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390
帖子 2461
威望 2894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8-16 18:2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推理文字,我是谁。

推理文字,我是谁a
04/1996

(本文出个题目,它的情况和人说今生之后的来世并不相同,


欢迎朋友们参加推理。)



我名叫阿明,我的丈夫姓胡。我不想有人会知道我是谁,所以这里用的名字和姓都是假的。我们有一男一女,内外孙三人。这些数字也都是假的。此外,这里所说的个人资料几乎全部都是假的。要从这些资料推算出我是谁是不可能的。

结婚的时候我二十一岁,最后五十八。过了这三十多年连头发都变得斑白了。开始之时,我们只觉得彼此之间还谈得来,有了儿女之后,我觉得不可以没有他,他也觉得不可以没有我。可是现在他终于没有了我了。

怎么说?我完了。为的是胃出血创伤复发,地点不好提,提了恶心。到了这个时候,我的硬件也必定已经依照手续火化了。除了记忆之外,似乎什么都完了。

但是,也不知道我何以会和常规不相同,我并没有一百巴仙地消失掉,我的脑电波不知何故,穿越十多公里,来到这一户人家,被吸进一个死了不久的人的脑袋里去,恐惧忙乱之间不能挣脱,竟然和那具死尸融合成一个整体,那个死尸活了过来,即是人们说的借尸还魂。现在硬件是那个人的,软件是我的。所谓硬件是人的身体,软件是脑电波,即是人们说的魂魄。

我那时身处绝境,须要赶紧理出一点头绪以应付当前局面。可是硬件和软件都刚刚死后复生,一样地萎靡虚脱,像打了麻痹针一样,微震之后就昏睡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在房门口问:“没有去运动吗?”我醒了,故作未醒,含糊地在喉咙里嗯了一声。那个人去了,接着是开关大门声,之后是一片静寂。我知道那个人是那副硬件的妻子,她那下子一如往常,上巴刹去了。她当然不知道她的丈夫其实已经死去了,她所看到的只是她丈夫的躯壳;开声应她的虽然是同一个嗓音,但是主事的却另有其“人”。

16/08/2014待续。。。




[ 本帖最后由 荷塘 于 2019-12-28 13:09 编辑 ]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942
帖子 1720
威望 221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10-29 23:4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 荷塘 的帖子



好,很吸引人。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390
帖子 2461
威望 2894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10-30 10:4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2 日落冬 的帖子

您来了,欢迎,欢迎。
顶部
水滴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


UID 50659
精华 20
积分 7859
帖子 3694
威望 4083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9-10-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7-4-17 14:3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390
帖子 2461
威望 2894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7-4-18 17:4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4 水滴 的帖子

回复水滴网友#4的话。
您老兄办事认真。遵照所嘱,我把有关的网址排列如下:
中文版《我是谁》
a.  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53460.html
b.  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53465.html
c.  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53477.html
d.  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53485.html
e.  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53501.html
f.   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53510.html
g.  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53545.html
h.  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53552.html
i.   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53560.html

英文版《我是谁WHOAMI》
a.  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157723.html
b.  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157799.html
c.  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157850.html
d.  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157874.html
e.  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157886.html
f.   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157905.html
g.  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157914.html
h.  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157946.html
i.  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157949.html
j.  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157952.html
k.  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157957.html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390
帖子 2461
威望 2894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12-28 08:1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推理文字,我是谁b。

荷塘
发表于 2014-8-17 10:03  

推理文字,我是谁b。
04/1996。
我是怎么会知道的呢?原来在刚才昏睡的时间里,我的脑电波从硬件的脑细胞里摄取了他原有的记忆,现在那个人生时所知道的和会做的,我的脑电波都明确地,或下意识地知道和会做,也会指使硬件的四肢和五官依照我的意思去处理。同时我自己的记忆也带了来,性格、心态、神情、举止、语气、习惯、喜恶、观念、对事物的看法、下意识、漫不经心时流露的姿态等等,是我的。

现在我已经完全知道了他们的一切,夫妻两人住在这一层楼里,儿女内外孙若干人,各人姓甚名谁,以及那个人的日常生活程序,和些什么人来往,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和一切前尘近事,什么都清清楚楚。那个人的真实姓名和地址等等说不得,我就叫他做X先生,X先生的太太做X太太。

我的处境很狼狈。我飘进了他们的家,给吸住了不能走,变成盗用X先生的躯壳,即是说我在他们家里做贼。我既惭愧又恐惧,惭愧的是我终结了五十八年的清白,这时候来做贼。恐惧的是我和一具死尸黏在一起,想到都恶心,不怕何待?

我那下子张耳细听,确定屋子里没有别的人,赶紧爬起来办两件事情:照镜子,试嗓音。如果脸孔扭曲,或者蓝一块黑一块,鬼相吓人,那糟了。又如果说的是我原有的女音,那也糟了。幸亏样子和声音都没有问题。

这一来我要做的事情自然是和我的丈夫联络,死里逃生之余,没有别的事情比这一件更重要的了。我按了家里的电话号码,铃铃地响,踌躇一下又把它挂断了。试想昨晚上出了大事,这时候谁还会留在家里呢?我快快地吃了早餐,接下去的几个钟头就呆在房里。因为做贼心虚,避免和X太太交接。她问怎么今天不去做晨运呢?我说昨天喝多了咖啡,睡不好。
17/08/2014。待续。。。

日落冬
#2
发表于 2014-10-29 23:48
回复 #1 荷塘 的帖子

好,语言有自己的风格,娓娓道来,让人有一追究竟的欲望。
这里风景好

荷塘
#3
发表于 2014-10-30 10:52
回复 #2 日落冬 的帖子

也欢迎赐教。

[ 本帖最后由 荷塘 于 2019-12-28 09:21 编辑 ]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390
帖子 2461
威望 2894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12-28 09:1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推理文字,我是谁c。

发表于 2014-8-18 06:37  

推理文字,我是谁c。
04/1996。
我把当前各事琢磨了好几天,或者应该说好几个月,才立得定主意。我想我不和家里联络是对的。不赶紧跑去那个地方看看他们,和亲见我的硬件如何如何也是对的。试想碰了头怎么说?他们一是不相信我说的话,怪我神经错乱,在人家悲伤的时候做这种无聊的事。一是信了,那便怎样?不把他们吓病了才怪。而我自己又怎样?那个时候的那个场面不是很使人恶心的吗?

我决定不把真相对X太太说也是对的。我白吃白住,让她家当作一家之主来供奉,固然于心不安,但是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不赖在这里就无以为生。而且X太太一知道她和一只鬼一同生活,那还了得?

这麽一说就过了好几年。这几年来我好几次怀着怕被人识破的心情,装作没事的样子,跑回老家和儿女们的家附近去,希望见着丈夫、儿女一面,可是一来没有那么巧会碰着,而且看见了又待怎样?亲人不敢相认会有多凄惨?于是每次我都勇气消失,赶快离开,所以没有再见过他们。

过这几年的生活,我感到难堪的是性别的差异,遗憾的是体态的变迁。由于性别不同,在个人生活的细节方面,常常会有一些我不乐意的遭遇,又有的时候说话冲口而出,说的是我自己的语调和神态,给别人听了、看了不好意思。关于体态,我想起美国的李根夫人,她给癌症害得动了割除手术,不复女性形象。我的外形索性全部是男性的,情形自然更糟了。可是到现在为止,我已经多活了很多年了,这不是不幸中之大幸了吗?

同时,说也凑巧,X先生晚年母亲的遗传因素浮现,使他在心态上有女性的倾向。他喜欢收藏女服,装饰品和化妆品,种类繁多,可说样样都有。那真是好极了,我总算可以用这些道具找回我自己。X先生有很多X太太的旧衣裳,偶然也掺一些新的,我将就将就,有得穿已经很好了。X太太有时见她的“丈夫”这麽搞会不高兴,我不顶撞她,等她不介意了才来个故技重施。
18/08/2014。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390
帖子 2461
威望 2894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12-28 11:2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推理文字,我是谁d。

发表于 2014-8-19 06:57

推理文字,我是谁d。
04/1996。
这个整体是个乌合之众,硬件和软件之间有的时候操作不协调。我以前经常喝中国茶和红毛茶。X先生血压低,心跳慢,大概茶会产生一种化学物质,对他的循环系统有害,器官受不了。我也喜欢吃带酸的苹果,黄梨,旅行梅之类的东西,他的牙关受不了,肠胃也受不了。相反地,他似乎需要喝咖啡,两、三天不喝一些浓厚的咖啡,那肠胃就像缺少了一些什么物质似地,使到脑电波呈现一种不安的局面。等到喝了下去,脑电波又受干扰,睡得不安宁。

有的时候我想,我这一副脑电波还有多少年月可以活呢?X先生当年死于窒息。那个晚上,因为初睡之时天冷,他盖被,因而做了一个英文叫做“…的”梦,霎时陷入困境。本来是小事,可是他的心脏有问题,这样对他来说已经是很激烈的冲击了,呼吸一时转不过来,竟然那么轻易地就死了。如果以后再发生,谁保证不会历史重演?此外,他的样样器官也个别老化了,可以再用多久,是个问题。如果它完了,我也就跟着一了百了地完了。

这麽一说又过了很多很多年。有一天,惊人的事情又发生了。我看报纸的时候,无意中见到一段讣告,静了很久的心湖骤然间激荡起来,连心脏都几乎跳了出来。丧失至亲的人们竟然是我的丈夫和我们的儿女等等,去世的人竟然是我、阿明自己。讣告上所说,去世的人的年龄正是我自己的年龄,那幅相片也是我的相片,是我五十五岁的那一年,和丈夫游台湾,在日月潭之滨拍的(说日月潭不真的)。这一来,我如坠五里雾中,不知天南地北,人间何世。我急着要跑过去和我丈夫、骨肉说话,我急着要跑过去弄清楚,怎么事隔十多年,会出现这一件双包案。
19/08/2014。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390
帖子 2461
威望 2894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12-28 11:3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推理文字,我是谁e。

推理文字,我是谁e。
04/1996。

那一天的晚上,我跑去办事的现场,捏造一个缘故,就向我自己的牌位上香拜祭。我见着了我的丈夫,儿女等,女婿则因事不在场。十几年劫后重逢,其冲动自不待言,相见而又不能相认,其难过自不待言。我制造机会和在场的每一个家人都说过了一点点话。我丈夫头发白了,孙男女都长大了。我也有和Jennifer, Peter Cheong夫妇(所有的名字都改过了)说过话。我做贼心虚不敢多事探询,只知道那一年,我的脑电波出走,对任何人都不曾引起骚动,他们只知道我有过惊险,幸亏大步跨过,化险为夷。

他们说阿明,那是说我自己,胃出血是远年旧患,十多年前的一次伤得很凶,住了大半个月的院,又输过血才稳定下来。说她以前喜欢吃酸的东西,喜欢吃生冷的东西,喜欢喝红毛茶,那些都伤胃。那之后,遵医所嘱,不敢再沾染了。Jennifer说这十多年来阿明倒还安康,和以前也没有两样,只是有的时候,和老朋友谈话,会有一点扭捏。人老了,有的时候是会这样子的,云云。

我们,那是说我们夫妇,和Jennifer, Peter Cheong他们很相熟。除了他们之外还有 Madeline, LTK他们夫妇,一样地相熟。LTK和我们两人是Pathorweed 时期的同事。我二十六岁的那一年,我们三对夫妇在一次旅行的时候碰头,在接着的五年之内过从甚密,后来会面虽然少了,但是彼此之间,一年之中总还有两、三次相聚。Madeline她在我57岁的那一年就走了。这晚上LTK没有见着,我没有藉口,不能探听他的近况,那就算了。

Jennifer还是以前的丰采,说到老朋友往年喜欢吃酸的东西,还没有忘记补上嘻嘻两声轻笑。她的心态还年青,不过人毕竟是老了啦。那些时候Madeline喜欢吃很辣,Jennifer喜欢喝浓厚的咖啡,三人吃的喝的,各有千秋。回想前尘,叫人不胜唏嘘,不胜怀念。如果有办法教时光倒流,这时候,我们三个人能够像以前那样团聚,闲服屈膝,来个竟夜长谈,那该多好。

说到这四位,应该说到此外还有阿声和妙芝两夫妇,也是同样地熟络的。不过我们和他们这一家已经失去联络很多,很多年了。

我家里的人都不曾见过X先生,我用他的硬件,坐久了不大好,于是只好走了。
20/08/2014。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390
帖子 2461
威望 2894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12-28 11:4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推理文字,我是谁f。

推理文字,我是谁f。
04/1996。

这一次的冲击带给我的疑惑一直使我想不通。当年我明明是完了,怎么又会医好了回家呢?脑电波都走了,人怎么还可以继续生存这十多年呢?

想得来,我不免要问我自己,谁是我呢?我是医好了回家的那个我,还是现在盗用X先生的硬件的这个我?

或者有人要说,住在X先生家里的这个我,根本就不是我,不是我阿明,而是X先生自己。他的脑电波受了大干扰,迷失了本性,以为他是另外的一个人。试想,如果阿明真的已经完了,她的脑电波还会活得成吗?又如果她还好好的,她的脑电波又怎么会离开她呢?

可是X先生明明已经死了,怎么还会是他?就算是他,他又怎么会有我阿明的记忆和我的性格、心态、神情、举止、语气、习惯、喜恶、观念、对事物的看法,下意识、漫不经心时流露的姿态,等等呢?如果不是我,还会是谁呢?

再说,发生大变故的那一个晚上,要“完了”之前的一刹那,我虚脱,浑噩,下意识地觉得“是时候了”,有惶恐,凄惨,捨不得我的丈夫和小辈们的意念。忽然间一阵阵十分强劲、急骤的轰击轰得天翻地覆,忽然间灯火通明,我这一副脑电波就那么地从身子里给抛了出来。有好几个人围在那里,医生拿着一个电震器在我那身子胸膛上压。这一下子之前的经历,是我内在的经历,X先生怎么可能以为他是我呢?

说人完了脑电波怎么活得成?当然活得成啊,我不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了吗?说我如果还好好的,脑电波怎么会离开?我当时不就离开了吗?我不是在X先生的家里住了这十多年了吗?
21/08/2014。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390
帖子 2461
威望 2894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12-28 12:3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推理文字,我是谁g。

发表于 2014-8-22 10:01

推理文字,我是谁g。
04/1996。
如果说,医好了回家的那个才是我,那么,为什么我不是和我丈夫一起住在自己的家里呢?又怎么那个晚上变故之后的一切,我自己完全不知道呢?这十多年来我一直住在X先生的家里,我何曾回过家?人家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我连回家、在家的梦都不曾做过,怎么会是医好了回家的那个我呢?这麽说,我一定是盗用X先生的硬件的这个我了。

说着说着,说到我不曾回过家,那么在我自己家里,和我丈夫度过末了的那十多年夫妻生活的是谁?

难道说,脑电波像壁虎断尾那样,是可以重新再生一副出来的?

如果不会,难道说,像这边这样,那边也是另有其人?有一副别人的脑电波钻进我的脑袋里,就那么地住在那里面?千错万错千万不要错出一个女的来。是一个女的,盗用我的硬件,盗用我的身份,堂正地做她的胡太太,把我的丈夫蛊惑了这十多年。这麽一想,我真恨。如果是吗?我要揪她出来,看她是何方神圣,问她凭什么要冒充我。说什么理由我都坚决地不接受。

可是到了这个阶段,我还能够做些什么呢?我茫然没有头绪。怎么办?
22/08/2014。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390
帖子 2461
威望 2894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12-28 12:4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发表于 2014-8-23 07:13  

推理文字,我是谁h。
04/1996。
这麽地想来想去,想了好多天,这下子我觉得,拿自己的定论来做例子,不是好的推理办法。我就想回先时的那句话:X先生的脑电波受了大干扰,迷失了本性,以为他是另外的一个人。这种说法可以不可以成立呢?我试想当时的情况:
   A- 阿明(这一下子我力求准确,所以客观地讲,所以不把我叫做我。)失血过多,在病床上配搭着显示血压、脉动的仪器和氧气筒的树胶管子。

   B- X做了上述的那个梦,几乎死了(是几乎死了,说真的死了可能只是想当然耳的说法。)脑电波过度失电以至记忆全失。可能是电磁原理使然,它飘越十多公里,飘到阿明的病床上。又再可能是电磁原理使然,它钻进了阿明的脑袋里去。

我设想下列的一系列画面:
1。那时有一个看护发觉阿明啊不成声,一查,原来氧气稀薄,都快要完了,马上发出警号,全员出动。有换氧气筒的,有用电震器急救的。电震器在工作的过程之中,一阵阵十分强劲、急骤的轰击,轰得阿明天翻地覆,暗地里它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副作用:它给X的脑电波充电。X的脑电波也就因此得回了生机。

2。X的脑电波把阿明的记忆复印一份,摄进他自己的组织里去。(是X摄阿明的,不是阿明摄X的。)同时因为X的脑电波在阿明的脑袋里,所以阿明临危之时,下意识地意识到的那一份绝望、凄惨、惶恐的感受,它也一样地“刻骨铭心”。

3。就在这个关节眼上脑电波给抛了出来。是X的脑电波,不是阿明的脑电波。X的脑电波在这里不是主体,给震脱了。阿明的没有给震脱。那电震器是用来救命的,如果用它反而会把病人的脑电波轰掉,那还了得?

4。这样子,X的脑电波又回到了他的身体里,在昏睡之中把自己的记忆摄取回去,却反主为客,以为自己是阿明的脑电波,以为自己在自己的家里做贼。
23/08/2014。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390
帖子 2461
威望 2894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12-28 12:5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推理文字,我是谁i。

发表于 2014-8-24 06:11

推理文字,我是谁i。
04/1996。
5。阿明在医院里获救。X的脑电波在她的脑袋里如何如何,她
  当时不知道,以后也不知道。X的脑电波离开了之后两方就
  各分东西,再无瓜葛,所以上面所说,住在X的家里如何如
  何,那一切都和她无关,她只知道她和她丈夫住在自己家里
  的情形。她回家把身体将养好了之后,就像所有同样幸福的
  人一样,融融地享受天伦之乐,温馨地安度天年。

怎么样?这项推理可信度还高罢?可是可信与否我不在乎了。我现在倒是希望这样说是真的。我希望这里的是X先生,家里刚去世的是我。是我阿明,不是另外的一个女人。如果这里的是我阿明,那么我终究是个贼。如果刚去世的是我阿明,我一点儿也不因为要去世而感到遗憾。我觉得得其所哉。文天祥在《正气歌》里慷慨激昂地说:“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我说:“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音容伴夫君。”我和他厮守了大半辈子,今天美满姻缘得到美满结束,正是蒙主恩赐,又多谢菩萨矜怜。于愿足矣,夫复何求?

这几天我浸浴在这个温馨、美好领域里,陶醉,舒适,可是这样子也和其他各项推理一样地可能不是真的。我现在在想,X先生和我有没有混乱错了呢?那一天的晚上给电震器轰出去的脑电波,会不会不是X先生而是我自己?虽说我是主,他是客,不过到底他是阳性的而我是阴性的,可能在给电震器充了电之后,他原有的刚阳之气克制得我。如果脑袋在承受十分强劲、急骤的轰击的时候,容量所关,只有一副脑电波可以留得下来,多出的要被轰走,那么给轰走出来的很可能就是我自己,留得下来获救的很可能是X先生。所以后来医好了回家的阿明用X先生的脑电波,来他的家,盗用他的硬件的是我的脑电波。

如果这项推理成立,X就太对我不起了。是他抢了我的位子,破坏我和我丈夫的家庭幸福。我这就向他恨恨地反击;我要把他留下来的这一份家产,化它个山崩海裂,分文不留。

可是,回心一想,他似乎也是身不由己的。而且他太太也不怎么坏,而且他的小辈们也还相当有趣,而且他的家我也住得有了一点归属感了,而且我是不是也要省吃省穿才够钱过日子呢?对啊。要毁掉他的家产云云,只能是虚张声势,说说而已,不可以当真的。不过这麽一来,我吃他家的,用他家的,就不用感到惭愧了。这个捞乱骨头的局面其实是他造成的。要说有谁亏欠谁,是他亏欠我,不是我亏欠他。

可是有明证吗?想来想去又说了这么久,问题还没有得到答案。问题是:“住在X先生的脑袋里的脑电波是谁的?”换而言之:“我是谁?”

全文完。[阿弥陀佛,幸亏是虚幻文字,说着玩的而不是真的。] 24/08/2014。


荷塘
#2

发表于 2014-8-24 06:21   
哦,我说,这位阿明婆婆,妳要走了赫?我说呢,你说的话我都记录下来了,但是我还有一个项目想要补充。我说,妳想想看,厨房里搁着等待清洗的盘碗有水,可能也有油,油浮在水面上。把它一吹,水面上的那一小片油可能一分为二,接着各自如前地内聚成一小片。妳的脑电波、魂魄,在电震器猛力碰撞的时候,被震,分裂,形成两片。可能一片留着,一片被轰出体外。这一片几经折腾,钻进X的脑袋里。X是死的,但是是刚死不久还稍有生机的,妳的这片脑电波在那里面立脚,融合,就地安居。那是说,妳家里的,和在X的家里的两副脑电波都是妳阿明婆婆的。

妳的脑电波又来自病体,又经历折磨,是被扯裂,只得原有一半体积的组织,不就残弱了吗?我说不见得。我就有多次见过建屋局的人手把树木的粗杆切除。我举近这一两年的事。工人们把某区,BLK259地上的那一棵树的树干锯掉,那一派葱茂的树叶没了,浓荫没了。那些遗留着的树干就像没有膝盖的大腿,向天指着的难看模样。[奇怪,没有树叶,那棵树也不会凋谢,死亡。]过得一些时候,雨来了,新树枝生长,树叶逐渐出现和日趋丰茂。我有在另一座的七楼看过去,看那丛额外显眼的,它的顶点指着BLK230D的八楼。现在它指向十楼。以前的那几支没有膝盖的树干大腿,现在都被浓叶笼盖到失了踪了。那是说,原来有些东西动了手术反而更有生机。

把树干锯掉,有的是因为树干有碍观瞻,或阻碍交通之类的缘故,但是,如所见的,割树也会使它更有活力;可能是有益,而不一定是有害的事情。所以,妳的脑电波可能没有因为分裂而伤残,它可能有能力采用X的有机体继续作为人类生存。所以,住在两个地方的,都是妳阿明婆婆的脑电波。


[ 本帖最后由 荷塘 于 2019-12-29 07:45 编辑 ]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0-30 16:36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127253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