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2360
帖子 934
威望 1421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4-12-6 06:1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9d。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9d。
天宇所盖
06/2009
密使们离京外出,有时有指定任务,有时则无目的地游走一些时日,要是遇上什么事故便着手处理。仇、柳二人回到京城的时候,俞树衍刚好外出巡逻,所以同是密使,见面却不是必有的事。

柳浩棠在京城邻近县份查案,过了一些时候,工作完毕,留在京城里候命。一年后,轮到他外出走动。他带着竺浩猩和郭景祥两人,下山东,转向河南,路上做过三几项小意思的治安事情。后来他们走到靡墩,彰林山西麓,攸曲小河之所在,打算到邱柏舂师父、董海澄的家走走,接着就去拜会云空大师。

他来这里每次都是从西面走来的,这次走的则是正北的大路。这些府县郊野舒展,农场,村落连绵。走了一程,在田亩、果园、屋宇之间,现出一座相当够格的大庄子。庄子有围墙,墙外有个广场,有很多人站在那里。是主客两队列阵对峙。

所谓“客”的来者三人,一人带着一把大砍刀,凶气逼人。主队为首的,一个是五十过外的家长型人物,身旁一男一女,可信是儿媳二人。身后有家丁,杂工之类的人们六人。柳浩棠走近,和主队的三人对望,神情骤变,原来大体上是相识的。原来那双儿女是柳浩棠以前在这里镇上,和云空和尚重逢时候见过的张浩男与张少夫人。

柳浩棠纵身下马,把马匹交给郭景祥,上前向张家家长拱手行礼,问说发生了什么事。张浩男对他父亲说出柳浩棠的姓名,张父转对柳浩棠说出那三个来人是邪派,说他们登门勒索。他说道:“他们是离此一日脚程,壑启山麓,东窿庄的鸠胴帮的帮主和帮凶。前些时候,少帮主来拿过了三百两,现在帮主本身走来,要一千两,喊打喊杀,喊要烧我的屋子,完全目无王法。”那边,帮主说:“钱财身外物,是不是…?你张家有的是钱,怎么看不开?你应该按月走到本帮总坛缴付贡银,怎么不来?是我家少爷没有向你明说是吗?”这是个彪型汉子,年龄不小了嗓音却还是那么地结实、洪亮。他说:“听清楚了,是每月月初缴交纹银一千两,不得有误。”

柳浩棠说:“碰上了我你要倒霉一辈子。先说,你叫什么名字?”那个帮主说道:“八方电虹、宫束禀。我纵横大江南北二十年,做过不少大事,我响亮的名号,你小子总该听说过了吧。” 柳浩棠说:“名不见经传的八方电虹宫束禀,你给我听着:你没胆,想退出,我追究你那龟儿子勒索的三百两。有胆,你把刚说过的话再说一次,我扭你去衙门法治,搜你的家。”宫束禀喊道:“你听着,我叫这个张碧崇缴交贡银,每月纹银一千两,不得有误。” 柳浩棠问:“你只是说说而已,不是真的要他缴付,是不是?如果是,你现在可以走了,我不追究你这句话和意图。”宫束禀说:“我是当真的。张碧崇,我要你照办,如有欠缺,我鸠胴帮走来执行帮规。我会烧掉你庄子里的屋宇,我会杀你这里的人。”

话在喊着,他身边一人大步跨出,走到柳浩棠前面十尺之地,空手摆个架式。那是个粗犷汉子,海下蓄着一丛黑须,是个很有蛮力的人。柳浩棠看他一眼,他说:“我是禄宇通。你光看做什么,有胆就来让我称一称你的斤两。”视线一扫,他禄宇通坐马沉腰,左手做个架式,举起右手“赫”的一声推出,掌风过处,激发沙泥箭矢般飞射,前面柳浩棠等人衣衫猎猎作响。

柳浩棠一字不说,他飙步上前,两人捉住对方的手掌徒手搏斗,各自运功凝力,向对方猛然一推。柳浩棠一拉一推,一推一拉之间,将力道走势引歪一点角度,又复旋廻,忽地将禄宇通的蛮力扭转,坐马沉腰把他翘起,“啪嗒”一声打向地面。禄宇通被打得真气消失,想要返卷下身反踢柳浩棠,却使不出什么力道。现场多人喊叫。打斗开始得快,终结得也快,正要看看两人的功力如何,动作却出奇地结束了。

06/12/2014。待续。。。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2-12 20:3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7232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