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新加坡是舢舨还是游轮?
一白萍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61011
精华 1
积分 658
帖子 268
威望 38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5-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1-11 10:2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新加坡是舢舨还是游轮?

吴俊刚专栏

上星期一(10月28日),诗人作家许木松在《海峡时报》发表评论,认为新加坡作为风浪中的一艘小舢舨的传统比喻已经过时,现在的新加坡或许可被比喻为在大海上平稳航行的一艘小游轮。当时在法国访问的李显龙总理接受随行新加坡记者访问时说,他一看就傻眼了。他说:“一旦你觉得自己在一艘游轮上,你会觉得自己在度假,凡事都会一帆风顺、一切都有人替你照料,那你就麻烦大了。”那今天的新加坡像什么?总理笑说:“我想我们已提升了这艘舢舨,是舢舨2.0。”

新加坡到底像舢舨还是像游轮?这是个严肃又有趣的课题,应可作深一层的讨论。

虽然我至今还没有尝试过乘搭游轮的滋味,但年轻时却真的有经常划舢舨的经验。那个时候交通不发达,住在外岛上,要到新加坡本岛,最靠近的一个点就是榜鹅,但没有渡船服务,只能自己划舢舨,至少得花将近一个小时。如果半途遇上风雨巨浪,更是胆战心惊,苦不堪言,只希望尽快划到一个最靠近的奎笼暂时躲避。

说我们这个蕞尔小国的地缘政治处境,有如在大海漂流的小舢舨,真是于我心有戚戚焉。身在一条小舢舨上,靠划动双桨前进,有时顺流,有时逆流,潮涨潮落、天气变化都是由不得你的。因此,你自然而然有极大的危机感,非得小心翼翼,打起十万分精神不可。

建国初期,我们无依无靠,没有天然资源,险象环生。这个小岛国真像是一条小舢舨,突然在海上遇上了狂风巨浪。记得政治领导人曾经说,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我们就像是虾米。因此,国人必须勇猛刚强,建立自己的国防力量,我们要像刺猬,有毒刺防身。面对艰难时局,国人更须上下一心,风雨同舟。这些比喻,都很能引起国人的共鸣。

曾几何时,我们被告知,已经跻身第一世界了。因此,国人开始觉得,我们应该有第一世界国家的这个那个,包括所谓的第一世界国会,以及各式各样的权利。于是,政治家又苦口婆心地告诫,我们还只是一条小船,不是美国那样的航空母舰,千万别误以为我们也可以像美国人那样,为所欲为。

的确,新加坡的“小”是天然的局限,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一条舢舨,不管你怎样改装,包括换掉双桨,装上引擎,它还是舢舨,不可能变成游轮。与“小”俱来的脆弱性也是无法完全改变的。美国人可以因为对奥巴马总统的医改意见不同而使政府停摆,新加坡能吗?从防卫的角度看也是如此,如果说我们天生只是一只刺猬,如今身上多了一些防身的毒刺,仍然无法改变我们只是一只刺猬的事实。我们不能妄想已经变成狮子或老虎。

那许木松为什么会把新加坡比喻为一艘小游轮呢?因为他觉得新加坡已具有好些小游轮的特点,比如,它大部分的搭客是本地人、它为搭客提供各种选择、它的生意经过精心策划,有竞争力、搭客对船长有信心、服务多元等。“新加坡轮”现在也已经成了世界品牌。这些都是比拟手法。新加坡的确也具备这些特质。

对外方面,新加坡虽小,但外交工作做得不错,在区域事务上甚至国际上,也能发挥与体积不成比例的影响力;我们的商家能和世界各国做生意;新加坡人的足迹遍天下;新加坡模式成了学习研究的对象;像新航这样的品牌也名扬天下。对内方面,政治稳定,治理卓越,社会安宁,种族和谐,经济稳定发展,教育素质高,人尽其才等等。这些条件加起来,都可比拟游轮的经营、管理和服务。天然的“小”并没有局限我们的雄心壮志。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倒是很同意许木松的看法,我们不应有小舢舨的心态,不能让天然的小局限了我们的视野、器量和自信。由此引申开来,我们也不能成为一个器量狭小的夜郎国,鼠目寸光,坐井观天,夜郎自大。反之,我们应继续放宽胸怀,放眼世界。今天的新加坡算是有了一些成就,但我们不宜因此就头脑发热,自以为了不起,更不能妄想新加坡这艘船真的可以变成游轮,或已经成为游轮,甚至可以无需舵手就能不断的自动顺利航行。

我们应该航向更广阔的世界前沿。而首先需要做的,不是许木松所建议的,把舢舨和与之俱来的各种想法一起沉入海中,而是牢记确保新加坡生存不致翻覆的一些硬道理,做好各种防备,继续小心行驶。在这方面,读者可以细读建国总理李光耀的著作《李光耀:新加坡赖以生存的硬道理》。

作者是前新闻工作者、前国会议员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8-10 04:2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53822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