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365
帖子 2449
威望 2881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7-12 06:2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雍正皇与吕四娘

消闲文字。
雍正皇与吕四娘a
09/2006
这篇文字是我观看电视连续剧,“九五至尊”后写的笔记,观感和故事。那套连续剧说,清朝雍正十三年,即公元1735年,皇上心悬黄河泛滥灾情虽然经已好转,到底对办事官员如何处事仍然不甚放心,他微服出巡,在码头上被反清复明的一班人追杀。

当时忽然走来一团龙卷风,吹得场面大乱,帆破船沉,人物被拖扯搅拌,竟然陷身一段“时空隧道”之中。在那慌乱,悬空无依的周转时刻里,吕四娘的钢刀已经脱手,像枯叶似地随风翻腾,狂舞,瞬息间就不知所踪了。她的指尖挑着雍正皇的袖子,她运劲腾挪,拉扯,进而扭住雍正皇的手腕,赶紧把他迎面擒住。接着,她手脚并用,在整个颠覆,飞驰,抛掷和下坠的过程之中,一直都抓紧他,盯着他的脸。也不知道基于什么科学因素和原理,只见雍正皇的脸形逐步地转变,他变得看起来年轻了一点。在吕四娘莫明所以的时候,雍正皇变得又再年轻一点,又再年轻一点。在她惊讶之际,他从一个年近古稀的老人,变成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这时候,由于年龄的变化,世上再也没有他人认得出雍正皇,但是吕四娘,因为当面见他发生变化,看得亲切,不止认得,任他化成灰烬也还认得。后来雍正皇和吕四娘两人落在从深圳走向新界、九龙的公路上,年代是公元2003年。[当然是胡说八道,但是这是消闲文字,就让我跟随着连续剧胡扯一点吧。]

关于雍正皇的年龄,我推算:康熙皇在位六十一年,雍正皇在他去世后的翌年登基,在位十三年。雍正皇是康熙皇的四子,他是在父亲坐位了约六年时候出生的。康熙皇驾崩的时候,雍正皇大概是55岁,雍正十三年他大概是68岁,已经是个乐龄人士了。

那套电视连续剧,把在坐朝时候的雍正皇,用年轻人的相貌拍影,我想那是不对的。那真可惜。

他、她们遭遇的不止是时空差异,来到这个新环境也就有了不少的人事变迁。由于他、她们的身份有问题,招呼他、她们的陆克宏只好征得同意,送他、她们在印尼他有股份的一个机构里落脚。

这一下子,雍正皇和吕四娘两人与陆家和张叔家诸人挥手告别,寻路上船,进入内间。

那是一艘客、货两用的中型轮船,前端是平蓋货舱,这时候许多工人正在装载货物,机器声音吵耳,一片忙乱。后端有游泳池,与及观海空间和闲坐用的塑胶座椅。客舱在中部,高三层,分左、中、右三行,全部有冷气设备。搭客们有自己摸路的,有参加旅行团,让领队带进舱房的,熙熙攘攘,相当地热闹,有时连那不怎么宽的走廊都几乎给行李阻塞了。所见搭客和船务人员有像是华人的,也有像是别的种族的。两人上、中、下三层到处走动,对环境先得个了解,然后寻找他、她们的落脚处。陆克宏有对他、她们说,他为他、她们定的舱房在上层左边。两人走回上层,对照号码,再次看过所定的舱房,接着去找办事处。这下子他们这里人手不足,船在将要启航之前的几个钟头里,每人都身居不只一职,忙得团团转。几经搜索,两人终于找到了一个看似华人的职员。雍正皇把船票交给他看,那人略事摸索,交给他一条锁匙和一些纸张,说道:“你们的舱房在上层左边,K5号。一日三餐,用这些餐券取得食物,其他时候要喝茶水和酒另外付款。”他说的话是广州方言。那就好了,广州方言雍正皇他、她们现在听得十之八九了。

12/07/2014,待续。。。




[ 本帖最后由 荷塘 于 2020-1-7 18:06 编辑 ]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365
帖子 2449
威望 2881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7-12 06:5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故事。那套连续剧说,清朝雍正十三年,即公元1735年,皇上心悬黄河泛滥灾情。。。
1935年我在广东乡下读初小三,那和清朝的雍正十三年间隔了两百年。


[ 本帖最后由 荷塘 于 2020-1-7 17:30 编辑 ]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365
帖子 2449
威望 2881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7 17:2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雍正与吕四娘b。

发表于 2014-7-13 06:50  

消闲文字。
雍正皇与吕四娘b。
09/2006。
在前文a里,他、她两人在电视连续剧结束了之后,走进我的这篇故事里。他、她们和香港的现代人们告别,乘船向印尼进发。

这项船运事业是一个华裔印尼人经营的。这间公司有轮船二艘,川行于印尼坤甸和香港之间,着重货运和海程旅游,和旅游业者很有联系。他们在香港有当地的两种商家协同办理。

近日,由于则浩屡次宣扬,说称作广东人、姓卢名东明的雍正其实是前清的雍正皇帝本人,虽然要因此对雍正皇造成什么伤害并不实际,但是弄得克宏建材的名称在传言之中屡次出现,对大家都不好,所以雍正皇提出要他去。吕四娘说她盯定了她的“狗皇帝”,那是说,她要嫁给他做他的“狗老婆”。思考得来,陆克宏问他、她们要去那里。第一个说到的选择自然是返回二人的老家,可是年代变了,生活环境变了,人事更加地变了,但是地理总是相去不远,那才多多地配合思维。但是现在在大陆,在很多事项上,他、她们都会碰上相当大的麻烦。果然,在这不久之后,在不远处的广州,就竟然闹出了一件“三无人物”在拘留所里被活生生地打死,而轰动全国的大事。雍正皇和吕四娘二人的身份证都不是自己的,去到大陆,要是户籍出问题那就不好搞了。

陆克宏问:“怎么样?去做‘番仔’好不好?”他说,他在印尼有投资,他、她们如果选择要去,他可以安排让他、她们做他的代理人,在当地的一间工业机构里做事。他、她们乘坐这趟游轮,就是为要走去那里做事的。

所说的机构座落在印尼、加里曼丹岛西岸的苏加丹那,那个和西南方向的雅加达,与及西北方向的新加坡遥遥相对的城镇。从香港南来,坐飞机也可以,但是不是直透的,须要先飞到雅加达才转乘内陆班机兜过去。他、她们对环境和语言都插不上手,这次以乘坐游轮为合。

机构称为Kebro Industri。Kebro Industri 制造三夹板,雇用的生产、营业和行政等等员工超过150人。陆克宏占公司股本的45%,另一位股东是名叫张文超的印尼籍福建人。他以前在香港和陆克宏过从甚密,后来远走印尼创业,在那里生根和入籍,两人之间则因为业务上的关联,还有密切的来往。

雍正皇和吕四娘两人进入K5号舱房,所见空间不大,在左右摆着两张宽四尺的卧床,书桌偏旁摆着两张软椅,有浴室和便所的综合体,有用玻璃封着的小窗口,大约是一呎乘呎半的面积,可以通过它看到舱外的海景。房子里有电视机,有音乐系统,也有室内电话。两人见着都觉得它小巧,舒适,而喜欢它。

门关了起来地方自成一国。两人虽然在张叔家里相处了几乎一年,就从来都还没有像现在这么地关系密切。雍正皇握着吕四娘的两只手掌,情意流露,说道:“从现在开始,我们踏上人生的另一个阶段。”吕四娘说:“我们去共同面对它”。两人对须要以现时代的人的身份和心态去面对现实有共识。

船在起航之前有好一段时间须要耐心地等待,不过等得来船终于还是开行了。这艘船驶过鲤鱼门,进入南中国海,航行了六天才到达印尼的坤甸。雍正皇和吕四娘两人轻松地看海景,品尝中国和印尼的菜肴,在茶座,酒廊,卡拉OK里消闲,在舱房里看录影光碟,和在电影院里自由自在地任使时光飘逝。他、她们中,英和印尼影片都播放来看。他、她们甚至跟一个卖供应品的小摊子,买了游泳装,在那个游泳池里浸水。他、她们对现时代的种种物品和生活方式,都好奇,现在反正闲着,正好身入其中,多多地体验一番。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荷塘 于 2020-1-7 18:13 编辑 ]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365
帖子 2449
威望 2881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7 17:4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雍正和吕四娘c

发表于 2014-7-14 06:3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消闲文字
雍正和吕四娘c
09/2006。

在这旅途之中,他、她们接过两次电话。第一次是起航后的第二天,陆克宏探问他、她们觉得旅程是否还合意,说他像前几天所说那样,已经和苏加丹那的张文超讲好,早一天他再次和他通电,回答说那边的职员已经准备过,两人到得坤甸便会走到移民厅接待他、她们。第二通电话是秀娟打来的,分别才三几天没有什么好报告的,她只是和他、她们闲聊。她对吕四娘有说,是熊掌也好,是鱼也好,她要好好地对待雍正皇,那才不负众人对她的期望。在这方面他、她们惊叹手提电话机的神奇妙用。远隔天边竟然还可以用它交谈,就像同在香港一样。雍正皇说,他在进入香港的巴士路程上,第一次见人独个儿空口说白话,在那里自言自语,还以为那些人神经错乱呢。

这时候,两人对广州方言都已经有了不错的认识,和当地人交谈已经不怎么地困难了。这时候人们到处走动,香港就住着许多别处来的人们,他们讲国语,和他、她们所说的官话已经没有什么差别了。

这天,船到了坤甸,在码头边泊好,不久后搭客们陆续地离船登岸。雍正皇的手机刚才响过,一个男子嗓音用中国国语说,他是公司派来迎接他们的,他们通过了移民柜台之后,外面黄色墙壁下,就会见到他。他说他名叫扈多喏,手里撑着写上“卢东明先生”的布条。果然,走到那边,那位扈多喏就站在那里,撑起张开着的布条,上面写着“卢东明先生。吕四娘小姐。”扈多喏见到一男一女两个华人,便知道是谁来了,双方觉得有趣。扈多喏带他、她们坐德士走到苏加丹那,到公司里和张文超会面。

张文超为二人安排住宿和生活所需。住所离开公司不远,地方宽敞,有种种很过得去的设备,也请了一个女佣侍候他、她们。雍正皇和吕四娘就那么地安顿下来,也在公司里逐步地掌握分派了的职务。张文超有说,他这就走去政府机关里安排为他、她们买印尼国籍,以后用它做印尼国民。名称三人商议过说定了。雍正皇叫做Yakuna Yinzhen,华文当作是雅库纳胤稹。吕四娘叫做Suleito Siniang,华文当作是苏梅朵四娘。

在香港,陆克宏等人很为则浩的病况伤心。这天陆克宏和二太太去看则浩,见到他还是那么地活在梦里。他叫他父亲做“皇阿瑪”,二太太叹息一声,说道:“是你爹哋”,他还是叫他父亲做“皇阿瑪”。 则浩只记住他是雍正皇,他父亲是康熙皇。陆克宏告诉二太太说:“满族人叫父亲做阿瑪。”指着二太太转对则浩说:“她才是你阿妈,你的妈咪。”二太太捉住则浩的手,说道:“我是你妈咪。叫我妈咪,叫我妈咪。”则浩眼神呆滞,似乎是望着遥远的空间,喃喃地说道:“妈咪,妈咪。”他似乎有一丝半缕记忆的陈迹在脑际浮现。父母都兴奋起来,帮腔说:“妈咪,妈咪。”可是则浩的想象持续不久,他又再归于沉默。

陆克宏和二太太在家里说到去看则浩的情形,秀娟有点不忿。她说:“那次那个医生说三哥思觉失调,暂时不会恢复。说暂时,现在都已经过了两个多月了,要再多久才不是暂时?”第二天她走去看则浩,她对着他说着如何称呼父母,“爹啲,妈咪,爹啲,妈咪。”说了又说,说了又说,则浩只是看着她,不作什么反应。她在失望之余歇了一会儿,又再说:“爹啲,妈咪,爹啲,妈咪。”则浩终于也跟着她说了。他呆滞地凝视着想象中遥远的一个空间,嘴里喃喃地说着那爹啲,妈咪的话。隔一下子,他停下来看着秀娟,喃喃地说:“爹啲,妈咪,爹啲,妈咪。秀娟,”他竟然会说出秀娟的名字,她马上哽了喉咙,也不自制地滴下一些眼泪。像昨天那样,则浩不久又沉默了。再不久他就睡着了。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荷塘 于 2020-1-7 18:20 编辑 ]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365
帖子 2449
威望 2881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7 18:4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雍正皇和吕四娘d

消闲文字
雍正皇和吕四娘d
09/2006。

秀娟到来这里是James陪她来的。James便是东海老板的儿子,那次泰昌有意将公司转手让给陆克宏的时候,雍正皇对它有收入过一条很大数目的保险赔偿金起疑,秀娟向James询问,得过他帮忙,事后秀娟请他喝酒道谢,他有说:“不是以身相许吗?”秀娟笑他会说笑话的那个年轻人。现在雍正皇远走他方,秀娟的婚姻门路重开,他身先同俦,时常找机会和借口陪伴她。

见到则浩又有了进步秀娟高兴得很。她用手机向她父亲报告,说他看着她,讲得出她是秀娟。于是大家都很兴奋,希望则浩会逐步地康复,神经回复正常。

兴趣一起,第二天大家都走去看则浩,连大妈她们那几个人都去。则浩木木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大家逗他说话,过得一下子,则隆挪近,面对着他说:“则隆,则隆。” 则浩略一打抖,看着则隆,说出:“则隆”的名称,脸上似乎显出一点惊慌的神色。 他对则隆做过大逆亲情的事,在思觉出差的时候竟然还会觉得有一点不安。则隆说:“是啊,我是你二哥。你小的时候,我常常带你出门去玩的,记得吗?”这话似乎钩起了则浩的一点回忆,但是那情势持续不怎么地久,他终于又再木木然。他没有恢复正常,不过已经叫人很兴奋了。看来秀娟讲过那个医生说的“暂时”快要过完了。

晚饭过后,大家正在对则浩的病情说着话,神经医院有人打电话来,说则浩喊声说话,他说出一句:“爹啲,妈咪,爹啲,妈咪。秀娟。你们在那里?又叫二哥,二哥。医生说他几乎已经恢复正常了,你们现在就走来看他罢。那就太好了。大家草草地换过衣服,分乘三辆汽车走了去。则浩见到他、她们,神情又再多加正常,对他生母,二妈,亲情流露,对其他各人也显得亲切,只是不怎么地说话。值勤医生对陆克宏说,则浩终于脱离了困境,明、后天就可以出院回家。

则浩的神经系统逐步地恢复了正常,陆家侥幸度过一场灾难,连大妈等人都松了一口气。则浩在家里调养了一些时候,神经系统更加显著地有进步。秀娟少不了会用电话通知雍正皇和吕四娘两人。吕四娘很是高兴,她以前有和则浩甜蜜地相处过,他疯了,她难过,他回复正常了,她自然高兴得很。听到这个好消息,雍正皇也大大地舒坦了。

雍正皇和吕四娘不同思路,他极端着意的是他以前对则浩的想法和做法。两人交逆了之后,雍正皇看他是个心术不正的人,是个须要提防,训斥和惩治的人。他把在克宏建材做事看作是管理国家,就算则浩是皇亲国戚,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就须要被冷落以示惩诫和促使他更改,所以雍正皇不接受他道歉,向他祝贺,他也不予理睬。等到则浩疯了,他大吃一惊,也逐步地同情则浩的处境。

则浩本来是个善良的人,他只因为雍正皇和他不和睦,他须要在工作上作出成就,不只在没有雍正皇协助的情况之下一样地做得好,尚且须要显出他比雍正皇还优胜。要达到这个目的,在努力工作之外,他就还要破坏雍正皇做的工作,那就使他变成一个阴险,卑鄙,狠毒的人。在那南来的海程之中,和在悠游的家居生活之中,雍正时常检讨他对则浩的一切。他觉得工作不是人生的全部分,因为处置则浩而把重要的人际关系搞坏了,那就本末倒置,得不偿失。

他多次对吕四娘谈论这项课题,他说他错了。他说克宏建材是他们陆家的事业,他雍正皇尽心尽力地为公司办事不错是出乎诚意,可是他忽略了人际关系,他把则浩和年羹尧之类的大员一样地看待,在克宏建材的事务上喧宾夺主,那样子不好。在这过程之中他引发了则浩的敌对心理,以致他走入歧途,陆克宏失去这个他喜爱和器重的儿子。他雍正皇不来反而好,他来了反而闹出悲剧。那是得不偿失。 他很难过。他琢磨如何补救,如何赎罪。现在可好了。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荷塘 于 2020-1-7 18:50 编辑 ]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365
帖子 2449
威望 2881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9 09:0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消闲文字 雍正皇和吕四娘e

消闲文字
雍正皇和吕四娘e
09/2006。

雍正皇有用电话向陆克宏申述过这件心事,现在他寄一封很诚意的信给陆克宏。在香港的时候他就已经学用电脑,已经会上网和时常试寄电子邮件。他开了两个电邮户口,自己寄给自己消遣和作练习。

过了一些时候,则浩回到公司里工作。他和雍正皇两人通了电话,有了谅解,交往比以前一起做事的时候还要融洽。则隆到过苏加丹那和雍正皇,吕四娘两人相处过三天才离开。

雍正皇和吕四娘两人的工作渐渐地上了轨道。两人对所处环境之所需的种种认真地学习,印尼文和英文在内。他、她们既是印尼国民,对印尼文,当地社群,政治情况之类的事情不可过于陌生。雍正更是好学不倦,科学,法律,业务工程等等日以继夜地钻研。他、她们也有消闲节目,那天乘休假之便,摸路搭飞机到雅加达走了三天。在这新时代里,两人都会驾车到处地走了。说脚踏车吗?雍正皇是会骑的,但是,吕四娘连电单车都会骑,她不只会骑,她甚至会在山坡和有土坑的地段里飞驰[哗! 原来阿Shirley Jean就係阿犀利珍,又叫做真犀利。]。两人那就把对大清皇朝盛景的思念搁置一旁,高度地喜爱新时代的种种。

时间匆匆就过了一年,陆克宏联络雍正皇,说他有意在香港开创一间公司,做土木工程,他提议叫雍正皇和吕四娘回来香港。为着这件事情,他、她们回过香港,让雍正皇和陆克宏等人商议开创业务的部署。

这天,当雍正皇独个儿在街边走着的时候,一个五十过外的男子走近他,向他打个招呼。那人说:“打扰了,不过我为着一件事情,有需要叨扰阁下。”雍正皇看着他,且看他说的是什么。那人道:“这件事情说出来很是无稽,您阁下不会相信,我其实也不好意思说出。但是,我是受人所托,要向您提供对您有用的物件。我不是推销员,您这方面绝对不须要付出任何代价或酬劳,事后您只管把它忘了,把它忘得干干净净。”雍正皇一时没话要说,那人又道:“请相信我,我是个正直的人,说钱嘛,我多的是。对我这方面您放心好了。”雍正皇莫名其妙,问道:“我该怎么办?”那人说:“长话须要长说,我们走进那间茶座谈谈罢。”

那人体态硕壮,粗眉大眼,正气凛然。他的容貌像个印尼人,向雍正皇讲的却是华语。

在那茶座里落座,雍正皇向那人一摆手,请他说话。那人道:“不好意思,因为这是为您阁下办事,说出我的名字,似乎是想邀功,不说呢,又怕您会见怪,那么我就直说了。我是马来西亚人,在新加坡居住,做旅游生意,名叫郝松坚。”哎呀,什么…?郝松坚……?

不错,他正是郝松坚,正是罪案小说《蛛丝马迹》的那个主角。这时候,除了原有的五行遁法之外,郝松坚有在雅加达触过电,会解读他人的脑电波了。这时候他为一个人办事,老远走来要见雍正皇,跟他说钱的事情。

郝松坚对雍正皇说:“我说梦话,不过是真的。近日有个晚上,在睡眠之中,我梦见一个男人对我说,他知道您阁下是一位应该得到辅助的人。他知道您不久后要创业,他想要向您奉献资金。因此,他叫我着手,把一些现时大陆一个贪官,存在瑞士一间银行里的贪污钱,转移一个数目,汇进您的银行户口里,数目他要美金三百万元。是不用付还的,没有任何条件的,也没有丝毫人证,物证指出汇款来源的,您只当它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就行了。”雍正皇端着脸,说道:“我不要不劳而获的钱财,你和那位仁兄多心了。”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荷塘 于 2020-1-9 10:38 编辑 ]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365
帖子 2449
威望 2881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9 10:5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雍正皇和吕四娘f

消闲文字
雍正皇和吕四娘f
09/2006。

郝松坚说道:“阁下对财物不着意,那人和在下都不说便知。”他接着说:“我听那人讲话觉得他不是个败类,而且他对阁下,言辞之间真个恭顺之至,似乎要见到您手中有富裕的钱他才安心。”他说:“金先生,天地之间有甚多巧合和异缘,我也无从解释,但请相信我,照我观察,那个人确是一片诚意的。”

郝松坚有这任务在身,这两三天之内他已经做了一点探讨工作,凭所说的暗记确认那梦中人所说者是谁。那是这里人说的卢东明,即是雍正皇。他有在夜晚查阅过雍正皇的记忆潜质,发现他竟然是前清的雍正皇帝,是和吕四娘通过时空隧道走来的。郝松坚想,那梦中人之所以想要调钱给他,和他的身份应该有关系。

那个梦中人又是谁呢?因为他没有在梦里现形郝松坚不知道。不现形是可以的,郝松坚后来在那个驾车撞死人的仇露晶的梦里对她说话,他就没有现形[看罪案小说《蛛丝马迹》第34页]。

原来那个其实不是人,而是个魂魄[小说不一定须要说实事,说‘时空隧道’就已经不是实事了。龙捲风可以把人,物捲到别的地方去,譬如说,把鱼类和水族从海里捲起,送到不远处的沙漠地带放下,是可以的,但是持续地捲,等过了两百多年之后才放下来,就已经是神怪故事了。]。他是清朝时人,姓名是宿务忠,在同治十年去世,由于一项技术问题,他的魂魄必须在地面滞留一段长时期,要到得2096,内太空小行星群中的某两颗小行星,在近距离里错肩而过的时候,才得解脱而回转它在内太空所属灵界归位。

其实这个梦中人郝松坚以前见过了。有一次,在一个熟食中心里,一个名叫舒卯丁的中年人,用邪术骗一个老太婆八千元,有人即时现身,代替郝松坚去警察局报案,那个便是所说的梦中人[看罪案小说《蛛丝马迹》第12页]、宿务忠。那一下子,他使用一个已经死去了的新加坡人的身份出现,因为那人没有亲人和朋友,宿务忠有时用他的身份出现也没人知道。

宿务忠的魂魄和其他一般的魂魄不怎么地相同,他不怎么地死寂,同时,他是前清子民,知道“雍正”乃是大清的雍正皇帝,他如果碰上,说不定还会向他行个三跪九叩的大礼。因为这样,他想对雍正皇奉献一笔大钱。但是,魂魄有它们的规律须要遵守,它们不可以把阳世间的一些东西搬弄,不可以让阳世间人认定有魂魄存在,所以他要通过郝松坚的手做事。
待续。。。

写评论版。
荷塘 发表于 2015-07-19 17:14:31
“那个梦中人又是谁呢?”
“原来那个其实不是人,而是。。。”。
那个“人”有在《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u》里提到,文字网页是
http://www.sgwritings.com/115992/viewspace_60927.html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365
帖子 2449
威望 2881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9 11:1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雍正皇和吕四娘g

消闲文字
雍正皇和吕四娘g
09/2006。

郝松坚接着问道:“尊意如何?”雍正皇说:“现在科学倡明,怎么还说有人给你报梦呢?”郝松坚略一迟疑,说道:“这样罢,今晚上我就在阁下梦中出现,好吗?”雍正皇微笑点头。郝松坚说:“现在请您在心里说一个词,到时且看我把它说出来。”雍正皇说道:“好。”又说:“我已经在心里说了。”郝松坚不自觉地抿着嘴唇,在肚子里窃窃地笑。雍正皇问:“怎么?”郝松坚忍不住“哈哈”地笑应说:“我现在就说了,好吗?”雍正皇觉得有趣,他犹豫地点一点头。郝松坚说道:“是‘顶天立地’。”雍正皇愕然看着他,说道:“你会耍魔术?”郝松坚说:“我会耍魔术,但是这样子是另外的一种把戏。”他接着说道:“所以托梦是可以的,我就会。我想那可以免了。我须要争取时间,请您答应办理汇款的事情罢。”

雍正皇说:“我的所需不大,我的入息很过得去,开设公司又不是我去投资,我不需要额外的钱。”郝松坚说:“那个梦中人很想您握有一些剩余资金,您投资也好,放在身边也好,有时作点慈善捐也好。那些钱是贪官偷挪政府的钱,原是人民大众的钱,怎么好让他享受?有得好拿怎么不拿呢?”他说:“我就有拿过,那是黑吃黑,不是不道德的行为,可以拿怎么不拿呢?”雍正皇点头。他说:“那也是的,贪官落在我手里,我甚至会严办他们。同个道理,他们的钱是可以据为己有的。”郝松坚说:“所以我做了,也因为如此,我说我有的是钱。”

不过,雍正皇说:“我本来两手空空,忽然间握有那么地一个大数目的钱,老板岂不当我是偷窃他得来的?”郝松坚说:“请您安排让我去见他,先把事情说了,让他知道才搬钱。”他又说:“事不宜迟,迟了怕那个贪官会把存款密码改换了,那就要再走去重头探索了。”

雍正皇即时走回公司,和陆克宏说话。陆克宏惊讶,他想,在茫茫人海之中,竟然会有人凭空摸路,硬要送一笔大钱给雍正皇,那真奇怪。他想,何以是送给雍正皇而不是别人,看来那个梦中人知道雍正皇的底细,又有能力向他献金。但是,为什么他又要经过旁人,而不是自己明的来干呢?那很可能是因为他本人是那个贪官的属员,为避嫌疑,或者是觉得不义,才不自己动手。

他有所不知,其实那个梦中人、宿务忠,既然是个魂魄,它们的规律不准许它做一些事情,包括把贪官的钱交给雍正皇。它对郝松坚只能说出目的,和暗示说,“钱嘛----,譬如说,一些不义之财----。”什么贪官,什么瑞士银行存款,还有那一个贪官,所用的密码之类都是郝松坚去动脑筋摸出来的,那不就“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我没有犯规”了吗?

陆克宏说,这件秘密对他一人明说可能还不够彻底,总有一天他要离去,家里的人们不知就里,会思疑雍正皇偷窃过大钱,须要把则发等人都叫来,一起说话才妥。这时候,则隆和则浩两人都外出未返,等下午人齐了才好说话。他交代秀娟用手机通知他们两人,又告知则发和素珍,大家说定二时正在陆克宏的办公室里聚集。雍正皇用电话把约会通知了郝松坚。

这一下子,众人到齐,和郝松坚见了面,大家约略地说了一些应酬话。接着,话入正题,郝松坚如前把事情明说,大家不免有点感慨,说那是卢东明身份与人不同所致。话已经说明,郝松坚说他这就去做他的工作,希望他不会遇到什么阻障,希望工作能够顺利地完成。雍正皇给了郝松坚他在香港的银行来往户口的号码。郝松坚告辞。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365
帖子 2449
威望 2881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9 11:2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雍正皇和吕四娘h。

消闲文字
雍正皇和吕四娘h。
09/2006。

两天后,那笔黑钱,走经海外三个地方,汇进了雍正皇的港元户口。郝松坚来见过了陆克宏,雍正皇等人,顺应他们的要求,留下莉鹃旅行社的名片,答应和他们继续接触,离开了。

过得一些时候,雍正皇打郝松坚的手机,和莉鹃旅行社的电话,都联络不上郝松坚。后来才知道,原来郝松坚在大陆惹上岂有此理的官司,那时候他被军部抓做间谍审问。过得几个月,他闲着的时候,有走到香港和众人会面,那才说起。说得来他还骂那个猩猩型军官一声“makan babi punya orang”[看罪案小说《蛛丝马迹》第42页]。

有见于众人的盛情,郝松坚在这里逗留了三天。陆家的人们问东问西,要郝松坚把那三个少女的命案说了出来。对于凶手、尚凃萌,雍正皇一拳打在桌子上,恨声说:“如果是在往日,我就要做一次郐子手,我就要自己动手砍下他的头颅!”

雍正皇有说过郝松坚会知道他心里说的什么,大家争着要他猜猜自己的想法,都觉得他很有趣。郝松坚说,只有在必要时候他才用这种异能,平常时候不用。平常时候用它没礼貌,对朋友们不住。他、她们羡慕郝松坚之有异能,他、她们也羡慕雍正皇身份的高贵。

这时候陆克宏的业务创建工作已经现出了规模。那间土木工程公司定名做盛代土木工程公司。在五百万元的股本之中,雍正皇投资一百万,意思是说公司是陆家的,他只属客卿地位。陆克宏定他做总经理,则浩做副经理,雍正皇再三婉拒,结果是则浩做总经理,雍正皇做副经理。雍正皇和吕四娘二人回了来,转用印尼国籍和印尼名字,中文名字分别叫做金荫珍和吕四娘。

吕四娘要找一点什么工作来做好呢?她依照则浩的提议,开了一间保安服务公司,定名做安定保安服务公司。何以则浩想到这门生意,原来这时候他已经结了婚,他的太太、絮盈是个警务人员,对这方面的业务有门路,看吕四娘的人,决定她做这门业务最为理想。

雍正皇和吕四娘两人对阿张叔那边都很有归属感。人还在苏加丹那就已经把要回来香港的事情说了几天了。雍正皇以前用张叔表侄,卢东明的身份蒙混过关,对张叔一家,和对那个真的卢东明都心生感激。现在安顿了下来,他要为那个真的卢东明办一点后事。卢东明在家乡已经没有了亲人,雍正皇为他立一个牌位,把他的身份证装在那个牌位里。吕四娘当年错用一位也是在交通意外中去世的人的身份证过活。关于那位不幸者,没人知道她家在何处,于是也就为她,像为卢东明那样,设个牌位,将来的每年清明都走去上香致意。

时间不觉又过了两年,这时候则浩,秀娟和雍正皇,吕四娘他、她们都已经结了婚,秀娟嫁的是天龙公司的那位James。则发和素珍有了一个儿子,则浩和秀娟也各人有一个儿子。雍正皇和吕四娘也有了,那是一个女儿。大家为事业,为家庭,很有精神寄托,觉得很有人生温暖和乐趣。

这下子,吕四娘楼着小女儿逗她玩。她转向雍正皇说道:“我的狗皇帝,你看我们的女儿多么可爱”。雍正皇说:“哈哈,我是狗皇帝,你是狗老婆。我从爱新觉罗改姓为金,看来,现在要从金改姓为‘狗’了。我是狗父,你是狗母,小咪咪是狗女儿。”哈哈。

全文完。

顶部
友赏来了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550
精华 152
积分 44314
帖子 19786
威望 2424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8-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0 00: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天马行空,看到我傻傻!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365
帖子 2449
威望 2881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0 08:3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应友赏来了网友的话。

  “天马行空,看到我傻傻! ”。
雍正皇和吕四娘两人是很久以前的人,怎么说他,她在现时代出现呢,那真的叫我看到傻傻。

顶部
友赏来了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550
精华 152
积分 44314
帖子 19786
威望 2424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8-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3 22:0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荷塘 于 2020-1-10 08:34 发表

  “天马行空,看到我傻傻! ”。

雍正皇和吕四娘两人是很久以前的人,怎么说他,她在现时代出现呢,那真的叫我看到傻傻。

记忆中雍正皇敌不过吕四娘的血滴子,人头落地。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365
帖子 2449
威望 2881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5 17:5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血滴子。

这篇文字是我观看电视连续剧,“九五至尊”后写的笔记,观感和故事。它脱离了一般像是历史性的说法,用胡闹形式演出。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0-25 07:2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45720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