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求索居之新加坡“晚晴园”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爱社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22622
精华 4
积分 227
帖子 62
威望 165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8-5-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11-20 17:2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求索居之新加坡“晚晴园”

求索居之新加坡“晚晴园”



今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海峡两岸围绕此中国人的重大节日,竞相开展了纪念活动,其中影视作品更是层出不穷,如果大家注意观看的话,凡是涉及辛亥革命起义前酝酿阶段的影视作品,大都会提及孙中山先生在南洋的这段经历,而在新加坡侨居时,孙中山先生就居


住在现今马里士他路上的晚晴园内,关于晚晴园的情况,无容赘述,尤其在随笔南洋这个新加坡的博客上,博主们了解这段历史的人大有人在,即便对此了解甚少的其他看官们,在百度百科里按“孙中山 新加坡 晚晴园”的主题词收索一下,可能比我在这里啰嗦,或者叫班门弄斧要强得多,在我的一篇博客里《在新加坡感受新加坡人的爱国情怀》(http://www.sgwritings.com/22622/viewspace_18110.html)也提到这个地方,当然,在新加坡工作期间,我有一段时间,隔三差五就要去那里,沿着马里士他路全程走一圈,前面有贩卖有名的“山猫”等品种的榴莲销售点,后面有销售体育彩票极火的销售点,当然,路途中间,就是孙中山先生侨居南洋时的“晚晴园”。
晚晴园前是一片热带雨林密布的开阔地,高大的雨林像一个个卫士拱卫在晚晴园的前面,我在新加坡工作期间,晚晴园在维修,我进去看了看,只能在已经搬空的楼房里驻步畅想,在室外的草坪上遐思,后来晚晴园短暂开放后,为了迎接辛亥革命100周年,又闭馆整修了,也就是辛亥革命100周年前夜,晚晴园又重张了。
而今,我再画那里的景象,完全凭记忆写意,但是,就像我在《用心感受新加坡》http://www.sgwritings.com/22622/viewspace_26122.html ,这部体验式的游记里的前言所说的那样,在新加坡的感悟,就是一个记忆的“节点”,它有时会提示我回望过去的经历,但是,毕竟生活再继续,过去的经历,也就是一个记忆的参照系和坐标。附上《增广贤文》中的箴言一幅,算是自勉吧。
附件:

1  [时间:2011-11-20 17:26]

2  [时间:2011-11-20 17:28]
顶部
刘斌
特邀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蜀中之人


UID 9451
精华 236
积分 14499
帖子 5805
威望 867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2-7
来自 Shanghai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11-22 22:02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我原来就住晚晴园旁边的公寓,附一张照片支持你!


图片附件: wanqinyuan 025.jpg (2011-11-22 22:02, 131.06 K)





UFO2012
http://www.sgwritings.com/9451

顶部
爱社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22622
精华 4
积分 227
帖子 62
威望 165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8-5-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11-23 21:5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谢谢刘斌博主跟帖!

在中国,泰山有石曰石敢当,您照片中显示晚晴园中的这块石头,除了有李光耀资政的手笔外,也显示了它与泰山石一样的功效吧?!
顶部
超风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6261
精华 4
积分 14166
帖子 6890
威望 718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11-2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11-27 10:1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周末愉快~~有路过,但没进去参观

那书法写得真棒,刚劲有力!赞!!!

[ 本帖最后由 超风 于 2011-11-27 10:17 编辑 ]




凡世的喧嚣和明亮,世俗的快乐和幸福,如同清亮的溪涧,在风里,在我眼前,汨汨而过,温暖如同,泉水一样涌出来,我没有奢望,我只要你快乐,不要哀伤。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5-29 17:56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3108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