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其它] 翻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11济地安.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6740
帖子 3087
威望 361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0-10-27 08:1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翻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11济地安.

Gideon.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第二部,第十一篇,11济地安a。
07/2011.

December, 1864.
Manchester, England.
日期,1864年12月。
英国,曼彻斯特。

The gaslight sputtered and hummed, stirring shadows to life on the walls. The room was icy cold, as cold as outside, where they could hear the sleet rattling on the oilcloth window pane. The old woman, Deathwatch Mary 。。。
煤气灯喷溅,发出嗡嗡声,把墙壁上的影子挑拨得长出生命。房间冰冷,像外面一样地冷,他、她们听得见油布窗屏的敲打声。一个人人叫她做“临终前的守护”(Deathwatch)的老妇人、玛丽(Mary),把头从孩子的胸膛举起来。

‘Yer coulda’ saved yersels th’ trouble. Tis the Cholera, sure. She’ll not see Chrismuss,’ Deathwatch said, getting up.
她说:“你可以把麻烦的事情节省起来。这肯定是霍乱病。她待不到圣诞节了。”说着,她站起来。[这里大家有时讲不管文法的土话。]

济地安(约翰。济地安John Gideon)嘶嘶声说道:“你这个驼背、干瘪的老太婆给我闭嘴。她听不到你的话。”他紧抓着她的手腕。

她挣扎,愤慨地说道:“她听得到又怎样?就让她和她的上帝和救世主和平相处吧[let‘er make peace with ’er Lord…]。她死于生产难关 [不是说霍乱吗?或者是编造的,如此地编造去到那边对她有利。],是个女的。可怜的魂魄…”她暗地里咕哝着,搓揉着她的手腕。

她收集起她的茶匙和瓶子。“那是两便士(tuppence)。一个是Godfrey Elixir的取费,一个是我的工钱。”她伸手要钱,瓶子则还是抓在手里。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荷塘 于 2021-1-9 08:26 编辑 ]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6740
帖子 3087
威望 361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0-11-3 08:4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11济地安b。

Gideon.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11济地安b。
07/2011.

‘An’ I’ll give ye tuppence,’ Gideon growled, raising his hand as if to backhand her. He was a tall young man, his arms powerful and muscular, and he towered over her as over a child. But the old woman stood her ground, 。。。
济地安咆哮地说:“我这就给你两便士。”那手势像是要反掌打她一把。他是个高大的年轻人,手瓜起腱,有力,把她整个笼罩得像是大人和小孩子对比。可是老妇人就只固定地站着,瞪眼看着他。那个妇人、露茜(Lucy),走来,在两人之间站着。她自己就只不过比一个女孩稍微高大一点而已。

露茜说“我们会付款给你的,玛丽。我发誓,我们拿回了纺织厂的那份工作就付款给你。”[原来只是做个威胁手势,其实并没有打算给钱。]

老妇人疑惑地看着她,她的双眼几乎在那皱纹网络里隐了形。她的头发就只存得那么地杂乱的一小束。她穿着一层又一层的破衣服。那些是她从病人死尸上偷来的,那些是他、她们临死时候穿着的衣服。如果她几时曾经做过女孩,那是那么地久之前的事情,连她自己也都记不起来了。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6740
帖子 3087
威望 361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0-11-10 08:1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11济地安c。

Gideon.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11济地安c。
07/2011.

‘No yer won’t. They’ll be no cotton fer work till this American War be done, an’ not then fer yer man.’ T’is said ‘e’s a bleeding Chartist.’
“没有可能的。这场美国战争还没有结束之前,是不会有棉花的。等到有工好做的时候也不是给你这个男人的。那是宪章运动份子们说的话。”

济地安咕哝说:“婆娘,宪章运动份子们早都完了。他们完蛋了。也不是要做工的人们没工好做。”

“那个混账的工人是吗?… …”老妇人唠唠滔滔地说了一大堆,“你还需要钱做埋葬工作。”她看着那个小女孩。济地安叫她闭嘴:“你这个老丑婆,给我闭起你的鸟嘴[beak]。”

老妇人说:“你听听他说了些什么,”她歪着脑袋,嘲笑地做个屈膝礼。她说:“混账(bloody)的家主人!我的钱哪,老爷?”说着伸出手要钱。

济地安的眼睛闪光。他向着老妇人举起拳头。她挪缩避开,眼睛和牙齿像狗被人在街道上闸住了的时候的样子。[前文把济地安,在阿根廷人们心目中,似乎说成是个很有建树的模范长者。原来他是这个样子的货色。]

那个妇人、露茜,想要阻止他,他把她推到一旁。老妇人喊叫。他刚要向她动手,简陋的床上的孩子喊叫“爸爸”,济地安握着拳头暂停片刻,在受挫之下咆哮地转身,向床快步走去。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荷塘 于 2020-11-10 08:20 编辑 ]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6740
帖子 3087
威望 361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0-11-17 07:4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第二部,第十一篇,11济地安d。

Gideon.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第二部,第十一篇,11济地安d。
07/2011.

The little girl lay in a pool of light from the gas jet. At the wispy ends, her hair was long and blonde like her mother’s, but now most of it was dark and matted with sweat. Her eyes were glassy from the fever. 。。。
那个小女孩躺在一片煤气灯光芒里。在小束的末端,她那像她母亲的那么地长和呈黄金色的头发,现在颜色暗淡,同时被汗水弄到纠缠,扭结。由于发烧,她的眼睛呆滞。在呼吸的时候,她弱小的胸膛只稍微地挺起掩盖白手的破烂布片。她的双手白得像是用象牙琢成的。虽然是在病中,她还是那么超凡地美貌,像是个神仙孩子存放在错误的地方。济地安记得,在早些时候里,他、她们在街道上走动的时候,人们放下工作朝她看,似乎是见到了他、她们不会解说的现象的模样。

她说:“爸爸,这不好受,把它清除了吧。”
“嘘,”他低声说,把她抱起来摇晃着。“爸爸会搞定它。爸爸把一切都搞定。”

他转向老妇人,说道:“把糖蜜留下。在圣诞节之前你就得到你的钱了。我向全能的上帝宣誓我会照办。”

老妇人把脸拉长。她像母鸡那么咯咯地叫一声,把围巾包着自己,说道:“首先,我那两便士。再来Elixir,好吗?”… … [她的土语的含意有的时候不容易理解]在走出门的时候,她还在笑着。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6740
帖子 3087
威望 361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0-11-23 08:0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11济地安e。

Gideon.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第二部,第十一篇,11济地安e。
07/2011.

She was limp as a lag doll in his arms. Her eyes were blue and strange, as if she was dreaming wide awake.
在他的手里,小女孩柔软得像用烂布做成的玩偶。她的眼镜呈蓝色和有奇异的形像,像是她在张着眼睛做梦的样子。
她问:“还不是圣诞节吗?”她有很不妥当的喘息。喘息声像风吹一般透过说的话泄漏出来。
他说:“还没有。”把她紧紧地抱着。小孩说不上什么体重。他就像是抱着空气似的。她示意,叫他靠近一点。

“爸爸,”她耳语说,眼睛闪着光。“圣诞节那一天,我们可以不可以走去‘Magic Place’?”
“什么(wot)Magic Place?”济地安说。他不是看着小孩。他是看着那个妇人。她站在房间中间,双手围抱着自己保暖。
“知道吗?那是你做兵(wuz a soljer)的地方。”
“啊,Crimea。”
“是的,我们去那边过圣诞节,是不是,爸爸?”
“好啊,可能去的。你好了一点[soon’s you’re better]就去。”
“那边是怎么样子的,爸爸?”[What?她用个what。]
“怎么的[他用个wot。]?你再说看。”
她用孩子们所有的专横命令口吻说道:“告诉我,你很久没有告诉过我了。”

济地安叹一口气,说道:“好啊,”心里想回Inkerman和那些结了冰的丘陵,还有那些近着Sandbag炮兵阵地,堆满山谷的尸体。尤其悬挂心肠的是Balaclava的港口。全世界没有像那个港口那么样的地方了。水像肥皂那么地浓结,杂物就搁在它的上面;仓库存品腐烂;到处是砍断了的肢体,死去了的马匹和发胀了的死尸。挤在狭窄港湾里的船只的甲板上,散布着军队一半兵员的尸体,他们死于爆炸和霍乱。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6740
帖子 3087
威望 361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0-11-28 07:5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11济地安f。

Gideon.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第二部,第十一篇,11济地安f。
07/2011.

“Th’ Crimea is a magic land, with mosques an’ minarets, like castles in a fairy tale. Th’ grass is green an’ edged with flowers ” 。。。
他说:“Crimea是个神奇的地方,回教堂和回教寺院的尖塔,像神话故事里的堡垒。草坪色青,有花朵环绕着。那里常常都温暖,有阳光,终年都是夏天。孩子们欢笑玩耍,吃有蜜糖的温暖面包。他们是奇异的人群。路西安(Rooshian)人们的面包很长,长得拖到地面。土耳其人们飞越而过,拿着被单像是坐在白云里。那边有马匹和火车给孩子们乘坐,孩子们人人都穿丝质的衣服,像蝴蝶翅膀那么地闪着艳光。爸爸们叫好睡了,孩子们就走去睡了。”他说着,吻她一下,把她放下。他要把她摆好的时候,她做个手势,叫他靠近一点。

她低声地说:“爸爸。”
“喔,公主。”
“那个妇人,她是不是一个女巫?”说着,她的脸皱了起来。
“不是啊,为什么呢?”
“她使我害怕。她的气味很不好。”
“那没什么。你不会再次见到她了。”
“真的(promise)?”
“是啊,我答应。”他说,吻她的前额。前额热到可以煮熟一只鸡蛋。他站直身体,抓起他的领巾和帽子。[他对小辈有亲情。这是他的优点。]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6740
帖子 3087
威望 361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0-12-3 08:2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11济地安g。

Gideon.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11济地安g。
07/2011.

“Where’re thee going now, Johnny?” the woman asked him, her eyes dark and full of fear.
“你现在要去那里,Johnny?”那个妇人问他,眼睛黑暗,充满惊慌的神色。
“看着Judith,别离开她。”他说着把门打开。下面的楼梯阴暗,冰冷。

[Judith已经到了“她听不到你的话”的地步,但是这时候她又会,和有能力和兴趣说很多话。所写两不配合。不过,那可能是她回光返照,是去世前短时间之内的健康情况。如果济地安知情,他会留下陪伴她。]

[Julia、前文讲述过,在1930年代后期,私生活还很活跃的那个Julia,是怎么样得来的,那且看下文分解。原书第13篇写的是济地安在阿根廷的生命历程,她可能就在那一篇里出现。济地安很可能在那里得到的一个养子,而她是养子的女儿。]

“你这是要去见企乐(Quayle),是不是?”
“我去拿钱。我不会为了没钱而让Judith走掉。”
她战栗着说:“我不相信他。他那么样子地看着我,看来他不怀好意。”
济地安说:“好啊,让他来吧。”他把下巴一挺,“他敢摸你,我便把他杀了。”

她看着他。她的眼睛和那个小孩的一样地在蓝色里泛出苍白。
“约翰,你很笨。是一个特殊的笨蛋。”
他说:“喔,可能是的。不过,最低限度我是个男人。”他走下楼梯。
“是的,但是那有什么区别呢?”她柔声地说,把门关上。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6740
帖子 3087
威望 361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0-12-11 07:1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11济地安h。

Gideon.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11济地安h。
07/2011.

It was sleeting hard and the wind was blowing as he made his way down the street and along the canal. The wind blew the sleet into the river. At night, the dark water couldn’t be seen, but he could hear 。。。
他在街道上沿运河而行的时候,天猛烈地下着叫做霰、带着雪的雨。风把冻雨吹到河里。在晚上,黑的水是看不见的,不过他听得到那像是海浪拍岸的响声。市镇的这一地区街灯很少。人家的门和窗都紧关着。虽然天气寒冷,有些人家还会聚集在门道里,市场周遭也围集着一些人。人们随处睡眠,赤着的脚从麻袋里伸出来。济地安快步地走。他低着头向风挺过去,双手在袋子里握拳,取暖。家里小女孩的形象在他脑子里炽热地现形。想到她要死,他就像碰上了刀尖。在那之外没有别的了。别的不存在了。

在街道转角处的那间杜松仁酒(gin)店是温暖和光亮的绿洲。窗门都关起来,不过他在外面也就听到了响声和嗅得到烟草烟雾的气味。他感触到,一旦他踏进门去,他就没有退路了。露茜说过关于企乐的话使他困扰。或者她是对的。济地安想着这点,也想着钱。他走进去。企乐在等着他。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6740
帖子 3087
威望 361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0-12-19 16:5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翻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11济地安i。

Gideon.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第二部,第十一篇,11济地安i。
07/2011.

‘I thought mayhap you mightn’t be coming,’ Quayle said, as Gideon sat down.
济地安坐下。企乐说道:“我以为你不要来了。”
济地安咆哮着说:“我就在这里。就只须要这样,是不是?”
企乐说:“当然是的,先生。”他拂出一条色彩异常地美艳的手帕揩摸前额。他说:“在我们关系之中有很多事情须要处里。不过,你要不要先来一滴Blue Ruin?”

他向侍应生做个手势,说道:“玛姬(Maggie),麻烦你,来两份最好的Cream of the Valley。”那个侍应生拿来两份高玻璃杯仁酒,搁在桌子上。她高大,有张红脸。她弯腰盖向桌面,让那些男的把她看得个清楚。她有汗和仁酒的气味。企乐挥舞着手,交给她一个铜币。那动作像是向公爵夫人献花的样子。
她张开没有牙齿的口笑说:“去你的,”把铜币丢在胸围里。

她走了,企乐举杯向济地安劝饮,眨眼说道:“先生,那是随便说说的话,女人们喜欢听。她们需要这种话,就像男人们需要空气一样。看她们这个模样比较触摸她们便宜,那是个不漏眼的秘密。最低限度,在还不曾有人想和她们结婚之前是这样的。”

突然间,他向前俯身,严肃地说道:“现在,先生,我们谈正事。”周遭喊着谈话声,他转用低声说话,旁人是听不到的。

济地安说:“是的,谈正事。”他喝一大口的仁酒。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6740
帖子 3087
威望 361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0-12-22 07:2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11济地安j。

Gideon.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第二部,第十一篇,11济地安j。
07/2011.

“Two thousand pound of business, if you please, Mister Gideon. Cash money. And one hundred and fifty golden guineas. All in the box. Just waiting for Christmas Day for Mister. Davenport, Esquire, to deliver to his Lordship 。。。” 。。。
“如果你有兴趣,济地安先生,那是两千镑的交易,现钱。再加一百五十个金币,都装在那个盒子里。那些钱是要等到圣诞节,由内文泼(Davenport)先生在Prestwich呈交给公爵阁下的。钱呈上去以免他在天堂里,位列前行的座位不保。他开除你和另外的一千四百人,就是为了要省下这些钱。”企乐得意地笑,把他的嘴唇嘲笑地摆动着。

他长得圆胖,下颚宽厚,体型粗犷,眼神狡猾,像是个贫穷地区的肉贩。那种对妇人们眨眼,在称头上做手脚的肉贩。

济地安吸入一口气,说道:“两千”,说这个数目像是祈祷一样。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6740
帖子 3087
威望 361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0-12-25 07:5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11济地安k。

Gideon.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第二部,第十一篇,11济地安k。
07/2011.

“And one hundred and fifty golden guineas, ” Quayle intoned, leaning still closer. Gideon could just see the stacks of gold coins sittings in the box. 。。。 ” 。。。
企乐加重语气地说:“另加一百五十个金币”,又再挨近一点。济地安见得到那一叠叠的金币坐在盒子里。

“全数都呈交公爵阁下,继而分派给应得的人们。问题只在那些人应得到支助。”企乐眨眼示意,从马甲袋子里掏出一条锁匙,在桌下递交给济地安。

“地方治安官怎样了?”
企乐笑说:“没有剥皮的人,就只有那个巡夜更的人。如果他来也只在十一点到来。”
“那么,就只那样了?就那么容易,是吗?”
企乐点头,示意叫济地安靠近一点。他低声说道:“煤桶里有一根铁棍。到处敲打一下,像是有暴徒来过的样子。我一点在维多利亚车站等你。那之后,我们就分手。”

济地安宁静地说:“没有阴谋,企乐先生?”。他拉起袖子,让企乐看见在烟草烟雾渲染着的灯光下有一支利刃。“你独自一个人来。如果有人陪伴,这晚上你就死定了。”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6740
帖子 3087
威望 361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0-12-28 07:1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11济地安l。

Gideon.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第二部,第十一篇,11济地安l。
07/2011.
       
“亲爱的,contraire,”他把短胖的手指黏贴着胸膛,“用我的魂魄抵押吧。是我须要信任你。你是不是忘记了?是你拿钱喔,财源啊。是我缺乏保障,不是你喔。”

济地安疑惑地看着他。那边有人把仁酒拿给小孩。他把酒从瓶子里直接吸着喝,像喝奶那样。

“我知道你是个怎么样的人,企乐。别跟我演戏,作假。”
企乐脸现不悦之色,他搜索他的陶器烟筒和烟草。
“我不像你那么地想。你把我当做是个怎样的人?”
“企乐先生,看作是内文泼的狗。我看你就是那么的一个人。我了解你这个人。我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也知道你对我太太心痒。企乐先生,不要在那边搔痒。”

济地安说着把仁酒喝干,站起来。企乐的乌木手杖依着座椅,济地安把它捡起来,把它在膝盖上一压,拗作两截,就地丢了。“木会断,企乐先生,人也一样地会断。”

企乐脸庞泛白,说道:“来,来,好朋友,不需要那么地演戏。完全不需要。现在的是阴暗的季节,”他朗声大笑,环视一周看看有人瞧过来没有。但是人人都在喝酒和说话。

“那是混账的天气,它影响人的心思。在十月份里,英国人射击野鸡。在十二月份里,他开枪射杀自己。哈哈。”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6740
帖子 3087
威望 361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0-12-31 07:3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翻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11济地安m。

Gideon.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第二部,第十一篇,11济地安m。
07/2011.

“是,十二月份。企乐先生,说到开枪射杀,我记住它。”
“先生,当然,谨慎是不会错误的。”企乐咕哝着说,不看他。
济地安说:“那么好啦,一点。”他转身向门走去。
“一点”,企乐说,举起杯子凑着嘴唇。

纺织厂近在河边,近向着Blackfriars的地方。建筑物有砖墙,长有两座,就算在夜晚也还弥漫着煤屑和火烟的气味。虽然每个人都知道没工作了,还是有些人家在正门外面扎营,在潮湿的雪地里打抖。一个“住下等客房的人”(“dosser”)在旁门石阶上睡眠,脸像墨水一样地蓝。他打鼾,透着触鼻的仁酒气味。济地安小心地跨他走过,用匙开锁走了进去。

纺织厂阴暗,空荡无物。唯一的光线是透过处位高,肮脏的窗口照进来的街灯。纺机静寂不动,一排、一排地装置着。那是一个机器花园。不错是静了,可是空气还弥漫着绒布碎屑和灰尘,那些被叫作“恶棍”的大孩子们,拿着织布梭飞冲而过的碎屑和灰尘。他们那么地冲过的时候,你可以见着像是船只的痕迹[工厂允许大孩子们这么地搞吗?]。机器被那些东西铺陈成一片白色,像是白霜,或者是蜘蛛网。济地安见着皮带断裂,Tom Markey丧命的地点。他也见着以前他的露茜一向站着的地点。那时候,她的脸还呈现着她从乡间带来的粉红色。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6740
帖子 3087
威望 361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0-12-31 07: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翻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11济地安n

Gideon.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第二部,第十一篇,11济地安n。
07/2011.

他走到了尽头,楼梯所在,也就是“填塞洞”所在的地点。像他的Judith那么样子的孩子们,以前在那个地点收集棉花残余,和损害了的布条。他、她们像螺旋那么地,把身体弯到机器下面,以致在一天工作了十四个小时之后,他、她们到了早上也还站不直身体。她那么地向下弯才不过四个月,不只是为了一个月赚得十二个便士,那样子也省了他们每个星期付出的thruppence[似乎是三便士]。那笔钱是付给一个看孩子的老妇人的。使孩子们整天安宁,她使用鸦片剂和糖蜜。因此他、她们每晚上来带她走的时候,她是个布娃娃。现在呢,才在填塞洞工作了四个月,她就濒临死亡边沿了。想着这点,在他踏上楼梯,要走去内文泼的办公室的时候,怒气冲心而起。

办事处里响起逃跑的声音,那使到他汗流浃背。他告诉自己说要镇定。那可能是老鼠做声。他开门。房间寒冷,静寂。从窗口投下来的影子,在擦亮过的地板上,形成一个十字架。济地安走向煤桶,见到那根铁棍就在企乐说过所在的地点。握着它给他信心。他走向内文泼先生的办公桌。是锁着的,不过,有铁棍在手,只一下子他就把抽屉弄开了。他开始把抽屉逐个地检查,要找出那些钱。他的手指为钱发痒。钱实际上就已经在他的手里了,但是他找不到。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6740
帖子 3087
威望 361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1-1-2 07:1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11济地安o。

Gideon.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第二部,第十一篇,11济地安o。
07/2011.

他开始生气。企乐有说它在桌子里[抽屉都看完了没有?还没有看完,你写这个做什么?]。最后的那个抽屉锁着。他把它撬开,弄得木屑飞溅。箱子在抽屉里。它是木造的,在从窗口透进来的光线里发亮。它有个挂锁[padlock],他轻易地就把锁扭开[原文说用iron bar。可以放在抽屉里的箱子会有多大?它的锁会有多大?铁棍穿得进去吗?]。他把箱子扯开,伸手拿钱。

它是空的。有的只是纸张[怎么说它是空的?虽然不是钱,只要有点东西就不是空的了。]。没有所说的两千镑。没有所说的一百五十个金币。没有东西[纸张是不是东西?]。他把盒子丢下,四处粗野地张望。他查看企乐的桌子,它只有更多的纸张。他动手把那个地方扯烂,同时,他听到楼下传来一阵声音。

他呆滞了。

那下面有人。耶稣,他想是那个巡夜更的人。惊心的寒意穿上他的脊椎骨。企乐说过他就算有来,也只来一次,那是十一点。那现在呢已经是午夜过后了。脚步声走上楼来。是缓慢和小心的。不像一般巡查那样,是像那人预期会发现一些特殊情况那样。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荷塘 于 2021-1-2 07:24 编辑 ]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6740
帖子 3087
威望 361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1-1-4 07:4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11济地安p。

Gideon.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第二部,第十一篇,11济地安p。
07/2011.

他这就明白了。
企乐(Quayle)和内文泼(Davenport)把他派上了犹大(Judas)的角色。他们把钱拿着私吞了。济地安有留意到企乐近日出手豪阔,有那笔钱他们就要找个代罪羔羊,找个人来承担偷窃的罪行。露茜是对的。他呢,为因Judith他走投无路,傻到不曾想到这一点。

他唯一的出路是溜走。他的心思沸腾。他要和企乐与及混账的内文泼先生算账。他心思泉涌,不经思索便向门走去。他把门打开。那个巡夜更的人就站在他的眼前。

巡夜更的人像是被雷劈中了。他一手拿着灯笼,另一手执着木棍。他把木棍举起,像是要拨开打击攻势的样子。不过,他太迟了。济地安凶蛮地向他当脸一拳,在他倒地的时候,济地安都已经走下楼梯的半路了。济地安快步跨过纺织厂,走到旁门,把它敲烂。

那个警察就在那里等着他。他有一张大狗脸,穿束带衣服,戴高帽子,拿着铁链,瞪眼看着他。拿着火炬的人们开始集合,有“住下等客房的人们”和临近政府机关的工人们。济地安从街灯底下,走进光明地带的时候,那个警察带着得胜的神色,把铁链摇晃发声。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6740
帖子 3087
威望 361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1-1-4 07:4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11济地安q。

Gideon.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第二部,第十一篇,11济地安q。
07/2011.

警察高声地下令道:“你,走来这边。”他向济地安伸手;济地安犹疑了一刹那,接着用他还拿着的那根铁棍把警察的手挥开。警察尖声叫喊,把手中的铁链放弃掉。当他的人们向他拢近的时候,济地安威胁地挺起铁棍,把他们逼退。他转身,开溜。

警察喝声道:“凭女皇陛下的圣名,你站着!”那些人们发出野兽一般的吼声,朝向济地安飞奔过去。

有人喊说:“捉到他可得赏金十先令”。像是有魔术催使那样,人堆开始膨胀。忽然间,随势而来的人们从暗影里,门洞里出现。有些人们穿着睡眠衣服,有些人们穿着他们的随身财产。似乎他们都在藏匿着,只等号令一出便即行动。

济地安向着Shambles失望地奔跑。街道是狭窄,没有铺面,积着污泥,有车辙的小巷。那里是擅自占用空屋者屈居的地区,有冰雪掩盖着的垃圾堆,简陋厕所里流入水坑,冰冻了的污物。这地区也有一些,一般上比狗屋大不了多少的小型茅屋。它们的屋檐下垂,高出泥土地面不远。这时候,那里面走出一些两眼惺忪,调整着帽子、衣袖,参杂着闹事的人们。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6740
帖子 3087
威望 361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1-1-5 08:0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11济地安r。

Gideon.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第二部,第十一篇,11济地安r。
07/2011.

在黑暗之中,和在飘忽的手电筒亮光之中,他们像是家住地底,现在离开洞穴,走出来狩猎的族群。他们快步走向济地安。那夹着雪的雨和地上的冰雪滑溜,他在转角处跌一跤。那班乌合之众应情嚎叫。

济地安挣扎着站起来。他粗野地环视一眼,喘着气。那时候,他身在一座破旧,部分坍塌了的排屋的后面。那班人站在转角处。他们高喊,一个妇人啸叫。在某个地方,不可能地,有个教堂的钟敲响凌晨一时。企乐,济地安狂怒地想着。他、企乐,并没有打算要在维多利亚车站的拱门下等他。他可能还在那间仁酒店里抽他的烟筒,欣快地品赏着他做过了的事情。

那班人霎时间变得更加地嘈闹。他们正在热血沸腾。济地安想,如果他们在这个情形之下捉住他,他们会把他撕做片段。他失望地四周看一眼。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6740
帖子 3087
威望 361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1-1-5 08:1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11济地安s。

Gideon.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第二部,第十一篇,11济地安s。
07/2011.

那边有三条用马厩部分改建后供人住宿的巷道(mews),从法院(court)里伸展出来,穿进黑影里。济地安犹疑了一下子。他以前从来没有走进过那间法院。那班人的火炬快要来到背后了。

“嘿,他就在这里!”有人这么地喊叫。人群之中响起吼叫声。
济地安一头冲进那么的一条巷道之中;是那条最接近的,和最黑暗的。他像一个野人那么地奔跑,跳过一辆手推车,把跟来的人们弄慢一点。那里没灯。巷道十分地恶臭,像是有个什么死体搁在那里腐化了的样子。他往后一瞧。他比较刚才快走了几码距离。他想,他甚至有可能脱身。他向前看,那又不同,那就发现他身处绝境了。

他选错了途径。在那条巷道的末端有一堵别无牵连的墙。

在失望之中他向墙跳跃。在最后的一刹那,他用尽全力,要向墙头攀爬。太高了。他凭指尖在墙砖上吊挂着一个很短暂的时间,接着倒塌下来,在墙脚下卷作一团。他拔起来的时候,那班人都已经作半圈把他包围着了。他们不出声。他们呼出的气像云雾似地,在巷道上弥漫着。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6740
帖子 3087
威望 361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21-1-6 08:0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11济地安t。

Gideon.
英文汉译。
特务小说,鹰鹫战争。
第二部,第十一篇,11济地安t。
07/2011.

济地安看着他们。他的双眼像是一件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他把双手在两旁垂下。他们即时冲向他,吼叫,野性地打他,就像是他们一生之中,所有的不幸事情,都是因他而起似的。

在乡间巡回审判庭里,他被判终身监禁加苦役。那个法官的脸呈尖形,两腮长着红鬓。他的假发永远都是斜戴着的。综合起来,他就是个不具名声的狐狸。

法官认定尤其应受责骂的,是济地安毫无悔意,也不肯说出同谋者是谁、他在逃避法律裁判的过程之中,把钱无疑交了给他们的同谋者。因为这样,法官加重语气地说,把他济地安解到Newgate,转上轮船,押到澳大利亚殖民地的珀斯(Perth)刑事衙门,“离开这片神灵降福的土地愈远愈好。”
。。。待续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4-22 22:2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0633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