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福义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36869
精华 0
积分 4821
帖子 2156
威望 264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8-12-7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8 13:0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一首充满悬念的诗

一首充满悬念的诗

陵旭诗《尾声——岁暮偶感》

泉涸了吗? 
寂然。解脱于最后的喘息如鱼
 以一种空空的色不异空
 以一种病态 
 或者
 睡姿

以一种唯美 
告别了终站就如你告别了
双乳的手
握不住一枚蝴蝶的瘦 
你濡我以义
以忆
我濡你以诗
以忘

以一种落幕之寂然
(幸哉潮起 
拍醒了云崖之春)



岁末令诗人产生强烈的矛盾!

一方面说,苟延残喘的鱼解脱了,像病态,像睡去了。另一方面又说告别了双乳的手(断乳),含成长发展之义,但却又是脆弱的,连瘦小单薄的蝴蝶也握不住。(笔者的另一个悬念,蝴蝶那么瘦小单薄,紧握着,难道不残忍吗?)“你”这里应该是指营养的泉源、母乳。“忆”与“忘”是很有趣的对比,你要我这样、那样,我却走自己的路。

潮水既然快退到干涸了,肯定的,可庆的,另一个高潮,将带来另一个春天。

短评:这首诗以断乳写尾声,难道是诗人故意为难读者的两难情景?!请高人拔刀相助!

[ 本帖最后由 福义 于 2009-2-8 13:06 编辑 ]




福义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4-8 03:3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3207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