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20812
帖子 9318
威望 11471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2-7 09:5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黑暗领域》(39) (b)

与蕾珀尔的电话交谈让凯伦感觉跃跃欲试而又无处可去。她利用一些突然拥有的多余精力去安排学生的住宿,靠近利文沿海沙丘一带的营地。她尝试看录影带〝慾望都市〞,却看得很烦。在案件进行的期间,她时常是这样的。除了追逐猎物,她对其他的事没有胃口。她讨厌事情被拖延,因为适逢周末,或实验得花时间,或什么都不能做,必须等到另一个讯息有了着落。

她尝试转移她的注意力,跑去清理屋子。问题是她很少在家,屋子也不怎么杂乱。一个小时的忙碌之后,再也没有什么事值得她去关注的了。

〝他妈的,〞她咕浓着,抓起她的车锁匙,夺门而出。严格地说,由於法律讲究证据,当她去找证人谈话时,不应该单枪匹马出去。但凯伦告诉自己,她只是做一些幕后的调查,不是真正去取证据。如果偶而发现一些东西将来可能作为呈堂证据,她还是可以在隔天传召一些警员过来取得一个正式的证词。

回威姆斯的牛顿,车程少於二十分钟。在珍妮普伦蒂斯居住的孤立的住宅区,没有人活动的迹象。没有小孩在玩;没有人坐在他们的花园享受午间的太阳。低矮的排屋迷漫着一股萎靡不振的空气。

这一次,凯伦去走访珍妮普伦蒂斯隔壁的屋子。她还是很想知道麦克普伦蒂斯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与这个家庭这么亲近而能把米莎付托给他照顾的这个人,一定和她的父亲交情不浅。
顶部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20812
帖子 9318
威望 11471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2-7 09:5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凯伦敲门,在门外等。当她刚想放弃,走回她的汔车时,有人稍微打开上了锁鍊的门。一个瘦小、干瘪的脸,在满头卷曲的灰发下,向外窥视。

〝麦基利夫雷太太?〞

〝我不认识你,〞老妇人说。

〝不,〞凯伦拿出她的警员身份证,高高地展示在两片弄肮了的大镜片前,在它们的后面,是睜得大大地打量着她的两只浅蓝色的眼晴。〝我是一个警官。〞

〝我没有召唤警察,〞老妇人说,歪着她的头,向凯伦的身份证皱眉。

〝不,这个我知道。我只是想和你谈几句以前住在你家隔壁的那个男人。〞凯伦用姆指打个手势, 指向珍妮的家。

〝汤姆?他已经死了好多年了。〞

汤姆?谁是汤姆?噢,该死,她忘了问珍妮普伦蒂斯她继父的名字。〝不是汤姆,不,麦克普伦蒂斯。〞

〝麦克?你要谈关於麦克?警察找麦克干麻?他做错了什么事?〞她滿面困惑,这给予凯伦不祥的预感。她已经花了不少的时间,试图从老年人那里, 获得一致的讯息,但她知道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结果很可能还是难以確定的。

〝不是这样的,麦基利夫雷太太,〞凯伦向她保证。〝我们只是尝试找出,这么多年以前,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让我们失望,就是这么一回事,〞老妇人一本正经地说。

〝说得对。但我只需要厘清一些细节。我不知道我能否进来和你谈一下?〞

妇人呼吸急促。〝你肯定你找对了屋子?珍妮的家才是你要找的。我无可奉告。〞
顶部
水滴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


UID 50659
精华 20
积分 7634
帖子 3589
威望 3969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9-10-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4-5 12:1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8-24 09:07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1795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