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小说肌理——评六艺的《长车,夜话》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丁云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992
精华 77
积分 7440
帖子 2450
威望 4833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6-1-17 07:2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小说肌理——评六艺的《长车,夜话》

小说肌理——评六艺的《长车.夜话》
(作者:丁云)

六艺的新书《长车.夜话》收录5个短篇,“长车.夜话”、“鸭卵灯下”、“茶香传奇”、“三月黄花”与“迢迢长车路”。以下的评论,只集中在“长车.夜话”,并非这篇特别好,而是个人偏好。
六艺的短篇,有厚实感、有浓郁生活气息、有独特的触角,作者在战战兢兢的生活历练与小说技艺的摸索中,逐渐形成一种朴实、沉潜、历史感与人文关怀的风格。“长车.夜话”也许最能体现六艺那种写实,而又不动声色的曲笔,意在言外的诡异书写,令小说技艺显得有深邃感,有无限艺术可能。
“长车.夜话”并不复杂,叙述的是集装箱码头的故事。
“在集装箱堆满的条条道路上,各类型的卡车,像蚂蚁那样穿梭奔走。形形色色的起重机,各就各位,把数十吨重的集装箱轻轻吊起,又慢慢地放到卡车上。熟练的卡车司机,像表演杂技,在极狭小的空间里,把六十多尺长的庞然大物,操控得如同一条蛇般地游走自如。”
这场景,恰如查理卓别林的默片电影“摩登时代”,生产线永不停歇,且不断地运作、加速,而贩卖劳力与血汗的工人只好一再提高速度与效率,手忙脚乱以配合不断加快的机器链,直至他难以负荷,崩溃为止。
偏偏在这密集的劳作、卡车奔驰、装卸,极度繁忙的集装箱码头,却出现了一个本不该出现在此地的不速之客——九姑娘!无需卖关子,九姑娘是条狗,它闯进了这个繁忙的区域三年多,自然成为卡车司机们茶余饭后的谈论的话题,更牵引出许多离奇玄幽的故事。
也许因为这些“故事”,卡车司机们暂时忘却自己的辛劳、生活的担子、家庭的际遇与悲欢离合。“口水频道”评论得不亦乐乎,也勾勒出阿雪的故事——她是集装箱码头唯一的女性卡车司机!“海港是个阳盛阴衰的男儿国,女性卡车司机更是绝无仅有,她第一天上班,就在这个‘中老年男人的王国’里引起轰动!口水电台里,‘有美女来咯’的新闻早早上了头条!”
阿雪的身世坎坷,她十七岁嫁入豪门,但好景不长,家翁去世后分家,尽管丈夫分得丰厚遗产,却被他吃喝嫖赌败光了。一家四口搬进四房租屋栖身,她还屡受丈夫虐打,结果得了精神分裂症。随后她与丈夫离婚,自力更生,抚养大两个孩子!为了生活,她当过小贩、停车场管理员、夜间动物园饲养员,和这份驾驶大卡车司机的工作,一天可加班工作16个小时,简直不要命了。
一只狗流浪九姑娘,一位女卡车司机,写到最后,狗与人的身影,才骤然重叠起来!“她望海发呆了一阵子,然后感慨地说道:‘其实,我就是九姑娘!’”
读者恍然而悟,狗的坎坷、颠沛流离,也等同了人的遭遇,狗的悲剧,也代入了人的悲剧。后来阿雪因工作压力累到精神恍惚,并且她以为苦尽甘来,可以享清福了,岂知大儿子与媳妇的婚姻亮起红灯。“看来,我的安度晚年的美梦已经破碎了。”这与九姑娘的“返祖变狼”的命运,也遥相呼应了。
起初,狗俨然成了主角,牵动了卡车司机们的喜怒哀乐,但阿雪这海港里的唯一女卡车司机,岂不也牵动了卡车司机们的喜怒哀乐?
小说结尾是繁忙依旧的海港素描。“在海边举目望去,堆放场里堆积如山的集装箱,十多层楼高的岸边起重机,正待起航的万吨巨轮,巨轮装载了上万个五颜六色的集装箱,像魔术方块,堆叠得整整齐齐。还有条条道路上川流不息的大卡车,都让斜阳披上一层耀眼的金光。此时的海港呈现的画面,看起来有点超现实,有点虚幻,像童话里的世界!”
再下来,要谈谈小说的肌理。人类的肌理组成部分,在于皮肤、红纤维与白纤维肌肉,经络等。有些强壮肌肉能发力,有些则徒然是臃肿的脂肪与累赘的胆固醇,更甚至,有些因细胞病变,成了恶性肿瘤。有些肌理构成肤色的光泽,一些则粗糙与暗淡无光或长了疮,显得病态。
“长车.夜话”描写九姑娘这只狗,看似多余,却是在必要时,在肌理上伺机发力!最终当阿雪的身影与九姑娘重叠,直奔主题,你便豁然开悟,读透作者的精心安排,弦外之音。
开头,卡车司机“台哥”讲了个九姑娘的诡异故事,说他看见了一个全身素白衣裙的女子,坐在他车斗上,而九姑娘则仿佛见到亲人一样。而后狗与女子都飘上天空。这种撞鬼的故事,呼应了“我”发了梦,在风雨交加之夜,阿雪突然来访,嘱咐“我”要记得去喂九姑娘般的亦幻亦真。
如此,那些围绕着九姑娘与阿雪的议论,便巧妙地构成了一张生活的网,人们都深陷其中,徒然挣扎,工作、家庭、劳累、困顿,周而复始,犹如“摩登时代”生产线上的工人一般,要么苦中作乐,要么成为工业齿轮的一部分,要么被逼疯,要么被碾碎在生产的机器上,成了残渣——就像九姑娘的命运,也只能仰赖卡车司机和码头工人们一顿饭的施舍与喂养,残喘过日子。
至此,小说里看似散漫的口水议论,看似刻意制造迷离的鬼故事,看似粗言秽语的斗嘴,看似不着边际的“柴米油盐”,最终都成为肌理的一部分,在适当的时候,展示了力量与戏剧张力。
六艺的小说技艺高超,连奇博士在序文“传奇本自悲欢来”里说:“他叙述事情,像他驾驭大卡车一样,总能熟练地稳稳到位。”六艺的沉稳、没有花俏,没玩什么后现代,但文字铺陈、小说节奏的拿捏、人物形象塑造的饱满,在小说肌理上没有赘肉,完全展现了他小说艺术上的实力。


稿于新加坡
27、7、2015

顶部
丁云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992
精华 77
积分 7440
帖子 2450
威望 4833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6-1-17 07:2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发表于《热带》杂志第9期。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0-27 11:32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48729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