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青春是手拉手,坐上永不回头的火车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七月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57877
精华 45
积分 1430
帖子 459
威望 968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10-3-2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11-24 20:4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青春是手拉手,坐上永不回头的火车

我们的见面开头语是:好久没见了,哇!你一点也没变欸!
哈,以示我们青春还在,岁月无痕。
不过真的,我们之间的某些排列组合方式下,是好久好久都没见了。

昨天我们四个,是奕、萍、琼和我。四角关系是这样的。
萍、琼和我是初中三年的同学,后来成绩好的萍考上了地区高中,这可是省重点啊,很牛的。
琼没发挥好,算是有点降级地去了附中,我是无惊无险直升了本校高中。
奕是萍的高中同学。也是高材生,琴棋书画兼通的才女。
琼在高三前回来我们高中插班了几个月,因为是昔日的“班花”之一所以当时还引起了本班男生的小骚动。
现在琼也在新加坡,相夫教子,其乐融融。
因为臭味相投,物以类聚的关系,我们也认识对脾气的彼此的朋友。
我很喜欢这样认识朋友的方式,而且在我的朋友圈子里,大家好像都很习惯这样子认识朋友。
谈得来的,自己的朋友就是大家的朋友。
所以聊起这个那个的时候,大家基本上没什么陌生感。
这回萍是随公司过来培训,完事后请假多留两天。她从北京过来。
奕是从桂林特地过来的,这家伙是太太命,结婚后就没上班了,这几年专心调教儿子小泽,家庭教育一把抓。
因为这两年频带小泽去北京比赛,所以奕和萍这两年聚了好几次。
我是两年前见的萍。那一天还有另外两个朋友,我们先去了某个火爆的火锅店吃到几乎爆肚,然后去了当时北京最高建筑的楼顶咖啡厅,点了超贵的忘了什么茶,一直聊到半夜,小洋就睡在沙发上,后来到家楼下再背上去的。
我就见过奕一次面,那还是在10年前。那一次我和萍一起挤在她的房间,临走时因为变天了还穿走了她的一件大红的棉外套。琼最后一次见到奕和萍都是在10年前。虽然还没来新加坡之前,琼一直在桂林上班,但是那会儿萍还在伦敦漂泊,还没回北京呢。
现在我和琼都在新加坡了,两家就差一个地铁站,平时还是电话里讲得多,出来见面的少。

“你们想去哪里?我带队。”从一知道她们要来,我就很兴奋。
“其实不想去景点,想去去博物馆什么的。”
“那好啊,我有一个一直想去看的展览,不如我去安排。”我说的是梵高作品的3D影像展,Rainee去过很推荐的,我一直说要去一直没去的。
可惜昨天到了位于金沙的艺术科学博物馆,才被告知那个展两个星期前就结束了。怪不得网上没查到。说明我心底还是不相信网络的。这是好习惯,虽然遭遇挫折,还是应该坚持。
不过也好,音乐剧The Lion King的表演剧场就在旁边,我们就赶紧去买了票。这个表演在新加坡的最后一场是10月30号。看来我们跟它有缘。
走过DNA桥,左边是座位漆成彩虹颜色的水上浮动舞台。在新的大型体育场没有建好之前,新加坡的国庆庆祝表演都在这里举行。沿着F1比赛的赛道往左走个5分钟,哈,这样写是不是很屌的感觉,不过其实它就是一条普通的公路,只是在F1赛事期间才关闭起来做比赛用途。新加坡举办的是夜间拉力赛,所以赛道两旁会在比赛前竖起两道4、5米高的某种银质光泽材料高墙,并且铺设了超亮的灯。比赛现场应该亮如白昼。小洋要求了两年了要看现场,我心里一直犯嘀咕,“看现场?人坐着不动,赛车就那么‘嗖’一下,一秒也没有就过去了,还不如在家看电视的爽”,另外还是有点瞧不起小朋友的意思,觉得他们不就图个热闹吗,把门票砸在这儿好像不太值得,所以就一直也没答应,含含糊糊就敷衍过去了。可能等妹妹也大一点了,明年带两个一起去好啦~~
不好意思写岔了,再接上。沿着F1比赛的赛道往左走个5分钟就是滨海艺术中心了,俗称“榴莲壳”。我也看过一个Kuso漫画,说的是设计师的灵感其实来源自被他拍死在画纸上的绿头苍蝇。哈哈, 别说,那两个半椭球形趴在新加坡河口边,的确很像苍蝇的巨大复眼。

然后我带大家回我家晚餐。我老爸老妈已经备好丰盛家常菜,就等各位入席。
我们几个在一起是普通话、家乡话掺杂着讲。
回到家后,就一律改成家乡话。
吃完饭就上水果、瓜子、小点、菊花茶,地点未变人不挪动,继续吃喝打屁。
老妈问萍:“你爸是不是罗老师啊?我还记得他的样子呢。是不是个子没好高的?”
“是啊,是啊。我爸晓得你的啊,我就听他讲过。”
“你爸银好好的,以前还帮过我一次忙。”老妈边说边笑。
“哦?”我们大家的胃口都被吊起来。
“那时还在公社,好像是70年吧,县里的老师们搞什么文艺汇演,我要刻唱个歌,好像是《红灯记》吧,报了幕以后,你爸爸也在旁边,我也不知道他会拉二胡,他马上抓起二胡就拉起来给我伴奏,”
“哇,这么热情。”我们都怪笑。
“是啊是啊,我们都没得讲好,他起的调子好低,我差点就唱不下克,”妈妈也笑。
“哈哈,怪不得记得这么清楚,原来是记仇啊,一记记了这么多年~”我在一旁打趣。
老妈赶紧澄清:“没有没有,还是唱完了的。你爸爸是个好银呢,蛮善良的。不过,那个调子起的高点好唱点,也好听点。”
“嗯,不一定帮别个也伴奏的,说不定是想引起你注意啊。”萍也怪笑着,添油加醋地。
“就是就是,他认得你没得?”我问。
“重点是结婚没得?”
老妈一边摆手,一边却像是想起了什么更好笑的,自己掩着半边脸憋着乐。
“干嘛啦,干嘛啦。都脸红了呢~~”
“没得,想起另外一件好笑的事。”老妈终于缓了一缓,还看看在一旁也笑得好开心的老爸。
“更早一点啊,69年的时候,那时也是县里教育战线开大会,全县2000多个人坐在底下听,领导说要找个城里过来下乡的代表发言,那时我们有5个是城市里头来的,大家就把我给拱出来了。我就上台讲咯,也没得准备什么讲稿,领导讲就讲讲我们来了以后的生活。那我讲了以后,台子底下笑翻了,一直笑一直笑,后来散会了蛮多人讲我讲得好好听~~”老妈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褶子。
“我就讲我们到了凤凰山里头吃什么菜啊,上什么课啊,我还讲‘路上到处都是泥巴’,底下笑个不停~~”
“农村嘛,那不是到处都是泥巴!”我也乐,“你这么好耍。”
“我是城市里头长大的啊,哪里见过泥巴路嘛。”
萍在一边恍然大悟:“哦,原来你就是这么出名的。”
“你爸爸那时就是老师,他肯定也坐在底下听的。”
“哈,所以后来有机会碰到你唱歌,当然要献殷勤主动伴奏了。”萍嘻嘻笑得花枝乱颤,“七月啊,我们俩能生出来还真不容易呢,差点就没咱俩啦。”
我们大家围着餐桌爆笑。笑了一会才想起老爸也在桌边,瞥一下他他也笑得哈哈哈的。
“欸,老爸那时坐在底下听老妈演讲吗?”
“没有啦,我又不是教育战线的。”
“是啊是啊,我是后来当广播员的时候才认识你爸的。那时又过了一年多了,我从凤凰山里面调出来搞农村广播。”……

青春之所以美好,就是因为前方有无数可能和未知,充满好奇和新鲜,等待我们去探险。
青春之所以美好,也是因为有青涩的模样和幼稚的冲动,当隔着时空去看那份笨拙,却有种莫名的感动。
青春之所以美好,是因为你我鲜明地活在彼此的回忆中,可以共同触碰那些年的岁月和点点滴滴。
青春之所以美好,是因为我们手拉着手,一起欢笑、痛苦、烦恼、成长,一起应付着个世界,再跟世界一起慢慢变老。
我们都是幸福的,不是因为拥有什么世界,而是我们拥有那些年一起度过的时光。






[ 本帖最后由 七月 于 2011-11-24 20:46 编辑 ]
顶部
超风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6261
精华 4
积分 14166
帖子 6890
威望 718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11-2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11-27 10:1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月儿 好久不见?你好吗?

周末愉快




凡世的喧嚣和明亮,世俗的快乐和幸福,如同清亮的溪涧,在风里,在我眼前,汨汨而过,温暖如同,泉水一样涌出来,我没有奢望,我只要你快乐,不要哀伤。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7-10 21:02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9229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