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71
帖子 199
威望 37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1-20 05:5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我们的家51Be

我们的家51Be
我的回忆录、《日渐淡忘的岁月》,第五篇,第一章。
赤龙里的地形、巷道和屋宇。
                          这篇文字说的是1930年代的情景

村子里的屋子大多用暗灰火砖做墙,上盖覆瓦,站在屋子里抬头一望,只见椽、樑和瓦片,没有天花板的。除了新建的屋子之外,我似乎不曾见过有谁的屋子是有真正的窗子的。瓦背上或者会有天窗,用琉璃瓦透光。可以用绳子在地面上拉着开关的,则似乎没有见过。

村子里的吉地几乎都是沙砾地,间或有些破碗片,破玻璃片,铁片、铁钉之类的东西,还有就应该有垃圾。不过垃圾似乎不是如山堆积的,弄到那里去了我可不知道。巷道都是铺红毛灰的(奇怪,谁出钱铺的呢?)。路呢,像祠堂仔通到纵巷BS的那一条,和在纵巷BUBV之间的那一条,铺单块麻石。村外的路铺的麻石两块石板并排,两边还有阔约两呎的草地,在路上行走没有问题。

在村头,围墙L脚下的水井M是大众所共有的(我家有个水井)。中日战争爆发了之后,村人把这个井锁起来,恐怕被汉奸下毒。

我们那个地区的乡村都没有电流供应,要看到电灯,沙坪有,棠下就不知道有没有了。所以我们是用火水灯,既是煤油灯,照明的。

煮饭用的燃料不是电气,不是煤气,不是火炭,也不是KAYU柴,拾回来的枯枝是可能有的,最正规的是人家挑上门贩卖的山草。

人家的废水都经由小沟,流到鱼塘里去。

大小便怎么处理呢?我们的祖母有一个马桶放在她的卧房里,是瓦的,上面有一个木质盖子,过了一些时日有人来搬出去倒掉。来人是农妇,双手捧稳,弯着双腿,小心地走。人家有说“捧埕脚”的,说的就是这样子走路的步法。农家要排泄物做肥田料。家里的其他人们怎样解决问题呢?他、她们用“屎灰屋”。附录5.1.1.AJ那块吉地就好像有志伯的一间。那种是小屋子,门内有土坑,坈底放着很多火灰,土坑上架着两块木板。农家有时把火灰掏去做肥料,他们和到来使用的人各得其所。此外那里还有屎灰屋呢我就不知道了。

此外,村子里还有两座“水厕”,一座在祠堂仔(B),一座在宋广记的家里。所谓水厕建在鱼塘边,第一座在鱼塘D,吉地T那边,第二座在鱼塘E,屋子CF里面。第一座有两个房间,很可能是有门的。在水面上凌空纵向架着两块木板,就那样子而已。清洗工作有水里的鱼群代劳。

有一次有人说,有个某某人要上厕所,他说做要去“出恭”。说话的人是个农夫,我惊讶于他会说斯文话。很久之后,新加坡的李大傻讲古,讲到“出恭”两个字的典故。我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考证,大概李大傻说的是有根据的吧。他说:话出在前清殿试。那时候考生可以上厕所,那是因为不单考试时间长,而且许多人在如厕的时候文思特别好的缘故。要去的先在考场的出口处拿一张牌,在厕所门前交给那边的管理员,回来的时候又在那边拿另外的一张牌。两张牌都有字,把“出入恭敬”四个字分开来写。出去的牌写“出恭”,回来的写“入敬”。去上厕所叫做去拿“出恭牌”,后来简化就叫做出恭。

夏天,村子里蚊虫和苍蝇聚生,很麻烦的。晚上家家户户坐在门前打扇纳凉,说闲话。

我多次说过“吉地”,那是说空地,因为广州方言说空字和凶字同音同声,那就选个好听一点的来说。那么的例子很多,譬如肝(干,没水没钱。)叫润,舌(亏本)叫唎,通书(输)叫通胜,或者吉书之类。

20/01/2015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7-16 22:35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45502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