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莫言不想掀起“莫言热”
爱杰特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24948
精华 4
积分 486
帖子 184
威望 302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3 15:4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莫言不想掀起“莫言热”

  莫言成为首位获颁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作家,让中国文坛振奋之外,也引起争议,部分舆论批评他是官方作家,不应得奖。对此,莫言反驳说,他向来从人性角度写作,所完成的作品都具批判性。

  莫言是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作协是身兼社会团体与国家正部级单位“双重身份”的组织,作协作家被认为是体制的一部分,政治立场、作品的独立性因此不时遭外界质疑。

  自由派知识分子也炮轰莫言今年5月配合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70周年,与百名中国作家一起,重新抄录毛泽东讲话的举动。

  针对这些指责,莫言昨天连续第二天在山东高密老家召开记者会,作出回应。

  他坦言自己虽然在体制内写作,但一直是从人性角度出发,作品早已突破阶级和政治界限,所写的小说是大于政治的。因此,他认为,这次获奖是“文学的胜利,而不是政治的胜利”。

  在莫言看来,许多批评者从未看过他的作品,因为阅读过的人就会知道他对社会黑暗面的批判向来非常严肃及凌厉,也会明白他是冒着巨大风险及压力来完成这些作品的。

“80年代写的《天堂蒜苔之歌》、《酒国》、《十三步》、《丰乳肥臀》都是站在人的立场上,对社会上的不公正现象,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批判。”

  谈及抄写毛泽东延安讲话一事,莫言表示不后悔,因为这和自己的创作没有矛盾,何况自己的作品一直在挑战毛泽东讲话的局限。

  莫言进一步说明,毛泽东讲话是历史文献,它当时对推翻腐朽政权起着积极作用,如今再看,确实有巨大局限,比如过分强调文学与政治的关系,以及过分强调文学的阶级性而忽略了文学的人性,这些都应该突破。

  莫言获奖招致一些人士反对之外,中国官方及媒体对莫言得奖的评价也引起批评,因为这与两年前中国异见人士刘晓波得到诺贝尔和平奖时的反应,形成鲜明对照。

  这次莫言获奖,主管宣传工作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发信祝贺,还说这是中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的体现,反观刘晓波2010年得奖,却引起中国政府勃然大怒。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昨天在例行记者会上解释,莫言的文学造诣有目共睹,而两年前,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的决定严重干涉中国内政和司法主权。

  其实,莫言获奖前,舆论就出现各种争议,获奖后,争论并未平息,预料还会持续一阵子。无论如何,一贯低调的他如今已成为社会焦点,其原本在各大书店畅销榜上排在数十名的多部作品,已一夜间跃升到前列。

  昨天,各大书店门庭若市,一书难求。北京新华书店位于王府井的分店在昨早9时开始营业前,就已出现读者排队的人龙。书店一开门,所有莫言的书籍在30分钟内被抢购一空,买不到书的读者只好预订。

  各大网络书城也断货,在淘宝网上,莫言的书本只能预售,边卖边涨价,而原本免费的电子书还开始进行收费。

  书本大卖后,各种周边产品也应运而生,莫言获奖的纪念邮戳、纪念T恤已开始在网上出售。

  对于如此热烈反应,莫言坦言不希望掀起“莫言热”,他更期待的是引起读者对文学的热情。(选自联合早报)
顶部
爱杰特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24948
精华 4
积分 486
帖子 184
威望 302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3 15:54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八年前对莫言老师的一次采访

2004年,莫言老师获得新京报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我当时担任新京报文化记者,这是莫言老师获奖之后我对他的采访。过去这八年来我多次翻看我自己当记者时的采访,觉得这次是最成功的一次。这得益于莫言老师的风趣幽默,大气从容,对文学的真知灼见。这篇采访他亲自动笔修订过。再次贴出来回忆一下。

    这次采访之后,我和朋友聊起,我曾说,中国如果有一位作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非莫言莫属。他的才情,他对文学理解与认识,早现大师之气象。

    莫言老师得诺贝尔文学奖不是意外,他早就准备好了,从高密开始,他已经上路。

莫言:让记忆说话


文:术术


  出道 带着高密上路

  1976年,莫言离开他的家乡高密东北乡,参军了。从此,高密成为他的记忆。这个记忆一直跟随着他,并成为他的小说中一个标志性符号。

  参军5年后,莫言在保定《莲池》上发表了第一篇小说《春夜雨霏霏》。莫言说:“那之前,我曾经给很多地区级的刊物投过稿,《莲池》也投过很多次,但从没有发表过。”

  第一次走进《莲池》编辑部,莫言看见房间的中间是一只笨拙的大煤炉,桌面铺满灰尘,“虽然跟想像的不一样,还是觉得那个地方很神圣。”编辑毛兆晃说:“看你的文笔,我们还以为你是一个女作者呢。”那时候的莫言受孙犁的影响很大,小说是抒情的散文笔调。他说:“小说写春天的雨夜一位少妇怀念在远方当兵的丈夫。”

  此后的莫言在河北省《长城》等刊物上发表了一系列中短篇小说《雨中的河》、《民间音乐》、《岛上的风》等。1983年《售棉大道》被《小说月报》选载,这时莫言已经成为省内的知名作者。



  成名 激情四溢的军艺

  1984年,为了上军艺莫言拿着自己的小说,走进了北京城。“进城后,不会坐公共汽车,左顾右盼,胆战心惊。”报名的时间已经过了,莫言在军艺见到了文学系老师刘毅然和主任徐怀中,留下了自己的小说。过了段时间莫言打电话过去,刘毅然就说:“行,徐主任看了你的作品很高兴,你赶快准备文化考试吧。”

  9月,莫言上了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那时候的莫言是个不知名的小作者,而他的同学李存葆、宋学武、钱钢、李荃,都得过全国奖,李存葆已经写了轰动全国的《高山下的花环》。“个别同学对我很蔑视,经常嘲弄我。我心中不服气,觉得自己能写出很好的东西来,但写什么、怎样写,我也不知道。”

  仿佛一夜之间茅塞顿开,乡村、童年、故乡进入了莫言的小说,浮华矫饰被扬弃,记忆开始说话。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他白天上课,早晨出操,夜晚躲到寒气逼人的大教室里,穿着大衣,戴着棉帽,写出了《透明的红萝卜》、《大风》、《石磨》、《爆炸》、《球状闪电》、《金发婴儿》等十几部中短篇小说。在被导演霍建起改编成电影《暖》的短篇小说《白狗秋千架》里第一次出现了“高密东北乡”这个文学地理概念。“军艺使我的创作产生了一个巨大的转折。我明白了只有跟别人不同,才有可能冒出头来。”

  1986年,莫言把他的小说《红高粱》电影版权800元卖给了当时的摄影师张艺谋。1988年,张艺谋的同名电影《红高粱》在柏林电影节获奖。“当时,我在高密东北乡的一个供销社仓库里写作,我一个堂弟跑来,摇晃着一张报纸对我大声喊叫:‘《红高粱西行》!《人民日报》整整一版!’”

  1988年春天的一个深夜,北京街头,莫言听到一个小伙子大声吼:“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   


   巅峰 终结家族小说写作

  1995年春天,继《天堂蒜薹之歌》、《酒国》等重要作品之后,83天,莫言完成了他最具争议的作品《丰乳肥臀》。“1993年母亲去世之后,我一直想写一部关于母亲、生殖、大地的厚重小说,《丰乳肥臀》写完以后觉得如释重负。”在《丰乳肥臀》的扉页上写着“献给母亲在天之灵”。

  《丰乳肥臀》出版之后,莫言从人民大会堂领回了10万元的一个文学奖。跟着获奖一起来的是激烈的争议,有人说这是杰作,有人说这是垃圾。今天莫言说:“我觉得你可以不看我所有的作品,但你如果要了解我的文学世界,应该看看《丰乳肥臀》。”

  这是莫言一部总结性的小说,从此,他结束了从《红高粱》开始的高密东北乡家族小说的写作。2001年,莫言出版了《檀香刑》。2003年,出版《四十一炮》。莫言说:“当年,一个晚上写过3个短篇,现在写东西慢了,《檀香刑》前前后后拖了几年才写完。”“每一部作品都希望自己能够有些新的变化。”莫言说这是写作变慢的原因之一。
顶部
爱杰特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24948
精华 4
积分 486
帖子 184
威望 302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3 15:5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莫言:我的写作还可以成长

文无第一 武无第二



  新京报:如果让你在获得“华语文学传媒大奖”的时候,说一句最想说的话,感谢一个最想感谢的人,你会说什么呢?

  莫言:最想说的就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也是我父亲曾经对我说过好多遍的话。与这句话意义有关的就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也是我父亲反复教导过我的。

  在我的文学道路上,帮助过我、扶植过我、对我产生过重大影响的人很多,我不好从中选出一个来。但我在心里,一直在念叨他们,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的恩情和友谊,是支持我写作的重要力量。

  新京报:你这些年来获得的大大小小的奖项,作为一个记者我已经无从统计了,获奖和你的写作之间形成一种什么关系?

  莫言:尽管说了实话会显得很不近人情,但我还是要说,得奖和写作,真的没有什么关系。我的意思是说,一个作家,第一不会也不应该把得奖当做自己写作的动力,第二,得奖并不会使他的小说变得好起来。已经写出来的小说不管得奖与否,是好是坏,已经无法改变。还没写出来的小说,甚至必须与得奖小说大唱反调,才会有价值。


黑色老树 抽出绿枝

  新京报:这次的获奖作品《四十一炮》是你的第九部长篇,你说过在过去的作品里,了解你必须要读的是《丰乳肥臀》,《酒国》在形式的实验上做得比较成功,而《红树林》是没有找到感觉的作品,对2003年的这部《四十一炮》你自己是如何评价的?

  莫言:让作者评价自己的作品,是一个残酷的问题。但我也不忍心不回答你。博尔赫斯说,写出来的作品,一旦发表了,就尽量把它忘记。我没有博尔赫斯那样彻底,所以对《四十一炮》还是有点印象。《四十一炮》是一部成长小说,这有两层含义,一层是说,这部小说写了一个“炮孩子”叙述自己的成长并在叙述中成长,第二层意思是说,这是我的写作成长过程中的一部作品。

  这样说立即就面临着被讽刺挖苦的危险,一个写了二十多年的人,他的写作还可能成长吗?一个年近五十的人还可能成长吗?这是多么荒诞和无知啊!我也看到过一个年轻人写的文章,题目叫做“莫言老树抽新枝”。他的文章是在讽刺我老不知趣,但我看了这个题目大为感动。我马上联想到了意象派诗人庞德那首著名的《地铁车站》,“人群中出现的那些脸庞:潮湿黝黑树枝上的花瓣”。可以摹仿着写一首《莫言新作》:“嘈杂吵嚷的《四十一炮》:黑色老树上抽出的绿枝。”———这个评价可是够高的了,自己夸奖自己,有时候也很必要。

  新京报:你认为自己的写作一直在成长,而且再成长的可能性还非常大。

  莫言:我给你讲一个真实的事件。在上个世纪40年代,我们村子里一户人家,儿子被炮打死了,儿媳也因病去世,撇下一个男婴。姥姥把这个男婴抱去抚养,最后,这个老妇人的乳房竟然又神奇地恢复了分泌乳汁的功能。山东籍作家冯德英的小说《苦菜花》里有这样的情节,马尔克斯也讲过类似的故事。本来我在写《丰乳肥臀》时要使用这个情节,因为别人用过了,只好放弃。可见,这种违反事物发展规律的情形,在现实生活中还是存在的。所以,我说我的写作还有可能成长,就不完全是在说梦话。

肉是象征 又是食物

  新京报:“四十一炮”是这部小说章节的划分方法,在小说的结尾主人公罗小通又用四十一颗炮弹炸死了老兰,41这个数字的用意何在?“炮”的意思是什么?

  莫言:《四十一炮》的章节划分,现在看来,有人为的痕迹,这里边有巧合,也有削足适履。小说中过分精巧的结构,其实有技巧至上的塑料气味弥漫其间。司马迁说“大盗不动干戈”,巴金说“文学的最高技巧是没有技巧”,这是值得我检讨和反思的。

 至于“炮”,可以简单地解释为“吹”,或者是“侃”,“少年侃”,大概有三分之一的小说可以归类到“少年侃”里,样板是那部《麦田守望者》。我惟一可以沾沾自喜的是《四十一炮》的叙事是在虚与实两个层面上穿梭游弋,而《麦田守望者》始终固守在现实的层面上。

  新京报:在《四十一炮》里,你通篇描写了主人公罗小通对肉的迷恋,我想在这部小说里肉不仅仅是肉,那么“肉”是什么呢?

  莫言:肉是肉,也不是肉。肉和灵,是互相依存又相互排斥的对立统一。肉又是欲望,是人的本能,但精神的升华总是建立在本能和欲望的基础上。肉是象征,又是食物。我在写的时候,只是感到这个“肉”是一个丰富的意象,至于其中的内涵,那就不需要我来解释,我的解释,实际上是为自己画地为牢的愚蠢举动。

  新京报:在这部作品里你选择了罗小通这样一个孩子的视角来讲故事,你小说好像经常从孩子的视角来讲故事,为什么选用这样的叙事方法?

  莫言:说句投机取巧的话:不是我选择了这个视角,而是这个视角选择了我。

“煞有介事” 区别时尚

  新京报:以前说到《檀香刑》的语言选用了可以朗诵的口语的方式,而在谈到《四十一炮》这部小说的语言的时候,你使用了“煞有介事”,是什么意思?

  莫言:涉及小说的声音,这问题很复杂,我曾经想过书面语和口语的关系,也曾经看到过上海一个评论家探讨这个问题的文章,但最终是触到语言、意识、思维、思维材料等许多非常专业的概念的墙壁上而懵头转向。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我曾经听过一部在广播电台连播的小说,感到非常好,但把这部小说买来阅读时,感觉非常差。也就是说,播音员的声音,可以给一部平庸小说增添许多光彩。但有些在文本上看很好的小说,未必适合朗诵。我写《檀香刑》时使用了大量的口语和韵文,其意是想和当下时尚的那种翻译小说腔调区别开来,是想用自己的腔调说话,并不是要让电台去连播。

  至于《四十一炮》中叙事主人公的腔调,那就是一种炮腔炮调。其实,故事的讲述者,都是“煞有介事”。你不“煞有介事”,如何打动读者?


《丰乳肥臀》清算人生

  新京报:在你的作品里最有争议的恐怕是《丰乳肥臀》了,但是你多次谈到它是你最重要的作品,为什么这么看重这部作品?

  莫言:这部小说,我之所以看重,主要是因为,我的小说,大概可以分为两条路线,一是《十三步》、《酒国》这条路线,技术至上,超现实的成分很多,将社会性的内容深藏其中。另外一条路线,就是《红高粱家族》、《天堂蒜薹之歌》这样的小说,注重地域、环境、历史、家族、命运等比较传统的小说因素。

 《丰乳肥臀》是沿着《红高粱家族》路线发展下来的那种小说的一个总结,这里边有比较多的我的人生体验和故乡、家族等原始素材,是对自己进行清算的一种写作方式。

  新京报:《丰乳肥臀》出版以后,遭到很多强烈的批评,可能是因为很多人没有看懂你要表达的东西?据说,最近又新出了增订本,你做了哪些修订?

  莫言:至于别人是否看懂,那是别人的原因。写作过程,其实就是《诗经》上说的“嘤其鸣兮,求其友声”的过程。《红楼梦》比《丰乳肥臀》好九千九百九十九倍多,但我十几岁时,根本看不进去。比起《三国演义》、《水浒传》、《封神演义》,对于一个野孩子来说,《红楼梦》那是太不好看了。

 《丰乳肥臀》修订本,主要是把过分累赘的地方做了删改,语言上做了加工,章节上重新划分。


残酷作家 温柔欲死

  新京报:很多人评论你的小说写得过于残酷,像《檀香刑》我确实只翻了几页,就不敢看了。

  莫言:我知道你根本就没看过《檀香刑》,你是人云亦云。因为,《檀香刑》中被人认为是“残酷”的那些描写,是到了书的二百多页之后才出现的。“记者从来不看书”,你们看不过来,这可以理解。而不看书又要评书论书,这是你们的职业需要,也可以理解。

  这是半开玩笑的话,你不要认真。但你发表时不要删去这段,因为这很好玩,是我作为被采访者的一次温柔的反抗。我们这些作家,被你们这些记者,像橡皮泥一样,捏了几十年,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几句反驳的话,希望你们也有点雅量,不要删改。

  新京报:我是当代小说忠实的读者,你的小说我当时确实翻了,但我确实没有看下去,就是觉得语言很嘈杂,还有就是觉得太残酷,看了会很长时间心里不舒服。

  莫言:那让你来采访我,真是难为你了。

  接着说,我们家乡有句老话,叫做“猫头鹰报喜———坏了名头”,意思是说,即便猫头鹰报告的是喜事,人们还是不喜欢它。也有人说,“一次为盗,终身是贼。”我写了几个残酷情节,就成了残酷作家,你没看到我小说中那些温柔得要死的情节吗?

  从人性的角度讲,每个人,其实都是受刑者、观刑者、施刑者三位一体。我相信当年在菜市口处决戊戌六君子时,那观刑的人山人海中,大多是可以用善良来定义的百姓。但那些刽子手,之所以要那样夸张地表演,就是为了满足这些善良的看客的需要。而那些受刑人,之所以能够那样慷慨悲歌,视死如归,其中也有为了看客而表演的成分。这样,受刑者、观刑者、施刑者,就是一种合谋的关系。

  我这样写,是希望人能认识自己。回家问问你爸爸,让他给你讲讲文化大革命时,有多少善良的百姓,变成了残酷的帮凶。当然,在受刑者、观刑者、施刑者背后,还站着一个集团,这些人,是受刑者、观刑者、施刑者共同的主人。

  新京报:有一位作家说,我们总是书写人性,认为存在就是合理的,但是我们的小说里是不是应该有人性的理想,对这个观点你怎么看?

  莫言:我的小说中,当然也写了理想和希望,《檀香刑》中,所有的人都死了,但我让那个身怀六甲的孙眉娘活了下来,这难道还不是理想和希望吗?我曾经在小说结尾处写上过“让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这样的理想之歌,可惜让编辑删去了。真是遗憾,他们的武断,毁了我理想主义作家的名声。


城市局限 怕谈思想

  新京报:你所有的作品几乎都涉及了你的故乡山东高密,你觉得在你的写作中故乡是什么?对于你的写作这个资源是无限的吗?

  莫言:现实中的山东高密,和我小说中的山东高密,基本上不是一个地方了。至于写作中的故乡,实际上是关于故乡的记忆,而不断地回忆自己的记忆的过程,就是创造故乡的过程。

   至于所谓资源,好有一比:假如故乡是一片树林,而树上的鸟是资源,那么,总会有鸟飞来飞去。今天飞来西伯利亚的天鹅,明天也许飞来马来半岛的金丝燕,当然也允许东京的乌鸦前来筑巢。

  新京报:你是否想过题材上的突破,比如你已经来北京这么多年,你是否能够关注城市人的焦虑和困境?

  莫言:我生活在北京,从户籍管理的角度来看,也算北京市民。但我内心里不敢把自己当成北京人。城市人的焦虑和困境,我大概地知道一些,但我并没有去研究,这是我的局限。

  新京报:你谈到过自己很怕谈思想,思想很可怕,你觉得一个作家可以不靠思想来写作吗?

  莫言:看起来今后我应该改变说话的方式,不应该使用这种反讽的腔调。一个作家,不可能没有思想。连智力障碍者也有自己的思想,连大猩猩都有自己的思想。我怕谈思想,一是怕那种向组织汇报的所谓“思想”,二是怕在小说中说教,或者在文章中冒充思想者把许多简单问题复杂化。

 真正有用的思想其实都是从生活中抽象出来的大实话。孔夫子算不算有思想的?但一部《论语》,里边全是大实话,根本没有故弄虚玄。我看了某些所谓的“思想者”的文章,感到他们实在是欺负读者,他们不喜欢说通俗的话,他们从来不把狗屎说成是狗屎,非要说成是“狗,也就是DOG的排泄物”,这很优雅,但多么麻烦。

 另外,我不喜欢看那些摆出一副“思想者”姿态的人,一摆姿态,立刻露馅。“思想者”是罗丹的著名雕塑,安放在一个露天的公园里,背对着马路。从前面看这件雕塑,那是“思想”的姿态,但从后边看,那就是一副“刚刚完成了一个排泄排泄物的过程而寻找揩拭物”的姿态。———这是一个在法国开旅游公司的中国小导游说的,尽管我们给予了他很猛烈的文化抵抗,但回头一看,也只好无奈地承认,那姿态也真是挺像。

                                                                       本报记者 术术

[ 本帖最后由 爱杰特 于 2012-10-13 15:59 编辑 ]
顶部
天涯走马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8296
精华 3
积分 508
帖子 215
威望 285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9-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3 16:1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1 爱杰特 的帖子

早报的报道没有忠实反映莫言的本意。有误导读者之嫌!
顶部
嘉娜峰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3968
精华 1
积分 2119
帖子 971
威望 1136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9-12-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3 16:3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爱杰特 于 2012-10-13 15:48 发表
谈及抄写毛泽东延安讲话一事,莫言表示不后悔,因为这和自己的创作没有矛盾,何况自己的作品一直在挑战毛泽东讲话的局限。

  莫言进一步说明,毛泽东讲话是历史文献,它当时对推翻腐朽政权起着积极作用,如今再看,确实有巨大局限,比如过分强调文学与政治的关系,以及过分强调文学的阶级性而忽略了文学的人性,这些都应该突破。

还是有点矛盾吧。既然认为有巨大局限,那为什么还要去抄写毛泽东延安讲话呢?

难道抄写是为了突破?不抄写就不能突破了吗?有点骗小孩子的感觉。
顶部
嘉娜峰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3968
精华 1
积分 2119
帖子 971
威望 1136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9-12-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3 16:32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天涯走马 于 2012-10-13 16:18 发表
早报的报道没有忠实反映莫言的本意。有误导读者之嫌!

这个指责有点言重吧。你能说具体点吗?
顶部
天涯走马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8296
精华 3
积分 508
帖子 215
威望 285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9-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3 16:4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6 嘉娜峰 的帖子



QUOTE:
原帖由 爱杰特 于 2012-10-13 07:48 发表
  在莫言看来,许多批评者从未看过他的作品,因为阅读过的人就会知道他对社会黑暗面的批判向来非常严肃及凌厉,也会明白他是冒着巨大风险及压力来完成这些作品的。

比如这句。莫言说的很清楚,“冒着巨大风险及压力”是80年代的事,不是现在的情况。早报报道中不仅把莫言原话中的年代省略了,而且连“当时”这样的词都不加。这好像是故意误导读者,以为莫言讲的是现在的情况。
顶部
天涯走马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8296
精华 3
积分 508
帖子 215
威望 285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9-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3 17:2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请看大众日报报道!

本报记者杨国胜逄春阶

  因为莫言,很多人知道了长有大片大片红高粱的高密;因为莫言成为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作家,他的故乡高密因而又引起了更多人的关注;因为莫言在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开奖之时恰好就在高密,这里立即成为了各路媒体追逐的焦点之地。最近几天,一直不断有媒体从四面八方赶到高密,这其中,包括世界知名通讯社法新社、路透社,以及瑞典国家电视台、日本每日新闻等国外媒体。到10月12日中午,聚集到高密期望采访莫言的媒体已达50多家。

  在媒体的要求下,本来10月11日晚间已经与记者见过一次面的莫言,在10月12日下午又举行了一次记者见面会,针对中外记者关注的热点问题一一进行了解答。

  记者:有人说,莫言是站在权力的角度看社会,对此您怎么看?

  莫言:所有的批评,在他们的角度看,都是有道理的,但我看就没道理。最近一段时间,对于我的批评,主要集中在我抄写过毛泽东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难道抄写过这个,就不可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吗?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耻辱的事情。毛泽东的《讲话》,是历史文献,有其产生的历史背景。它对推翻腐朽的社会起到了重要作用。我们承认,今天再看这个《讲话》,有一定的局限性。它过于强调文学与政治的关系,过分强调阶级性而在某种程度上忽视了人性。所以,像我们这一批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创作的作家,就试图突破这个局限。我觉得,现在很多在批评我的人,并没有看过我的作品。我的作品,与当时很多流行作品大不一样。这在当时那个环境下,是要冒着很多大风险的。但突破并不意味着完全否定,如生活是艺术的唯一源泉、文艺要为工农兵服务、普及与提高的关系等观点,我还是认可的。有人拿这件事批评我,甚至辱骂我,这让我没有想到。

  诺贝尔文学奖不是政治奖,它是站在全人类的角度上评价作家的创作,像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的萨特,就曾经是法国共产党员,肖霍洛夫是前苏联共产党员,但他们的作品依然为千万人阅读。

  我的作品,着重写人的情感,人的命运,突破了阶级和政治的限制。瑞典文学院把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我,这是文学的胜利,而不是政治上的胜利,他们显然要比那些批评我的人高明。一个作家,要靠作品说话。我认为,写作就是在良心指引下去面对所有人,研究人的命运,研究人的情感。读过我书的人,就会知道我对社会阴暗面的批评非常猛烈,对社会不公平现象一直在进行毫不留情地批判。

  记者:高密东北乡对您的创作有什么影响?

  莫言:我与所有人对待故乡的情感都一样。我们经常在故乡可能不觉得什么,但离开之后,就会有种魂牵梦萦的情怀。尤其是像我这样的乡土作家,作品当然不会脱离故乡。当然,所熟知的乡土也有写尽的时候,要对乡土发生的变化非常清楚。

  我虽然没有创作城市题材的作品,但城市对我的影响已在作品中有所体现,只是没有明确指出那个城市是北京还是香港而已。而且,现在的乡土,与30年前的乡土也已不一样,已经是城镇化的乡土,尽管与大城市还有区别。

  记者:这次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后,如何看待可能出现的“文学热”、“莫言热”?

  莫言:不希望引发什么“莫言热”,像现在这种情形,最多一个月,希望大家赶快忘掉这个事情。至于“文学热”,则很期待。希望更多的读者能够读书,希望更多的作家能够创作出无愧于读者的作品。

  记者:能不能谈一谈有关中国出版自由的问题?

  莫言:要说完全自由,当然不是。这种自由,在国外也是相对的,并不是什么都不加限制。但看看中国现在的出版物,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相比,尺度可以说是大到让人惊讶的程度。

  记者:有没有移民国外的想法?

  莫言:我连高密都不想离开,又怎么会离开这个国家?在我故乡,好吃的食物很多,好朋友很多。

  记者:您的作品是否已经充分说出自己想说的东西?

  莫言:中国有句老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大家都已非常清楚。但是,“己之所欲,强施于人”,就是对的吗?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自由。

  记者:诺贝尔文学奖颁奖仪式12月份将在瑞典举行,您会参加吗?

  莫言:到时,当然要去,也会进行演讲。但讲什么,现在还没有考虑。而且,像现在这种即兴谈话,很容易不严密,不能把事情讲清楚,所以,到瑞典去的时候,会准备一份书面讲稿。

  记者:巨额的奖金大家都很关心,准备怎么用?

  莫言:我准备在北京买套房子,大房子,后来有人提醒我说也买不了多大的房子,5万多元一平方米,750万元也就是120多平方米。

  (本报高密10月12日电 ) 来源大众日报
顶部
天涯走马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8296
精华 3
积分 508
帖子 215
威望 285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9-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3 17:2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嘉娜峰 于 2012-10-13 16:30 发表

还是有点矛盾吧。既然认为有巨大局限,那为什么还要去抄写毛泽东延安讲话呢?

难道抄写是为了突破?不抄写就不能突破了吗?有点骗小孩子的感觉。

我的作品,与当时很多流行作品大不一样。这在当时那个环境下,是要冒着很多大风险的。但突破并不意味着完全否定,如生活是艺术的唯一源泉、文艺要为工农兵服务、普及与提高的关系等观点,我还是认可的。
顶部
古长龙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3040
精华 2
积分 14177
帖子 6907
威望 7041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12-7-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4 07:3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莫言热” 的土壤不存在, 今天的文学粉丝 远远比 影视歌星的 粉丝少。
顶部
古长龙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3040
精华 2
积分 14177
帖子 6907
威望 7041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12-7-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4 07: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天涯走马 于 2012-10-13 17:27 发表


我的作品,与当时很多流行作品大不一样。这在当时那个环境下,是要冒着很多大风险的。但突破并不意味着完全否定,如生活是艺术的唯一源泉、文艺要为工农兵服务、普及与提高的关系等观点,我还是认可的。

抄什么不重要, 抄四书五经也可以啊。 就当练字 好了。
顶部
古长龙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3040
精华 2
积分 14177
帖子 6907
威望 7041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12-7-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4 07:4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记者:巨额的奖金大家都很关心,准备怎么用?

  莫言:我准备在北京买套房子,大房子,后来有人提醒我说也买不了多大的房子,5万多元一平方米,750万元也就是120多平方米。


质疑: 莫言有哪么穷吗? 作协副主席 有几套房子? 难道还需要用诺奖 买房子? 清官啊, 难得,难得!
顶部
Eri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27845
精华 46
积分 5742
帖子 2520
威望 3214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7-1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4 09:3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古长龙 于 2012-10-14 07:42 发表

质疑: 莫言有哪么穷吗? 作协副主席 有几套房子? 难道还需要用诺奖 买房子? 清官啊, 难得,难得!

还不是对北京高房价的揶揄呗。
顶部
白马非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94385
精华 18
积分 3734
帖子 1632
威望 2083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1-5-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4 10:1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古长龙 于 2012-10-14 07:42 发表
记者:巨额的奖金大家都很关心,准备怎么用?

莫言:我准备在北京买套房子,大房子,后来有人提醒我说也买不了多大的房子,5万多元一平方米,750万元也就是120多平方米。

质疑: 莫言有哪么穷吗? 作协副主席 有几套房子? 难道还需要用诺奖 买房子? 清官啊, 难得,难得!

要解读莫言这句话,只有从莫言现在在北京的屋子着手。也就是说,得看现在莫言的房子有多大?




白眼为文写牢骚
马蹄嗒嗒分外吵
非为名来不逐利
马上辎重岂能逃

顶部
江淮客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74020
精华 0
积分 276
帖子 121
威望 146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0-9-2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4 19:3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莫言欲在北京买房,潘石屹抛出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记者程琦10月12日报道 莫言成为第一位斩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作家后,引来各大媒体争相报道。今天莫言在接受媒体采访,被问及巨额奖金要怎么用时?莫言笑称:“我准备在北京买套房子,大房子,后来有人提醒我说也买不了多大的房子,5万多一平米,750万也就是120多平米。”此话一出,网友们争相评论转发,并有网友调侃道:“真不愧是魔幻现实主义啊!写的作品魔幻,买房还是要回归现实,不过莫言你有北京户口吗?”

对于莫言的巨额奖金,“魔幻派”网友们开始大胆设想,“莫言准备在北京买套房子,大房子,后来有人提醒他说也买不了多大的房子,5万多一平米,750万也就是120多平米。就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诺贝尔评审委员院打来了电话说:我们只能帮您到这了,加油!”

而现实派则早已帮着莫言规划起来,有网友建议,“可以在五环外购置一套200平米左右的复式”,也有网友表示,他的作品现在都卖疯了,版权税都比诺贝尔奖金多,所以,评审委员会帮的不止是750万!

地产界大佬潘石屹也在微博上直接向莫言抛出了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莫言,有北京户口吗?”有才的网友们还为被质疑是否有北京户口的莫言就“幸福感”编了一个“段子”:“莫大师您幸福吗?不幸福!为什么呢?一,没北京户口。二,你看我都一把年纪了好不容易赚700万连个北京大房子都没有。三,我没社保啊!”

预测到了莫言即将面临的“窘境”,更多期盼莫言佳作的网友们则“劝告”:“莫老师,别冲动,在北京买啥房子啊,那个空气不养人,建议在高密买块地建个庄园好好写作。”
顶部
古长龙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3040
精华 2
积分 14177
帖子 6907
威望 7041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12-7-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4 20:2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没有北京户口, 没关系, 可以作为有特殊贡献的人士 特批嘛。 特事特办 是历来的特色。


我倒是觉得 莫言的回答太农民了--实在但短视。   他如高明一点的话, 可以这么回答: 500万作为 “莫言文学奖” 基金。 250万 作为周游世界的旅游经费, 见识各国风情,开阔创作视野。          刘晓波若领了那个和平奖,  估计他不会想到买房, 很有可能捐给贫困山区的孩子 做教育基金。 这是我的猜想。。。。。。

[ 本帖最后由 古长龙 于 2012-10-14 20:29 编辑 ]
顶部
天地人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2974
精华 51
积分 7960
帖子 3026
威望 4826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7-9-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15 04:54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仰视连线莫言----莫言很谦虚,很实在!请看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4-12 05:24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56620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