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评论] 把月色关起来锤炼--梁三白的《割爱》赏析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18 10:22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把月色关起来锤炼--梁三白的《割爱》赏析

把月色关起来锤炼


--梁三白的《割爱》赏析




作者:梁三白 评论者:怀鹰


当涔涔的血
从割开的心
流出来的时候
多么壮丽


壮丽是你说的
心是我的


心是我的


我的白天
从此成了
剪不碎的一片空茫


黑夜
被我切齿地搓成
黎明以前颤动的平安


今天晚上
我不把含着酒味的月色
关起来
锤炼


在本地的诗坛上,梁三白虽然不是产量很多的诗人,但他的诗别具风味,拥有一定的水准和地位。我一向来很欣赏他的诗,觉得他的诗写得很飘逸、很浪漫,有那么一点陶渊明的风骨,又有近代诗人郑愁予的诗韵。


比如他发表在联合早报副刊《星云》版的短诗《割爱》(19831124日),就写得饶有趣味,富于思考,耐人寻味的作品。


诗题为《割爱》,割爱这个词组,一般是指把你心爱的物品转让给他人的意思。当然,诗人写这首诗,完全跟转让物品毫无关连。他写的是一种心情,一种情绪。心情和情绪能转让吗?就某种形式和情态来说,是可以借助内在的“燃料”加以改变。那么,所谓“割爱”,割的就是内在的一种状态(它是以“爱”的形式出现)。


诗的语言并不繁复或晦涩,但不容易读得懂诗人所隐藏的内在语言和思想情怀。


这首短诗并不是在叙说一个有关“割爱”(转让)的故事或情节,我们可以从两个层面来理解它。


(一):诗究竟在说什么?
(二):诗歌语言的特色。


第一个问题牵涉到诗的内容。诗里没有特定的事件和情节的演变,它是诗人的情绪语言,或说一种心理的感性的流程。诗的奥妙就在这里,它无须借助具体的事物或场景去张扬内心的波动。但始终有一个“背景”隐藏在情绪之中,也就是说,产生情绪波动的因素被诗人“有意”的掩藏起来了。


当涔涔的血
从割开的心
流出来的时候
多么壮丽


壮丽是你说的
心是我的”


第一节诗给读者造成某种印象:从割开的心流出来的血是壮丽的,用壮丽来烘托涔涔的血,那不是一般的流血行动。诗人准备为某种理想献身的精神强烈无比,令人感觉一个浓烈的血腥味迎面扑来。


但紧接着,诗人冷冷地说:“壮丽是你说的/心是我的”,一种极其蔑视,轻曼的讽刺,把上一节的壮烈行为冰冻起来,形成一种天差地别的戏剧性的效果。


原来,那个“壮丽”并非诗人的自况,它来自一个叫做“你”的行动语言(代名词)。这样就构筑了一个互相对立的场面,我们还可以沿着诗人的思想轨迹往上回溯。这个“你”跟诗人应当曾经一度是“好朋友”,甚至是“战友”,“你”站在浪涛之上指挥着群鸥,甚至要求诗人投入“壮丽”的浪涛去接受更加严酷的考验。但诗人却说:“壮丽是你说的/心是我的”。


显然,诗人并不赞同这种所谓的“壮丽”的流血行动,他坚持“心是我的”,后一句重复“心是我的”,可见诗人对自己的原则,始终保持着异常坚定的信念。前一句是“说”给“你”听的,显示某种抗议,后一句是跟自己说的,以此坚定自己的原则。


但是,诗人固有的思想情怀,不是在一夜之间就换了姿势。他的心仍有戚戚焉,他对他所坚持的仍有一丝疑虑,他不知道坚持会造成什么后果;彷徨、幽闭,不知何去何从,成了诗人最佳的心理写真。所以诗人说:“我的白天/从此成了/
剪不碎的一片空茫”,那种剪不碎的惶惶然的空茫,让诗人的眼睛看不见前景。就连“黑夜”也被“被我切齿地搓成/黎明以前颤动的平安”。其实,黎明前的“夜”是不平安的,那是诗人的心在颤动,而且异常的动情,异常的情绪化,诗人用了“切齿”这两个字,可见内心含着忿怒。为什么诗人的情绪这么剧烈?可能是“你”对诗人的伤害已到了难以释怀的境地。


不过,情绪发泄了之后,诗人也觉得自己失态了,心情慢慢的归于平复。


今天晚上
我不把含着酒味的月色
关起来
锤炼”


噢!诗人在喝酒,喝着闷酒。


诗人受到了“伤害”,无处泄愤,只好关起门来自顾自的喝酒。在酒沫中自说自话,这样情绪获得了安抚,心里也有了取向;他固然不会为了所谓的“壮丽”而割开自己的心,但他会锤炼自己的灵魂,自己的心,诗人不也大声疾呼“心是我的”吗?


梁三白的这首短诗,在艺术创作上自有其独特的地方。


第一节诗的描写采用的是正面的叙述语言,旨在“误导”读者陷入诗人所设的“圈套”,相信那是诗人准备采取的行动,从而产生一种合乎理想的思维方式。但第二节的两行诗句,却推翻了第一节的设想,正面的意义变成反面的意义,诗人的语言变成他人的语言,把一连串该发生或已发生的情节,浓缩聚焦成一种急疾转化的效应--这是准备“割爱”(立场转换,语言对象的转换)的前奏曲。


第四、五节诗,写的是诗人那种惶惑不安,畏惧而又愤怒的情绪,显然,他人的语言伤害已超乎诗人所能承载的程度。空茫本已可充分的显现诗人的心怀,但这空茫仍是剪不碎,这空茫的张力也就无边无际了。剪,这个字用得很传神,把寂灭的空茫给搅动起来,于是空茫越加空茫。同样,把黑夜“搓成”黎明以前颤动的平安,平安越加不平安。这是诗人运用文字的奇奥之处。


最后一节,诗人“把含着酒味的月色/关起来/锤炼”也用了动态语言把静物的情愫调动起来。诗人明明是在喝酒,却把喝酒的这个动作用“含着酒味的月色”转换出来,这样喝酒的动作就有了几分朦胧的美,诗的美,而月色也透过酒味的熏陶而更惹人动情。把月色关起来(关这个字用得很出奇)锤炼,锤炼些什么呢?那无异是诗人个性的锤炼。


诗人所谓的“割爱”,割的是思想之所爱,情怀之所爱,过去之所爱,包括人和事,物和情。这其实也是一种转让,舍弃,这需要勇气和智慧,是把“含着酒味的月色关起来锤炼”之后的转变。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07-11-7 16:51 编辑 ]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林锦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942
精华 11
积分 1139
帖子 461
威望 676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3-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19 08:4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 怀鹰 的帖子

喜欢粱三白的诗,也喜欢怀鹰的诗评。诚如怀鹰所说,粱三白的确是一位很出色的诗人。他的诗集《微醺时候》(?)里有许多佳作。

[ 本帖最后由 林锦 于 2007-10-19 08:51 编辑 ]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19 09:27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2 林锦 的帖子

“英雄”所见略同,希望有更多有心人发掘本地诗人的作品。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罗贤生 (罗子贤生、hansen)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市井爱诗人


UID 4480
精华 103
积分 15731
帖子 6990
威望 8693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13
来自 深圳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7 15:49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当涔涔的血
从割开的心
流出来的时候
多么壮丽

壮丽是你说的
心是我的
-----------------------------
尤喜开头这里。




随笔南洋心对月,寄情北斗自吟诗。

顶部
红叶笑西风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5237
精华 82
积分 9546
帖子 4179
威望 5324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7-10-2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7 16:4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进来学习一下诗评,很好的一个帖子。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10-23 11:52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1215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