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小说] 继爹(小说)(一)
逸敏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3959
精华 5
积分 2030
帖子 947
威望 1082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8-1-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2-7 01:1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继爹(小说)(一)

“继爹” (小说)
                             

那如诉如泣的孤独雨季,那丝丝缕缕的离愁别恨,那转瞬即逝的欢乐时光,一如郁郁开放的小花,在我记忆里开满思念。我在静默中感受这一切,让眼里噙着泪水,听任一行流利的诗句在黑暗中悄然滑落。



怀念往事,轻轻呼唤着岁月馈赠的深情。

怀念往事,细细咀嚼着生命赐予的哲理。





(一)

太阳已沉了下去,留下一片晚霞。西天像泼上了鲜红的墨水,把上海徐家汇一栋三层楼旧式青砖公房也泡红了。



“文革中”,父亲因发表支持邓小平路线的评论文章等原因锒铛入狱。我们四个孩子顿时成了“狗崽子”,当小学教员的妈妈以一个月四十二元人民币的工资,苦撑起七口之家。



一天开饭的时候,一反常态的妈妈打开家门,“呯呯”声好像集合号角,我们只一分钟已齐崭崭地坐在四张雕了花、沉沉的红木方凳上,精工细雕的暗红色木制饭桌,令厨房弥漫着挥不走的凝重气氛。

眼前的妈妈故意扯高嗓门:“来…来…,小三妹,你吃最‘肥’的,大姐反正胃口小就吃‘瘦’的吧,奶奶吃最‘长寿’的,爷爷嘛……”

哦!我知道了,妈妈挑“肥”拣“瘦”的话是故意唱给那时常嘲讽我们的邻居,“三代工人阶级出身”的王阿姨听的。



耳边回响着妈妈的嗓音,口中拼命地在咽“肥肥”的蕃薯,心里却想入非非了……教我数学的张老师昨天给了我一个大葱油鸡蛋面饼,嚼有弹性,喷香入口,今天他会不会又……?我隐约觉得张老师处处对我异常关切,妈妈也对我特别偏心。



张老师住在我家马路对面,其貌不扬,甚至有同学背地里称他“武大郎”。他有一对厚嘴唇,可从这对嘴唇里迸出来的话,总是那么热情、生动,真令人难以相信他的儿子、妻子先后病故了,只落得孤寂一人。



每逢早春踏青,酷暑戏水,秋末出游,隆冬赏雪,他俨然像一只“母鸭子”带头,叽叽喳喳的一班人像小鸭子似的,浩浩荡荡地尾随着他。



一天吃过晚饭,我向妈妈说要出去外面玩玩,便又去看晚霞了。



冬天的夕阳落下去很快,我迎着北风,绕到屋后,天边浅红色的云朵中,有几朵蓝宝石般的云嵌在那里,蓝得像父亲天天穿的中山装。晚霞里的父亲总是朦朦胧胧,遥不可及。我的眼睛又模糊了,眨了一眨,夕阳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天际只剩下几丝淡淡的霞光,路灯也亮了起来,该回家了。



家的大门虚掩着,里面隐约传来张老师的说话声,我的心飘舞起来。进了门,张老师的声音突然顿往了。妈妈轻轻问我:“刚才去了哪里?”然后,不等我回答,带着异常的神情拉住我的手:“来!三妹啊,你不是天天想爸爸嘛?张老师要认你作干女儿。快,叫声继爹吧。”不知怎地,在我泪痕尚末干透的脸上,丝毫没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继爹!”反而那么自然而然地脱口而出。



灯光斜射在继爹那四方脸上,由于微笑着,他额头上三条皱纹更加明显了。平时里撒谎的学生最怕他那锐利的目光。今天,当我的目光和他相触时,觉得他看到了我的心里。那目光是这么的熟悉,曾经天天陪伴着我,那是父爱的目光。



窗外,天寒地冻。屋内,如沐春风,好像满天的云雾都消失似的,我们三人喜悦之情飞上了眉梢。小小的客厅传来了阵阵久违的笑声。可是我们约定,人前却仍只能称呼继爹为张老师。



我认了继爹后不久,牢中的父亲被折磨得大病一场。由于监狱离家相当远,妈妈每天学校、狱所两头赶,忙得顾不了家,继爹便风雨不改地负责送我回家,并承担起照顾爷爷、奶奶的任务。继爹因为受海外关系的牵连,也被红卫兵斗过。可他不屈淫威,依旧当我如亲生女儿般呵护,当爷爷、奶奶如同亲身父母般嘘寒问暖,爷爷常哽咽着感叹道:“真是阿弥陀佛,我失去了一个儿子,谢谢菩萨又送我一个儿子!”





(二)

一个寒风凛冽的深夜,一阵阵尖尖的,揪人心肺好似“吹哨”的喘息声,吵醒了我。原来,爷爷的气喘病发作了。那晚,妈妈恰巧留校值夜班,吓得六神无主的我,忙把隔壁房间的大姐和哥哥叫醒,而后赤着脚直奔马路对面继爹的家。

继爹一进门,二话没说,背起呼吸困难的爷爷急速向中山医院方向飞奔而去。



隆冬时节,医院人满为患。只见继爹满头大汗,心急火燎地抱着爷爷冲进急诊室,又在护士的大声呵斥声中退了出来。他一屁股靠坐在冰凉的墙角,神情异常的悲愤。突然,爷爷一口气上不来,露出痛苦的神情,原本搭在继爹肩膀上的右手,无力地一下子滑落下来……。我挣扎着不哭,可是心底下的泪到底翻了上来。我呢,只咬着嘴唇抽泣,泪水已经蒙住了我的脸。



继爹出钱帮我们在龙华殡仪馆租了个小厅。追悼会那天,北风刮得很紧,雪片像扯破了的棉絮一样在空中飞舞,漫无目的地四处飘落。空旷的悼念厅,喇叭里缓慢悲痛的哀乐,一遍又一遍地攒击着我们的心。围着爷爷的遗体仅有我家六人,移动沉重的脚步一圈又一圈地缓缓绕着,瞻仰爷爷的遗容。爷爷穿着继爹买的崭新的黑色中山装,脸上似乎有一丝慰藉的浅笑,双眼微微开着,似乎又在期盼着什么……



所谓“祸不单行,福不双至”,爷爷去世后的整整三十天,奶奶也不幸中风,两天后撒手尘寰。这一次,又是继爹张罗着把丧事办了。



想到父亲作为儿子身陷囹圄,无法亲自送老人们最后一程,想到如今又无钱成全老人们合葬的遗愿,妈妈悲叹着哭了一夜又一夜。我把这件事悄悄地告诉了继爹,他当时什么话也没说,第二天就坐长途巴士到我们的老家苏州乡下,想方设法帮爷爷奶奶落实了一个坟头,合葬了两位饱经沧桑的老人。事后,一提起这事,妈妈每每感激得哭了一次又一次……





(三)

我从小就爱画画,继爹便偷偷地送我去拜动画大师万籁鸣孪生兄弟为师。“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中的精彩画面我一一临摹,在继爹的严格督促下,我的绘画基本功打得很扎实。同年他又把我引荐给赵冷月大师习中国画,那段日子,我幸福地沉浸在青绿山水,花草虫鸟之中。我的处女作《苏州水乡》图就在继爹家的客厅里挂着。那时,在继爹家的客厅里,常常是关紧门窗,继爹拉小提琴,我纵横于山水泼墨之中,那是多么令人难忘的美妙时光啊!



继爹曾语重心长地对我说:“绘画是凝固的艺术,音乐是流动的艺术,既然成为一个音符,就要奏响属于自己的声音。对美的追求会让你冲淡记忆中伤心的往事,真正领略生命的真谛。”我至今铭刻在心坎里。



一天,邻居王阿姨散播“我是妈妈捡来的女儿?!”的闲言闲语传入我的耳朵里。不谙世故的我,生气地把这些话一股脑儿地告诉了继爹。他的脸颊抽动着,眉宇间有股凝而不动的情光,略带激动地说:“唉,别把那些话放在心上,更不要去问你妈妈。她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别再让她添伤悲了。快长大吧!长大了会让你知道一些事情。”要知道些什么事呢?我压根儿没兴趣去琢磨,只觉得天天和继爹在一起,我不再痴呆呆地望着星空,心里也不七上八下地翻腾,日记本上我的泪水也少了……
顶部
林子 (热带雨林)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林中自悠然


UID 555
精华 38
积分 11133
帖子 5012
威望 6085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2-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2-9 19:45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 逸敏 的帖子

作者用第一人称的视角,加上纯熟的笔触,恰到好处的场景白描,使这文革小说(应该是真实的故事〕显得十分感人。继爹对作者的过度关爱耐人寻味。
顶部
林子 (热带雨林)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林中自悠然


UID 555
精华 38
积分 11133
帖子 5012
威望 6085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2-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2-12 21:36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 逸敏 的帖子

优秀的篇章,加个精华!
顶部
逸敏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3959
精华 5
积分 2030
帖子 947
威望 1082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8-1-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4-10 01:5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小说的构思来自我真实的零星回忆,绘画的确是我的最爱。阅读书籍就更是形影不离。一晚未睡,蹴成这篇小说,让我对文革的灾难性稍微显露。。。
顶部
逸敏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3959
精华 5
积分 2030
帖子 947
威望 1082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8-1-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4-12 23:4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人生的经历有时不能自我控制,遇到了就是机遇,幸亏我的机遇还好,总遇到好人,可能我不把别人当坏人吧。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10-27 23:23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7050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