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宋鲁郑 --- 中国何以成功对欧洲说不?
北纬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96708
精华 5
积分 5988
帖子 2925
威望 3019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1-5-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11-22 14:53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宋鲁郑 --- 中国何以成功对欧洲说不?

http://blog.ifeng.com/article/14835556.html

法国G20会议之后,欧债危机继续沿着越来越大的惯性迅速恶化。欧洲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达成共识要扩大“欧洲金融稳定基金”,却宣布缺乏资金来源。希腊的经济危机再次演变成政治危机,在一场“公投闹剧”之后,在危机中上台的总理帕潘德里欧不得不辞职,希腊政府再度中途换将。随后欧元区第三大经济体意大利十年期的国债收益率超过7%!(一国国债越不安全,其收益率就高,就越无人敢于投资)。要知道欧洲市场普遍认为7%是条警戒线:希腊国债收益率突破7%之后13天接受金援;爱尔兰挺了15天;葡萄牙咬牙坚持了49天。市场也由此开始猜测此次意大利可以挺多久。与希腊相近的是,这场经济危机也演变成政治危机:统治意大利最长时间之一的贝鲁斯科尼在挺过嫖妓丑闻、干预司法和各项贪污指控之后,终于在市场面前败下阵来。倒下的不仅是贝鲁斯科尼,还有西班牙的执政党----这也是欧洲危机以来第六个倒下的政府。新首相的面临的环境多么恶劣、任务多么艰巨,仅从21.52%的失业率就知道了。

意大利早就成是众矢之的,成为下一个多米诺骨牌无人感到意外,但危机迅速逼近欧元区核心国家法国,却是大大出乎人的预料。面对危机,三个月之内法国推出第二个、号称1945年以来最为严厉的紧缩方案。法国总理菲永11月7日在巴黎宣布政府新财政紧缩方案时说了这样一句话:‘破产’这个词不是抽象词”。这话并非耸人听闻,因为法国已经进入全球负债大国的行列(排名第12位),而国际信评机构也正在瞄准法国的财政状况,随时都可能降低法国目前保持的“3A”级别。目前欧元区还保持“3A”级别的有德国、法国、芬兰、荷兰、奥地利和卢森堡;其中,法国被认为是这个仅存六国的欧元区“3A”俱乐部的薄弱环节,鉴于法国公共债务已达GDP的86.2%,包括穆迪(Moody's)在内的多家国际信评机构随时都可能对之降级。

恰在这个时候,中国与欧洲就出钱协助纾解欧债危机的谈判陷入僵局。中国提出三个条件:希望欧洲支持增加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影响力、承认中国在世贸(WTO)中的市场经济地位、取消对华武器禁运。只要欧洲接受其中的任何一个条件,中国就可以援助欧洲。

客观来说,中国的三个条件并不苛刻,显示了援助“诚意”。因为这三个条件都和中国自已有关,并非让欧洲付出更多代价,也完全没有干涉到欧洲内政。特别是承认市场地位和解除军售更是象征性的。因为再过几年,根据世贸规则,中国将自动获得市场经济地位----这实在算不上条件的条件。至于禁止对华军售,更是冷战结束前的产物。要知道,此前利比亚这样的国家西方都争着出售武器给它。更何况,对中国封锁的结果是中国进步反而更快。过去美国反对中国参与国际空间站,中国就自己搞。就在深陷经济危机的美国失去所有把人送上天的条件的时候,中国的神八实现了与航天器的对接----巧合的是恰逢焦头烂额的西方在G20苦思对策之际,这样的巧合今年还有不少。当中国宣布第三季度增长9.1%的时候,美国宣布的失业率也正好是9.1%。

我们再对比一下:过去欧洲援助第三世界国家都提出各种政治、经济条件:改变受援国的政治制度、经济体制。就是对希腊,也提出相当苛刻的条件。甚至当希腊提出对欧盟的援助方案进行公投时,欧盟干脆威胁将之赶出欧元区和欧盟,迫使希腊总理自己提出公投后不过几天就被迫取消,而他本人也声名扫地,辞职而去。

可以说这一次在公共外交交手中,中国成功展现于世人的是一幅包容、宽容的心态,一个负责任的国家形象。而欧洲则展现了蛮横无理和自以为是的形象:毕竟,这个世界上哪有这样的借债人?

中、欧谈判失败后,各大媒体都采用了这样的标题:欧洲对中国说不。仿佛欧洲取得了外交胜利。但是要知道这是一场关于援助欧洲的谈判,衡量谈判成功与否的标准应该是中国是否同意援助,欧洲又是在多大的代价下接受中国的援助,而不是欧洲拒绝了中国的条件。而客观事实是,欧洲拒绝了一个要价不高的援助,错过了一个拖中国下水、以较小代价换取中国援助的机会,中国则成功避过被外界指责不负责任国家的风险,这实是欧洲的一大外交失败。

欧洲的公开求援,实是中国崛起过程中面临的从未有过的、相当棘手的难题。从民意角度讲,主流意见是反对的。这不仅在各大网站网民的留言中得到印证,就是新加坡《联合早报》进行的网络投票也表明,90%以上的网民反对援助欧洲(当然这对自由派也是很尴尬的话题。如果支持这种民意,显然不符合西方的利益。但如果支持中国援助,又会令他们陷入理念困境:民主的西方怎么沦落到需要不民主的中国援助的地步了呢?所以他们只能选择回避)。从国家利益的角度讲,现在也确实不是援助欧洲的适当时机。一方面危机以来,实力颇强的德国对出资援助一直持消极态度。欧洲自己尚且如此,中国何必如此积极。另一方面,与欧洲经济关系十分密切的美国也袖手旁观。要知道欧盟是美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今年首九个月的双边贸易额约4750亿美元。美国500强企业的营收中,近14%、约1.3万亿美元来自欧洲。双方的经济依赖远胜于欧洲和中国、美国和中国----这也是为什么中国承受源自美国的经济危机的能力更强的原因之一。此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中方研判西方金融危机、主权债务危机引发的经济衰退将长期化,中国和西方将是一个长期的博弈过程(可参考国务院副总理王歧山的最新评论)。

美国袖手旁观并非能力不及,而是另有所图。一是希望欧洲把中国拖下水,二是美国正进行全球战略转移,要把大量的资源投入到亚太,对中国进行遏制。现在的美国不仅积极介入南海和东南亚(美国第一次正式参加东亚峰会),还试图借建立TPP之际把中国孤立,最近竟然宣布在澳大利亚驻军。不仅如此,国务卿希拉里还要破天荒的访问中国的邻国缅甸。这个时候,中国需要全面应对美国的挑战,怎么还有心思援助欧洲?更何况,欧洲真的撑不住了,美国恐怕还要回救,到时自然可以减轻中国的压力。

还有一点不得不说的是,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对中国也不全是弊。比如,全球资本出于安全原因大举流入中国。今年前十个月中国引入外资就高达创纪录的970亿美元。再比如,中国的产业结构正处于升级换代,外需减少,也将加快推动这一转型。当然,中国全球地位迅速飙升,也与欧洲危机密不可分。其实德国对解决欧洲危机态度暧昧也是由于相近的原因。这场危机不仅令德国在欧洲乃至在全球的地位大幅提高,同时由于欧元大幅贬值,却令以出口为导向的德国经济大获其利。而且德国可以几乎相当于免费使用外国资金:它发行的国债利率几乎为零(0.08%),却依然得到热捧----投资商为了安全而放弃了利息。

所以,从根本上讲,中国并无援助欧洲之心。但如何对欧洲说“不”却需要高超的计巧。应该说,从传统上,中国就是一个说不的高手:从来不说“不”,却达到说“不”的目的(面对不能或者不想做的事情,每个中国人也都是说不的行家)。

今天的欧洲虽然在走下坡路,但民众的心态却并未能适时转换。仅仅是向中国求助本身,已令其自尊心难以接受。更别说什么中国提什么条件了。所以,无论中国提什么条件,肯定会被欧洲拒绝。区别在于如果条件过于苛刻,不但会认为中国缺乏诚意,还会把失败的责任推向中国。正是从这个角度出发,中国提出的条件都和自己有关,丝毫不涉及欧洲的内政,而且声明只需要欧洲接受任何一个。果不其然,欧洲只能选择拒绝。中国则达到了既不援助欧洲的目的,也成功避免被指责不负责任的国家。而且谈判失败的责任也推到了欧洲一方。客观而言,欧洲谈判代表并非看不透中国的谋略,只是他们已被制度所绑架:尽管欧洲应该将计就计接受中国的条件,但经济危机下民意支持度已经非常低的各国政府怎么敢对民众实话实说、再冒触怒民意的风险?

其实,新中国成立六十多年来,也曾援助过无数个国家。什么时候中国提出过条件?或者公开提出过条件?中国一直在援助朝鲜,别说援助条件,就是援助本身都很少提及(这是顾及朝鲜面子)。但这一次对欧洲却是例外。这个差异可以说最能体现中国对援助欧洲的真正立场。

当然,随着危机的进一步恶化,欧洲仍会和中国继续谈判援助一事。如果时机不成熟,中国的条件肯定也会水涨船高从而达到继续说不的目的。比如,同样的三个条件要求欧洲必须接受两个或者全部接受。自然,假设欧洲在尽了全力之后,而且美国也不得不介入之后,仍然无法摆脱危机,中国必然会施以援手。这个时候,西方上下都会达成共识,中国会真正被当作救世主来看待。这个时候,中国才会提出真正的条件。这个条件,就不再是什么武器解禁、承认市场经济地位、扩大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份额,而是要求欧洲如何保证中国的资金安全。这就涉及到欧洲的内政。正如中国投资公司董事长金立群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所声明的:西方是否接受中国做为一个主要的玩家?如果希望中国帮助解决危机但却给予中国太小的权力,谁会和你们共舞?欧洲必须改变生活方式,才能走出危机。

显然,中国要的是和它的贡献、实力相对称的地位及权力以及确保中国投资的安全。想必谁都明白金立群的讲话代表谁的立场。

最后还要说的是,欧洲对中国说不以及美国重新摆出一幅遏制中国的架式,对中国也不全是坏事。对于欧洲,它可以让我们看到西方文明在衰退时是何种面目。对于美国,它不仅让我们看清这个制度的本质----且不说美国对正越来越深的陷入危机的欧洲不管,甚至对它自己都十分恶化的经济状况竟然也漠不关心。就在现在,美国的债务已突破15万亿美元,到年底,债务规模将达到GDP的100%(11月9日,美国亚拉巴马州杰斐逊县政府宣布破产。该县破产规模达41亿美元,刷新了美国地方政府破产记录),但美国却在此时不顾国内危机竟然向中国挑衅----更是让中国产生了上下的凝聚力。当一直积极主张体制改革的温家宝总理在东亚峰会遇到美国领头、对中国核心利益的围攻时(18个东盟国家领导人,除了缅甸和柬埔寨,全都在会上提出了南中国海问题),我们才是命运共同体的感受,岂能不油然而生?

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和美国的金融危机在重创西方模式的合法性、正当性的同时,也令中国模式得到全球更大的认可。也为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提供了方向性的参考。至少,西方这种自己都问题百出的模式是绝不可能为中国所效仿。不管中国的左中右理念如何分歧,但都不会认同“欧洲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就在我写文章一刻,刚和一位对中国有偏见的法国朋友结束了一个对话。他质问我:“中国难道不是一个共产专制国家吗?”面对这样充满偏见的问题我早已没有耐心解释了。我笑道:“对,正是由于此,中国才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才成为美国的最大债主,也才成为外汇储备第一大国,也才没有发生美国式的金融危机、欧洲式的主权债务危机,也才让欧洲向中国求援。几十年来也才让数亿人脱离贫穷,也才成为航天、核大国。更重要的是,中国也没有发动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更没有叫嚣发动伊朗战争,从而给世界带来和平”。我大笑而去之后,还在不解:“何以西方社会仍然处于中国的文革阶段?动不动就问姓社姓资。也难怪西方整体上都是危机。中国早已过了贴标签的阶段了,我们看的是结果,是实践,而不是理论。”

其实主张向西方学习的自由派在今日中国之孤立可从孔庆东先生失态怒骂南方报系一事得到印证。本来,不管大学教授还是普通百姓,都不能使用语言暴力或者不文明的言行,即使对方无理,自有合法的解决之道。所以从常理讲,孔庆东先生的“怒骂”应该遭到一边倒的反对。然而令人震惊的是在偏自由派网站《凤凰网》所做的民意调查中,竟然高达74%的网民支持孔庆东!!在我看来,这并不是支持孔庆东先生的不文明表现,而是对自由派的反对、反感和唾弃!(值的一提的是,二十多年前,孔庆东先生是坚定甚至激进的自由派)自由派被边缘化、越来越无话语权并不是今天才有的事。几年前,当陈文茜在香港指责韩寒无文化,说话像放屁一样时,凤凰网的调查同样显示,这个结论得到绝大多数网民的支持。看来,自由派群体是要想一想为什么了。一个被主流民意唾弃的理念怎么可能会有前途?但愿在西方一片危机之际、在欧洲对中国说不、美国对中国挑衅之后、自由派能够幡然悔悟,走向中华复兴的光明。(关于自由派的边缘化,可参见《二十一世纪》2011年8月号开篇文章《当代中国的政治思想版图》—高超群)
顶部
狮城辩见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12306
精华 11
积分 7548
帖子 3559
威望 3828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1-11-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11-22 15:2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呵呵,好长的文章,谢谢,学习了!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5-18 15:3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61560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