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古琴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895
精华 1
积分 137
帖子 46
威望 91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7-2-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3-4 00:1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Yahoo!
蚯蚓

        你我未再谋面,已有三十几个春秋了,无论如何,这日子可不能说短。

        初初认识你,我还是个随处撒尿的小娃娃。那时,我们住在乡村,家境贫寒。母亲白天除了操劳家务,夜里还接点手工回来做,补助家用。母亲干的是简单的活儿;我记得在明灭不定的土油灯下,母亲把“蜡纸”平铺在桌面,在纸的四周涂上浆糊,然后把纸的一个尖角裹着一根铁棒慢慢卷起,做成吸汽水用的“水草”。我站在桌边,头刚高过桌面,抬高双手帮母亲按平蜡纸。这时,你仿佛就在我的身边,欢快地歌唱,声音细而长。你像一个古怪的牧童,吹着哨子放牧着夜。母亲给你逗得兴起,轻轻地用乡音哼着民谣:蚯蚓叫吱吱,阿妹拎饭到田边……这样,我们便忘了疲劳,一直到屋外传来椰子落地的卜卜声,母亲才说:“儿阿,夜风大了,去睡吧,别着凉了。”我依依不舍地爬上床,听着你的歌声,朦朦胧胧地睡去了。

        白天,我到沙地上游玩,时常看到母鸡用爪子拨开泥沙,把你从土里揪了出来得意地咯咯叫个不停,把你又抛又接,猛按狠踩,拉长又缩短,你被折腾个半死。我赶紧抡起竹竿,去扫母鸡的双脚,迫得它连飞带跑,可是你已伤痕累累,奄奄一息了。

        后来,我们搬到市区去,离开可爱的乡村。我上了学,交了很多新朋友,渐渐把你忘记了,也忘记你那简单又亲切的歌调,有一日,我在一本画集里偶然见到你;没想事隔多年,你仍在扮演“弱肉强食”的弱者,你被两只小雏鸡扯住头和尾,痛苦地扭动身子。我知道,白石老人最终看到你被断为两截,成了小雏鸡的美食,要不这两个强暴者又怎会《他日强呼》呢?

        我一年年长大,开始喜爱诗歌和音乐,家乡戏更使我如痴如醉。某次,父亲在听《桃花过渡》,我听到“渡船伯”在唱:蚯蚓蚯蚓歌,蚯蚓出世翻了沙……。我蓦地想起了你,我四处寻找,却不见你的踪迹。你一定是被钢铁和石灰的森林驱赶,无处安家落户了。

        昨夜雨横风狂,今早到处都湿漉漉的。我在走廊转弯处,惊喜地见到你在蠕动。是大雨带你上来的吧?我欢呼和你相遇,但我的激情马上被冰冻。你冷冷地,头也不回地一劲儿往前爬、爬、爬,是我的样貌改变了,叫你认不出么?呵不!变的不是外形,我已不是当年那个纯真的稚童,我变坏了;我曾把你的族类“红蚯蚓”一团一团丢进鱼缸喂打架鱼,我曾在生物实验室里,把你的兄弟切成薄片,在显微镜下细细观察,写成报告。我曾吃过用“地龙”炖成的补疗汤,“地龙”正是你的亲属呀!我做了那么多伤害你的事,还能奢求你的宽恕么?

        你再也不会为我唱歌了--蚯蚓!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18 14:47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3829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