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丁云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992
精华 77
积分 7440
帖子 2450
威望 4833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2-20 08:4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同奖不同命

同奖不同命
(作者:陈俊安)

作家莫言已经赴瑞典,风风光光领取诺贝尔文学奖。并且依照常例,在瑞典文学院发表演讲,讲题是:“讲故事的人”。但对比另一位中国作家(虽然官方把他定位为国家颠覆分子)刘晓波,在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至今仍然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囚禁,两人的遭遇真有云泥之别,不禁令人感慨万千。
莫言在10月获奖的消息一公布,记者就死缠烂打,要他为“刘晓波事件”发表评论,他只丢下一句话:“希望刘晓波能尽快获得自由。”
鉴于两位作家截然不同的命运,似乎勾勒出中国现况的图景。“说故事的人”继续用魔幻、用乡土、用乡野传说叙写他的故事,安然无恙。但用“血荐轩辕”的方式,并“长久以来非暴力形式在中国为基本人权作抗争”(诺贝尔和平奖评审人对刘的评语),反倒而要下狱,失去自由,这是什么道理?
这里丝毫没有贬低文学家,或者贬低文学功能的意思。莫言生长在山东高密,方圆百里只有数十户人家,穷困的环境,12岁辍学,后加入解放军部队。他勤奋好学,好阅读,好聆听,写作不辍,终究成为一流的小说家。但刘晓波是个知识分子,他也写作,出版过《审美与人的自由》、《形而上学的迷雾》、《大国沉沦》等,但他可能觉得以笔抗剑,太慢了!所以成为一名激进的公共知识分子,在政治评论、人权活动上展开无休无止的抗争。其结果,必然是满途荆棘。
然而,刘晓波在狱中,并没有心存怨恨,反而写了文章《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他说:“因为,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敌人意识将毒化一个民族的精神,煽动起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毁掉一个社会的宽容和人性,阻碍一个国家走向自由民主的进程。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够超越个人的遭遇来看待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变化,以最大的善意对待政权的敌意,以爱化解恨。”
对比一下另一位诺贝尔和平奖的得主缅甸的翁山淑枝,也是“以爱化解恨”,她被缅甸军政府长期软禁,直到二十一年后,她才得以获得自由,远赴瑞典,领取她的和平奖。刘晓波也许不用羡慕莫言,还要等待自己刑期满了,可以亲自上瑞典去领奖,人们给予他的掌声,相信绝不会比莫言少。
祝福他早日获释…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0-30 00:45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42597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