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3-7 16:09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怀鹰杂文日记:等之三(2007.03.07)

        约了朋友在牛车水见面,傍晚六点半。五点多钟,我已出现在牛车水。眼看时间快到,接到朋友的短信,说她公司有点事,走不开。我回了说:不要紧,先忙你的,我会等。

    我不晓得要等多久。牛车水这一带,是可以逛逛街消磨时间的,但我又不太喜欢逛街,忽然想到上花园天桥唱歌。此时夜幕低垂,交通繁忙,牛车水一带的霓虹光管都亮了。我站在天桥的一侧,脚下是流水似的车流。清了清喉咙,唱起歌来。开始是小声唱,越唱越忘情,越唱越大声,引得一些路人“关注”,纷纷停下脚来。也许他们把我当成街头艺人,还好没把钱币丢在地上。

    我是喜欢唱歌的,不管歌喉怎么样,唱得好不好听;我也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心想唱歌就唱歌。每当唱歌时,我往往会被自己的歌声“感动”。就在这时,两个女人走过来,一个说:“先生,自己一个人?”

    怪了,你没看到“一个人”吗?心里有点懊恼,好端端的雅兴被破坏了。

    另一个说:“先生,你寂寞吗?要不要快活一下?”

    我笑了起来,说:“我现在很快活啊,对不起,我很忙,我的歌还没唱完。”说着,我又自顾自的唱起歌来。

    她们识趣地走开了。我继续唱歌。

    朋友来了,连声说对不起,我说:“没事,这一个钟头我都在歌声中渡过,还得谢谢你迟到呢。”我把遇见两位小姐的事告诉她,她也笑了。“我唱歌是随兴所至,不理会别人的讪笑,歌声是我的,爱怎么唱就怎么唱。”

    不久,朋友要出国远行公干,在异乡的那段日子里,我几乎每天都发短信给她,但一直都没收到她的回音,心里很牵挂,不晓得出了什么状况?那种等待的滋味也好难受,到她回来时给我报平安,心里的那块大石方才落地。

    又有一次,约一个朋友在地铁站见面,时间快到了,收到她的短信,说还在路上,我回给她说:慢慢来我会等。实际上,我倒希望她迟一点来,希望她多休息,反正我自有打发时间的方法。我可以站着读书、写作或“睡觉”或看看来来往往的人,那也是一种乐趣。等人确实是一种艺术和生活享受啊,不必把别人的迟到当成是罪过。很多时候,我倒欣赏朋友的迟到,尤其看到她微笑的脸。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漠北孤鹰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674
精华 2
积分 1726
帖子 765
威望 95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15
来自 内蒙古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3-8 20:5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等待中的美好。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14 17:14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46417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