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1-6 10:2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鸟生发来的简讯

鸟生发来的简讯

(一)

组屋惺眼朦胧,公园里的树木都睡着了,我们几个夜游神,还在公园里踏脚车。
“喂!轮到我了。”
Kevin在前面转个弯,做个鬼脸,滴溜飞驰而去。
“玩臭……”
回答的是充耳不闻。
五个人踩两辆脚车,像Kevin,鸟生就常玩臭,占别人的便宜。

“喂,我们躲起来。”

乘他们不注意,我们一溜烟跑进组屋骑楼下,躲进暗处,暗笑他们慌张寻找我们的样子。

“他们过来了。”

我们一个后退,乒呤帮啷,碰到几辆停放在骑楼下的脚踏车。
“嘘!”
当我把脚车扶起,竟然发现有一辆脚车没上锁。
“喂,你们看。”
“什么?”
“没上锁”
阿萧把脚车拉出来,看看周围没有其他人,他跃上脚车,抛下几个哈哈,飞奔而去。

“shit!小人。”

“看看还有吗?”

组屋也睡着了,我们在一座座的组屋骑楼下巡查翻找。
Shit,就是再没有粗心的车主。
“把锁头弄开。”
“那是偷啊。”
“把不上锁的脚车骑走,不算偷吗?”
偷就偷吧!
但是,这些锁不容易打开啊。
我们在垃圾间找到一支铁棒,用铁棒大力地撬动锁头,那些锁头都是些顽固分子,似也不肯开口。
*# @ &·# 我用铁棒狠狠地敲打锁头。
“嘘!上面有人。”
“谁不知道上面有人。”
阿莫指指地上一截犹自发亮冒烟的烟头,又指指上面。
我们像老鼠嗅到猫的味道,竖起耳朵,伏在阴暗中不敢动弹。
良久良久,再没听到什么声响,才直起身,准备离开。

“你看。”
OH, my God! 锁头竟然打开了。

“Come on give me a five .”

如法炮制,我们打开了第二个锁头。

哈哈,成功了!
我们一前一后在风中追逐。

8 missed call… 荧屏显示,那是家里打来的电话。

“喂。”
电话才拨通,妈的声音立即从那头响起。
“妈你找我?”
“现在几点了?还不回来?”
“刚才玩过头了,现在已经没有巴士了。”
“搭德士回来。”
“我没钱。”
“我给,你给我马上回来。”

我骗妈说去参加同学的生日烧烤会,其实,我们是在公园里闲逛。闲逛是一种很无聊的行为,常常要无事找事做,但是,我们就享受着一种,可以自己决定要做什么或不做什么的自由。

“我想回去。”

“喂,说好在外面过夜的,怎么说话不算数?”

“我冷得受不了。”说着我的牙齿真的打起架来。

“回去,回去。我们踏脚车,鸟生和阿萧隆帮你的车。”
Kevin 比我们高一年,又长得高大,一直是我们的大哥。

“no problem ,反正我mother 给钱。”

(待续)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1-6 15:5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重读帖子,才发觉贴错了,于是重新编辑。

请大家原谅


(二)

踩大油门,机车发出尖叫,好像屁股着火的猫,直往前冲。我紧抓驾驶盘,左摆,右摆,躲过迎面扑来的山;我贴近车身,感觉轮子和路面在摩擦、顶撞。
豁出去了,我把心提在喉头,把生死置之度外,把油门踩尽。
呼……轰!my god! 车子撞上路堤,飞了起来,翻几个筋斗,跌碎在地上……

我艰难地从座位上爬出来,抱住头,走出Arcade。

“不玩了?”
“不玩了。”我推了鸟生一下:“去买一支烟。”
“我没钱。”
# @ # &*!
我从裤袋里挖出两块钱,塞进他手里:“买两枝。”

条例规定:穿校服不能进入Arcade ,我们换上T shirt, 就通行无阻,就算忘了带衣服,相熟的职员也会借衣服给我们。

十八岁以下不能买烟,抽烟,我偏偏买得到,我偏偏抽给你看。买不起整包烟,我们可以一枝一枝买。

条例有什么了不起?

你不能做这个,你不能做那个,因为你还小。真莫名其妙,一件事能做不能做,对或错,与年纪有什么关系?

抽烟的快感,不是来自嘴唇与烟头的接触,而是我们做了大人不允许我们做的事情。

Kevin 敲了鸟生的头一下:“抽烟不是吸奶,不要把烟头全塞进嘴吧里,把烟头弄得都是口水。”

鸟生缩着头,笑得像个笨蛋。
几个人轮流抽一根烟,有brother 的很亲近的感觉。

大厦管理员走过来,横了我们一眼,说:“烟头不要乱丢。”
“知道了,uncle。”
“小小年纪学人抽烟,把烟都抽贵了。”
“Uncle, 烟是政府抽贵的。”
管理员摇摇头走开了。

我手指一弹,喊一声::“中!”
烟蒂“啪”一声打在墙上,没打中墙上的壁虎,翻了个身跌进水沟里。那笨壁虎愣一愣,摇着肥胖的身子爬上墙头,越墙而去。

“Boring! ”我抓住拳头,大声叫喊。

“走,我们去一个地方。”
“哪里?”
“7•11。”Kevin做一个顺手牵羊的手势。
“走!”
大家像吃了兴奋剂,立刻精神起来。
“那一间?”
“当然是阿莫的情人那间啦。”

[ 本帖最后由 日落冬 于 2008-11-8 18:10 编辑 ]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1-7 12:3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虽然曾经年轻过,但是,转眼我已离年轻人很远,回头来写年轻人的故事,有些难于抓拿。

然而,我的眼睛没离开过年轻人。

希望写出来的东西不要太离谱就好了。

恳切希望年轻的朋友,能多提意见。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1-7 12:3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三)

哼!
妈站在床边,一边为我涂药膏,一边呜咽着喃喃自语:“这死人头,下手那么重……”

一踏进门,老爸二话不说,拿起藤鞭劈头劈脸的打下来,我举起书包,护住头脸,站着,任由他打。
“我打死你。”他,喊一句,打一下。
“学人偷东西?”打一下;
“我没给你钱?” 打;
“泻衰令父。” 打;
“我打死你。”打;
“看你还敢吗?”……

如果不是妈哭叫着扑了过来:“好啦,你真的要打死他?”他真的会把我打死,他疯了。

“你这孩子,为什么这么不听话?”
“你不要救我,让他打死我。”
“为了这个家,你爸每天都要在太阳下辛苦工作,他也不容易啊。”
“有人这样,打孩子的吗?”
“谁教你学坏?”
“我一定不是他亲生的。”
“你想死!”妈竟然破涕为笑,“是你妈在外面偷人,才生下你这野种?”
说着大力按压我背上的伤痕。
“哎哟!有人,谋杀,亲生孩子……”

说真的,我打心里有些愧疚。

妈有点啰嗦,一点小事会讲了又讲,当我不耐烦地说::“知道了,你讲一千遍了。”
“讲一千遍,你还要忘记?”
接着她又讲第一千零一遍,而她不知道,我的耳朵早已长了开关,她一开声,开关立即切断,把所有的音符都挡在耳外。

她的爱心我也理解,刚才为了救我,她的背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两下。

爸不善于讲话,生气起来,声音又快又尖,整个脸都变形,我总躲到远远去。但是,像今天这样打我,还是第一次。

我真的应该改,不要再让爸爸妈妈那么伤心。

这段时间,我真的玩得太疯狂了,作业不交(因为没做),测验不读(没时间读),上课不听讲(很累),成绩当然一落千丈。

我确实要改。

今天在7•11失手,都是阿莫那胖妞害的,明知道经理在办公室,也不通知一声,我还傻傻的把朱古力往裤袋里装。

虽然经理没报警,却通知学校,而学校又通知家长,所以,我才招来一顿打。

我心里有一只魔鬼,他总不让我静下来,不断把我拉出门去,只要和那几个死党在一起,不管是闲逛,打游戏机,无聊的叫喊,还是作弄小女生,都有无限乐趣。

我一静下来,那魔鬼就不耐烦了。

射死你,射死你,对着张牙舞爪的魔鬼,我猛力开火,打他的头,打他的心脏,那魔鬼碎了,倒下去,散落在地上,可是,一下子又复原了,他从地上爬起来,而且变得更凶狠更高大。开火!复活的魔鬼却迎着火力向前;猛烈开火!那魔鬼吼叫着直向我猛扑而来,张开大口……

啊!

我坐起身,冷汗直流。

[ 本帖最后由 日落冬 于 2008-11-8 18:12 编辑 ]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1-8 18:1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四)

刚踏进校门,手机就震动起来,连忙向厕所跑去。
Shit!满座。
我不敢在厕所外用手机,被抓到,记过事小,手机被扣留就糟了。等我妈来领回手机,可能我要两天没手机用了。
最里边那扇门开了,走出来的竟然是训育主任密斯特骆。
“早安,密斯特骆。”
“早安。”密斯特骆脸上有些不自在。

放着教职员厕所不用,干吗来和我们抢厕所?

噢!一股恶臭弥漫在厕所小间隔里,他昨晚吃了死鸡?这么臭。
我跳出厕所,拉住门板大力煽动。
“你做什么?”
原来他还没走。
“有,有一只蜜蜂。”
“把门弄坏,小心你的屁股开花。”

我把门关上,在里头,送给他一根中指。

“骆驼昨晚吃了死鸡,早上大泻肚子,臭死人。”坐在马桶上,我把简讯送出去。
估计十五分钟后,全校学生都会知道:骆驼泻肚子。

两个低年级同学在玩抛厕纸比赛,我抓起一团厕纸,放在水喉下,让纸淋湿,泡透,再轻轻捏多余的水分。
我坐马沉肩,用力把纸往上抛,“卜”一声,厕纸伏贴地倒贴在天花板上。
“哗!”两个小瓜目瞪口呆,露出崇拜的样子。
我鼻子往上一勾,走出厕所。


课堂上,密斯徐拿起一本作业簿,说:“这是一个学生交上来的作业簿,你们别看它外表有点脏,里头却非常的清洁。”
她举起本子,一页页的翻:“除了题目,一个字也没写。”
她以嘲弄的目光望着班上的学生:“你们知道,这个可以获得清洁第一的学生是谁
吗?”
我看到许多同学都掩嘴在笑。
密斯徐故意看了看本子上的名字,然后用红星大奖主持人的口气说:“他就是,我们尊贵的陈友和先生。”
有同学已经笑出来了。
“陈先生,请。”
我站起身,抬起头,走到她面前。
这没人要的老鸡婆,我发誓,有一天你一定会给色狼吃掉。

“陈先生是不是有得奖感言?”

哈,哈,笑声再也压不住。
我以冷冷的眼光,狠狠地扫视全班,笑声顿时凝住,张开的口也合不起来。
这是我的老师?这些是我的同学?
我想狠狠地骂他们一顿,但是,我的眼角触及一双噙着泪水的眼睛,我低下了头,我转头以最快的速度,从密斯徐手上把簿子夺回来,转身走回座位。

“你给我站到后面去。”密斯徐在背后嘶叫。

我把簿子塞进书包里,提起书包,从后边的门走出去。

我冲进厕所,关上门,让囚禁已久的眼泪,汹涌而出。

(五)

走出校门,我不知道要去那里?
这个时候,大家都在上课,不会有人接听电话。
我甩动书包,无意识地拍打沿路的小树。
“喂!你做什么?”一个穿制服的工人在远处大声呼喝。
我看了他一眼,认真大力的把那棵小树,打得枝折叶落,然后,趁他为跑过来之前,一溜烟的跑了。

背后传来他大声地喊叫:“我会报告你的校长。”

我倚在高楼走廊的半墙上,允吸手中的奶雪,眼睛跟着云流浪,漫无目的的。
偶尔有小鸟飞过,匆匆地也不叫一声。

啊!可怜的云,可怜的鸟,可怜的,我。

楼下的树、车、人,都变得非常渺小。
我随手扔下一朵九重葛,那鲜红的花瓣在风中摇荡,下降,缩小。
我听不见花朵落地的声音,因为它太轻了,如果是三十公斤的物体,从二十五层楼的高度坠下,又会怎么样?以自由落体的姿态降落,几秒钟会抵达地面?重力加速度,如果落在那辆银白色的轿车上,车顶会凹陷成什么样子?
如果那是一个人……
我打了一个寒颤。

“你在哪里?在做什么?”
打开手机,读到晓薇发来的简讯。
晓薇就是那一双噙着泪水的眼睛的主人,她是我小学同学,中学又三年同班,格外亲切。我很喜欢她,尤其喜欢她都起嘴的样子。她也不讨厌我,我曾对人说她是我女朋友,她听了只嘟嘟嘴。
我牵过她的手,像棉花一样,轻轻软软。
我们是互相喜欢的,但是,还不是steady 的那一种。

在这个时候接到她的简讯,心里是甜滋滋的。

“我在哭,在厕所里哭。”
“逃命吧,厕所淹水了,十点哭到现在。”
“救命,救救我吧!”
“给我,你的手。”

哦,再见白云,再见小鸟,我要下去啰。

有个美丽的小女孩,她的名字叫小薇,她有一双温柔的眼睛……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1-8 18:1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六)

“草莓口味。”
她吸了一口,问道:“你的呢?”
“我刚喝过。”
“去多拿一条吸管。”

她把奶雪推到我面前:“你吸一口看看。”
我把吸管放进杯子里,轻轻地吸了一口,哦,一股从来没有的甜蜜直透心底。

“怎么样?”
“很甜。”

我们就坐在地铁站的石阶上,那么靠近,近得我第一次可以清楚地看到她嘴唇上的汗毛。

“给我,你的手。”
“做什么?”
“你不是说要伸出helping hand?”
她缓缓伸出了手,我连忙抓住它,感动得想流泪,哽咽地说:“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她的手立即变成一条鳗鱼,一个滚动就从我的掌握中溜走。

“为什么?”
“我不会接受自暴自弃的男朋友。”
“连你也看不起我?”
“你变了。你知道吗?要人家看得起,就要振作起来。”
这声音怎么跟我妈那么像?
“你要我怎么做?”
“明天回学校去。”
“我不想读书了。”
“那你想做什么?”
“我去做工赚钱。”
“做什么工?”
“我去做麦当劳,还可以卖翻版CD。”

她把奶雪放在我手里,说:“谢谢你的奶雪,我怀疑里头有melamine,吃了头脑会变石头,”

她抱起书本,背起书包,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知道,她不敢回头,是不想我看到她眼眶里聚满的泪水。但是,她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Shit!
Melamine!什么东西?
他妈的melamine,化学成分是什么?化学式怎么写?为什么会变石头?我举起那杯奶雪,大力掼在地上,狼藉的红与白飞溅一地。

“喂!你做什么?”
身穿制服的地铁站管理员喊着跑过来。

我转身拼命的跑,就像一条突围逃生的野狗。

(七)

“你在哪里?”电话传来妈的喊叫。
“我在外面。”
“废话,学校打电话来,说你又逃学了。”

“.…..”不回答是最好的回答。

“你立刻回来。”

刚放下电话,就读到鸟生发来的简讯:

“我想离家出走。”

“我也是。”

(完)




顶部
丁云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992
精华 77
积分 7300
帖子 2398
威望 474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1-9 14:1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祝福

好样的!
以事实证明,你是播种的、栽植的,不是在邻园丢石头的。
辛苦耕耘的老农,总会有收成的。祝福你。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1-10 08:1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丁云 于 2008-11-9 14:13 发表
好样的!
以事实证明,你是播种的、栽植的,不是在邻园丢石头的。
辛苦耕耘的老农,总会有收成的。祝福你。

丁云兄

谢谢您的鼓励。





顶部
林子 (热带雨林)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林中自悠然


UID 555
精华 38
积分 11124
帖子 5009
威望 6079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2-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1-14 00:52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6 日落冬 的帖子

小说有真情实感,笔法纯熟,很欣赏! 写出了游离少年空虚的生活,内心的彷徨,这些青涩懵懂少年需要生活和精神导师,引导他们走向正确的人生路。

小说似乎还可以继续下去,何不让它有光明一点的结局?因结尾令我很压抑。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1-15 14:1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9 林子 的帖子



谢谢阅读。

谢谢称赞。

小说是可以继续下去。

这两个孩子离家出走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摆在他们前头的是怎样一条路?他们走得回来吗?

何不让它有光明一点的结局?这是悲天悯人的情怀。

在生活现实中,有多么的不容易啊!

资料还在收集中,希望可以把这故事写好。

希望迷途的羊儿,会回家。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8-23 22:2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3409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