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发展自身,放眼世界——刘学敏有话说
阿牛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515
精华 83
积分 12833
帖子 4603
威望 818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2-1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4-4 11:4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发展自身,放眼世界——刘学敏有话说

  自从我的一篇文章《走自己的文化之旅》在3月26日发表以来,不少关心新加坡华文文艺的朋友都和我讨论其中的论点。虽然人在上海,但通过网络,很高兴的看到了同样是关心这个课题的朋友们的一些讨论文章见于《联合早报》。

  其中包括李森光(3月29日)、周兆呈(4月1日)、李嫣然(4月2日)、黄龙翔(4月2日)。

  周兆呈4月1日的专栏文章《喊不出口的全球华人市场》对我之前的文章提出了一些看法,认为是一些他很不愿意看到的“上纲上线”的文字,提出“这样要硬生生地将新加坡华文文化与中国文化完全切割开的情绪,与将新加坡华文文化等同于中国文化一样,都是不可取的两个极端。”

  周先生没有明说的是,如果这两种看法是不可取的两个极端的话,那请问中庸之道又是什么?新加坡的华文文化如果不是独立于中国文化,又不是中国文化的延伸的话,那新加坡的华文文化和中国文化之间到底是什么定位呢?

  李嫣然尝试回答这个问题,在《早报》言论版提出了“新加坡的华文创作……是中华文化的分支,是汉语言文学的分支。”的说法。(《文化需要交流》)

文化震荡说明是不同个体

  我想,我和李女士的根本分歧在于,我认为新加坡的华文文艺虽然是以汉语言为媒介的创作,却不是一个分支,而是一个独立的文化个体。

  新加坡的文艺作品,其所处的环境和所经历的文化激荡,其实更像是一个多语文、多文化结合下的创作,而不是一个以纯粹的汉文化为母体来源的作品。

  我主张的新加坡华文文化独立于中国文化的立场,基于的就是:人文,政治,经济,历史和地域环境的不同,造就了文化的差异。

  美国的文艺创作和英国的文艺创作虽然都以英文为媒介,但却是独立的,显现了美国的特性的文化。虽然大家都从莎士比亚的作品中得到灵感,但今天美国的文学作品还会像李女士所说的“只要他是以汉字(华语)创作的作品,也必然被收录在汉语言文学作品的条目下”的归类法下,被归类于英国文学的分支吗?
  另外,很多新加坡的读者对于舒婷女士的批评,一般都认为是一些小气的发泄文字,觉得这位作家太过于计较。也引用了其他一些中国的来宾到新加坡来作客,却不介意吃盒饭,也没有住五星级的酒店的例子(李森光《来新交流的学者很多》),来证明大多数的中国客人其实不像舒婷那样,会为了一些接待的问题斤斤计较,而企图说明舒婷这样的批评其实只是一个单独的现象而已。

  其实这正说明了新加坡华人和中国人不同的地方。

  我自己从2001年在中国工作至今,期间接待过各种客户,也常有机会成为各大学和商业媒体的演讲嘉宾被接待。就我所了解的中国人的待客之道,在文章里很清楚的指出:以新加坡人那样的接待方法去接待来自中国的客人,是会让他们觉得被怠慢的。

  我并不认为舒婷的抱怨是一种个别现象,原因是在中国,用高档次的标准来接待嘉宾,是一种不成文的规矩。舒婷的埋怨,在中国人的认知里,是一种合情合理的觉得被轻视、被怠慢的感觉,没有什么不对的。

  当然,如果事前能够做好沟通,彼此调整各自的期望值,“这种舒婷式的文化震荡,期待落差或潜在的地域之见,将会日渐消弭”(黄龙翔《民情的差异不应成为新中交流的障碍》 )。然而,之所以会引起这些文化震荡,之所以必须做好事前的沟通,不正说明了两地华人其实已经是文化上有很大差异的群体了吗?

  而延伸出来的思考就是——新加坡华人已经不仅在国籍上和中国人不同,就在文化和价值观上也和中国不一样了。那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新加坡的华文文化的发展,又怎么不会是独立于中国文化的呢?

不必自我矮化,自认分支

  但很遗憾的,我的论点却被误会为是“因此而彻底否定双方之间交流的意义……陷入因噎废食、一叶障目的陷阱”;“为了证明自身的华文文化有特色,而不需要接触中港台地区的华文文化”(周兆呈文)。

  其实我提出的看法是:我们应该以开放的态度欣赏和借鉴其他地方的华文作家的作品,但如果是要为自己的文化发展提出定位,那唯一能为我们的发展提出方向和实践的,只有靠我们自己。

  这样的想法,也见诸于李嫣然的文字:“新加坡的华文创作之路,当然要靠新加坡的华文作者自己不断实践、努力开拓、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前走”。
  来新加坡的中国作家很多,都各自为我们的华文文艺发展出谋献策。对此,我们当然感激,但我的怀疑是:他们对我们了解多少?他们是否真的明白从新加坡的生存和需要,又同时为了保持我们的社会和谐,我们在语文教育上费了多少力气,又尝试了多少种可能?

  中国知名作家王安亿来新加坡的时候建议新加坡人应该干脆放弃中文,集中精力学好英文来建立自身的文化。理由是语文为文化的载体,新加坡人为了生存必须学习英文,为了保持民族的特色必须学习母语,结果是两头不到岸,没办法通过语文的精深学习来建立文化,倒不如集中精力只学习一种语文,发展好以英文为载体的新加坡文化。

  这样的建议当然有其合理性,但请问,对我们来说又有多少的可行性呢?

  之所以提出“我们自己的文艺发展,又关他们什么事?他们的想法和论点,对我们又有什么意义呢?”的问题,就是想说明,中国的作家因为不身处在我们的特殊环境,将没有办法为我们提供方向和指导。

  如果这些文艺研讨会主要是“为了通过交流创作成果、分享创作经验、分析和探讨作品所反映的社会现象与问题”(李嫣然文),那当然对彼此都有参考价值,但如果我们自我矮化,自认为分支,希望通过这样的研讨会向他们取经,指导我们如何走好我们的文艺创作之路,那我认为就大可不必了。

  周兆呈以为,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太过于强调自身的独立“会反过来影响到文化领域的自然发展和发挥……自我设限而影响了某些市场、理念或是目标的确定”。文章中还列举了香港的凤凰台以“全球华人”为号召,利用香港这个地理特点“达到联接大陆和海外华人的作用”。

  我并不反对文化的多样发展,也赞同新加坡的华文文化和各地的华文文化的交流。其实我们的华语流行文化,从新谣的开始到今天的孙燕姿风靡中港台各地,不都是这样的多元交流,发展所产生的吗?

  就像一些跨国企业的市场定位——“Think Globally,Act Locally”(全球化思考,本土化行动)一样,我们的文化发展不管再怎么以全球华人为定位,如果不从自身开始,我们又拿什么东西去面对全球的华人?

文化个体本身带着地方定位

  文化的欣赏是跨国界的,但文化的地方定位也同样是逾越不了的。和香港的凤凰电视一样,台湾的东森媒体也同样以全球华人为定位,但不管凤凰或东森的口号怎么喊,从观众的眼里看来,凤凰电视台就是中国设在香港的媒体,东森就算被美国的卡来尔集团(The Carlyle Group)收购了,也还是一家台湾的电视台。
  孙燕姿、阿杜,都发展在新加坡,走红在台湾,但他们在台湾听众的眼里同样不会被认为是台湾的艺人,而是新加坡的歌手。同样的,在新加坡的娱乐圈发展了十多年的艺人权怡凤,不也同样被认为是台湾人而不是新加坡的艺人吗?

  很多人可能愿意相信,甚至希望新加坡华人可以保持两种认同。国籍上认同新加坡,文化上认同中国。但如果是这样,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同样希望,新加坡的印族同胞在文化上认同印度,国籍上认同新加坡?新加坡的马来同胞是否也一体适用这样的分裂认同?

  从我们的实际出发,我们在独立后42年的过程,为了我们的生存和发展,已经使我们成为了另一个族群。来自中国的移民在新加坡觉得被歧视,同样,新加坡人到了中国也觉得格格不入。

  来自中国的新移民对于新加坡最大的惊讶是:原本以为新加坡是一个华人国家,除了国籍上不同以外和他们应该没什么分别;却发现新加坡的华人不仅国籍上和他们不同,就连处事待人,价值观也和他们大相径庭。

  搞了半天,原来新加坡人不是他们所认识的拿了外国护照的“海归派”中国人,而是如假包换的外国人了。

  既然是外国人了,那新加坡的华文文化自然就是外国的文化了,这不是很顺理成章的结果吗?

  发展独立的新加坡的华文文化,其实并不等同于不和任何的华文文化圈往来。这点我想很多读者都误会了。我非常高兴看到于丹女士到南大孔子学院介绍《论语》,我也期望不久的将来有更多的来宾来新加坡演讲各种各样的题目。

  发展我们自身的华文文化,需要我们不断的学习,借鉴各种文化的养分。有来自传统的智慧,也同样少不了来自现代的经验积累。来自中国的资源很丰富,但也应该包括来自其他地方的交流。

  新加坡的华文文艺不应该把自己定位为留在中国文化母亲子宫里的婴儿,只能通过唯一的一条文化脐带吸收来自汉文化的营养。

  我们已经是一个母体以外的独立个体,虽然个头不大,却已经,也必须,从多方面吸收各种文化来源的养分,把自己培养成一个具有自身特色的个体。
  实践话剧团的多语文话剧演出,不正是说明了我们在独立发展自身的华文文化的过程中不间断的吸收了多元的文化元素和积累吗?

  只有发展了我们自身,我们才有本钱放眼世界。发展经济是如此,发展文化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作者在中国从事企业管理工作,文发自上海
顶部
内山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9
精华 47
积分 21758
帖子 10506
威望 1115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0-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4-4 14:26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哎! 此人根本没文化!
顶部
内山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9
精华 47
积分 21758
帖子 10506
威望 1115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0-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4-6 05:00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没人评论?

我感觉, 此人善辩强辩, 骨子里看不起华文, 思想偏西方 (也没什么不对, 但比较幼稚偏激了一点).

另外, 他对本地的文化发展似乎了解不多吧, 有些结论得来很牵强......

比如这句:

QUOTE:
 新加坡的华文文艺不应该把自己定位为留在中国文化母亲子宫里的婴儿,只能通过唯一的一条文化脐带吸收来自汉文化的营养。

还有这句:

QUOTE:
 从我们的实际出发,我们在独立后42年的过程,为了我们的生存和发展,已经使我们成为了另一个族群。来自中国的移民在新加坡觉得被歧视,同样,新加坡人到了中国也觉得格格不入。

以及:

QUOTE:
  如果这些文艺研讨会主要是“为了通过交流创作成果、分享创作经验、分析和探讨作品所反映的社会现象与问题”(李嫣然文),那当然对彼此都有参考价值,但如果我们自我矮化,自认为分支,希望通过这样的研讨会向他们取经,指导我们如何走好我们的文艺创作之路,那我认为就大可不必了。

新加坡有文艺研讨会是请中国作家"指导我们如何走好我们的文艺创作之路"吗? 难以想象!

[ 本帖最后由 内山 于 2007-4-6 05:02 编辑 ]
顶部
木鱼桥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59
精华 17
积分 4739
帖子 2168
威望 2556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6-11-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4-6 10:0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嘿嘿,文化的东西,说分支却未必是分支,但非要说不是分支,那也未必。本就是一个很难讨论的问题,同一朵花入不同人的眼。被此人稍微上升到新加坡的“民族主义”的味道上,已经是讨论感情,而不是讨论事实了。从这一点说,他的文章确实是中国当代文化的衍生物,勿庸置疑。
顶部
eddie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66
精华 6
积分 827
帖子 385
威望 42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1-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4-6 15:2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哈哈....木鱼桥厉害, 一眼就看出了他这也是属于传承了中国文化的糟粕之一啊!
顶部
eddie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66
精华 6
积分 827
帖子 385
威望 42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1-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4-6 15:2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再补充一句, 此人感觉就想中国的愤青.....
顶部
踏雪飞鸿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017
精华 0
积分 296
帖子 135
威望 150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7-3-22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4-6 15:5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海外华人从落叶归根到落地生根,正如当年周恩来总理说的,嫁出去的女儿,应该效忠婆家(政治认同不同),但有空不妨多跟娘家保持联系(文伦认同上是同根同源)。

国情民风有所不同,但“文化”的根源是切不断的。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21 03:25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1302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