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那一个前夕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6-12-24 11:24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那一个前夕

圣诞节前夕,家里一片宁静。我们都不是基督教徒,没有庆祝节日的习惯,仿佛也不曾留意这节日的渊源,只是一年一年这样宁静而平凡的渡过。  

    我仍然坐在台灯前,集中精神想着一些与圣诞毫无关连的事物。这宁静无哗的环境,是与节日的气氛大相径庭的。偶而望望墙上的挂钟,就有一个白胡须的孤独老头,无声地从我心上漫步而过,雪花无目的地飘,圣洁的铃声长长、远远而悠悠,可是报的并非什么佳音,而是几分的凄楚和令人难耐的寂寞。

    窗外不太远的地方,忽然传来谁的手风琴的琴音,清亮而悠扬,打断了我的思路。隔不多时,又传来了歌声,估计约有十几人的合唱,唱的是基督的颂歌。我虽然不是教徒,但这歌声却把我的心牵引到天国,那莽莽的云海之上,美丽的小天使正在挥动金色的翅膀,准备迎接圣诞老人的鹿车。我合上眼,梅花鹿就在我童年的远景里跳跃……,仿佛还在昨夜,当圣诞的铃声还在遥远的北国时,我和小妹把一只破袜子挂在窗口,相信着等我们从玻璃般的梦土探出头来时,袜子里会装满慈祥的温暖的礼物。可是,当我们半夜醒来时,袜子仍然空荡荡地摆在窗口,鹿车的滑音不知何时消失了。

    歌声还在飘,庄严而和谐,所有的不快和纷争,都在这歌声中化为乌有。我的心灵受了感召,仿佛脱出了庸人的躯壳,回到草创时代,笨拙但古朴,不沾一点风尘,天国之门好象为我开启,智慧之火在我体内燃烧,那刺痛,是伏贴,也是感动。就像当年当夜,我在一个方外小镇过圣诞那情景。黄昏过后,洒了一阵小雨,天空黑糊糊的,风也还是冻人的。附近一间简陋的教堂,打从七时开始,就有教徒的聚会,教徒内外灯火通明,歌声荡漾。我不曾去参加这样的场面,因为承认自己与宗教无缘。但听得屋外一阵喧哗,孩童们纷纷抢出门外,争着向村镇唯一的大街奔涌而去。我受了好奇心的驱使,暂时把连日来旅途上的悃盹抛开,也走到街上来了。那已是深夜十一时光景了,平时热闹的小镇已昏昏欲睡,但那晚,却是满街都跑着人,路灯虽然不亮,但远远近近都有人举着火把,倒把街容照得明明白白。

    我不知发生了何事,正想拉个街坊问问,举着火把的人聚合起来了,约莫有百来人,一个个是那么的兴奋、雀跃而庄静。然后他们开始唱颂歌,并且游行,沿村镇的大街小巷走,孩童们和大人们都随着这支队伍,火把照亮了村镇的一角,人的脸孔在火光中映得通红,而且神圣得似乎变成另一个人。我没有跟着队伍走,街上好象剩下我一人和那断断续续的毛毛雨。我凝望渐渐远去的火光,忽然有一种冲动,使我很想即刻化身一只小飞蛾;但我终于克制下来了。那一夜当然没有好睡,邻居们的高谈阔论,教徒们的歌声也还在这清寒的夜空荡漾,有时远有时近,而池塘边的青蛙,也拉长了鼓鸣,向我倾诉它获得重生的际遇……

    歌声还在飘,仍然是庄严底地,显示这空间的生机和稍微的一点肃杀,这原是很矛盾的,然而却揉合很巧妙,令我抵受不住这诱惑,终于走到走廊上来了。走廊的一角是一支合唱队,都是年轻的男子和女子,正在低声但热情底地歌着。歌声拨动了我的心弦,手风琴扬起了我的情思,好象是为我的“唐突”伴奏……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22 17:0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52780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