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这是越南经济开放典型的犯罪案例。
斯巴达
禁止发言




UID 68698
精华 11
积分 2354
帖子 1029
威望 1323 点
阅读权限 1
注册 2010-7-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3-13 16:05  资料 短消息 
这是越南经济开放典型的犯罪案例。

这是越南经济开放典型的犯罪案例。
(1)
在启程飞往越南的前一个晚上,辗转难眠,她是会以怎样一种心理迎接我的到来呢?
五百万美金的投资会否如老板所言,咬不趁早处理,投资可能变成了“Rotten Egg”?
经济刚开放的胡志明市又会给我留下怎样的一种印象?我只知道自己半夜里在40楼高的公寓床上流了一身热汗。
下了飞机,从飞机闸口走出发现机场关卡宽敞无比,放眼一望十几个闸口的护照检查官员比印尼的多了几倍,使人有舒服和流畅的感觉,不需要填写褥节繁文的入境卡,很快的就经过检查站前往提取行李。
她派了助理秘书,司机和服务人员场外持牌等候,瘦削的男助理秘书等人抢着要帮我提行李,我一向都亲力亲为,不希望过于依赖他们,以微笑感激热情迎接的人员。
从机场路经胡志明市去公寓途中,见到市内不少西式建筑物,以及欧美游客,男助理秘书介绍说这是第一郡旅游区。
匆匆放下行李,立即带我参观破旧不堪的老厂房,迅即前往位于工业区的新厂房一睹风貌,后来被告知原安排来接送我的专车去年圣诞节前夕肇了车祸,我惊讶为何至今已两个月与还未修理好,又为何在去年资产负债表上不知会总部,男助理秘书表示遗憾的说车子曾受警方扣押调查,因为驾车惹祸的中国工程师没有驾驶执照。
那工程师在印尼至今一言不发,也不跟印尼总部说起这意外事件,似乎另有隐情。


第二天一早,越南籍女经理已在办公室等候我,并告诉我三楼是提供我外方专用的办公室。
她带了男助理和一位娇小戴副眼镜的女管理员同我在三楼小四方桌开会。首先,我赞她衣着清新漂亮,并说明我授命迢迢千里飞来的目的。
她说:我只知道你是为了提升会计系统而前来胡志明的。
她先入为主的局限我工作范围,并规定我需要一天前提呈我需要资料的清单。
为了不使自己处于被动,我说我需要看了他们提供的资料后才能知道如何改进原有的会计系统。
当她知道我需要银行常月结算单时,立即婉转拒绝说:我需要请示大老板。
我颇生气地说:在新加坡,或者在其他国家,没有会计员不参照银行常月结算单查帐的。

在我没来越南之前,她的中国山东佬情夫便和我吵了架,说我的工作应该事先让他知道。
我讥讽地说:只要是在阳光下办事,何必紧张兮兮?更何况我是直接受雇大老板,向大老板直接作报告的。
为什么说是她的情夫呢?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不敢在众人面前公开,但众目睽睽下又是无法掩饰,越南工厂的职员私底下还告诉我说,他们亲密得像一对夫妻。
同一公寓里负责汽车业务的J,还告诉我越南著名火锅店里的女招待都一直以为他们就是夫妇。

他们的关系如何,并不是我此行的目的。她收到大老板邮电,必须提供我需要的所有工作资料,谭秘书将出纳员打印出来的银行结算单交给我看时,最让我惊讶的是,五份银行结算单中,只有一个属于公司银行户口,其余四个全数是她个人名下的户口。

她不在现场,说是喉咙沙哑,以及需要出差远门拜访客户,因此这件事我需要一周后再和她理清,接着我出乎预料的又看到所有的售货单都没有编号。

难道她重蹈覆辙其情夫在中国的经济犯罪,因为她的中国情夫是在老板的原谅和协助下,始能化名领取护照往访越南。她之所以能创业,也是情夫挪用中国外商的投资转移到越南来的钱财。他们确是一丘之貉共患难的夫妻,始终习性难改?

(2)

[ 本帖最后由 斯巴达 于 2012-3-14 18:25 编辑 ]
顶部
斯巴达
禁止发言




UID 68698
精华 11
积分 2354
帖子 1029
威望 1323 点
阅读权限 1
注册 2010-7-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3-14 18:35  资料 短消息 
(2)
    饭桌上,J 介绍 在市里开夜总会的大卫给我认识,大卫说要不是看在J和大老板面上,欺负他越南籍老婆的山东佬不要自吹自擂一夫能敌数条大汉,一弹就能将他致命; 那晚J和山东佬一伙人离去后,大卫回来夜总会才知晓此事。J和大卫同是来自新加坡到胡志明市创业的患难之交,自此一直不敢带山东佬来夜总会,也不让山东佬知晓这件事。
    不可一世的山东佬迟早会惹祸的,我早就预料到,只是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点发生。
    越南文虽然不完全看得懂,通过Google翻译,总公司招牌挂在大门口,可是正是签署租约和注册的公司依然是越南籍女人名义注册下的东哄公司,而不是东红集团,法律下东红集团投资4百多万美金占有的百分之九十七股份,都全属越南籍女人所有。
    早期马来西亚华人借用当地土著名义和后来外商利用中国国内人注册公司,结果无不在移花接木的情况下,不是尾大不掉就是空亏一匮全化为乌有;这些狡猾的人利用外商害怕贪官污吏的心理,不遵循合法渠道享受有关国家给与外商优惠条件,不知道给贪官施点小惠可能带来的好处远胜于让当地小人侵吞而无法申冤任人宰割,那些偷鸡摸狗之徒主要是为了养情妇,国际大集团一般不屑此道,能否盈利主要还是产品是否适合市场需要?不是与当地人争夺零售批发市场,而是提供当地人就业的企业,越南比中国更加开放,也更加欢迎外商前来投资,我一直不明白为何总公司愿意冒如此巨大投资的风险,不祥查他们的营业报告和进行合法注册管理?
     当女婿告诉我他的岳父在山东佬甜言蜜语下认可那越南籍女人为女儿时,我才约略知晓其中的奥妙,但女婿和老板家属的其他人是否愿意接受4百多万美金可能顷刻化为乌有的事实吗?
       因为我至今看到的有关资料,没有总公司能介入经营的合法权力。
     我要索取的每一份资料,她都借故为难说得问大老板,万一大老板有意外,这巨大投资岂不明正言顺归她所有?在我提供有关这里的财务经营状况后,老板的直属家人更觉得迫切需要他的越南女婿前来越南办理正式注册外商联营或合资经营的需要。
     我提醒他的越南女婿杰克不要打草惊蛇,再次透露要来越南的消息。
     因为她随时卷走现款,都是轻而易举不费吹毫之力的躲到北方,南部名下的资产全部可以合法转卖给他人,还包括利用老板2百万美金购买的公寓,即使这公寓已被国家征用,贱价也不容易卖出。

[ 本帖最后由 斯巴达 于 2012-3-14 21:38 编辑 ]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0-22 13:54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3225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