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散文] 《我们的老家》。第五章,《外望》552ab。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4587
帖子 2085
威望 2471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12-21 15:2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我们的老家》。第五章,《外望》552ab。

回忆录《日渐淡忘的岁月》
第五篇,《我们的老家》。第五章,《外望》552ab。
03/1998。

阿九哥为人朗爽,谈笑风生。说到他我有时就想起一句用乡音说的话;不一定是他说的,不过和他的说法相当地接近。那是:“[口個]个MUD几个老友仔HAI JI车大炮”。那是说:那一天,几个朋友在那边(这边)谈天。我们的乡音(苹岗和桐井很相近)说今天是GUM MUD,昨天是DUM MUD。如果说今天,昨天,那不是讲话而是读书。“车大炮”则和广州方言一样,是说讲话夸大其辞,三号说成二号,二号说成一号,一号说成特号,之类。那是说,朋友们之间闲散地说话,谈到无侷无促,各得其乐的意思。

广东人说闲谈也叫做“倾偈”,即是倾谈佛偈,不过话题十不离九都是和佛理没有关系的。

从圣堂里出来,到了石路分叉的地方,不走右去高田和桐井墟,就只依旧直走那便来到另外的一座村庄。村庄的名称我记不起来了,不过我对它很有印象。它有一个重要项目。我们在桐井乡看过好多次的锣鼓戏,每一次都是在这里演出的。似乎锣鼓戏都是在寒冬里演出的。日夜都演,不过日间的似乎不是重头戏。到了下半夜,有一段时间也不是重头戏,那一下子演的叫做“三齣头”,主要演员不出来,观众们也歇歇眼,大家都空闲一下。

在众多剧目之中,我只记得一齣叫做“乖孙”的。它演一个大家庭里的怨情。先是家中的两个男女有奸情,被人发现了,男的嫁祸给家里的一个贤淑媳妇。家主人年纪大了,这时候在沙场上手忙脚乱地和敌人周旋,被对方一枪刺穿他的面颊。孙子适时出现,把他救了。那孙子是那蒙怨的媳妇的儿子,为了怨情,走上前线找祖父的。祖孙回到家里,怨情大白,戏剧也就告终了。

我对它有印象为的两点:其一,那祖父中枪,演员不知道什么时候,右手里已经拈着了一块有红布的膏药,这刹那间适时地往左颊一贴。我欣赏那出乎意外的手法。其二,那祖父在诘问那个犯奸情的男性成员(很可能是他另外的一个儿子)的过程之中,他忽然间问一句话,大概是那个男的不曾意料到的。男的措手不及,僵在当场,口中说:“JIE④ GOH④…”。那是广东人讲官话的“这个”。乐队敲四下竹匣:“夺,夺,夺,夺,”加重气氛。我觉得很有韵味,因为这样,几十
年后也还记得。


顶部
友赏来了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550
精华 152
积分 41398
帖子 18441
威望 22721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8-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9-12-23 17:5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您    的    记   性    一    级    棒     !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5-31 04:33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3514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