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梁文道:微型小说里的独特诗意
焚琴煮鹤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672
精华 63
积分 17799
帖子 8072
威望 9493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2-14 08:5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梁文道:微型小说里的独特诗意

核心提示: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位以写微型小说著名的阿根廷女作家Ana Maria Shua,她已出版超过40本各种流派的书籍,包括诗、小说、犹太民间传说,她的作品已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发行。她的独特之处就在于不断开拓写作微型小说的方法。这本《Microfictions》就是她的代表作之一。

凤凰卫视5月12日《开卷八分钟》,以下为文字实录:

梁文道:19世纪末的时候,小说家发现原来小说可以写的非常、非常短。短到什么程度呢?最短可以短到一句话,就算长也可以不超过一页纸,这种小说过去叫做微型小说(Microfiction),日本人把它翻译成叫做掌中小说,表示好像写在手掌上,这么小篇的一个小说。当这种小说体裁在20世纪初期传入中国之后,曾经有一些中国作家很热衷要去沿着这种体裁创作,但是后来到现在我们发现这种微型小说,迷你小说已经不太流行了,这是为什么呢?

表面上看,小说写到这么短很简单,而且读者也觉得很易读,但实际上它却非常、非常地困难。为什么呢?正是因为它的局限太大了,大到什么样子呢?我们想想看,当你的文字空间被压缩的那么狭窄,那么小的时候,其实很多你能够使用的技巧都派不上用场。这个时候,你往往写那么短的小说,你要用到技巧就只剩下,比如说,通常在最后一句话,要有一个很大的颠覆性,要把前面平平淡淡的那些描述,整个翻转出另外一个层面的意思。它或者制造悬疑效果,或许制造惊吓的效果,或许制造一些诡异的,或许让人再看,咀嚼回味的一些东西出来。

所以,你就会发现很多微型小说看起来千篇一律,因为大家的写法都局限在那个很狭小的空间里面,就等于像一个武林高手。如果把你绑在一个特别狭小的房间里面,一个很窄的斗室里面,你能够使用的招数肯定也就不多了,说不定打来打去,只能够打一套咏春拳出来。所以很多大作家,他们发现这种微型小说、迷你小说,只能够偶一为之当做游戏,但是你真要把它当成一个你一生致力的体裁,一种形式来创作是很困难的。

我马上给大家举两个例子。比如说,有一个美国的科幻小说家,写了一个非常有名的短篇小说。这个短篇小说,这个微型小说只有一句话,这句话叫做“世界上最后一个人独自坐在房间里面,这时候,忽然有人敲门。”这句话,你看就具备了某种小说的情节跟感觉,它制造一个悬疑效果,它果然科幻,因为它提到世界上最后一个人,然后又有一个悬疑。既然他是最后一个人,那么外面又是谁在敲门呢?

可是,我再给大家举另一个例子。我们就能够看到不同的作家写这么短的小说的时候,还是有高下之分。那就是意大利国宝级的作家卡尔维诺的一个非常有名的短篇叫《恐龙》。《恐龙》,这个小说也是只有一句话,他这么写的。他说“当他醒来的时候,恐龙依然在那里。”你看这句话,它没有那个悬疑效果,但是整个神秘的气氛就出来了,而且具有一种非常、非常独特,具有魅力的魔幻的诗意,整个句子在你脑海里面的意向非常的鲜明,它包含的范围远比之前那位美国那个科幻作家包含的那个异域范围要广大的多了。

今天,我给大家介绍一个以写微型小说著名的作家,这个作家是阿根廷的女作家安娜·玛丽亚·舒阿(Ana Maria Shua)。这个舒阿,她过去曾经是在阿根廷军人独裁的时候,流放逃亡到了法国,在法国做一个西班牙报纸的记者。现在已经回到布宜诺斯艾丽斯,是整个拉丁美洲世界里面非常著名的女性作家之一。

她独特的地方,就是她不断地在开发写微型小说的方法。通常写微型小说,有时候会像写诗一样。就是说,篇幅那么窄小的时候,她重要的,她长期能够擅长做的事情,就是把一个日常的现象,日常的生活,我们中间看到一个画面,一个片断,把它转化出一个不同的角度来观察,从它那里面看到一个不同的东西,这时候就能够显出一个独特的诗意。

比如说,这本《Microfictions》,这是她的这种短篇选集之一的英译本,里面的第一篇叫做《夜晚的声音》。它里面也是这么写的,她说,“在一个夏夜里面,平静而且温暖,我们唯一所有能够听到的声音,就是我女儿她睡着的呼吸声,以及那个电冰箱滴滴地呢喃的声音,低沉地呢喃的声音,它正热夜里面呼唤它的同伴。”

我这么翻译的不是太好,但是你能够感觉到很奇怪。她居然把电冰箱发出的那种机器的噪音,形容为一个夜晚发出低沉的、柔软的呢喃,而且还说它正在呼叫它的伴侣。这时候再配上她女儿睡觉里面打鼾的声音,呼吸的声音,这整个场面忽然就变得很诡异了,很神秘起来了。

另外,还有一篇更短,也是一句话。她说,“我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反对煎鸡蛋,它们看到我,总是用惊讶的、恐惧的、巨大的眼睛瞪着我。”你想想看,你煎一个鸡蛋,煎两个鸡蛋,这看起来的确就像她所形容的,就像两个巨大的眼睛在瞪着你一样,然后我们要注意的她这个女性作家,有时候常常喜欢拿我们的社会心理来做一些反讽。

这种工作,以微型小说来讲,是特别难做的,但是她也做的十分出色。比如说,这里面有这么一篇。她说,“‘他’一个男人的他,他正在恭维我。你看看你,这真是太了不起了,这么多年来,你居然一点都没有变过,你跟你以前一模一样,”然后,她说“‘我’就是这个女性的我,我非常的快乐,而且感到虚荣,就在我那个已经非常疲倦的,湿透了的护士怀抱里面继续吸着奶。”

这句话什么意思呢?这当然说的就是我们常常喜欢恭维女性,你那么多年一点变化都没有,为什么恭维女性没有变过,要她们青春常驻呢?这时候,这位女性作家就觉得难道男人都想让我们像是婴儿一样,永远在襁褓里面长不大,然后这样子才感觉到是被恭维吗?然后我们再看看,她另外一些对社会现象很曲折的反映跟讽刺。有这么一篇叫做《就像每一个人,其他人一样》。他说,“我听到了,就像每一个其他人一样。那个呼喊的声音,尖叫的声音正在求救,我跑出来了,就像其他人一样在这里,但是看这两个人在路上面争斗,在路上面挣扎扭做一团,我像其他人一样,我没办法去判断到底谁是受害者,谁攻击者。我只能够等待,像其他人一样等待这个表演的结束,后来我们终于把那个尸体悬挂起来,然后把奖赏交给了那个幸存者,就像其他人一样,就像向来如此一样。”这明显讲的是我们今天对战争的一个态度,不是吗?




点一下,看看我的部落格

顶部
游人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6363
精华 22
积分 2066
帖子 800
威望 126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2-14 10:14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能够坚持写微型小说的作家了不起。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1-28 07:07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49087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