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3-18 21:24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悼亡友(怀鹰)



终于
你被时光隧道
埋葬在
洪荒里



被密缝成
没有界线的
梦……

(路
  该通向何方?)

也许你还缅怀
风雨纷飞的年代
可思念已斑驳
铁锈也早已
磨蚀掉铜器时代的
锋芒

但我确确不能忘怀
那朗朗的湖畔书声
书声里筑起
亘亘的城墙
澎湃成
喧天的海螺

你昂然在台上
双颊绯红着
野蔷薇的浪漫
一簇连一簇的蒲公英
花粉
在你激情的歌唱中
旋舞成龙族的图腾

(路
  该通向何方?)

我确确记得
天空蓦地阴沉
狂怒的风
掀起湖底的沉渣
卷来一把浓浓的
腥腥的
哭泣的雨

哭泣的雨
把湖哭得泛滥
把街哭得泞滑
把火星哭灭了
把历史哭成一串
晦人的音符

你提着八月的灯笼
潇潇地走在
万木俱寂的荒郊
心里依然响着
朗朗的书声
书声朗朗
伴你渡过无星无月的
异乡梦

(路
  该通向何方?)

路呵
路裸露在脚下
越走越长
越走越深……

(朋友在中学是个活跃的时代青年,为了自己的理想而放弃学业……,数十年来没有固定职业,心里有太多的积怨。喜酒,每每喝至三更半夜才回家。到他认为应该结束这种生涯,重新出发之际,忽然罹患绝症……)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2-23 00:16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44803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