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蒹葭苍苍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58816
精华 0
积分 797
帖子 357
威望 44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4-3
来自 Singapore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8-10 01:3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心中的葵盛

前晚我去了母亲的住所 - 葵盛西邨住了一晚。葵盛西邨位于香港九龙的荃湾区。

我犹如一叶无根的浮萍,随波逐流这么多年,这个令我牵挂和寻求母爱的地方。无论我在世界的那一角,每当我想念母亲时,也就自然地掛念着这个地方。虽然这次回香港才几天,我还是安排了一个晚上回来和母亲同住。

母亲在葵盛邨这里已住了四十多年。母亲初来香港时,用外祖父给的钱在在香港岛某处的木屋区,买搭了一座木屋,后来政府拆迁就进了安置区。荃盛西邨在1975年至1977年兴建,位于荃湾区。第一座在山顶于1977年建成。母亲就从安置区搬来了荃盛西邨第一座其中的一个一房一厅的单位。至今山下和山中间的那些先建成的屋邨都已拆除又重新建成更新式的大型屋村,有商场购物中心和完善的保安设备,那些居民们都住进了新的楼宇,享用着各项新设备和措施。但是年份最久最早建成的第一座和相关的另外四座屋邨仍如故地屹立在山顶上,和周围新落成的屋邨形成了明显的新旧对比,虽然至今乃未见有拆除的动静,但是政府建屋局要重建这几座屋邨是迟早的事。反观母亲却又是不太热衷于这事。重建后并不知道会分配到什么方向的单位,母亲也九十岁了,并不想搬来搬去。目前这个单位面南通风,据说风水极好,站在窗口看出去,地势高,视线开阔,令人心旷神怡。而且这里更是记载着我们一家人的喜怒哀乐,兄弟姐妹们成长成熟的过程。

第二天一清早,母亲用她的加营素奶粉 - 这个专为年长人士而设定,拥有多种维它命的奶粉为我冲了一杯奶,热腾腾地端到了我的面前。我告诉母亲我很少喝牛奶,而且一闻到加营素奶粉那浓郁的奶味,就会令我的胃有一种饱和的感觉。加上近几年在医院工作,对这种奶粉也非常熟悉,总是认为那有特别营养成份的奶粉,只有年长人士才会饮用,自认为还没有到这种年纪并不需要营养成份这么高的补助品,所以不想喝。母亲有一点失望,但她很快又去忙其它的了。

一夜没有睡好,头有点痛,我睡在母亲床边的沙发上,眼睁睁地到四点多,在新加坡有时晚上看书、温习工课、做家务等迟了,随便倒在客厅的沙发上,一下子就会入睡。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曾经是我居住过的地方,竟然会令我转侧难眠,半夜起身几次去洗手间,其实并不是真的要去洗手间,只是在找事情做,站在骑楼的窗口看出去,那远处,以前是填海区很空旷,在几十年內一座座的住宅和商业大楼已佈满了在屋邨的四周,不远处还有那如心广场矗立。原来担心那些山下的楼宇建成后会挡住母亲这窗口的视线,现在看来还是很幸运,虽然那些如春笋般的大大小小的建筑物不停地升起,但是从这窗口看出去就象一幅三角形的立体画,母亲这座楼犹如三角形的底线,楼宇从两边向前延伸,视线一点都没有被影响到。
我那脑神经线很疲劳却又睡不着,直到四点多,朦胧中母亲起身,叫我睡去她的床上。才爬上母亲的床,眯眯糊糊地睡了,还真是熟睡了几个小时。

八点多起身,想和母亲一起去酒楼饮茶,但母亲在我不想喝她那杯牛奶之后,在我仍是睡意朦胧的当儿,又快手快脚地煮了一小锅肉碎莱汤,炒了一碟莱芯,一碟滷汁鸡趐膀来。母亲说冰箱里有许多蔬菜和肉类,随便煮一两样就可以吃了,不必去酒楼喝早茶。

喝早茶才多少钱?其实是母亲不想我破费。因为一直以来,母亲的四个孩子中我是最穷的一个。

所以每次回香港,哥哥弟妹们请吃饭,都是他们付钱,我也只有请母亲喝早茶而已。既使如此,母亲还是想办法不让我付款。说来非常惭愧,母亲这么大年纪了,虽然生活不成问题,每个月都有近两千元港币的政府津贴,哥哥和弟弟也经常有一些零用钱给母亲,每次妹夫来香港,一出手就是五千元。而我呢?每次给一点钱母亲她总是推三推四,不肯接受,不勉有点介怀。久而久之,却又变了习惯成自然,越来越少给母亲零用钱了。心中总是在安慰自己想,反正给母亲她也是不要。

一边吃着母亲煮的莱,一边和母亲闲谈,母亲虽然九十岁高龄,精神状态却是非常地好。哥哥已经离婚,一个男人带着两个儿子,有时哥哥做夜班,母亲就经常从荃盛坐车去屯门,帮哥哥带看两个孩子,虽然两个男孩都已经读中学,而且可以照顾自已,但母亲来去荃盛和屯门之间总是乐此不疲。每次出门她总是检查所有的必须品,手提电话,钱包,一件预防去空调场合气温过低的外套,一本写着她四个孩子电话号码的簿子。犹如去上班一样。

母亲虽然出生在非常富贵的人家,但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流离失所,在社会动荡时到处漂泊,在困苦的日子里,顽强地生存下来。我们一家人能在香港团聚,这也都是靠母亲的坚持不懈。

昨天,我回了新加坡,才一下飞机,打开手提电话不到一分钟,母亲的电话就到了。
“平安到达了?那就早点回家休息啦!”对于一个九十岁的老人家来讲,我不知道母亲是如何算得这么准确知道我到了新加坡并下了飞机。母亲总是那么的精明能干。

我知道在不久的将来,葵盛邨会被拆除重建。但是目前对于我来说,只要每次回香港看到母亲仍旧住在葵盛邨健康地生活着,那就是我最大的安慰。我也知道在将来,我所生活居住的地方也会成为女儿心中的“母亲和武吉巴督”就如现在我心中的母亲和葵盛一样。




蒹葭苍苍于新加坡
16/04/2013 初稿
02/06/2013 22:30pm更改完成

《新加坡文艺报》2013年8月刊
顶部
佟暖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2023
精华 4
积分 1277
帖子 564
威望 71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4-5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8-10 13:2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大小事,母亲第一。

拜读了。





一枝草,一点露。

顶部
蒹葭苍苍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58816
精华 0
积分 797
帖子 357
威望 44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4-3
来自 Singapore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8-11 00:4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谢谢佟暖的关注!
顶部
黎蛤蛎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3510
精华 2
积分 458
帖子 210
威望 247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2-11-13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8-11 06:2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母親健在,就是你的幸福!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2-22 18:44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8655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