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3-13 22:11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小花伞的心:(微型小说 2007.03.13)


        带好婶躺在病榻上半年多了,病情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儿媳们整日里陪伴在身侧,生怕她突然蒙主恩召。86高龄了,虽然一目失灵,背有些驮,但精神仍像60岁人那般旺盛;她没有老太婆那些麻烦,样样要人扶持、呵护。她料理自己的一切,还能在灯下穿针缝缀,细活儿不比年青媳妇逊色。她顶喜欢同小孙儿在一起,惟一遗憾的是,她记不清孙儿们的名字,内外孙加起来,可以成立一支铜乐队。

        那天,她带了几个孙儿去楼下的游乐场玩。小孙儿抓把沙,爬上高高的滑梯,一边撒一边滑。她站在滑梯下,咧着嘴巴笑。从她有记忆开始,从未坐过滑梯。小孙儿在她的眼里变成了一只只小鸟,快乐的小鸟。她忽然有一阵冲动,仿佛幼龄孩童的肉身,又静悄悄地溶回她的肉体。她爬上高高的滑梯,滑梯下的小脸蛋变成了一朵朵绒花。她伸开双臂,迎向一朵朵的绒花;那一瞬间,她见到了家乡遍地的蒲公英,小小的花伞在阳光下轻灵灵地飞……

        小小的花伞在阳光下轻灵灵地飞,她记得多清楚呀,当她在那张白色的床上睁开眼睛时,整间病房都飘飞着蒲公英的花粉。

        孙儿们仍围着她,但她已感到疲累,不能像往昔那样将山村的故事给他们听。她闭着眼,所有的记忆全都默默的走过。岁月褪色了,所有的声音也越来越陌生、越遥远……她记不清有多少孙子,86岁了,应该走了,回去看看,那一块青草坡还长着蒲公英吗?山风一吹,满坡都飞起花伞来了吗?还有,邻家的那个孩子,那个少年,追到花伞了吗?

        此后,她也没有机会追逐花伞了,这记忆的航线有多长?它连着古老海湾的一端,也已变得乌乌黑黑了。

        孩子们长大了,她从未跟他们讲起花伞的故事,他们的生活,容不下一点空隙,她还能奢望什么呢?该付出的全都付出了,她自认是个幸福的老太婆。儿子们劝她去欧洲旅行,她微笑着拒绝了,那年她已70多岁,除了带孙子们去楼下走,她什么地方也不去,她期望有人叫她回去那有青草坡,坡上长满蒲公英的地方。但没人提起,他们似乎忘记了她也有一个“童年”的梦。她开始沉默,站在窗边眺望,从这方向可以看见飘飞的花伞,在阳光下变幻着色彩。一直到86岁这一年,她在窗下整整站了10年,望了10年。儿媳们都认为这是老人的一种寻常的毛病,他们也不来干扰她,只是,每当她在灯下穿针缝缀时,媳妇们就会惭愧地抢过来做。那时,她又感到很悲哀,简直认为自己已不中用了。

        她缓缓睁开眼,所有的脸孔都消失了。

        长满蒲公英的青草坡就在眼前,这多像那高高的滑梯啊。

        山风一吹,小小的花伞飞扬起来,满山飞扬起来。

        她听到了花伞碰撞时发出来的叮叮当当的声音。

        “妈……妈……”这是儿媳们急促儿悲怆的叫声。

        遥远了,就像海上传来的闷雷。

        她抬起无力的手,往空中一抓,哈!手掌心全是一枚一枚的花伞,还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花伞……”她喜悦地说,仿佛看见自己那瘦小的身子爬上青草破,追逐小小的花伞,邻家的小孩在另一端唤她,她满足而幸福地合上沉重的眼皮。

        儿媳们面面相觑,86岁的老妈妈最后留下的却是这样一句话。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4-1 09:36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7139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