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3-12 00:41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旧梦:(散文2007.03.12)

                                 
        梦旧了,褪色了,深埋在记忆的深潭,时不时有一种新的冲动去搅一搅它。午夜梦回,不是黯然神伤,不是惶惑,而是一种甜蜜,毕竟,更长更曲折的路,我已走过,留下的是酒香--回忆是一潭甜酒,梦是葡萄液。

        没有羞愧,固然也有挫折,失败和失意。在人生这块碑石上,我刻下自己的名字,包括幼稚、幻想和茁壮。没有谁可以把我的名字从碑石上削去,如果可能,我愿与大自然共生共灭--我从没有到有,从有到没有,沿地球的轨迹运转,我回到了原原始始。

        梦旧了又何妨?梦残了又何妨?它依然是梦,只要是梦,我就拥有宇宙,拥有磁场,拥有过去、现在、未来,一切的一切;高山是平陵,一颗露珠是一片大海;明天太阳朝向何方,风吹到哪个角落,都已属过去,过去仍是梦交叠着梦。

        在梦中,我是一粒会飞的玻璃球,一只想飞的猫,我的心比梦还轻灵,轻灵灵的,在葡萄酿成的味道里朦而胧之。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2-27 14:06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2879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