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中南半岛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358
精华 51
积分 6829
帖子 2857
威望 3934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1-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3-8 01:4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外公走了

外公走了

那是去年的事情。外公走了。凌晨时候得到消息。

我的老家在东北。外公和舅舅他们全家住在东北。妈妈则随同父亲,早年大学一毕业就被分配到了江苏,所以我基本是在江南长大。又是很多年以后,我又去了更遥远的南方,新加坡。

得到外公走了的消息的时候,弟弟、妈妈及姨妈他们正分头找票坐飞机,坐火车往北方的老家赶着“奔丧”。这个字眼打击了我,让我落下泪来,因为我离得最远,弟弟说他会代我做应做的一切,为已经远行不归的外公,心里面怔怔惚惚的。

外公走了,家族里最后一位祖父辈长者走了,家族里收藏最久的秘密终于永远缄口不语。外公已经87岁,往生的原因是由于心脏衰竭,也就是说,支撑他庞大活力机体运作的动力马达终于无法再继续工作了,这是一个好的结局,如人们通常所说的,寿终正寝。

我和外公并不亲近,那是因为从小到大我几乎很少在他的身边生活过。那是可以计算的日子。我对于他老人家有记忆和印象的时候,他已经“光荣退休”了,也就是说,我从来无从看到他如何辛苦赚钱,努力工作,维持家庭,也无从看到他作为一个国营企业的供销员如何意气风发,走南闯北,当然,更无从看到在文化革命的年代,只是因为他会讲很好的日文,曾经为日本人做过事就被打成现行反革命,深受其苦难。从我记得他是我的外公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无职一身轻的退休老人了。

外公因为耳背,所以说话的声音特别大,这给人的感觉他是一个非常乐观开朗的老人,也的确如此。而我向来不习惯大声说话,现在想来,很可能是这个原因,我对他老人家很有一种拒绝的态度。每当他大声跟我说话的时候,我似乎已经头脑一片空白,更不知道要回答他什么是好,加上我们说话的口音也不太一样,就更开不了口了,而当我用我自己的声量跟他说话的时候,他一定会大声地对我说“大声点,大声点,我听不见。”然后,我就会很没有礼貌地,一声不吭地从他身边走开,好象一阵大风之后悄然失踪的一片小树叶,奇怪,他也不恼。

我的妈妈是家中长女,我也是长女,所以,在妈妈的家族里大家对我都很好,尤其是我的外公外婆,可是在我年幼的心里始终觉得自己是一个不相干的小孩。也不完全是这样的,我就非常爱我的外婆,虽然她读书不多,但是因为出身大户人家,做人做事极为妥当,她可以慢条斯理地讲道理,说得人心悦诚服,所以,我很爱听她说话。
说到“爱”字,这其实是一个很不确定的感受动词,我们并不把爱字放在嘴边,但是血浓于水的传统观念让我们有亲是一家人的理所当然的亲密关系,尤其是在经历一些人生事件的时候。

比如我的外婆,她在很年轻的时候就被诊断罹患癌症,但是,在医学院的跟踪档案里,她是活得最久的,照医生的说法,她多活了将近一倍的时间生命。她是一个有顽强生命力的人,敢于尝试任何甚至可怕的偏方灵丹妙药,在这个过程中,外公则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他甚至自学成才成为一个中医师,正所谓的久病成医。

在外公的家里除了有大量的中医药书籍,还种植了大量的中草药植物,后来,因为城市改造,他们由平房社宅被迫搬去楼房,楼房养花草不容易,地方也局限,他们就把楼房给卖了,在城外的山坡上自己建房子,开出好大一块地来,像农民一样自己种菜,种花草,种果木树,安度晚年。也许是亲近土地,做自己喜欢的事,辛勤劳动,他们反而身体更加地好了。

有些小住的日子,我常看见外公用他那超大声的大嗓门跟他的那些花花草草说话,如果有谁向他请教点儿伺弄花草的经验,他一定会不厌其烦,一五一十,细枝末节,大着嗓门地灌输给你,而通常这个时候,我这片安静的小树叶就被大嗓门掀飞,自动消失了。

我没有去面对那最后的告别,这样,疼痛和感伤会减轻很多,只当一直以来,他们快乐生活在遥远的北方。我们从来不说爱,也从不表达,可是,爱就像屋后的那棵苹果树一样地真实存在。我知道从今以后,我只有怀念,怀念会变成一种更加恒久广博的情感,支持我走更遥远漫长的路,而他们的爱始终与我同在。
附件:

我眺望的北方啊(摄自云南丽江)  [时间:2007-3-8 01:54]

以及那片土地上的人家(摄自云南大理)  [时间:2007-3-8 01:59]

和我的家人(摄自云南丽江)  [时间:2007-3-8 02:06]

总有一天我会逆流而上(摄自云南丽江)  [时间:2007-3-8 02:07]
顶部
方汀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06.gif


UID 433
精华 58
积分 16314
帖子 7677
威望 849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2-12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3-8 02:23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回复 #1 中南半岛 的帖子

思念家族的长者,就是检讨我们自己的亲情指数。




芳苑绿汀 春日迟迟
http://www.sgwritings.com/433

顶部
中南半岛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358
精华 51
积分 6829
帖子 2857
威望 3934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1-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3-8 02:2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2 方汀 的帖子

还有什么比天伦之乐更令人向往的呢
顶部
zengying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809
精华 0
积分 80
帖子 36
威望 44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07-2-9
来自 马来西亚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3-8 08:11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诗人蒋勋曾说过:人生的结局只有两种,不是生离,便是死别。我们应该好好珍惜与朋友与家人一起的日子。
顶部
漠北孤鹰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674
精华 2
积分 1726
帖子 765
威望 95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15
来自 内蒙古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3-8 20:4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家,一个特别具有神奇力量的地方。时刻都牵动着游子的心。
顶部
梅莘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365
精华 0
积分 5
帖子 2
威望 3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06-11-2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3-9 09:3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外公走了,前一个星期还来参加我的婚礼,看上去很硬郎,然而忽然有一天的凌晨听到永远离开了我们,让我感叹人生的变幻无常,所以要更加珍惜身边的人和事,更加珍惜生命与生活,虽然身在异乡,但经常通通电话对于老人也是一种安慰。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3-13 23:18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至亲的人走了,难免会使人难过,但时间是最好的疗伤品,时间会带走一切,包括你所爱的爱你的,不留痕迹。就像波浪,一波一波的冲刷海岸,带来许多幻想也带走许多美丽,但波浪本无心,岸始终如是,未曾改变什么。活着,本身就是幸福和传奇。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2-27 12:4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6464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