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小说] 狮城聊斋之二:李拾荒中篇小说集《蝼蚁春秋》(二)
  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他/她的文集中  
李拾荒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922
精华 13
积分 1722
帖子 694
威望 102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3-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8-30 17:50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狮城聊斋之二:李拾荒中篇小说集《蝼蚁春秋》(二)

狮城聊斋之二:李拾荒中篇小说集《蝼蚁春秋》(二)
(此小说曾于联合早报文艺副刊小说版连载。)




(二)

      除了搞出版开书店忽悠忽悠出书和卖书外,平时最大的消遣就是逛旧货市场。

      我除了搞出版并开书店卖书与文房四宝和兼营古玩字画外被时下目为不务正业以至泥足深陷外,平时最大的消遣就是与摆地摊四处收集和买卖旧烂货的底层草根人士称兄道弟吃喝为伍,看看有没有臭铜烂铁、旧瓷破碗,尤其是奇书怪石。也该合当有事,就在去年(蛇年),托三闾大夫的福吃了好多粽子,我们写诗的人最念念不忘他老人家,每年农历五月初五都会在花葩山或乌敏岛石山聚首,然后一边吟诗,一边吃老妈子亲手做的粽子,以示不忘传统。当时就吃了好几个,肚子胀得不得了,忽然想起牛车水珍珠巴刹前那摊王老吉凉茶,消油解腻,远近驰名,独自不辞而别下山来到牛车水,待喝完凉茶后,顺道步行到一箭之遥安祥山下俗称“大门内”的旧货市场走走。

      在旧货市场南摇北逛,东蹲西摸四下探索。咱姓李的家族有个不成文的传统,就是人有我也要有,最好是人没有只有我有,我没有的你也休想有,那才是天下第一过瘾的事,我逛旧货市场也常抱着这个有祖传基因的心态。逛呀逛,忽然在一堆旧电影杂志旁,有一块黄里透黑的约两尺长方的木匾,一看之下倒像有些年代的“郡望”,忙蹲下身去卷起衣袖详端一番。这是一块有些破损却是上好漪纹的花梨木。翻过木匾,赫然是以反削刀法,镂空凸刻地雕了四个字:绿野山居。庄严古朴,有点像金刚体,一勾一竖,一撇一纳,不落刀痕,仿佛浑然天成,左下角还有一个如掌心大的葫芦雕章。“绿野山居”,这四个字好像在那儿看过,我眉头紧皱,就是一时想不起。

      那个我从来没看过的摆摊年青人见我傻愣愣的没有表示什么,从身边大纸袋中掏出一卷书画,解开绢带,上下绫边黄斑点点,画心还有几个如绿豆般大小被虫蛀过的小洞。这是一幅书法,上书:“水流千里当思源,叶落八荒总归根”十四个字,没有上款落印和日期年代,只在左下角署着“广因”两个楷体字。

      这幅字灵气逼人,虽无落印,好像似曾相识在哪儿看过。

    那十四个字一笔挥就,起笔着墨极浓,首尾呼应贯通,飘逸中有一股摄人的灵气,深得瘦金体神韵,颇有几分润之先生的笔势。而更出奇的是那小小的一幅小中堂,如星棋布阵地盖着十多个大大小小有圆有方朱白文相互印证的朱红压款闲章,其中有祥兽佛禅偈语,最大的印章有手掌般大,五龙麒麟,朱白交错,虎踞龙蟠,呼之欲出。

      “水流千里当思源,叶落八荒总归根”,我一边喃喃自语,一边苦思,口中又默默地念着绿野山居,广因,广因 ………。

      “我记起来了,我记起来了!”我呀的一声,猛拍自己的额头,失声喊道:“绿野山居”,这不正是当年被我目为故弄玄虚而束之高阁已有十余年的一篇来稿《蝼蚁春秋》所提到的那间屋子,那悬挂在那老榕树上的木匾;而广因,不就是小说中小庙的住持,那个带过兵,打过战,后来广结善缘,为人把脉开方治病不收分文的遁世高僧广因大师吗?

      我这一惊可不小,怔怔地呆在当儿。

      “老兄,我第一次摆地摊,你如果喜欢,不是买下来罗,我还没有开市哩。”

      “多少钱?”见我问价钱,年青人显得有点高兴。“这幅字有点起斑,有好多人看过都买不成,不然这样好吗,连这块木头,大家做个朋友,不要说买不成,就算你50块钱。”

      “50块钱?”我喊道。

      “如果你嫌贵,就出个价钱吧?”

      我不加思索,立刻从皮包中掏出一张50块给他。这个年轻人一脸老实相,再加上是第一次跑地牛(地牛,即俗称小贩稽查员,跑地牛即摆地摊的意思),不善察辩顾客脸色,当时他如开价三百五百或上千,我东当西借也会想尽办法买下来。别说是那幅书卷的有许多当代赫赫有名的书画家的闲章无价可估,还有那块花梨木的绝世雕工,单是那块上好花梨木,按市价最少都要三两百块。

      “你从那儿得来的?”我随口问问。

      “哦——是一个不认识的拆屋子工人,他本来是要载去丢掉,我五块钱向他买下来。”这年青人实在老实得可爱。

      “应该还有一幅心经?”我沉住气问道。

      “什么新经旧经?”

      “也是一幅字,是用金刚体写的叫《般若波罗密多心经》。”

      “我不知道。”年轻人耸耸肩又道:“谢谢你,你这个人买东西真爽快,刚刚你来之前不久,有一个人出我30块,反正有钱赚,他说等一下再来,我差点卖给他。”我若有所思,暗自庆幸。

      “兄弟,不是我爽快,而是我走运。”我一面帮他用旧报纸包好,一面应道。

      当下也不回铺头去,径自打道回府。


[ 本帖最后由 李拾荒 于 2015-8-30 18:01 编辑 ]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19 15:3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2891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