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2 11:35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山魂

        你可曾见过雨淘洗后的山的姿颜?当你依着窗户,遥望雨帘中的山,你的心会不会像山那样清清穆穆?甚或有一丝出尘之念?

        有过一段时期,我在半山腰拥有一间茅舍,过着十分隐居的生涯。十二月的风很凉,雨凄切切的,有时一下就三天三夜。雨水蜿蜒成无数条小溪,从山上冲下,又从我的茅舍前边流下山坳。

        茅舍里的气温是潮湿的,亚答叶隙偶尔漏下一串水珠,滴在清盆里,那声韵轻灵灵的,在我耳边唤起飘渺的雾一样的感觉。推开窗,满眼尽是白蒙蒙的雨雾,把山遮得像一则神话。我想起山上的花花树树,树上跳跃的小松鼠,绿叶丛中织着绵绵秋思扯欲断的蝉儿。我的心突然跳动起来,好像有一把游丝般的声音钻入我的耳鼓,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非常诱惑地蠕动着。

        那真是一个妍丽的世界,就像此刻我殷殷的心和油油的纸伞的鼓噪;就这样赤着脚,踩着烂泥和凉水,撑着沉甸甸的雨,向山上走去了。雨顺着伞骨流入我的手心,落叶飞入伞下,贴在我的胸口。山路两旁的树,在雨中默想心事,想得树皮都起皱了。

        终于走到山顶,那儿有一座观雨亭,也许是从前的人为了观雨而建的。整个山顶,沓无人影,由我一人霸占了。四面八方都是雨,远近一带的景物全叫雨染得迷迷蒙蒙。雨是紧一阵松一阵,好像在进行什么乐曲的演奏。在亭里观雨、听雨,好比瑶台玉曲,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大的雨点铮铮琮琮,小的雨点滴滴答答,错落有致,间中还夹杂着不甘寂寞的风声,唱着谁也听不懂的歌。

        山,应该归山神所管,他赋予山灵气,但人却把它装扮得很江湖。山腰下的那些洋楼,以贵妇的姿态统辖了山的领地,山就越来越孤独了,知音越来越少了。

        作为山的知音,我无愧自己个性的解放,山是明白我的。我弃了伞,抱着心灵的琵琶,独自在雨中的山径弹着四面埋伏,弹着霸王别姬,山灵在我的琴声中舞蹈,唱歌而至痛哭流涕。

        他是为山的命运悲啼。而我呢?只等待曲终时,收拾伤心的怀抱,像北飞的雁儿,渐行渐远渐无书。爱山的心,也许只是相思千里梦一场。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0-30 23:46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69852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