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女佣、廖文良与“关说”
披着狼皮的羊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20359
精华 1
积分 719
帖子 259
威望 46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9-1-1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0-25 22:55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女佣、廖文良与“关说”

“女佣”、“廖文良”与“关说”

廖文良这个案子,新加坡人的双重标准,真让我无言,在真相没有彻底的解开之前,我不敢说什么!

廖文良在提告女佣的时候,就像当年N K F杜莱提告他人诽谤一样,我们新加坡人,尤其是平头小老百姓,除非是当事人自己,没有人晓得我们这个一直在为司法尊严和公正提告小老百姓的政府,“法”竟然也可以成为坏人利用的“工具”去戕害一些无辜的人。

经过媒体的渲染,廖文良现在应该是芒刺在背了。官司是有得打的,这个女佣不简单,很有《秋菊打官司》样子,希望“它”仅是平头小老百姓追求正义的过程,不要有过多的政治谋略。

然而,林瑞莲针对备受关注的廖文良女佣案,向国会提出休会动议未逞再提个别议员动议,在官司还没有“定谳”之前,很显然就是一个政治操作。不然,为什么那些被杜莱冤屈的人,总看不见有人出来主持公道,为他们“平反”呢?

为什么?因为没有社会舆论,就没有出来“蹭饭”的价值。因此,“廖文良与女佣”,我知道这仅能是一个“个案” -- 新加坡人若是以为这一来“司法”就会是那个一手剑一手天秤且蒙着双眼的朱斯提提亚,别误会了...那可是老猫嗅咸鱼 -- 休鲞啊了哩!

真正的问题是,是什么原因造成像杜莱像廖文良这一类的VIP在司法面前显得高人一等呢?想象着廖文良和杜莱等人的代表律师去警察局报案的时候的那种阵仗,我不由得有一些遐想...是不是都有和电视剧一样的派头呢?

谁都知道,有史以来、古今中外,平等从来就是假象。看包青天、看宋慈,看那种不畏权贵,真心为人民主持公道的官老爷有几个?衙门八字开无钱莫进来是绝对的现实。

谁能想象没有诽谤杜莱的人在低头认罪的时候的那种无助那种凄凉?那时候,面对恶势力的恐惧、面对官司背后巨额钱财的压力,让公平正义形成了一道跨越不了的鸿沟,只好认罪认罚来躲避坠落到鸿沟底下粉身碎骨。

廖文良一案,其实和杜莱告人毁谤的性质一样,都是官官相护的结果 -- 不是自己做官,就是背后有官撑着,而且都是大官。我有个亲人,家里本来就请了一个女佣看小孩。后来因为政府政策允许,可以多请一个。这就给他的大嫂钻了空子,要求他帮忙请一个。亲兄弟嘛,他也不好拒绝,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谁知道这个女佣却是老手,在哪里工作不合意,竟然就把他给告发了。当局一调查起来,女佣本来应该在A地址,却到了B地址工作。罪证俱在,因此被罚了一些款、做了两个星期的牢狱。

廖文良是政府人,当然知道被女佣告发的严重性。在他想来,只要弄得女佣来不了新加坡工作,那么船过水无痕,自己的案件可能就不了了之。不过,让他料想不到的,是这个女佣的韧性和刚烈。当然,也少不了背后有能人的扶持。因此,充满反被聪明误,过于粗糙的证据,倒过来自己反被咬紧了,脱不了身。

廖文良的案子,因为还在进行之中。对于是非曲直,我也没有未卦先知的本事,因此这里也不多谈。倒想谈谈我这位亲戚的遭遇。其实,在他被当局调查的过程中,我这位亲戚也四处奔波,亲朋戚友的意见啦,就是每个都会劝他寻求国会议员的帮助。

我呢?我却有不同的想法。如果他是被冤枉的,那么寻找包青天还能有个说法。只是一来他犯法是实,二来罪证俱在 。那么国会议员要怎样才能够帮忙倒是耐人寻味。

这就让我联想起多年前台湾的立法院长王金平涉及“关说”的丑闻。新加坡人大概没有人不知道,排队想见国会议员的人群中,大概就有许多是想要求国会议员向有关部门“关说” -- “关说”些什么呢?不就是期望他们的“影响力”能够帮助自己免罪或减刑吗?

从国会议员为自己的选区的选民“关说”的现实中,从咖啡店的耳濡目染的言论里头,我们也不难听到某议员如何如何的“够力”、某议员某议员的“无效用”等等等等...

说回我的亲戚,他坐了两个星期的牢狱,我觉得一点儿也不冤枉。新加坡是一个法治国家,每一个犯法的公民都必须面对“犯法”的后果 -- 王子犯法与民同罪,许久以前,国民服役有一个“白马案”,最后大事化小小事不见了。其实,社会上到处都有“白马”、都有特权份子,这是潜规矩。只不过,廖文良心太狠了,为了掩盖自己的那一点儿小罪,对一个弱势的女佣竟然落井下石,以为可以只手遮天。

结果白马成为黑马,真是造化弄人啊!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97013
帖子 47752
威望 4850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0-11-5 00:52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尚穆根部长声明】有足够表面证据 让总检察署决定检控女佣

文 / 苏文琪图 / 何健伟剪辑 / 陈重仁编导 / 蓝云舟
发布 / 2020年11月4日 3:41 PM
更新 / 2020年11月4日 11:01 PM 联合早报

(早报讯)总检察署基于偷窃案有足够表面证据,并涉及公共利益而决定对女佣进行检控。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今天(11月4日)在国会就樟宜机场集团前主席廖文良前女佣案发表部长声明。就总检察署的决策过程,他表示当该署从执法机构收到案件文件时,会评估是否应提控或采取其他行动。

当时的证据显示,廖家能指认控状中的所有物品是属于他们的,并能说出一些细节。相比之下,根据总检察署的观察,莉雅妮的解释令人觉得可疑。

该署也认为提控莉雅妮明显符合公共利益,因为证据显示她偷了很多东西,其中包括一些看似昂贵的物品,偷窃行为看来也持续了几年。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97013
帖子 47752
威望 4850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0-11-5 00:53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尚穆根部长声明】廖家成员对待案件的态度显得“轻率”

文 / 苏文琪
发布 / 2020年11月4日 4:29 PM
更新 / 2020年11月4日 4:34 PM 联合早报

樟宜机场集团前主席廖文良一家在举报前女佣偷窃的案件中,态度显得“轻率”,特别是廖文良儿子廖启龙在庭上的表现招致种种疑问。(海峡时报档案照)

https://www.zaobao.com.sg/sites/ ... g.jpg?itok=mrJNBDRE

(早报讯)樟宜机场集团前主席廖文良一家在举报前女佣偷窃的案件中,态度显得“轻率”,特别是廖文良儿子廖启龙在庭上的表现招致种种疑问。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在警方和总检察署就案件完成检讨后,今天(11月4日)在国会发表部长声明,并批评廖家的行事作风。

他说,证据给人的印象是,廖家在指认一些物品的拥有权,以及赋予这些物品的价值时,似乎抱着一种轻率态度。

尚穆根说,当一个人决定向警方报案,理所当然的应该认真履行义务,谨言慎行。“在申索物品时,请确保它属于你的。在赋予物品价值时,请确保你有根据。”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97013
帖子 47752
威望 4850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0-11-5 00:5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尚穆根部长声明】维护法治是制度公正、平等与正义的关键

文 / 黄伟曼
发布 / 2020年11月4日 4:20 PM
更新 / 2020年11月4日 4:37 PM 联合早报

尚穆根在部长声明中一再强调,我国不能因一不留意,让公正、平等和正义的价值观遭逐步侵蚀。(商业时报)

https://www.zaobao.com.sg/sites/ ... _.jpg?itok=v11Xn-MS

(早报讯)在世界各个角落,仇视富人与精英的心理正迅速成为一股时代思潮。我国虽不面对同样处境,但廖文良前女佣案引起的广泛关注显示,国人非常在乎制度是否公平对待身份与阶级悬殊者,此时维护我国建立在公正、平等与正义基础上的法治精神,也变得至关重要。

内政部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星期三(4日)在国会交代这起案件的来龙去脉后斩钉截铁地表明,由始至终樟宜机场前主席廖文良身为涉案人的雇主,没有施压或以任何方式影响这起偷窃案的侦办,各个司法机构也秉公处理,案件反映我国刑事司法制度如当初所设计,仍然行之有效。

尚穆根在部长声明中一再强调,我国不能因一不留意,让公正、平等和正义的价值观遭逐步侵蚀。他说:“如果廖文良对案件程序真的造成不公平的影响,那将严重打击我们的立国根基,也将成为新加坡建设工程中的明显凹痕。”

目前许多社会仍在尝试弥合不平等问题造成的鸿沟,尚穆根也形容,人们对体制的不公感到不耐烦,觉得精英阶层一再为了个人利益而绕过规则、扭曲制度,并搜刮几乎所有的经济利益,在过程中还买通和贿赂了政府。

他认为,在新加坡,政府制定社会经济政策,积极介入以更均匀地分布增长的果实,我国不面对与其他国家相同的处境。“但人民知道,这个能够让我们获平等机遇、公平分享经济利益的制度必须小心翼翼地去维护,知道必须去提防有钱有势者。”

延伸阅读
【尚穆根部长声明】廖家成员对待案件的态度显得“轻率”
【尚穆根部长声明】说明廖文良前女佣案调查与检控过程 是否有纰漏

“而一旦有一部分的人感觉到制度只偏袒一些人,或形势对他们不利,那新加坡社会的和谐也会受到动摇。这个国家将无法成功。”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97013
帖子 47752
威望 4850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0-11-5 00:5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尚穆根部长声明】政府考虑设立公设辩护人办公室

文 / 杨浚鑫
发布 / 2020年11月4日 5:13 PM
更新 / 2020年11月4日 5:16 PM 联合早报

政府考虑设立公设辩护人办公室(Public Defenders’Office),为负担不起律师费的人士,提供公费律师。(国会视频截图)

(早报讯)政府考虑设立公设辩护人办公室(Public Defenders’Office),为负担不起律师费的人士,提供公费律师。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今天(11月4日)在国会,就樟宜机场集团前主席廖文良前女佣案发表部长声明时,宣布这项消息。

他表示,公设辩护人办公室存在一些管理困难,并且可能加重对纳税人的财务负担,政府因此将谨慎考虑如何执行,并咨询新加坡法律协会和刑事律师。

我国目前主要通过法刑事法律援助计划(Criminal Legal Aid Scheme),为有需要的人士提供无偿(pro bono)或低收费(low bono)的律师服务。

该计划由政府和私营部门共同资助。但尚穆根坦言,他对这个现有模式也不完全满意。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1-23 22:16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257219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