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顾建忠:“烧书”和考试
淡宾尼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6957
精华 10
积分 4645
帖子 1873
威望 2756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8-3-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22 15:59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顾建忠:“烧书”和考试

热点话题

“烧书”是冲着考试来的,貌似今天有很多新加坡人,不仅是学生,还有家长都很仇视考试。本文今天不谈“烧书”本身行为及其背后蕴含的社会后果,而只谈考试本身。

公元587年(开皇七年),隋文帝开科取士:天下所有读书人,不论其出身门第高低,无关家道贫贱富贵,只要能通过考试就可以授予官职,参与国家管理,故唐太宗赞叹道:“天下英雄,入吾彀中矣。”

新加坡的莘莘学子不分种族信仰,凭考试成绩进入心仪的中学以至大学,甚至考取奖学金出国留学,最终成为社会的栋梁。

从古代到现代,考试是同教育活动和教育制度一起产生、成长和发展的。新加坡是个蕞尔小国,人才是我们的治国之本。“学而优则仕”、贤能治国的观念更为人们所广泛接受。当今的社会就是一个考试化的社会。新加坡人可以说是在考试中长大的。考试在教育系统中持续地维持这种主导地位。

从教育哲学的角度来说,社会组织的良性运转和协调发展,需要各种不同素质的成员共同参与,需要培训、选拔相应素质人才,也就是需要用测试、评价的方法选拔对象,考试制度是由于社会为了选择自身所需人才的需要而产生的。考试不仅能对受教育者的学习效果、自身素质和缺陷有比较精确的把握,而且也能检测教育者的教育质量,以及学校教学工作的质量和存在的问题,为教学双方及教学环境的改进,提供较为理性和真实的事实依据。

所以,在全世界的教育领域内,考试仍不失为一种最有效的教育质量评价和人才选拔的工具。“烧书”的行为是不能抗衡考试的,不过“烧书”行为折射出一种对考试异化的不满,倒是值得我们重视。

具体的考试制度、模式、内容和方法,能够也应该充分反映和表现人才培养的目标要求。但在今天的新加坡学校体制中,考试成绩被放大,分数被当作主要衡量学生学业成就的标准。以至分数成为指挥棒,成为学生一切行为的指向标。

美国教育理论家布鲁巴克(John Seiler Brubacher,1898-1988)说:“从最理想的角度说,分数不应被仅仅看作动力,而应被看作衡量学生知识掌握程度的真正尺度。”正常的考试应该是这样的:具体考试制度的重要性如何,评价功能是否强劲,主要取决于考试主体在考试的彼岸,所设定的外在刺激和诱惑有多大,即能在多大程度上满足应试者的利益要求。对于考试制度来说,单纯的非功利的教育目标,必然削弱其评价功能,使之难以发挥规范,引导人才培养、发展的功能。考试行为本身所具有的刺激和压力,能使教与学双方主动地接受考试的评价,是改善教学体系,提高教学质量,提升受教育者素质,使学校人才培养目标不断得以实现的根本动力。

畸形的教育体制

目前新加坡的中小学教育,将考试作为教学过程中重要环节看待,想通过考试来体现教育制度公平、公正的原则,于是不得不竭力强化考试的严格性和唯一性。这导致老师和学生的主动性和积极性得不到发挥,学习纯粹是为了取得考试的好分数,以致新加坡的补习现象也特别突出。这样的结果导致学生压力巨大,另一方面则忽视了学生在其他方面,如品德等的培养。

只重视甚至只进行针对相关考试的教育教学活动,是一种畸形的教育体制。具体表现为只重视智育,或者只重视考试科目的教学,而忽视非考试科目的教学。考试是为实现教育教学目标服务的一种工具和手段,它不应是学校教育所追求的目标和理想。

自从德国实验心理学家冯特(Wilhelm Wundt)于1879年在莱比锡大学设立了第一所心理实验室后,就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了心理和教育测量运动,运用大量的测验和量表,来测量学生的智力、心理、个性等等。由于受到自然科学的启迪和测量技术的影响,教育测量的理论和手段,一开始就有着明显的机械测量,特别是物理测量的痕迹。

另一方面,由于受到实验心理学的影响,教育测量只是钟情于对人的生物特点和生理反应的研究,惟独缺乏对人的本体的研究。我们知道人是有感情、有理智、有主观能动性的,这是人区别于其他动物的最根本之处,而教育测量最薄弱的,恰恰是人类最特别的地方。

回过头来看考试,考试对人的情感、态度会产生直接的影响,尤其中小学教育的考试,针对的是尚未成年的学生。青少年的心理可塑性极强,同是一个人,考试给他以鼓励与肯定时,他会积极向上;考试给他以否定和惩罚时,他会悲观失望。考试技术如果忽视人的感情、态度,考试技术与被试者的精神将会失去平衡,这是考试以及教育所面临的严重问题。

从认识论来看,主考者教师本身建构的认知方式不同,出题时对同一测试题目必然会有不同的表述。每一种认知模式的考试都有特殊性,没有一个考试能够完美无缺。不同认知模式建构的考试彼此互补,多次考试的综合结论,才可能接近客观实际。这也说明了为何“一考定终身”是要不得的。在目前的体制下,小学升入中学的门槛,主要还是看PSLE(小学离校考试)的分数。由于考试竞争非常激烈,分数往往相差几分,而最终命运却是天壤之别,也就迫使家长和学生特别在意分数。故而,在考试后为了一泄胸中积攒的压力,就做出了“烧书“的过激行为。

今天,新加坡面临着教育改革,希望把对考试的改革,也纳入教改目标之中,逐步让考试合理化、客观化、人情化。希望将来国人再也不会出现“烧书”这种另类的行为。

作者是新加坡人,目前在北京师范大学攻读语言学博士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4-14 00:53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51350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