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强硬镇压:是什么让泰国政府铁了心
我行天下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28
精华 22
积分 5473
帖子 2260
威望 3203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6-10-1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5-22 11:04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强硬镇压:是什么让泰国政府铁了心

国际在线

5月14日凌晨两点钟,路透社记者比尔・特兰特仔细观察着自己家楼下的局势:一些红衫军示威者已冲进大厦停车场,军队也正向大厦集结。

冲突声渐稀,特兰特穿上10公斤重的防弹背心,戴上印有“媒体”字样的头盔,奔向电梯,又蹑手蹑脚地穿行于车辆间。“当事情变得诡异,诡异就成了现实”,这句话一下子在特兰特脑子里冒了出来。

5月以来,泰国的局势的确变得异常诡异。在3日泰国总理阿披实推出与红衫军的“和解路线图”后,几乎所有的预测都说,曼谷的混乱局势将以和平方式收场。然而新一轮的流血冲突却爆发了,而且造成红衫军示威以来最严重的伤亡。

19日,泰国军方发动总攻,装甲车与荷枪实弹的士兵冲破路障,挺进红衫军集会区。当日下午,红衫军领导人集体自首,宣布停止集会,向军警投降。

持续数月的街头对峙以“三下五除二”的方式收尾。一个星期来的180度大转弯的局势背后受到何种势力左右?而又是什么原因,令始终按兵不动的泰国军方终于放开手脚,武装清场?

屡被泄密的军事围堵

特兰特刚走出大厦,一个手榴弹就在50米外爆炸,伴随着零星枪炮声,搭着特兰特的车驶入令人恐怖的黑夜里。

曼谷的冲突在一夜之间升级。从5月13日开始,一直采取控制群众战术的泰国当局突然变了策略,选择以“武力强攻”围堵红衫军。

最初两天,压制红衫军的埋伏、以便让政府顺利设立检查站,是军队的首要任务。不过,对于军方在曼谷街头展开的行动,在许多人看来却显得很拙劣。《简氏防务周刊》分析员戴维斯说:“围堵行动计划不周、乱七八糟、毫无条理。”

“我所看到的是,军队准备就绪、开始行动,接着就停止。到底是因为缺乏政治意愿,还是战术无效,我实在搞不懂。”他说。

泰国《国家报》认为,政府与军队在行动中被一种“不信任的气氛”所笼罩,因为他们的行动计划常常泄露给红衫军。即便是两小时前部署的战术行动,红衫军也能在半小时前到达现场,随时等待军队到来。“红衫军显然很早就知道军队的部署情况。”泰国《国家报》如是分析。

此前,军队的行动受到红衫军的强烈抵抗。虽然演讲台上的红衫军领导人还在声言“非暴力”,但强硬派却已经开始计划对政府实施先发制人的打击。他们首先试图阻止军队建立封锁线,失败后,便尝试对军人进行直接攻击。

无论怎样,在出动3.2万名军人和120辆装甲车后,泰国军方以拉差巴颂路口为中心,南北约3公里、东西约2公里范围内建立起包围圈,设立“实弹射击区”。

这一切的代价是,截至19日中午12时,已经有超过300人受伤、43人身亡。

军队:镇压,且不需担责

毋庸置疑,军队是决定泰国局势走向的关键力量。从红衫军3月上街示威以后,民众便一直要求政府派军队施加压力的声音就不绝于耳,而与此同时,政府不能有效控制军队,也已是泰国人尽皆知的秘密。

一位泰国陆军中将透露,在三、四月间,阿披实曾经要求军队镇压红衫军,但陆军司令部却要求必须得到官方文件,“因为之前有过泰国警察总署署长执行总理命令,被法院控告过度行使权力而被革职的例子”。陆军司令部不愿重蹈覆辙,一直要求阿披实出具书面命令,“但是阿披实迫于国际压力不愿意出,希望陆军对镇压负责”,上述陆军中将说。

泰国《国家报》似乎也证实了这一说法,该报披露,军队在未得到总理的书面命令前一直按兵不动,直到阿披实召开了一次特殊内阁会议,批准授权军队用武力驱逐示威者,军队才开始接受调遣。“阿披实的想法是让所有内阁成员坐在一条船上,他不想自己沉到水底。”该报分析。

在这种情况下,军队在执行政府命令时,常常做一些模棱两可的动作,政府和红衫军两边都不得罪。比如,军队在逮捕红衫军领导人时,竟然让他们从旅馆逃了出去,显得军队的行动极不专业。

所以,一种分析才认为,之所以军队开始大规模镇压,还在于陆军司令部与阿披实已经达成某种程度的妥协,“如果将来追查起来,政府一方将承担责任,与军队无关”。

美国《时代》周刊则发现,在镇压红衫军的行动中,警察依然坚定地支持他信,在多场针对红衫军的行动中无所作为。“反观军队,尽管其内部也有分裂,但事态表明支持现政府的力量依然掌权。”

很多外界人士猜测,不掌握兵权的泰国国防部长巴威与陆军总司令阿努蓬是亲他信派,他们与阿披实政见不合,所以对政府决策并不支持。军队中的另一派,号称“最令红衫军畏惧的人”陆军副总司令巴育・占奥差,则有可能在这轮军事行动中起了主导作用。

事实上,军队的分裂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清晰体现。4月6日阿披实与阿努蓬开会商讨武力清场计划时,阿努蓬以“泰国人不打泰国人”为由拒绝执行。相反,巴育表现却很积极,马上从外省调来50个连的士兵,令曼谷的军警人数增至8万。在4月10日晚的冲突中,巴育一直冲在最前线,当下属伤亡惨重时,他表示“坚决不能容忍这种暴行”。

当权力交换一夜达成后,泰国军方再无后顾之忧,镇压行动终于全面展开。

阿披实:最后一搏

对阿披实来说,一方面无法控制军队,另一方面,迫于舆论压力,阿披实也一直不想给公众造成血腥镇压的不良印象。正因此,在酝酿了许久之后,5月3日阿披实推出了与红衫军的“政治和解路线图”。

“不过,在红衫军看来,这是一个宽泛的、不痛不痒的和解路线,他们最主要的政治诉求,包括恢复红衫军电台信号、修改宪法、赦免红衫军示威人员、赦免他信的罪等均没有得到回应。”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东南亚问题专家张学刚对本报记者说。他同时提到,这个路线图对他信来说没有什么可利用的价值,“他肯定是不满意的,这也是和解路线图破产最主要的原因”。

甚至,向来支持阿披实的“黄衫军”也开始倒戈,“认为他不该屈从于红衫军的压力”,并公开要求阿披实下台。在红衫军依旧不撤退的情况下,“阿披实也感觉这样下去政府会被拖垮”,泰国《新中原报》执行总编辑林宏说。

于是阿披实政府改变策略,极力宣传红衫军中藏匿500名恐怖分子,“如此一来,军队便理所当然地有权用武力保护自己,这更让军队实施镇压师出有名”,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张锡镇对本报记者说。

在各种力量的综合作用下,军队终于全面出动。即便是军队的封锁行动并未取得明显成效,政府对红衫军的镇压已显示出前所未有的决心。

此前,阿披实已经拒绝了联合国介入调停的要求,他还特意在16日写电子邮件给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解释此事。

在红衫军一方,政府的强硬已经让其内部风声鹤唳。18日,红衫军表示愿意接受泰国会上议院议长巴索素提出的和平提议,与政府举行谈判。而阿披实却表示,“在红衫军结束在曼谷的集会前,政府不会与红衫军谈判”。

事实上,在泰国国王普密蓬・阿杜德不愿出面干预的情况下,泰国国内已无任何政治势力可以让政府和红衫军之间重建谈判管道,剑拔弩张之下,任何主动退让的一方,都会担心对方的出尔反尔,以致己方的努力功亏一篑。“阿披实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投降,基本接受红衫军所有的条件;二是强硬,可能会失败,但起码有一半的成功率。”一位阿披实极为信任的大学教授说。

“最终,他选择了第二条路。”林宏说。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11-27 19:56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54775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