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披着狼皮的羊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20359
精华 1
积分 537
帖子 197
威望 34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9-1-1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4-11 00:3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断而不断、必有后患!」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句话说对也对、说不对也不对。精卫填海暴虎冯河,一个愿心千古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结果都是没有结果。

武汉“吹哨人”李文亮从来就不想做“烈士”,所以在第一时间接过“哨子”,提醒朋友圈提防一个和SARS相似的病毒。但是,他并没有想到,医院里比他的经验比他的医学学识高的专家学者实在是太多了,竟然没有一个人像他一样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的原因,其实是对这种似SARS又不是SARS的新病毒的“生疏”。

李文亮的专业是眼科医生,对于传染病不够深度理解是很正常的。他既然私底下认为可能是SARS,就没有想到后来命名“新冠”的病毒并不像SARS一样只在发病发烧之后才具有传染性。就因为这样,他被一个当时还不晓得已经患上“新冠肺炎”的病人感染了。

我常常感叹,大多时候每一种“惨痛的经验”所付出的代价竟然是如此的惊人。因此,我更加的感慨,是如果不能够“智慧”的吸取“经验”,从前人、别人的覆车之鉴“U”转,那么除了感叹咎由自取,就只有徒呼嗬嗬了。

新加坡政府在第一时间做出的决策,可说是理智的。不知者不罪,当时没有人会预先知道,这个新病毒虽然没有SARS那般凶险,却有着强烈的传染性。后来甚至也晓得了感染了没有发烧症状却依旧可以散播病毒的事实。

这时候,有效堵截SARS在社区传染的“居家隔离”的政策,却反倒成为养痈贻患的帮凶,是任谁也想不到的事。

因此,政府的“居家隔离”的政策也随着“防疫”的漏洞逐渐更换,譬如从国外入境的国人就居家隔离,然后安排从英美回国者进入“方舱酒店”隔离。到今天,也就变成了所有国外回来的、入境的人都会安置在“方舱酒店”集中隔离。

这很好,但是安排本地与确诊患者有直接接触的人“居家隔离”,却是一个大大的失策。我想,就算是马后炮,我也必须说,在晓得感染“冠病”也可以无症状不发病却依旧具有传染性的时候,没有立法安排那些更广大的第三类的“间接的接触者”隔离,或许才是目前病毒开始在社区扩散的罪魁祸首。

昨天,朋友圈传来了一则文章,看标题竟然是[新加坡半封城、建方舱医院-优柔寡断、晚了吗?]老实说,看到了“优柔寡断”这四个字,我真是心有戚戚焉。

因为这个“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八个字的标题,已经写了两天了,就是没有时间将“它”拉扯出来。谁知看了文章内容,竟然看不出有评论新加坡优柔寡断的贬义。这时候才注意到文章作者原来是李叶明,难怪啊,心下也就释然了。

李叶明的“优柔寡断”虽然没有在文章内容显示出来,但是新加坡政府在防疫政策上的首鼠两端,在“经济”和“瘟疫”之间的天人交战,直接的反映在“战疫”死,就是一直“慢半拍”。

为什么在作出英美回国的人必须集中在“方舱酒店”隔离的时候,不是“一律”从国外回来的人呢?因为这时候的“疫区”虽有轻重之别,然而“病毒”在感染人时,可不会做选择啊。

况且,既然已经知道从疫区回来的人必须隔离,那么在本地和确诊者有直接接触的,其实感染病毒的机会更大。那么怎么还能够让他们“居家隔离”,造成更多更广的第三次传染散播病毒的机会呢?

更进一步必须说的是,对于“居家隔离”的人的限制百密一疏,因为和他们同在一个屋檐底下的家人亲人房客,这群人的行动是自由的。在晓得有些人已经被病毒入侵但是没有症状、或者已经染上冠病却还没有发作但都是具有传染性的时候,却没有当机立断,对所有的“间接的接触者”作出隔离的指示,这是不可原谅的疏忽。

其实,我看到网上和媒体一片歌功颂德的赞美时,老实说,我心里是有些儿鄙夷的。我当然知道为什么?顺得哥情失嫂意,在顾经济和防疫之间,难免万事不得两全。但是,就如副总理王瑞杰说的,经济是可以再拼搏回来的,但是人命一丢了就是灰飞烟灭。

因此,在这个非常时期,就必须具有极大的魄力,再也不能够畏首畏尾,首鼠两端。若是继续优柔寡断,那么所谓“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是不可避免的了。

不是吗?短而不断必有后患!外劳宿舍就是一个很窝囊的例子。而且,譬如封城,要封就封了,务必做的滴水不漏。然而,什么“半封城”啦“软封城”啦只是“贻人笑柄”罢了。

其实,民以食为天,对于一些生活必须的特别安排,于无可奈何之处可以理解。但是,让我感觉最不可思议的,就是“宏茂桥托儿所”的新闻。

托儿所是“托儿”的专业,并不是“抗疫”的专业。在这个举国皆令stay at home的时刻,除非能够保证这些儿童和教职员的人身安全,不然的话,怎么可以厚彼薄此,做出这样过分的要求呢?

因为就算是这些儿童的父母没有办法本身照顾自己的孩子,政府其实也应该挺身而出,组织像“方舱托儿所”一类的有专业医疗人员就近监督的场所集中照顾这一类人。而不是简单的把责任“丢”给像宏茂桥托儿所的托儿机构。不是吗?已经有教职员确诊了。这么做怎能够让所有的父母亲和教职员放心呢?

“防疫”,有消极的有积极的,新加坡政府却徘徊在两者之间三心两意,我们看到积极的都很正面,我们也看到消极的总是听天由命。

[本地新增142起病例 约一半暂与其他病例无关]的这则已经清楚的说明了想要“堵截”在社区感染“防疫措施”是完全的失败了。为今之计,只有痛定思痛,从根本上补足所有优柔寡断的纰漏。既然外劳宿舍也已经开始了“外劳方舱”,那么对所有公民负责,立即组织“方舱托儿所”也是理所当然的事。而且,在有需要的时候,对于必须继续执行任务而必须和公众接触的人,除非有绝对的把握,其实都应该避免让他们回家制造感染家人的缝隙。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断而不断必有后患!防疫,不能够虎头蛇尾。不然的话,弄成四不像倒是罢了。只怕对国家对人民的灾害,就伊于胡底了。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7-6 01:27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96375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