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摄影家鸿二哥草书
天人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71
精华 8
积分 1106
帖子 497
威望 608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1-2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20 11:1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摄影家鸿二哥草书

鸿二哥寄来草书图片,代为发表上来,以资交流。

章草体。这是荆轲论的第二段。释文在文学天地邹璐代发的谁解古文荆轲论。


图片附件: Image0002.JPG (2008-1-20 11:11, 180.74 K)



图片附件: Image0002-1.JPG (2008-1-20 11:11, 158.83 K)

顶部
天人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71
精华 8
积分 1106
帖子 497
威望 608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1-2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20 11:1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端草体(今草而不狂诞者)。这是荆轲论的第三段。释文在文学天地邹璐代发的谁解古文荆轲论。


图片附件: Image0003.JPG (2008-1-20 11:12, 213.52 K)



图片附件: Image0003-1.JPG (2008-1-20 11:12, 232.34 K)

顶部
天人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71
精华 8
积分 1106
帖子 497
威望 608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6-11-2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20 11:1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个人浅见,鸿二哥草书不如楷书,追求形似,但缺少飘逸洒脱的意境。这也许就是“端草”的意义吧,“形”草而“意”端。
顶部
鸿二哥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2367
精华 2
积分 6067
帖子 2957
威望 3094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8-3
来自 狮城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1-7-28 09:2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荊軻論
        古之權貴莫不蓄客以待不時之需。客之忠者,吞炭漆身,戮妻斷臂以報主怨。論者每稱荊軻為其尤,蓋自史記刺客列傳焉。傳載:燕太子丹祖餞易濱,高漸離擊筑以和,荊軻自歌曰:「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返!」慷慨激昂,聞者髮上指冠。後世讀誦至此,但掩卷嘆其壯烈,殊不察斯乃燕亡之捩也!傳云:荊軻能忍蓋聶之目,嘿逃魯句踐之叱,其張良、韓信之祖乎?然則日與高漸離及狗屠酣飲燕市,歌淚交加,旁若無人,放浪形骸,佯狂避世,貽範於竹林七賢。深沈大勇者,其行若是乎?怒叱太子先遣舞陽之請,未待遠客而辭訣,不能涵小疑致敗大謀:由是觀之,豈足稱忍也!

        【《至若謀略不用於衛元君,知非蘇秦、張儀之亞;結交諸侯長者,乃圖其賢豪。燕丹憤秦見淩,欲批逆鱗,不納太傅鞠武合縱之計,尊荊軻為上卿,華宅、車騎、佳人、盛宴恣其所好。荊軻上不能說太子仿樂毅之破齊,中不能效田光自剄以薦賢,自言駑下,難任國事,猶尸位素餐;無策扶危,尚戀棧爵祿,久無行意,蹉跎日月,延致秦》】盡破趙,兵壓燕南,愴惶乃出下算,私紿樊於期之首,毀太子丹禮賢之名:綜觀諸陋,當何以名俠者哉?

  舞陽進覲振慴,荊軻從容應對,圖窮匕現,乃揮濡血封喉之刃,把袖欲揕秦王——刺客者,奇兵也!貴精贅夥,故聶政不待嚴仲子襄助,而刺韓相俠累;專諸不倚伍子胥,獨進魚炙而刺王僚。——荊軻鵠候客杳,終賴舞陽任副,雖名好擊劍,諒非精湛勝任,故避蓋聶之目,魯句踐亦謂其不講刺劍之術。——於時秦王佩劍未拔,環柱奔命,群臣驚愕失度,諸郎中執事陳兵殿下,良機豈容搪蹉?初未解秦王佩劍,復不召舞陽翼輔,爰為御醫藥囊所提。匕短劍長,武藝勝任,更為秦王劍斷左股,身被八創,倚柱箕踞,猶笑罵云:「事不成者,本欲生劫,得契約以報太子也!」秦王既實證謀主,蓰增惡丹之心,焉不益兵翦燕乎?

        嗚呼!燕丹固非善鑑明主,終遭父使斬首;荊軻尤屬釣譽之客,致速燕國隳滅。漸離目矐,置鉛筑中,以扑秦王。生報國恥,死全酒交,節義如斯,豈妄也哉?太史公稱荊軻立意皎然不欺。蓋徒嘉彼以匹夫之勇,敢刺萬乘之君耳!
++++++++++++++++++++++++++++++++++++++++++++++++++++++++++++++++++++++++++++++++++++++++++++++++
開宗建派,成家立言,纔算是「家」,二哥慣在幕後敲鑼打鼓,能到「師」級,已在慶幸了,實在扛不住「家」的讚譽。
荊軻論是三十多年前的舊作,當時手抄刺客列傳,一時有感,仿蘇軾留侯論、夏侯湛樂毅論、方孝孺豫讓論的筆法寫成。二OO二年修刪數句,用章草寫就,同年十月四日到七日四天,在布萊德嶺全國自創詩文書法展展。是展出現場唯一的一篇古文,也是鄙薄所知:當時幾乎絶迹的書體。硬筆楷書譯文呈予當時的曾議員,盼能編入中學課文,一清史觀。一晃十三年,此文如石墜海,不明下落。連文學天地中的原文,因黑客入侵,已銷毀無踪,據説朱自清曽有相似論文,可惜現時搜不到鏈結。
今日重晤,感慨莫名。因為章草在本國幾告絶迹,半識者已寥若晨星。二哥這手章草是臨下整本歴代章草,再轉化為己意的弄了份五筆分類草稿,點劃遵古,半是己意。常人迎熟拒生,當然未必善鑑,所以重貼釋文。【】是首圖的章草釋文;【《 》】是端草釋文。
章草和狂草説的彼類草書的形態特徴,今草的今是指那時代,這名起得思慮不周,魏晉的「今草」,現今卻是「古草」了,從形體而論:偽略弘逸,縱而不狂,當然是端整、端正、端莊、規矩、正經、合制、契範、、所以改稱「端草」。今草這名詞用了上千年,猝然改合理了,也未必 會風行的。

[ 本帖最后由 鸿二哥 于 2021-7-28 10:40 编辑 ]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9-28 21:25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1056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