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經濟觀察報 因為報道北京暴雨被封, 给优越制度的赞歌
古阳半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1768
精华 0
积分 356
帖子 168
威望 188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1-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8-4 22:3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經濟觀察報 因為報道北京暴雨被封, 给优越制度的赞歌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 8月3日报道  多年前曾轰动一时的“湖南永州11岁幼女被逼卖淫案”,在终审判决之后,因代理律师的一则微博,今日再次引发网友关注。
受害幼女母亲唐慧的代理律师甘元春在个人微博爆料,称湖南永州市公安局零陵分局今日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对唐慧做出劳教一年半的决定。甘元春告诉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尽管主要被告人秦星已被判处死刑,但唐慧一直在向有关部门投诉,希望惩处所有帮助被告人秦星制造“立功情节”的永州公安局民警。
唐慧的丈夫张辉告诉本网记者,昨日早上唐慧上班后不久,有民警通知她去公安局办点事,之后,唐慧便独自一人去了零陵公安分局。不久后,有四名民警来到家里,让他交出此前的投诉材料。唐慧一夜未归,直到今天早上,张辉接到零陵分局的通知,让他到局里签字。这时他才知道:唐慧已被送到湖南省白马垅女子劳教所,将接受一年半的劳动教养。
本网记者致电永州市公安局零陵分局局长邹富林询问事件详情,但邹富林以“事情正在调查”作为回应,随即挂掉了电话。知名记者邓飞在微博上称,永州市公安局工作人员在回复网友质询时,称会将该情况反映给领导。
据了解,“幼女被逼卖淫案”发生于2006年,受害人被周军辉胁迫至秦星、陈刚经营的休闲屋卖淫长达三个月,期间遭到刘润、兰小强、秦斌、蒋军军强奸。唐慧希望法院判处7名被告死刑。而在终审判决中,秦星、周军辉被判处死刑,其余被告分获无期徒刑或有期徒刑。
但事情并未就此终结。唐慧认为,该案中有民警存在不同程度的渎职情况,但他们并未受到惩处,因此一直在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
根据成都全搜索新闻网了解,2010年,唐慧的法律援助律师在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阅卷中,发现一份证人证言,称冷水滩看守所13名犯人证明秦星于2007年6月12日下午解救了正准备自杀的在押人员周兰兰。秦星的代理人据此“立功表现”,希望法院给予减刑。
而记者得到的一份律师笔录却显示,周兰兰事后否认当时有任何自杀行为。而根据甘元春的说法,看守所民警唐爱国等人伪造了立功情节。同样办理此案的律师胡益华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针对当事民警的任何处分文件”。
此案中还有其它波折。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发现,永州市公安局零陵分局在2008年的一份处分决定中提到,该局民警魏晓晖曾在陈刚的要求下,答应照顾在看守所中的秦星,2007年3月19日,魏晓晖曾帮忙将秦星的两封信带给陈刚,而其中一封涉及到秘密通报消息的方法。事后零陵分局纪律检查委员会对魏晓晖做出了党内警告处分的决定。
微博名人“御史在途”(认证身份为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在评论此事时写道:“深感不安。我已通过适当方式跟永州方面沟通了此事,惟愿公平和正义的底线不会失守。”(注:文中受害幼女父母均为化名)
>>>事件回顾
“永州11岁幼女被逼卖淫案”发生在2006年,根据公诉机关的指控。2006年10月3日下午5时许,周军辉强行将被害人受害人带至被告人秦星、陈刚开设的“柳情缘休闲屋”卖淫。当晚10时许,秦星安排店内雇员带受害人到柳子大酒店三楼一房内卖淫,收取100元费用。后秦星又安排受害人在休闲屋二楼内卖淫两次,收取200元费用,后周军辉与秦星结算,领走了卖淫所得210元。当日周军辉和陈刚还打了试图反抗的受害人。
此后,在明知受害人不满十四岁的情况下,秦星、陈刚仍逼迫受害人卖淫3个月,在此期间,受害人还被刘润、兰小强、秦斌、蒋军军四人轮奸,直到2006年12月30日被其家人发现报警后得以解救。
此案经媒体披露后引发全国轰动,而受害人母亲唐慧希望法院判处七名被告死刑,但该案审理几经波折。直到今年6月5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才做出终审裁定,秦星、周军辉被判死刑,陈刚、刘润、蒋军军、兰小强被判无期徒刑,秦斌被判有期徒刑15年。目前,最高法院正在对秦星等人的死刑进行复核。
>>>判决回顾
2008年4月8日,湖南省永州市人民检察院向湖南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指控被告人秦星、陈刚犯组织卖淫罪、强迫卖淫罪;被告人周军辉犯强迫卖淫罪、强奸罪;被告人刘润、兰小强、秦斌犯强奸罪;被告人蒋军军犯强奸罪、故意伤害罪。
2008年6月6日,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秦星、陈刚招募、纠结、指示多人从事卖淫行为已经构成组织卖淫罪,罪名成立;秦星、陈刚、周军辉以暴力胁迫手段强迫不满11岁的幼女卖淫,致其感染性病和出现应激性精神障碍,其行为构成强迫卖淫罪,罪名成立。秦星被判处死刑,陈刚被判处无期徒刑;周军辉被判处死刑;刘润、蒋军军、兰小强等人强奸罪名成立,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有期徒刑16年、15年。
被告人周军辉、秦星、陈刚各赔偿乐乐经济损失2万元,刘润等3人赔偿乐乐经济损失1万元,共计9万元。而一同参与轮奸的秦斌却一直在逃,未受任何惩处。此外,不履职的民警杨某被“严重警告”。
2008年8月8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08)湘高法刑终字第245号刑事附民事裁定,撤销永州中院(2008)永中刑一初字第31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发回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
2009年2月21日,永州市中院作出(2008)永中刑一重初字第31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判秦星、周军辉死刑,陈刚、刘润无期徒刑,蒋军军有期徒刑16年、兰小强有期徒刑15年。这次判决后,秦星、周军辉等人提起上诉。
2009年10月25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09)湘高法刑终字第374号刑事附带民事裁定,撤销永州中院(2008)永中刑一重初字第31号民事判决书,发回永州中院重审。
2010年3月28日,永州市中院经过再次审理后作出(2010)永中刑一初字第55号刑事附民事判决,判秦星、周军辉死刑,陈刚、刘润、蒋军军、兰小强无期徒刑,判处秦斌有期徒刑15年。判决后秦星、周军辉等人再次提起上诉。
2012年2月21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甘元春、胡益华律师作为本案的刑事附民事律师参与了本案的审理。
2012年6月5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终审裁定:驳回上诉,全案维持原判。

[ 本帖最后由 古阳半友 于 2012-8-7 12:27 编辑 ]
顶部
老驴
禁止发言




UID 101986
精华 0
积分 2183
帖子 1070
威望 1113 点
阅读权限 1
注册 2011-7-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8-5 20:0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无法无天,在这种地方生活,不是中毒便是中人家的奸计。
顶部
古阳半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1768
精华 0
积分 356
帖子 168
威望 188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1-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8-5 20:29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有些东西已经被删除了,没法找全: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部分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甘元春律师:#解救唐慧#1:永州11岁乐乐被劫持强奸、轮奸后,卖入公安局政委亲戚开妓院,被逼卖淫百余次。案发后,公安不解救、不立案、通风报信、串供、制造假立功,劳教乐乐母亲唐慧,要保“鸡头”不死。律师展开解救行动,求支持!!凤凰网:湖南永州11岁幼女被逼卖淫案续:幼女母亲被劳教。http://t.cn/zWp8noh

甘元春律师:#解救唐慧# 2:接乐乐爸爸无法离家的求助短信,我与 @胡益华律师 和一热心网友 ,驱车三、四百公里赶至永州,借大雨和网友掩护,我们潜入乐乐家租住房内。借手机亮光,乐乐爸爸向我们两位侓师签署委托对劳教决定复议、诉讼委托书和援助协议。出来即被一面包车尾随。 驾车兜三圏才甩掉尾巴。 @邓飞


【唐慧事件最新3】中国各地律师们将联手采取一系列法律行动,克制有力,用法律武器帮助唐慧回家。请让我们相信,法治湖南不只是一句口号。愿帮助唐慧的律师们,请联系@甘元春律师 @胡益华律师 。


【唐慧事件最新7:律师夜奔永州】两名湖南籍律师,奔袭数百公里赶赴湖南永州,雨夜摸进唐家,在手机灯光照耀下,和唐夫签署法律代理授权委托书。唐慧维权由此进入法律程序,意义重大。我的两位律师兄弟,我为你们深感骄傲。牛逼!掌声献给你们。

【唐慧事件最新8:律师即将展开行政复议】两名律师奔袭数百公里抵湖南永州,雨夜摸进唐家,在手机灯光照耀下,和唐夫签署相关授权委托书。周一,他们将向永州市公安局提起对唐慧劳教的行政复议。届时,一系列法律行动徐徐展开,直到正义伸张,唐慧回家

【唐慧事件最新9:秦星到底有无救人立功?吁永州巿局回避,笫三方调查】巿局坚称秦星救人,@三湘都市报 称:周兰兰说:“我儿子的冤情没洗清,我为什么自杀?我与秦星关押在一起期间,我从没有过自杀的念头,更没有这种行为。秦星立功救我,纯粹是伪造的!"见http://t.cn/zOyuIw9

刘晓原律师: //@邓飞:【唐慧事件最新10:唐慧上访到底为什么?】永州市公安局声明称唐慧要求处死所有涉案7人,得不到法院支持而缠访,公安只好劳教,因嫖客确罪不至死。但唐交我们的材料显示:唐慧根本没想能判死7人,她要追究的是强奸和拐卖女儿的周某,鸡头秦某。秦某神奇立功还要免死 .

【唐慧事件最新12:唐慧律师投诉永州公安局装鸵鸟】 把头埋进土里,就没事啦?//@甘元春律师:我与@胡益华律师 受唐慧老公委托担任唐慧被劳教一案行政复议、行政诉讼一案代理律师。我们需要查阅并复制该案材料。与贵局各部门联系皆不提供联系人员及电话,现请贵局官方微博直接回复。@邓飞
顶部
古阳半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1768
精华 0
积分 356
帖子 168
威望 188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1-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8-5 20:3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转一些文字。。。。。


图片附件: 1.jpg (2012-8-5 20:37, 107.68 K)



图片附件: 1.jpg (2012-8-5 20:37, 107.68 K)



图片附件: 2.1.jpg (2012-8-5 20:37, 112.89 K)



图片附件: 2.2.jpg (2012-8-5 20:37, 92.99 K)



图片附件: 3.jpg (2012-8-5 20:37, 121.92 K)

顶部
古阳半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1768
精华 0
积分 356
帖子 168
威望 188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1-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8-5 20:42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淮安市城管打人事件,数百群众围堵黄河桥

视频: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MyNjU0MTYw.html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8f-4nELs4c

江苏淮安大学生护摊贩遭四名城管追打.mp4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h52kBl5Nlk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MyNjYzNjA0.html

城管追打大学生 称见一次打一次 每日新闻报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IxMjY0Mjg4.html


【淮安市城管打人事件,数百群众围堵黄河桥】据知情者说,被打死的学生是淮安市淮阴去棉花镇人,今年刚考取复旦大学.为了筹学费,暑假帮父母在黄河桥卖水果,城管打了孩子几次.公安到现场的时候,他还活着.公安人员问谁打他了,他指认其中一个城管.结果那城管当着公安人员的面猛打那个孩子


赞美优越制度

[ 本帖最后由 古阳半友 于 2012-8-5 20:51 编辑 ]
顶部
古阳半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1768
精华 0
积分 356
帖子 168
威望 188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1-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8-7 12:23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經濟觀察報 因為報道北京暴雨被封

http://news.chinatimes.com/mainland/17180501/172012080700202.html


報導惹禍?經濟觀察報遭查封                                      

    2012-08-07 01:11
    旺報
    【記者林琮盛/綜合報導】

            
                                     報導北京水災真實狀況的媒體竟然出事!昨日上午,知名財經周報《經濟觀察報》位在北京市東城區安德路的社址遭到北京市文化局「掃黃打非辦」執法隊的查封,報社大門據說被貼上封條,報社牌子被摘下。不只如此,連北京市報攤上的《經濟觀察報》也被沒收。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報導稱,《經濟觀察報》被北京市文化局「掃黃打非辦」查封,直接原因是該報連續兩期做的關於北京市「7.21」大雨災難的新聞,惹怒了北京市當局。
     此次北京市文化局掃黃打非辦「執法」查封的理由,是《經濟觀察報》異地辦報,屬於「非法出版物」。
     該報本周刊發的調查報導《北京暴雨失蹤者》,挑戰官方公布的77人死亡名單的準確性。





http://blog.sina.com.cn/s/blog_95283d6b01017o48.html
@經濟觀察報 因為報道北京暴雨,被北京文化執法總隊以掃黃打非名義整肅摘牌,主要理由為異地辦報(經觀註冊地為山東)。當局在北京回收報紙,報販表示早上賣了兩份,其餘被收走。
@喻塵:剛剛向經濟觀察報同人電話求證:
該報今天經歷的被查、被摘牌、被收報、被封條封門為真。



--电影里不是经常出现军阀或者国民党军警查封报馆的镜头么?赞美优越制度!http://img.t.ifeng.com/201208/06/21/520x0_0850123cd16a.jpg



[ 本帖最后由 古阳半友 于 2012-8-7 12:26 编辑 ]


图片附件: 17373_1344308677.jpg (2012-8-7 12:23, 121.47 K)

顶部
古阳半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1768
精华 0
积分 356
帖子 168
威望 188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1-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8-7 12:24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涉事报道的文字版
经济观察报:暴雨失踪者


内容来源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31502

经济观察报记者冯军 实习记者熊玄、王进波


北京“7·21”暴雨来袭,作为旅游景区的北京市房山区十渡镇与外界失去了联络,众多游客被困,千万生命危在旦夕。

洪水退后,十渡镇政府对外宣告“在房山区委区政府的正确领导下,经过全镇上下协力奋战,镇域内百姓、景区内游客无一人伤亡,救灾工作取得首战胜利”。十渡镇派出所也称,“面对拒马河上游洪峰侵袭,创下了十渡辖区无一名村民、游客伤亡的救援奇迹”。

事实上,在房山区政府诸多通告中,并没有提到失踪人员的情况。在十渡镇,几乎无人不知“普渡山庄被洪水冲走3个人”。

本报记者经过多方调查了解到,7月21日20时许,在十渡镇十一渡桥旁边的普渡山庄水上乐园,马海龙、侯建、杨晗三人在救援失败后被洪水冲走,十几天来一直杳无音讯。8月3日下午,杨晗家属在电话中告诉本报,杨晗的遗体已经在河北省涞水县找到,家属正在赶往涞水的路上。






失败的救援

“喝点吧,兄弟们!”

7月28日,十一渡桥下的拒马河河畔,马海龙的弟弟马海涛将一杯酒倒在地上,泪流不止。七天前,即7月21日,就在这里,他亲眼看着大哥马海龙和朋友侯建、杨晗一起被洪水冲走。也就在前一天,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代市长王安顺等来到十渡,祭奠北京暴雨遇难者.

马海龙,男,35岁,普渡山庄水上乐园的承包者。

侯建,男,30岁,马海涛的朋友,当天去普渡山庄游玩。

杨晗,男,29岁,普渡山庄的员工。

三人均系房山区西潞园街道办事处的人。

7月21日17时27分,十渡镇下着瓢泼大雨,拒马河涨水。据马海涛介绍,普渡山庄的游客已疏散转移,此时他接到哥哥马海龙的电话,说“普渡山庄办公室主任任占领让找几个人去开闸放水。”

于是马海龙、马海涛、侯建、杨晗四人冒雨一起下水到河中央拉水闸。然而水闸因年久生锈,“根本就拉不开,就拉开一点点,水就来了”马海涛说。恰逢上游洪峰经过,原本刚好漫过坝顶的水面,一下子涨到高出坝顶近一米。

“我说咱们赶紧回去吧,但水很大,他们不敢动。”水性较好的马海涛见势不妙就立即撤回岸边,逃过一劫。而其他三人却因为害怕不敢动弹,三人一起抓着一根别在坝上的铁管。

水面渐涨,水流也越来越急,马海龙、侯建、杨晗被困在了河中间。

此时,水闸上游150米处的十一渡桥上正好有十多个民警和十渡镇政府工作人员。

马海涛回忆,当时的救援现场比较混乱,镇政府、消防、派出所的人都有,还有人在救援现场录像,围观的人也很多。负责指挥现场的是十渡镇景区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很多人提出的各种救援方案,都被否决。

后来救援人员改变策略,在救生圈上系了两根绳子,两根绳子的另一端系在桥上的不同地方,这样好控制救生圈的漂流方向。

当时已天黑,一辆消防车的探照灯正照着三人被困的区域。就在救援人员往下放绳子的过程中,马海龙、侯建、杨晗被洪水冲走了!

“他们一直在喊救命,有一个被冲走100多米还在喊救我、救我。”马海涛至今责怪自己没有把三人救上岸。

普渡山庄水上乐园的另一名员工刘继没有一起下水去拉闸,经历了整个救援过程的他佐证了马海涛的说法。他说:“当时就打119,打不通,后来有一救援队在桥上 看见他们仨了,但当时什么救援工具都没有,所以就让我们去买绳子和救生圈。”“如果知道涨这么大水,肯定不会下水开闸。”刘继等还表示,水上乐园未收到任 何涨水预警。

但政府方面却是另一种说法。7月28日记者采访十渡镇政府办公室主任刘明晖,他称十渡镇有一系列的预警机制。“我们预案做的特别好,咱们十渡镇境内村民包括滞留十渡的游客,没有一人伤亡。”刘明晖说。

刘明晖还透露,十渡镇有一支随时应对任何突发事件的队伍,共二十多人,叫景区执法队,配备有专门的救援设备。随后他向本报记者提供了一份新闻通稿,载明“在房山区委区政府的正确领导下,经过全镇上下协力奋战,镇域内百姓、景区内游客无一人伤亡,救灾工作取得首战胜利”。

本报记者7月28日在现场看到,灾后的普渡山庄被夷为平地,河边的员工宿舍也不见了踪迹。






千里寻尸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孩子被冲走,一点办法都没有。这三人哪怕有一个能生还回来,我给老天爷天天跪。”马海龙的父母暴雨前一晚来到十渡,打算留下来帮忙做饭,干点力所能及的活,没想到却经历了生死离别。

由于水势凶猛,三人被冲走后,救援人员带着家属离开了现场。7月21日当晚,马海涛就向十渡镇派出所报案了。

失踪的三人中,侯建是马海涛的朋友,经常到普渡山庄游玩。他是北京铁路局北京车辆段的职工,其户口所在地是房山区良乡镇。“我们也着急,单位也到处在打听消 息。”侯建的领导司主任说,7月20日下班后侯建就再也没回单位。“我们家人不是目击者,不知道事情怎么发生的,不相信他就这样不在了。”哥哥侯强至今不 愿相信侯建的失踪。

7月21日21时许,侯强从马海涛处得到侯建被冲走的消息,马上找了辆越野车奔赴十渡。但由于二渡的大桥被洪水冲断,他不得不徒步前行,第二天中午才到达十渡镇派出所了解情况。

看着浩浩荡荡的洪水,侯强无能为力,只能折返回家。7月23日7时30分左右,他把所有的亲戚都叫到家里,将弟弟失踪的消息告诉了还不知情的父母。

24日,众多亲戚朋友来到普渡山庄现场,开始沿着拒马河向下游搜救。在八渡河段他们发现了3具尸体,但并不是侯建他们三人。当天,他们还在北京市公安局法医检验鉴定中心二部门口看到5具尸体,但经过辨认也不是。

沿着拒马河连续寻找了多天,一直找到了河北边境,侯家都毫无发现。无奈之下,侯强在下游河道附近张贴了800份寻人启事。

“多多少少必须接受事实,但我们还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侯强坦言自己基本上有了接受弟弟死亡的心理准备,但为安慰父母,还要继续寻找。

侯强最终跨出北京,找遍了河北省涞水、易县、涿州、高碑店等地医院和派出所,查看无名尸或者寻找其他线索。

在河北省涞水县和涿州市他先后看到3具无名尸。其中涞水县人民医院的一具无名尸跟侯建的体貌特征最像,但传回照片后被亲戚朋友否认。

在许多人到达不了的地方,侯强甚至想借条军犬来搜救。“听说拒马河最终流入白洋淀,我还想去那里找找。”侯强希望能找到弟弟的遗体,“这样4岁的侄子每年7月21日才有个给他爸爸磕头烧纸的地方。”

29岁的杨晗去年10月结婚,今年4月11日到了普渡山庄水上乐园工作。7月21日16时许他还打电话给母亲何桂芝,称自己在网上给母亲买了个新手机,叮嘱收货。

“晚上看新闻说学生被困,三人死亡,赶紧打电话给杨晗,结果电话就接不通……”不久,何桂芝就接到马海涛的通知说“杨晗被水冲走了。”

8月3日,河北涞水县传来消息,说发现了杨晗的遗体。

7月21日当晚,马海涛就向十渡镇派出所报案三人失踪。随后侯建、杨晗家属也都向十渡镇派出所、良乡派出所报案了。

本报记者看到,十渡镇派出所提供的一张报案回执单上注明:2012年7月21日18时许(记者注:目击者认为应是20时许),在普渡山庄水上乐园三名男子被洪水冲走,经查找无果,杨晗(男30岁)、侯健(男30岁)、马海龙(男36岁)。

另外一张十渡镇派出所的报案回执单注明:2012年7月26日14时30分许,侯强报案称,弟弟侯建(男,29岁)驾驶红色奇瑞旗云轿车(车号:京PXR682)被洪水冲走。

7月30日,普渡山庄的老板潘先生向本报证实,马海龙、侯建、杨晗确实于7月21日在普渡山庄水上乐园的水面上被洪水冲走。

“当天晚上八点左右被冲走以后,我把爸妈送到安全的地方,就来这边看,没人搜救,以后都没有。”马海涛说。“沿途都是找人的家属。”侯强及马海龙、杨晗的家属严重质疑此次暴雨灾害的救援工作,认为人员失踪后,没人管他们,都是自己寻找。

7月30日,十渡镇派出所一位警官承认“普渡山庄是失踪了3个人”,遗体至今未找到。他说:“先期咱们就做工作了,而且这工作我们一直在做。这三个还没找 到。咱们也专门组织力量,包括武警、保安、还有咱们村镇干部,沿着河的两岸咱们进行搜救。”《人民武警报》8月2日也报道,武警北京总队十六支队出动16 名兵力,奔赴房山区周口店镇、十渡镇、史家营乡搜寻“7.21”暴雨灾害中失踪人员。






关于失踪

北京市防汛抗旱指挥部7月26日晚对外通报遇难人员情况称,北京区域内共发现77具遇难者遗体,其中66名遇难者身份已经确认,11名遇难者身份仍在确认中。同时公布了66名遇难者名单。

而马海龙、侯建、杨晗家属在66名遇难者名单中并未看到他们的名字。于是,家属们将希望寄托于剩下的11具无名尸。

报案后,警方采集了三人父母的DNA成分。但一周多时间过去了,仍没收到警方的确认结果。

7月31日,本报记者来到北京市公安局法医检验鉴定中心二部。一位值班法医说,北京“7·21”暴雨中房山区的遇难者遗体存放在这里,有些已经高度腐烂。另 外一位警号为064270的法医透露,自己取了张海龙、侯建、杨晗三人父母的DNA样本,但是目前还没有对比出结果。“倒是侯建的,有人问过我,但是目前 没有发现跟他体貌特征相似的。包括我从网上都看到他们图片了,胳膊上有刻着龙的,有刻着其它图案的,这里没有。”上述法医说。

8月2日,本报记者致电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接线民警也明确告知,像张海龙、侯建、杨晗三人被大水冲走至今未找到遗体的,按失踪人员处理,但他们三人还未有比对结果。

那么张海龙、侯建、杨晗在不在北京市77个遇难者里面?
顶部
古阳半友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1768
精华 0
积分 356
帖子 168
威望 188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1-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8-7 12:25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7月30日,十渡镇宣传部一位女性负责人对于马海龙、侯建、杨晗是否算作镇域内死亡或失踪人数,没有明确回答,只是说:“通稿没有问题,游客确实无伤亡,百姓的确没伤亡。”

马海龙、侯建、杨晗都是房山区良乡地区人,马海龙、杨晗都是今年4月份到十渡工作,而侯建则是去普渡山庄游玩。

“每天电视里播放十渡镇无伤亡,零伤亡,难道我们的人失踪了就不算?”杨晗的一位亲戚何金勉质疑。

7月30日,十渡镇派出所编号为046225的警官透露:已经将三人失踪的事情汇报到房山区公安分局,并且十渡镇共发现7具遇难者尸体。

于是,本报记者来到房山区公安分局了解情况。该局公共关系科工作人员韩秀杰说:“有失踪的统计,有人数的统计,都在(北京市)防汛办那里呢。”她解释:“人 数统计由派出所报分局,分局报市局,市局报到市里,市里最后统一由防汛办出口出来。市委宣传部定的市防汛办是唯一出口。”

8月1日,本报记者来到北京市防汛办了解情况,被告知必须由北京市水务局宣传处对口接待。水务局宣传处负责人苑汝池明确表示,北京暴雨灾害中没有失踪人数统计和失踪者名单,也没有预期的更新或公布时间表。

此外,他也表示不知道马海龙、侯建、杨晗三人是否在77具遗体里面;如果确实是失踪了“必须找当地政府去,要经过甄别,经过多方的取证,证明这些人确实在这被冲下去”。

他还透露,人数的统计是由村、镇、区、市“一级级报上来的”。记者多次要求采访北京市防汛办关于失踪人数情况,苑汝池说:“你要问市长,问书记,谁有权力把 这么大一档子事让防汛办给说了?我们一个副局长,防汛部的副指挥长,他说他都没有权力来发布,这事最起码要由一个副部级副市长来说这事。”

而7月30日,十渡镇前头港村委主任刘主任向本报记者介绍,他们只负责统计有北京市户口的当地村民、有暂住证或居住证的外来人员和有身份登记的游客。

针对遇难者和失踪者人数问题,其实早在7月24日,北京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7·21”特大自然灾害善后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李士祥就表示,将适时公布因灾死亡和失踪人员消息。目前遇难者名单已经公布,但失踪者名单还没有最终确认、公布。

8月2日12时11分,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北京发布”发表微博,“最近,某财经类媒体在微博中发帖,要求及时更新此次特大自然灾害遇难者名 单,公布此前未确认身份者信息。我们对媒体报道和网民留言高度重视,各一线工作部门心怀对逝者的哀痛之心,正在抓紧核实工作,将及时公布信息。”

随后在回答网友的提问时说:“11名未确认身份者信息核实非常复杂,必须反复核实准确才能发布,这也是对遇难者负责。我们承诺绝不隐瞒,及时公布。”

8月3日12时25分,北京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发布7·21特大暴雨山洪泥石流灾害遇难人员情况补充公告:“相关区县政府和公安部门排查核实,在未确定身份的11名遇难者中,有1名遇难者身份得到确认。又新发现遇难者1名,身份已得到确认。”

其中新发现的遇难者是李瑞新,新被确认身份的遇难者是隗合林。

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公室主任王惠在微博中发布:“经过紧张工作,公安机关已核实清楚大部分遇难人员身份,仍有少数人员身份无法确认,请有线索的失踪人员家属或 知情者尽快与公安机关联系。公安机关将全力做好接待、登记、核实等工作。联系单位: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电话62014533(24小时专人职守)。”

8月2日本报记者拨打该电话,接线民警透露,北京暴雨后,好多人都打电话寻找失踪人员。

截止到发稿前,本报记者分别从良乡派出所和杨晗父母处得知,杨晗的遗体已经在河北省涞水县找到。而目前,北京市还未对这一消息进行公布。






(实习生牛倩倩、史盼盼、任明亮对此文亦有贡献)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0-1 09:23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126473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