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莫名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8261
精华 0
积分 606
帖子 223
威望 38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6-2-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10-28 13:01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明天会更好 21

慈溪:“住这里不错嘛,闲来吹海风,风景都是神来之笔。”
                                               

仁风:“是呀!可惜三个月后我就没法再随时乘兴而来。”


慈溪:“为何?”


仁风转头看了慈溪半秒,然后再转回来看前面的大海,开口道:“刚才我爸妈说他们会离婚,屋子卖了,还有三个月可住。”


慈溪:“那你怎么办?”


仁风:“能怎么办,我还没决定他们离婚后跟谁。新加坡劳工法令十三岁只可干轻快工作,十六岁才可跟大人一样自由工作。我小三时申请助学金,小四到小六都是靠学校奖学金完成学业。现在中一,假设学校奖学金申请成功,加上出去工作得到的微薄工资,我还是没有把握可以负担房租和生活费,而且,谁会租房间给一个十三岁还在读书的学生?哈!想自己一个人独立生活,谈何容易。”


慈溪:“有必要自己一个人搬出来住吗?”


仁风于是跟慈溪说了家里情况,跟着说道:“我怕接下来自己会胡思乱想,没法平静生活。”


慈溪听完以后,站起身来,说道:“要不要抱住我痛哭一场?”


仁风:“可以吗?”


慈溪肯定的点头“嗯”了一声。


仁风站了起来,抱住慈溪,将头埋进他的胸怀里,开始哭泣。从小至今,仁风都没跟别人说过家里的事,包括小学同学,如今泪水决堤,满腔的伤心、难过、委屈一泄到底。


风继续吹,潮水涌上岸又退了回去。朝朝有明日,明日复明日,日子将人过,亦或人将日子过?


[ 本帖最后由 莫名 于 2018-10-28 13:07 编辑 ]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8-14 22:23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101684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