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长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8127
精华 0
积分 173
帖子 74
威望 99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7-11-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5-21 23:4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我又寻入这条小巷来了。于倒逆的时程中;它常常如此闪现。曾有个时期,我频繁的踏上这条小巷。

        该是五、六岁的时候吧,我还是无所事事的无业(学业)游民,妈为了不让我碍着姐姐们做功课,便带了我出门找街坊邻里闲聊去了。

        这是一条狭窄、阴暗的小巷,约有数十间相对,毗邻的双层店屋。但店铺却不多,大多数是住宅。狭长的一条小巷,只有两盏抖索着微弱、凌散光芒的陈旧街灯。那时,虽然繁忙的大街早已灯火炫灿,一片繁华景象。但对于这条小巷,电灯还未全面普及,除了几间店铺及数家较大的住家外,大多数人家是用气灯或煤油灯。因此,入夜后,这条清冷的小巷便更显得昏暗、阴沉。

        如果不是由母亲带着,我是不敢、也不肯踏进这条小巷来的。幽暗固然令我心怯,却不足以造成威胁,那年代,有好些街道也不是很光亮的。叫我忐忑不安的是跨入巷口的那一个大关:两间相对的棺材店!(棺材店只能对棺材店,这是传统的规矩)那一具具棕色、黑色,饰边或无饰边的棺材,自幽长的店内排列至骑楼。叠迭的、固定着“三长两短”之款式的拱形木板,像柴薪一样,充塞着整间店铺。虽说不上琳琅满目,却也足以令你怵目惊心!而当其中一具棺木披上一块彩绸时,你仿佛觉得,那里面隐藏着一些什么--令你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每当我经过时,总是紧紧地牵着母亲的手,深恐稍一松懈,便有螭魅魍魉乘虚而入。也常埋怨母亲,为何总爱到这里来。然而,母亲毫不理会我的牢骚。不过,偶尔也会向巷口的鱿鱼摊买粒龟蛋堵住我的嘴巴。那摊主是一对五十开外的夫妇。皆是身材高瘦,颜面干枯、眼大无神。如同这条小巷一般深沉的脸从未露过笑容。他们的长女虽是二八年华,却像其母一般老成。总是穿着灰、褐色的长裙,坐在矮凳上,边捶边烤那一片片热烘烘的鱿鱼干。当她抬起头来对着你的时候,那双无神的眼似乎找不到投射的焦点,茫然地游离、涣散。望着她,叫我想起那阴森森的棺材店,不过,我仍然爱吃那热腾腾、软滑滑的龟蛋。

        幸好这巷子里不是每一个人都像他们一样,左边第五间店铺便是母亲的目的地。这是一间糖果店,店东是位中年马来人,略胖的脸常挂着笑容,总是和颜悦色地应酬着顾客。他叫约瑟夫,我常听他太太如此唤他。她是母亲的朋友。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我们背后管叫她剃头二,因为她父亲是剃头匠,她排行第二。从父母口中,我知道她有不少名字,且全是牡丹、玫瑰这类属于花的名字。爸说这是艺名,当时,我不明白她为何要取这么多名字和嫁给马来人。只是常听母亲感叹:这都是战争之过;她并非坏女人,虽然她曾一度操过丑业。我也相信她不坏。她看来和蔼可亲,虽然俗气些,却没有轻佻、冶艳之态,跟她姐姐比起来,她是美得多,也可爱得多了。

        妈有时意犹未尽,从她家出来后,便拉了我往巷尾走。这是一段更惊心动魄的行程。因为巷中间又有两间相对的棺材店!且越走越暗,走到巷尾第二间屋子,也是全巷最暗的一间,妈停了下来,朝幽暗的屋里张望一下,轻轻的唤一声:“绮姐。”我拉着母亲的手,怯怯地随母亲进入屋内。狭窄的空间在豆大的油灯恍照下,愈显得阴森森、空荡荡,除了一张陈旧的桌子和几张凳子外,便一无所有了。妈停了脚步,再轻唤一声,这时,从后面传来一串干涩、凄厉的笑声,就像是从铁管里冒出来似的,我仿佛觉得油灯跳动了几下……我偎依着母亲……接着,一个瘦小的身影出现在阴暗的走廊,越走越近时,轮廓也越清晰;干瘪的脸挂满紊乱的皱纹,深陷的眼眶似乎已把持不住那突出一半的眼珠儿;仅靠着松弛的眼睑负荷着这个重任,比眼珠子更突出的高颧骨,使脸颊更形凹入。脱剩几根的又长又黑的牙齿,暗黑色的嘴唇,叨着一根“洛哥”烟。眼前这黑瘦的老妇人(她看来有七十岁)就是剃头二的姐姐,说是姐妹,其实更似母女。剃头二虽已徐娘半老,仍然珠圆润滑。她却似一把枯枝残叶,随时会化作一堆灰烬。她往往是我想象中鸨母的形象,虽然我知道她不是,她只销售自己,也没有女儿,仅有一个较我年长的儿子,总是躲在房间里不见人。

        她似乎没什么朋友,她也与母亲其他的朋友不一样,仿佛是生活在另一个世界中。我并不喜欢她,甚至惧怕她,谈话中,她不时爆出阵阵僵冷、暧昧的笑声,使她看来更像一具活僵尸。我不知道母亲是怎样进入她的世界里去的,我不曾在这里遇见过其他的人,她就像这间冷冷清清的屋子一样,仿佛是隔绝在这世界之外……


图片附件: much04.jpg (2009-5-21 23:43, 23.38 K)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5-22 00:05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 长屋 的帖子

长屋的观察很细微,一条小巷在她笔下变成一幅人间的浮世绘,交织着悲喜,和那些小人物的挣扎。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丛卉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556
精华 16
积分 4330
帖子 2012
威望 230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8-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5-22 00:1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 长屋 的帖子

小巷深深,一个母亲牵了一个小小少年的手,探访世俗人生。


寻入,闪现,幻影般的记忆虚虚实实。


人物刻画传神,文字简练,回味悠长。
顶部
丛卉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556
精华 16
积分 4330
帖子 2012
威望 230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8-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5-22 00:2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怀鹰 于 2009-5-22 00:05 发表
长屋的观察很细微,一条小巷在她笔下变成一幅人间的浮世绘,交织着悲喜,和那些小人物的挣扎。

欣赏怀鹰老师的回复,悲喜挣扎的浮世绘,有了尘世的美感。
顶部
七月小艾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4610
精华 1
积分 425
帖子 206
威望 217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7-10-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5-23 14:25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文字中有时代的印记,岁月的痕迹,沧桑才见人事非

[ 本帖最后由 七月小艾 于 2009-5-23 14:26 编辑 ]
顶部
弯弯的月亮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7942
精华 1
积分 950
帖子 418
威望 53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12-2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5-24 22: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 长屋 的帖子

巷子虽短,却有看不尽的风光。
作者以一个小女孩的眼光来看周围的世界,那是最真实的语言。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7-11 08:26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9818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