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方汀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06.gif


UID 433
精华 58
积分 16314
帖子 7677
威望 849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2-12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3-23 12:26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想起小时候

我大约五岁或六岁,曾祖父母都在,都已耄耋之年了。因为儿子英年早逝,他们为了笼络住29岁的儿媳,不让孙子孙女成孤儿,就早早把家政大权交给儿媳-----我的祖母。我记事的时候,太爷爷没事就在我们菜园外的小河上撒网打鱼,太奶奶就坐在炕头上摇着头,头上别的簪子,红珊瑚的疙瘩一闪一闪的。她在埋怨我姑姑给她买的袜子,不如布袜子,“小珍儿,你就不能给奶奶买点别的?这线袜子我可穿不了,烧脚!”那时,姑姑在沈阳最大的商场老天合当营业员,光复时,百姓把商场都抢了。姑姑才十八九岁,吓得够呛,但还没有忘记从自己看的柜台里抱几瓶雪花膏和胭脂回家。
记得太爷爷不时就把通红的干辣椒在灶坑里烧糊,用剪子绞碎,拌上豆酱,用来下酒。园子很大,什么蔬菜都有。围绕我们家的房子三面,外面是迭得一两米厚的土壕,靠院子的三面都是2米高的土墙。从东角门进去,如果是夏天,迎面就是两垄甜高粱。那是给我和姑姑种的,我们叫“甜杆儿”,甜味特正,到现在我也认为比甘蔗好。往里就是豆角了,茄子了,大葱了,韭菜了。压水井下面是青石板垒的,接水放水筲的台子。有一条水沟弯向菜地深处。
可是奶奶认为青菜都只能炖,不能炒。太爷爷喝酒,自己摘茄子,摘黄瓜,摘辣椒。都是蘸酱生吃。东面有一口当时很先进的压水井,奶奶一看就生气,说“人家心疼孙子媳妇,刚过门,就给打了井。我那个时候,谁管了?天天挑水走一里路到腰街挑水!”因此奶奶对公公婆婆不够客气。我妈妈对奶奶也有一肚子意见,但不敢说。西面有几棵桃、杏、李子树。常有村子里半大小子来偷果木,引得太爷爷大骂。结果秋天时打落下来,还是一筐筐的挨家送。大人们好像不吃,我和姑姑吃得太少,不送人就烂掉了。我现在想:为什么不到集市去卖哪?没有商业头脑。
西厢房的南头是碾房,一盘大碾子,夏天天热,就到碾盘上坐,屁股凉凉的,好受极了。好像村子里很少有碾子,碾房几乎总有人在碾米或压面。我特喜欢看那里的煽车子运转,米糠呼呼的喷出来落到指定的地方,干干净净的米就出来了。碾房北面就是仓房。里面有笨重的长条桌子板凳,有好高的大躺柜,正面是个月亮一样圆的铜板,奶奶用很长的钥匙一拧,发出三声铃响,才能掀开盖。有一次我要听铃声,就用奶奶的钥匙捅,怎么也不响,我又用一把大铁钳子拧钥匙把儿,还是不响,结果把钥匙拧断了。我那时是家里独生子,当然舍不得骂,大概妈妈替我挨骂了吧。

最喜欢那些破木箱子、梳头匣子和柳条包里的东西。梳头匣子上画着老鼠娶亲的画,一个个獐头鼠目,还拖一条细尾巴,可都喜气洋洋。有姑姑戴的毛手闷子,那种不分手指的手套,真够闷的,但暖和。还有合起来是个菱形、戴在头上是女孩冬季戴的毛线帽子。有不知是谁的缎子坎肩,有有老头的棉窝窝鞋。翻出来个牌位,上面是长条木板很光滑,两角都是锯成抹斜。下面是个厚重的托儿。黑色,中间是石青的字。给奶奶看,她说:“小祖宗,那是孔夫子牌位,你爷爷教书用的,快送回去!”
后来我又翻到不少书,有爷爷的线装书,套着蓝布套子,有爸爸的书,印的特精。纸都嘎巴嘎巴响。里面有不少好玩的画。大部分是日文书,我最早记住的日本假名是“の”,它在书里出现的次数最多。至於粮食口袋,我才不感兴趣。有个香案,供在东墙,奶奶时不时去上香,那是供的胡三太爷。就是尾巴的毛能做毛笔的黄鼠狼的头头儿。不知为什么供它。胡大胡二两个太爷怎么不管事呢?供它显然不是为了要它的毛。奶奶不说,让我悄默声的。好像他们天天在睡觉似的,我就看过胡三太爷的子孙们出来一回,拖儿带女的,鬼鬼祟祟的,不好玩。
那时奶奶爱摸纸牌。108张,大部分新牌都是印的水浒传上的人物。正好苏联红军进中国,流通苏军司令部印的粉红色的钞票。奶奶认为那不是钱,赢了钱就很慷慨的给我几张 。有个远房的爷爷开杂货店,我就去买糖吃。学校来游学的(游走各校,卖文具的小贩)我用一张票买一把骨头柄的小刀,爱不释手。家里墙上挂着四条屏,画的是时装女人,大概人们都挺喜欢看。我特讨厌她们穿高跟凉鞋的脚,站着正好是同样的高度,就偷偷的用小刀割她们好多刀。
上学了,上<国语>课,高声背诵“马五是汉奸,欺压老百姓。过黄河抓汉奸。。。”怎么过黄河才能抓汉奸呢?因为北方汉奸多啊。有满洲国,有冀东伪政权。那时不懂。认为会高声背诵就是好学生。后来又换了“一个人一个口,一个人两只手”的课本。第一年上学晚了。没有书了。奶奶认为校长是我爷爷的学生,学校和我家开的就差不多,高兴什么时候送就什么什么时候送,与上下学期没有关系。可是  没有印着好多图画的书,我坚决不上!姑姑用毛笔给我抄了一本,有空白的地方还画个公鸡啊,有刺儿的太阳啊什么的,用线缝好,和线装书那样。於是我妥协了,每天带着石笔、石板、砚台和砚水壶、大楷本等到前街的学堂上学。上课是敲钟。那钟是铸铁的,上面有花纹和凸出的字。后来我认识许多字了,从上面找到了曾祖父的名字。大概是捐献给庙里多少香火钱吧。
后来学校来个穿黄军装的女老师,天天在操场教我们唱歌。有“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有“反对武装日本”,还学扭秧歌。教室前面换了人像,比灶王爷还庄重点。当时我们都不知道他是谁。
后来,我就到城里念书了,没有那样好玩了。


[ 本帖最后由 方汀 于 2007-3-25 03:11 编辑 ]




芳苑绿汀 春日迟迟
http://www.sgwritings.com/433

顶部
旗木卡卡球 (Stacy Q 小球)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塔罗小精灵


UID 619
精华 6
积分 432
帖子 153
威望 279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7-1-5
来自 梦幻之岛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3-25 12:18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怎么有点鲁迅的感觉呢?呵呵……
顶部
海豚姐姐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69
精华 28
积分 895
帖子 306
威望 588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1-2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3-25 20:1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Q
恩,是有鲁迅的文笔,可惜晚生了些年.
哈哈,终于领教了方校长的文笔,两个字:
不凡!




欢迎大家来灌水

顶部
方汀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06.gif


UID 433
精华 58
积分 16314
帖子 7677
威望 849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2-12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3-27 03:43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回复 #3 海豚姐姐 的帖子

我怎么不觉得象鲁迅的风格?鲁迅可没有我经历的丰富,也没有我活的长久。




芳苑绿汀 春日迟迟
http://www.sgwritings.com/433

顶部
一月小虫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692
精华 0
积分 95
帖子 45
威望 50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07-1-1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3-30 21:0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我也觉得挺像的*_*
鲁迅的回忆散文, 一点都没有他杂文里面的尖锐。语言都简单,句子短短的。读起来觉得特别温暖厚实。你这篇文章也一样。
顶部
yelunp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93
精华 5
积分 2980
帖子 1438
威望 153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1-1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4-6 22:2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感觉好象有点儿不对,但是说不出来,请别介意啊,,,,
顶部
村夫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一介村夫


UID 312
精华 136
积分 28378
帖子 12904
威望 1532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16
来自 郑州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4-6 23:2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Yahoo!


QUOTE:
原帖由 yelunp 于 2007-4-6 22:23 发表
感觉好象有点儿不对,但是说不出来,请别介意啊,,,,

呵呵,大约是东北四十年代中后期的事儿。。。




顶部
yelunp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93
精华 5
积分 2980
帖子 1438
威望 153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1-1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4-6 23:2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村夫 于 2007-4-6 23:24 发表


呵呵,大约是东北四十年代中后期的事儿。。。

不是对年代的感觉,而是,,,,,
或许,人与人之间应该更多的真诚,,,,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9-21 17:33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6694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