶,活像一副骷髅头。
“玉水,是你出卖了我?”
“没有。”
“有,是你出卖了白老师。”阿土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
“揍他。”站在阿土背后的有阿水的同班同学,有歌咏队的朋友,同学……
“杀了他!”后面有人在喊。
阿土拿着小刀,步步紧逼。
“阿土,你不要乱来……”阿水转身逃跑,可是跑不动,白老师抱住他的双腿。
阿土举起刀子,奋力向前,阿土,不要……
阿水把自己喊醒了。
心头的阴影日月堆积变成了恶梦。
“阿水!”是妈妈的尖叫。
“妈,什么事?”
“你爸他不行了。”
阿水冲进妈房里,阿爸已经四肢冰凉。父亲去世了,阿水没等高中会考成绩公布,就选择就业的道路。虽然有人保证他可以进大学,学费也有人出,还会有生活津贴,但是,阿水坚决选择离开学校,一来几个弟妹还小,家里的经济要他支撑,二来他不愿再做夹心人,不想再经常做恶梦。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0-1-2 08:4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十二)

并并碰……                                                                                                                        
爆竹响起了,人群自四面八方汇集,认识的不认识的,都牵紧了手,。
人越聚越多,“反剥削” “反压迫”的旗帜也亮起来了。                                            
人们放下手边的工作,走到街边看游行队伍。
忽然,队伍停止前进。
“你们的游行是非法的,你们要立即解散。”镇暴警车就停在游行队伍前头,车顶上的警官通过扬声器发出警告。
反压迫!反剥削!
不知谁带头喊起口号,游行队伍立即转沉默为沸腾,拳头并举,口号齐飞。
”二山,通知同学们撤退。“
“在这关键时刻?”
“保存实力。”
砰砰……催泪弹接二连三落入人群中,辣烟起处,人们竞相走避。
扑扑扑,镇暴警察持盾举棒,踏着整齐的步伐压向人群。
游行队伍乱成一团,有人喊撤,有人喊坚持;前头的四下逃跑,后头的还在喊口号……
警察如饿虎入羊群,盾击棒飞,首当其冲者立即倒地;在街边等候多时的便衣,也动手了。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工人鲜血披面,跌坐在地上,一道棒子犹横飞而至,二山眼明手快,举臂格开棒子。当他准备扶起老人,另一棒却飞击而至,这次的目标是二山。“哎!” 棒子结结实实打在二山背上,二山痛得弯下了腰,然而第二第三棒紧接又到,二山两手抱头扑倒在地;一只皮鞋向二山肚子猛踢过来,接着另一只接踵而至,“哎!”二山在痛叫声中跌落沟渠,在污水里挣扎。

阿土已躲入骑楼,回头看见一位女同学被一名汉子扳倒在地上,他毫不犹疑,飞身而出,一脚把那汉子踢翻。

“快走!“

没跑上几步,那汉子又追了上来。
“走。”阿土一边把女同学推开,一边提起路边的垃圾桶与那汉子对峙。
“把桶放下。”汉子掏出手枪,发出命令。                                                            
  阿土一边拖延时间,让女同学逃走,一边寻找退路。
“呀!”另一名汉子从后面扑上,箍住阿土的颈项。

“他妈的!”

拳如击鼓,脚若踢球,那群野兽,把气都出在阿土身上。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0-1-2 08:4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十三)

许多看不清面目的人,七手八脚把阿土压住,用针往他身上扎,“吸干他的血。”阿土挣扎、反抗,翻身坐上来,却原来是个梦。
这是什么地方?四周黑黑暗暗。阿土摸着墙想站起来,“哎呀!”背上的肌肉好像被撕裂,一阵刺痛直透心肺,。过了好一阵子,阿土才意识到自己被关进了监牢。隐约想起自己被逮捕后经过一连串的拷问,才被推进这间牢房的。
突然房顶上的电灯泡亮了,跟着门上一道小窗滑开,有两只眼睛在窗外窥探。
“土生。”
声音有几分熟悉,却有那么陌生。
阿水?
“过来。”这口吻就对了。
阿土艰苦的站起身,把脸贴近小窗,却也只看到鼻子和嘴巴。
“饭里有颗跌打丸,饭后服下,记住不要冲凉不要喝冷水。”
“卡。”没等阿土出声,小窗外的活门就关上了。
没错,是阿水。听说他当了警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他。
                                                                                                                          
阿土这才看到地上有一盘饭,和一杯咖啡,饭是凉的,还好咖啡有点温。阿土草草吃了点饭,吞下跌打丸。也不理会臭虫的干扰,又昏昏睡去。
醒来全身冷得颤抖, 看不见天,也没有钟表,完全不知此时何时?是半夜吧!?在这狭小的房间,不然耍一套“一枝梅”,或坐马抛拳打它一百拳,也一定可以出一身汗。
小窗再一次打开,已是天亮。窗外的人张望了一下才打开门,送来一杯咖啡和面包。
“喂!”                                                                                                                    
“什么事?”
“你们就这样关我?不让冲凉不让上厕所,要把人憋死?”
门全打开了,前面是个普通警员,一位两粒花的警官站在后面。
“今天下午两点你会上法庭面控,你家里人已被通知,希望他们会在你上法庭之前把你的衣服和用具送来这里。”
这王八蛋阿水,竟然和我打官腔,阿土嘟哝着。
” 带他上厕所。“
“yes Sir.”
“ 你有五分钟的时间。”
“大便大一半怎么办?”
“另一半留明天。148!这个交给我。”
“yes sir!”
阿水把帽子向上推,望着阿土,满脸得意的样子。
“阿森在里面。”
“真的?” 阿水不回答,只得意的笑。
阿土走进盥洗室,阿森正在抹身。看见阿土,张开双手阿土抱住。“哎!” 阿土叫了出来。
“对不起,你伤得很厉害?”
                                                                                                                          
“还好。”阿土揉着疼痛的肩膀。“看阿水那得意的样子,我恨不得捅它一刀。”
“他还念旧情,有他偷偷照顾可以少受点苦。”
“这次什么案件?”
“没有案件,under Section 55, 可能关十四天,可能关了两年又两年,关一世人。”
“阿婶还好吗?”
                                                                                                                           
“昨天她来过,希望她能看到我出去。”
“你会出去的,下次我们三个在外头见面吧!”
“好,那一言为定,在老地方见。”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0-1-2 08:5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十五)

阿森关了六年,出狱才一个月了,在芽笼四十巷,一场警匪枪战中中弹身亡。
阿土参加非法集会,袭警,罪名成立,判刑一年。出狱后阿土当了建筑工人,是工会的活跃份子,不久他突然失踪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那里?
阿水也离开警界,当了德士司机。
有人说阿森头上的那一枪是阿水开的。阿水是内咎而辞职。
也有人说阿水涉嫌走漏消息,让阿土逃脱警方的逮捕,所以被停职。

许多年来,阿水只谈沙仑顶三兄弟的故事,对江湖传闻却不置可否。
“我们住在沙仑顶” 。阿水一直以这句话作为故事的开头。

(完)


1,沙仁,三划警员;  
2,虎口,地盘之谓;  
3,RTC, 青年改造所;
4,六间,因为那里有六间店屋,六间就成了当地的代名词;
5,扇仙,“扇” 是闽语音译;意思是有胆量,扇仙是指不怕死的私会党徒;
6,复生堂,中草药店。” 金鱼标“是退热散,是西成药。




顶部
林子 (热带雨林)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林中自悠然


UID 555
精华 38
积分 11124
帖子 5009
威望 6079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2-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9 03:59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虽然对一些富时代色彩的词汇不甚了了,但还是能够融入故事意境,去感受激荡年代的氛围。

“马来亚以锡闻名于世,而挖掘这财富的工人,却以生命的安全向矿山讨取微薄的生活。
参与社会改革的热情,冲击着许许多多像阿土这样的年轻人。”

这一段似乎跳出了小说境界,作者主体意识过于明显。若改为阿土的内心独白将更具感染力。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0-1-13 08:3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林子 于 2010-1-9 03:59 发表
虽然对一些富时代色彩的词汇不甚了了,但还是能够融入故事意境,去感受激荡年代的氛围。

“马来亚以锡闻名于世,而挖掘这财富的工人,却以生命的安全向矿山讨取微薄的生活。
参与社会改革的热情,冲击着许许 ...



谢谢您耐心而仔细的阅读。

您的意见很有参考的价值,会加以消化和吸收。

再一次谢谢。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8-23 19:4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46457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